[LH] 職業倦怠(13)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部分自創角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反社會什麼的果然還是先緩緩吧(強迫冷靜)

 --

十三、今天不上漂浮咒

  心不在焉地撥弄著分配到的羽毛,這堂課是和Ravenclaw合上的,所以他左邊坐著Hermione右邊坐著Blaise Zabini,以他為中心涇渭分明地切出Slytherin和Ravenclaw兩邊。
 
  做為純血貴族的驕傲讓他們不願意親近Muggle出身的Hermione,但開學以來這位Ravenclaw小女巫的出色表現足以讓他們緊守自己的嘴巴不惹事情不掀爭端,而Harry甚至在幾個不經意的注視裡發現了他們對她的欽佩。
 
  是個好現象,也許他可以試著和緩Gryffindor和Slytherin之間的矛盾與不合。
 
  畢竟在他記憶中當年在Hogwarts求學的那幾年、滋生最多學院爭鬥事件的就是以他和Draco為首的Gryffindor和Slytherin們,而既然現在幾個愛惹事的主兒都在他周遭並且看起來相處情形似乎還算可以,也許他可以試試看讓這群人和平相處?
 
  這會兒大家都在練習新教的指向咒,教材是質地很輕又方便操作的羽毛。Harry垂著眼瞼假裝自己正在練習,實際上只是無聊地揮揮魔杖沒念出咒語。
 
  「Harry,Malfoy呢?」Hermione趁著練習的空檔詢問一旁的友人。
 
  開學到現在她和Malfoy家的少爺一直都還維持在互相稱呼彼此姓氏的程度,其實不只是Hermione,連Neville和Ron也是。一開始Harry還覺得沒什麼畢竟上輩子就算在戰後他們也是這樣稱呼彼此,但是現在還是十一歲的小巫師,那些偏見歧視什麼的也在相處過後慢慢消弭了,那麼拘謹究竟是為了什麼,都喊自己Harry了不是。
 
  「Draco今天身體不舒服,在寢室裡休養。」黑髮男孩用魔杖戳了戳桌上的羽毛,一種好像忘記了什麼的感覺又突然襲上,讓他不解地歪了歪頭。
 
  「感冒了?」對身旁黑髮男孩的舉動皺起眉,卻也沒有開口斥責。Slytherin向來愛藏拙,而且加諸在對方身上的光環太多了,這讓對方並不開心,她看得出來。
 
  輕揮魔杖,手腕優雅標準地一翻一彈,Ravenclaw的小女巫成功地讓眼前的羽毛輕飄飄地指出了一個方向,讓教授符咒學同時也是Ravenclaw院長的Flitwick驚喜地喊了出聲。
 
  「各位、看哪,Miss Granger成功了!為此給Ravenclaw加五分,大家快繼續練習!」
 
  「Hermione,妳真厲害。」Harry真心誠意地讚美著,「不過妳是想讓羽毛指向哪裡?」
 
  「本來我是想指往圖書館。」褐髮的小女巫盯著桌上顯然不指往圖書館的羽毛,探究地想了想,「啊,可能是剛好想到Malfoy吧。你說他在寢室休息是感冒了嗎?」
 
  「可能昨晚太晚睡,他今天早上醒來說頭疼。」
 
  在班上一部分人都成功讓羽毛指出方向後,Harry才揮揮魔杖完成課堂作業,羽毛在輕旋了幾圈以後漂浮起來,然後不停轉動。他知道這代表什麼,需要定位的地方太遠或是不可標記。
 
  異樣的羽毛形態吸引了Professor Flitwick 的注意力,「Mr. Potter,這可真是不常見的情況啊,你定位的地點在哪呢?」
 
  Harry放下魔杖讓羽毛輕輕墜落到地上,表情依舊平靜無波,只是語氣帶著淺淺的無可奈何,「……我定位的地方是我的家,看來是太遠了呢,教授。」
 
  全班一瞬間都陷入了沉默,而Flitwick雖然明白任何人在Hogwarts想要指出自己家裡的方向多半都會出現這種結果,因為指向咒的涵蓋範圍其實並不如想像中的那麼廣,但仍是為了黑髮男孩語氣中淡淡的惆悵而感到有些心疼。
 
