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職業倦怠(10)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部分自創角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不知不覺數字到十了耶。
-- 

十、雖然說某個孩子喜歡低調但也不代表獅子會變成軟柿子


  Harry很享受這樣子的校園生活。
 
  「Harry看起來很開心。」細心的Ravenclaw小公主在連續觀察了一周後得出了結論,但除了當事人以外的所有人都以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她。
 
  「可是Hermione,Harry明明就沒有表情。」Neville皺著張圓潤的小臉,試著嚴肅地指出目前正坐在不遠處大樹底下的黑髮友人事實上依舊面無表情的事實。
 
  學校的地下賭盤最近可是熱鬧滾滾,目前最熱門的主題就是賭誰能讓Harry Potter的表情出現變化。
 
  Hermione翻了個小小的白眼,「你們不覺得Harry看起來很放鬆嗎?而且他才不是沒有表情,只是比較細微需要觀察比較久而已,Harry在笑。」
 
  專注地望著黑湖的景色,突然咚咚咚地眼前出現了幾張疑惑的小臉都一個勁兒地朝著自己猛瞧,Harry眨眨眼,「……怎麼了?」
 
  「好像真的看起來很開心。」紅髮的Gryffindor。
 
  「可是我還是看不出來哪裡像在笑啊……」困擾的Hufflepuff。
 
  「Harry,你很開心?」金髮的Slytherin挑眉直接問道。
 
  黑髮的救世主直覺撫上自己多年來都沒什麼表情的臉,「……看得出來?」
 
  「Wow……」
 
  很長一段時間,三個男孩時不時地就會盯著他的臉看然後詢問他的心情狀況,接著一臉複雜的低喃著奇怪怎麼又猜錯了然後離去。與此同時褐髮的小女巫只是捧著新一輪的書籍繼續拉著Harry一起閱讀討論。
 
  幾個比較親近的朋友都知道Harry不像實際上表現出來的那麼平凡。他看過很多書,所以才能那麼自然地回答每個向他求助的同學提出的問題;他懂得許多魔法、不分黑白,所以Slytherin們對他使下的絆子沒有一個真正能夠成功。
 
  他看起來很冷漠,但其實很溫柔,只是不擅長表達出自己的情緒。
 
  Slytherin的寢室是兩人一間,他的室友是Draco,今天Draco被魔藥教授叫走了,難怪今天門上被動了手腳。垂著眼拆下裝在自己寢室門把上的陷阱,Harry把黑魔法詛咒抓在手心裡捏碎,撢了撢灰塵之後才回過身望著暗處,「……Freon,你才十一歲,黑魔法少用一點。」
 
  「一點小黑魔法就怕了嗎Potter,你根本不配被稱做救世主!」
 
  Harry認真地思考起自己究竟該不該老實地告訴所有人他根本不想當救世主,讓他們把這個擅自加諸在他身上的稱呼拿得遠遠的。看著從開學那天晚上開始便不斷地想盡辦法找自己麻煩的同學,Harry歪著頭左思右想。
 
  其實一直到現在Slytherin都沒有真正接受他,就像是群蛇不得不忍受暫居於蛇窩的獅子一樣,他們還不承認他Harry Potter是Slytherin的一員。但是Slytherin的規定向來是內部的問題不帶到外頭去,所以其他學院才沒有發現這回事。
 
  這種事情Draco是不能幫他的。
 
  「Well,你想我怎麼做?跟你決鬥?」Harry放棄了進房間的計畫,決定一勞永逸地解決所有來自Slytherin內部的敵意,畢竟這是他即將要居住七年的地方,他不想轉學院,分院帽也不可能讓他轉。
 
  他是個Slytherin,雖然可能不那麼純。但是作為一個蛇院學生該有的那些彎彎繞繞他可一點也不缺,他只是偏好Gryffindor那樣乾脆的行事方式,簡單俐落不拖泥帶水。
 
  「今晚十點,交誼廳。」Matthew Freon自信地揚起下巴下戰書,「要是你輸了,滾出Slytherin。」
 
  「……那如果你輸了呢?」
 
  「條件隨你開,反正我會贏。」
 
  Harry無所謂地點頭,然後開門走進房間,沒過多久他又探出頭,「那要是我想你滾出Hogwarts,你辦得到嗎?」
 
  沒等對方回答,Harry逕自關上了門,平靜地拿出作業開始寫。感謝特權階級,Malfoy家專用的寢室又豪華又舒適,不管什麼都是最高級的。從抽屜裡抓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裡,甜滋滋的血香。
 
  不知道Draco的血嚐起來會不會像他父親一樣美味?為難地盯著抽屜裡雖然已經刻意節省著吃但仍是即將見底的、屬於他伴侶的鮮血做成的小點心,一臉平靜的救世主男孩不自覺腦海裡閃過幾個可以趁人睡覺時不知不覺抽取血液的黑魔法。
 
  這讓聽了其他學生報告自家室友要在今晚跟人決鬥的Slytherin一年級首席在打開寢室門以前莫名其妙的背脊發毛,正打算踹開門的腳頓了下,最後還是選擇文明點,用手開門。
 
  一開門就讓他見到了嘴裡咬著糖望著抽屜不曉得在想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心態非常悠哉的室友,「你到底在想什麼?」
 
  「想怎麼夜襲──沒什麼。啊、Draco,」及時住嘴,Harry從抽屜的另一邊抓出幾顆正常人類能吃的糖,「要吃嗎?我Papa去希臘買的,我回來的路上收到的。」
 
  小鉑金一臉狐疑,他對入學前收到的那支不明口味的棒棒糖還心有餘悸,雖然Harry曾經向他解釋那是因為他拿成自家養父做給自己調整體質用的糖果,但是在曾經親眼目睹Harry一臉稀鬆平常地把收到的糖果全數往抽屜裡倒完全不進行分類的舉動後,Malfoy家的小少爺實在無法毫不猶豫地接過室友手裡遞來的糖果,畢竟那種味道真的……一次就夠了。
 
