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職業倦怠(09)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部分自創角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呼呼。

 --

九、我的Arkin Papa對我超好的、院長!

  然而沒等他想出一個對策,對方就先顫了顫後退兩步,「哼、你別太囂張,救世主也沒什麼了不起!」
 
  Harry瞬間有點茫然,他甚至連魔壓也沒有露出一絲一毫,怎麼對方就露出了這種像是嚇到後的逞強表情?百思不得其解,最後他轉回身,這件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
 
  Draco一如預料地成為了Slytherin一年級首席,Harry在他走回身邊時輕聲道了恭喜,然後看著今晚最後一場決鬥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
 
  「你剛才想殺了Freon?」
 
  「沒。」慢慢張開已經收回尖銳指甲的手指,光滑細緻的白嫩掌心。在心裡慶幸著血族強韌的自癒能力,Harry把手收進口袋裡,「怎麼這麼說?」
 
  「你剛才的眼神有殺氣。」
 
  沒敢把自己只是在發呆頂多就是有點煩惱的心路歷程交代出來,Harry舉起手搔了搔臉頰,「……我只是比較沒表情。」
 
  猛然想起自己當年在戰後圍剿食死徒時的思考模式,Harry抿抿唇。麻煩的礙眼的找碴的食死徒一律殺掉眼不見為淨,反正那些食死徒們要是落到魔法部的手裡基本上也不可能活著,倒不如給他們一個痛快,至少這樣他們見了梅林還可以說自己為了自己的信念而光榮戰死。
 
  Hermione曾經勸他去做心理治療,對殺害同類的感覺麻木可不是件好事。而顯然更清楚自己究竟是為何會如此的Harry則是乾脆地在大部分的時間裡把自己關起來,不傷人也不讓人傷害自己,待在自己安全的小世界裡。
 
  他的吸血鬼Papa說他的靈魂完整了,那些平靜都只是習慣壓抑習慣忽視,但這樣的情況已經太久太久,久到他分不清楚究竟是習慣還是本能,截至目前為止他還是找不太到如何正確把情緒表達出來。
 
  頗為老成地呼出一口氣,眼前的決鬥也在一記乾淨俐落的繳械咒與無力咒的混合攻擊裡畫下句點。Harry最後決定別再想那麼多,當個安安份份的類血族學生,如果可以的話就低調度過這七年然後回夜行巷顧店。
 
  但是Harry Potter天生就與麻煩相連。
 
  「級長,分配寢室,明天我不希望遲到的名單上出現任何一個Slytherin。……Potter,你跟我來。」
 
  也許他真的該改名叫做Harry Trouble Potter。低著頭在小鉑金同情的目光中跟著黑漆漆的院長走回辦公室,確實踏進了辦公室以後,大門在他身後狠狠關上,然後他仰起頭望著同樣面無表情看著他的院長大人。
 
  「我假設偉大的救世主還有一點腦袋知道撒謊的後果。」陰沉沉的魔藥學教授居高臨下,嗓音低沉絲滑。
 
  Harry點頭。
 
  「那麼,老實交代你五歲到十一歲這段期間去了哪裡。」
 
  Harry歪頭,眨了眨翠綠的大眼睛,「在家裡啊,院長。」
 
  「Potter,我警告過你不准撒謊。」
 
  黑髮的男孩望著自家院長陰鬱的神情,渾身透著純然的疑惑,「可是院長,我真的都待在家裡,入學信也是在家裡收到的。」
 
  「你的監護人說打從你五歲那年就沒再見過你。現在,在我耐性消失以前,說實話。」
 
  Harry勾著手指抓了抓被掩藏在口罩下的臉,語氣沉了沉,「……院長,您可能找錯人了,我一直跟我Papa住在一起,今天早上他還送我到車站,怎麼可能說沒見過我。」
 
  「拙劣的謊言,Potter。別裝傻,我們都知道你的監護人是那群該死的Muggle,現在立刻、不准再浪費我的時間,你離開Dursley以後去了哪裡?」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院長。」Harry微微皺起眉,「我從記事起就一直跟我養父住在一塊兒,什麼Dursley?」
 