  作為四學院的院長之一,他當然知道小救世主在他五歲那年就不知所蹤,當年他也為了尋找救世主而試驗了許多魔咒卻也都一無所獲。當看見這個孩子平平安安的出現在Hogwarts裡的時候,他是高興的,為了自己過去傑出的兩個學生共同孕育的孩子能夠平安無事。
 
  清清喉嚨,Flitwick用他不大的手掌拍了拍Harry的肩膀,「很好的示範,Mr. Potter,Slytherin加兩分。……還沒有成功的各位要趕快加油,下課前如果還沒有成功,今天的作業就要再額外增加三英吋,分析自己不能施行魔咒的原因。」
 
  「Harry,你……」
 
  「我沒事的Hermione,妳下午是什麼課?」
 
  「和Hufflepuff合上的草藥學,你們是和Gryffindor合上的魔藥學?」小女巫帶著些微憐憫地看著身旁的友人,「Snape教授這禮拜教的是凝血劑,你們可得小心點,務必記得皇血草要切段、血棘得切絲,然後一定要間隔三秒才下鍋。昨天Hufflepuff在課堂上燒穿了十幾個大釜,教授臉都黑了。」
 
  「收到。」Harry點點頭,偏頭望了眼時間,「Sprout教授這禮拜上紅晶鞭笞花,小小的很可愛,在妳不碰它的前提下。但要是碰了,千萬別用火系法術,水系冰系才是制服它們的好幫手。」
 
  「非常實用的建議。」
 
  簡短地交換完各自的課堂心得,Harry看時間差不多了,就開始一點點收拾起自己的學習用具,「那麼晚點圖書館見?」
 
  「好的。」
 
  下課鈴響,大家紛紛收拾自己的學習用具,於是Harry自然而然地轉過頭面對自家學院的同學們,依著離自己的遠近一一點名「Zabini、Parkinson、Crabbe, Goyle,一起去大廳嗎?」
 
  自然早早就收拾好的Slytherin點頭站起身,表情都有一點不自在。
 
  畢竟救世主幾乎整節課都在跟那個Ravenclaw的Muggle種嘰嘰喳喳,雖然這是開學以來一直就存在的現象,但平常總是招呼了Draco就走的男孩這回竟然回頭招呼了他們,這是否可以看做救世主一種示好的表現?
 
  餐桌上的救世主總是安靜專注的用餐,面無表情的側臉總讓人有種即使黑魔王進攻Hogwarts也無法使他放棄用餐的感覺。曾經,在昨晚以前的曾經,Slytherin們其實曾經偷偷計畫著在用餐時間偷襲救世主試試他的斤兩。
 
  他們觀察後發現那是黑髮男孩看起來最放鬆的時候,當然也可能是因為那時候他才不會用那雙深不見底的綠眼睛注視著人。但在昨晚過後,那些不乾淨的、檯面下的所有小把戲通通收了起來就像從不曾存在過一樣。
 
  旁若無人地用餐完畢,Harry拿起紙巾擦了擦嘴。然後拿起空的餐盤裝了一點記憶中室友比較常伸手取用的食物,接著又倒了杯蘋果汁,以一個男孩絕對不應該有的標準姿勢單手穩穩托著餐盤一手拿著飲料站起身。
 
  「我替Draco拿點食物,晚點見。」禮貌地朝著對自己投以注目禮的人們解釋,Harry轉身離開了大廳。
 
  回到宿舍的時候理所當然屬於Malfoy少爺的那個床位上頭還有著鼓鼓的一包,細微的起伏讓進入房間的男孩明白對方的身體還在藉由睡眠拼命補足昨晚缺失的大量血液,於是把食物放在小茶几上又施了個保溫咒確保對方不管何時醒來都有熱呼呼的食物得以享用,Harry漂浮了一把椅子放在室友床邊,就著變形術跟一點小小的魔法技巧造出來透著微微日光的窗開始閱讀。


 
 
D同學真是辛苦~小小隻就變成備用糧~
L拔跟教授快點出來~你們比較大隻比較不缺血(诶
 
XDDDDDDD
小龍你快點養好身子吧~~
哈利的食糧就靠你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97-875365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