  「我檢查過了,絕對沒拿錯。」
 
  於是得到保證的金髮男孩終於伸出手。然後拆糖果紙拆到一半才想起自己氣呼呼走進房間的原因,「Harry Potter,你到底在想什麼,居然答應了跟Freon決鬥?」
 
  「他要求的。」Harry整個人縮在椅子上拿起羽毛筆蘸了蘸墨水,「Draco,你知道就算沒有Freon,總有一天也會有其他人。」
 
  這樣的情形在未來只會多不會少。Potter是古老的貴族沒錯,但是幾乎代代都是Gryffindor,而且Potter家只剩他一個人,而他又是那個讓多半Slytherin家長鋃鐺入獄的主因,要這群蛇類心甘情願毫無芥蒂地接受自己的存在,就算Merlin下凡也不可能。
 
  而那些中立或是順利脫身的家族則是保持著觀望的態度,畢竟分院帽說他會在Slytherin走向輝煌。這群貴族一個個比誰都還精,在他沒有露出實力以前絕對不會輕舉妄動。
 
  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又開始分析情勢衡量利弊得失,Harry的思緒猛然一滯。最後抬起手揉了揉額際,鴕鳥地把注意力轉向眼前的變形學作業。
 
  來來回回觀察了幾遍發現黑髮男孩是真的一點也不緊張幾個小時後的決鬥,小少爺挑起眉,「……Harry,你很有信心?」
 
  「Draco,你們真的從小就學黑魔法?」Harry不答反問。
 
  「如果你也要說黑魔法是邪惡的那就不必了。」
 
  「那倒不是。」筆尖頓了頓,骨子底其實也稱得上是黑巫師的救世主男孩組織了下自己的語言,「魔法本身沒什麼好壞,端看使用者的意願。黑魔法之所以稱做黑魔法是因為它在使用的時候不單單只是消耗使用者的魔力和精神力,有時候甚至會影響到生命跟靈魂,但因為影響太微小所以很多巫師都沒有注意到這點。」
 
  「……所以我是想說,如果不想要年紀輕輕就缺東少西的,暫時還是停在理論階段,不要隨便亂用。」
 
  目光含蓄地注視了會兒小鉑金亮燦燦的腦袋瓜,Harry繼續寫著McGonagall要求的七吋長羊皮紙。
 
  沉默了會,Draco才抿抿唇,「這就是父親從不讓我真正使用黑魔法的原因?」
 
  「我想是的。」Harry隨手翻了下桌上的變形學課本掃了幾眼,洋洋灑灑地又寫了幾段。回想了記憶中Malfoy家主的模樣,看起來挺健康,大概也有在謹慎控制黑魔法的使用量,但不排除是保養做得勤。
 
  然後Harry發現自己又燃起了對那甘美鮮血的渴望,然後果斷地在自己的身體做出撲向身旁和伴侶有著直系血緣關係的室友的反應以前硬生生咬破嘴裡正含著的糖以熄滅自己的渴望。
 
  有點心疼地看著手上一點血渣都不剩的小白棍,Harry又多啃了幾顆血心巧克力才顯得有些落寞地站起身,「我去趟貓頭鷹棚。」
 
  「Harry,你還好嗎?」看著室友一連串的詭異舉動,Draco眨眨銀灰色的眼睛,在外人眼前一律維持著冷漠高傲表情的小臉上帶著擔憂。
 
  「沒事,我很快就回來。」只是去寄封信告訴家裡的吸血鬼他不小心啃光了這個月份的小點心,順便還想問問有沒有辦法弄到Malfoy家主的血液讓他解解饞而已。
 
  快速地寫了封信綁到小公主Hedwig腳上,神色平靜的黃金男孩摸了摸自家貓頭鷹雪白柔軟的小腦袋又順了順她的羽毛,「去吧Hedwig,替我把信送回去給Arkin Papa。」
 
  說實在的他不太想在Hogwarts找獵物覓食,但是老這樣麻煩Arkin Papa也不是個辦法。……所以果然還是趁著Draco睡著的時候咬他嗎?
 
  懷著這樣的苦惱,Harry站在Slytherin公共休息室被刻意隔出來的場地上,對面是他今晚的對手、周圍是一群圍觀的Slytherin,高年級的有幾個抽出了魔杖大概是要維持安全,然後Harry抽出魔杖,轉頭向著似乎擔任著裁判角色的級長。
 
  「學長,規則是什麼?」
 
 
 
輸了算誰的XDDD
 
默默覺得半夜Harry偷咬Draco這件事超萌XDDDDD
日更超好的>///////<
我每天的食糧(羞
 
我....我....
(淚流滿面)
 
我真的覺得挺棒的>W<
啊啊為什麼我今天才開始看QWQ
 
超希望小哈去對L拔夜襲(诶
 
美味的L拔拔當然要放在後面
越等待可是越可口的(?
夜襲Draco也不錯啊
說不定會有意外的驚喜wwwww
 
哈利要夜襲小龍嗎xdxd
 
咬吧~咬吧~~(舞)
M父子一網打盡XD
浮出水面了(羞)
 
再次重溫後,我才發現──
──等等Harry你就這樣含蓄地盯著少爺的頭髮是要暗示什麼黑魔法的後遺症啦【笑哭】
"年紀輕輕的就缺東少西的"
不wwwwwwwww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91-d6606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