  魔藥大師皺眉。這可真是最麻煩的情況,「你不記得他們?」
 
  Harry搖頭。
 
  「……他們是你真正的監護人,你應該要跟他們一起生活。」Slytherin院長語氣帶著嫌惡,似乎是想起過去不好的回憶,「Potter,他們是你的親人。」
 
  「我不曉得原來學校還管這麼多,院長。」Harry退了一步,姿態防備,「我和我Papa相處得很好,他就是我的親人。」
 
  Hogwarts當然不管這麼多,但是Dumbledore肯定是要管救世主的。Severus狠狠剜了黑髮男孩一眼。
 
  Harry看著眼前一臉不情不願的地窖蛇王,明白對方也是出自命令不得不浪費時間詢問他這些事情,接收過對方所有記憶的他當然知道對方一直以來的努力是為了什麼。
 
  他是尊敬Severus Snape這個人的。
 
  雖然出於想要低調行事不想惹麻煩的心態他無法如實和盤托出自己所有的事情,但至少還可以給點機會讓魔藥教授有機會去吼吼校長室裡的老蜜蜂發洩下怨氣。
 
  「院長,我不知道你說的Dursley是什麼人,我記事起就是我Papa一直在照顧我,雖然他總是抱怨剛撿到我那時候、為了養好我的身體讓他來來回回奔波了好久,可是他還是很疼我。」
 
  敏銳地捕捉到了一點訊息,Severus盯著彷彿不知道自己透露了什麼的男孩,「……你說他撿到你?」
 
  Harry清了清喉嚨,學起自家養父的語氣,「……『Harry,你就像被裝進紙箱扔到垃圾堆旁邊的幼犬一樣。』」頓了頓,黑髮的救世主繼續補充,「Papa說那時候我身上有很多傷痕,送去檢查也發現了很多毛病,他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把我的身體養好一點。」
 
  Severus的表情在頃刻間變得有些複雜,目光看著碧眸裡一片坦然的男孩,薄唇抿成一直線,最後他揮了揮手示意Harry可以離開。
 
  轉身走出院長辦公室,在把門關上前Harry又從外頭探進頭,「院長、你們不會讓我跟我Papa分開的,對嗎?」
 
  「……宵禁時間快到了,回你的寢室去,Potter。」
 
  「我知道了,院長晚安。」
 
 
  傳說中的Harry Potter並不如所有人預期的那樣強大。
 
  他不太說話也不怎麼有表情,語氣總是溫和平靜,雖然被分進了Slytherin卻在四個學院都有朋友。他總是把自己包得密不通風,平時總是跟在Malfoy身邊安靜低調地當個隱形人,課堂上的表現也普普通通中等偏上,就是個中規中矩的學生。
 
  他的臉色蒼白的幾乎透明,纖細的身段看來如此孱弱。若非他額頭上偶爾從瀏海間隙露出來的閃電疤痕,沒有人會認為他就是那個傳說中打敗了黑魔王的救世主。
 
  Harry Potter是平凡人,和所有新生一樣他就是個十一歲的男孩。
 
  開學過後三天,這樣的結論席捲了全Hogwarts。
 
  但是Slytherin卻接受了這樣一個看起來就很好欺負的救世主,或者應該說,所有人都奇異地接受了這樣子普通的黃金男孩,曾經記憶裡長達一個多月的指指點點神奇地在三天內平息。
  
 
 
噢,我愛教授吼人wwww(不管是誰

不知為什麼我覺得指指點點這四個字挺可愛的
 
我喜歡他吼老蜜蜂www
指指點點很可愛啊XD我覺得超有畫面的XDDD
 
老鄧你安息吧(彷彿看到一條毒蛇正準備蓄勢待發的衝去噴灑毒液)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90-041ff07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