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跡] Yesterday Once More 


  忍足侑士 x 跡部景吾
  為了這幾篇,我的鍵盤又再度熟悉起了這兩位的名字XD

---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冰帝網球社傳出了一聲嘆息──

  「唉……」

  此時風和日麗、晴空萬里,不論怎麼看都是個無比晴朗的好天氣。

  所以不是天氣的錯。

  有些不明所以的望著自己的好搭檔,他這幾天變得很奇怪,成天不是望著天空發呆便是獨自一人躲在休息室裡傻笑,如今居然到了默默的坐在球場外嘆氣的地步,向日終於忍不住開口,「我說侑士啊~有什麼心事就說出來呀!」

  很憂傷的轉頭看了向日一眼,「岳人,這種事情……」靜靜的看著向日三秒鐘,隨即搖搖頭,「說了你也不會懂的……」

  「你還沒說怎麼就知道我不會懂?」向日氣鼓鼓的。

  忍足輕拍了拍向日的肩,「岳人,我們都認識多久了,你覺得我會不知道你有幾兩重嗎?」

  「……你不說我自己猜。」不服氣的盯著忍足,向日腦袋快速的轉了轉,接著微笑,「和跡部有關?」除了他,沒有第二個人能讓侑士這麼傷腦筋。

  「你真的那麼想知道?」忍足挑眉。

  「當然!」向日急速的點了點自己的小腦袋瓜。

  「如果我執意不告訴你呢?」

  向日冷哼一聲,「那我就去告訴跡部情人節那天你請假的真正原因。」

  嗚嗚……岳人學壞了!無奈之餘,「那你別和其他人說唷~就是小景他呀……」

  於是向日和忍足開始在球場外光明正大的『竊竊私語』。

  「你們兩個!還不去練習,是嫌本大爺給你們的訓練太輕鬆嗎?啊嗯?」跡部居高臨下的看著正坐在地上的兩個人,沒有原因的,就是火大,「球場二十圈!回來再揮拍三百下!」

  「啊啊!這樣會死人的啦!」向日不滿的哀嚎著。

  還敢抱怨?「三十圈!」

  「岳人你別說話了,趕快跑吧!」忍足連忙推著向日往前跑,接著回頭,「小景,要等我唷~」受罰之餘不忘拋媚眼。

  「想要本大爺等你?門都沒有!」眼神掃向一旁正在看好戲的正選們,「你們看起來也很閒嘛!」

  「沒有沒有……」連忙回過神,繼續剛剛的練習。

  表情複雜的盯著正在跑步的忍足,即使是受罰,依然不知死活地和向日聊著天。

  「唉呀~這裡空氣怎麼這麼酸?」冥戶站在跡部身旁,聲音不大不小的說著。

  「冥戶,陪本大爺打一場。」說完,也不管對方願不願意,逕自走到球場的一端站著,他需要好好發洩一下。

  「呃……這……」現在發現說錯話太晚了。

  「侑士你這個大笨蛋!居然為了這麼白痴的理由害我受罰!」向日的抱怨傳進眾人耳裡。

  「這理由哪裡白痴?很重要的好不好!」偏偏忍足還不知大難臨頭的大聲反駁著。

  「看樣子你們很輕鬆嘛……」跡部冷冷的,「忍足加十圈!向日揮拍加兩百下!」

  「跡部我錯了!放了我~」向日忍不住求饒,三十圈、揮拍五百下……那是人做的嗎?

  忍足則是繼續邊跑邊對跡部微笑,「小景,別拋下我唷~」

  快速地別過臉,「哼!」注意力轉向對面正苦惱著自己為何要如此多話的冥戶,沉默了三秒,「喂!本大爺不想打了。」

  冥戶喜出望外的抬起頭,「真的嗎?」不待跡部回應便如同躲仇家般的迅速逃回原先和鳳練習的球場。

  而跡部則是恢復之前盯著忍足的姿勢,表情依舊複雜。


  這傢伙,一定有事情瞞著本大爺!

  * * *

  當天晚上,跡部失眠了,雖然和忍足滾床單滾的很累很累,但是跡部還是失眠了。

  「可惡……」居然睡不著!跡部景吾!馬上睡著!你明天還有一大堆事情要做!

  很努力的在床上翻來翻去,就是睡不著。一雙澄澈的藍眸睜的大大的,完全不想睡。

  一旁的忍足倒是睡的很開心,「……呵呵……」居然連作夢都在偷笑!

  表情比在社團時更複雜的盯著忍足。

  「該死的……」本大爺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解決掉!下定決心的用兩人正在蓋的被子包住自己,接著站了起來,迅速又不失優雅的一腳踩在忍足的肚子上,「起來!」

  朦朦朧朧的,忍足感受到腹部傳來一股壓力,但沒有睜眼的打算。

  更用力的踩著忍足,「忍足侑士!給本大爺起來!」

  「嗚……!」痛苦的皺起眉,緩緩的睜開眼,正想要開口罵人時──

  跡部高高在上的繼續踩著忍足,「醒了?」

  忍足完全沒想到自己一睜開眼竟是如此誘人的畫面,全身上下只包著一件被子的跡部就這麼高傲的踩著自己、完美的身材在自己眼前一覽無遺、白皙的肌膚還隱隱約約能看見自己今晚留下的吻痕、臉頰似乎是因怒氣而染上了一抹嫣紅、惑人的雙眸直勾勾的看著自己。艷麗,只有這麼一個形容詞可以形容眼前的跡部。

  「……」震驚的瞪大眼,快速地用還能活動的左手捏住鼻子,抑制著即將狂湧而出的鼻血,「小、小景……」右手自一旁抽了好幾張衛生紙。

  但跡部才不管這麼多,他今天一定要把這件事解決!「你最近很不專心。」

  別過臉,「有、有嗎?」

  「那你為什麼不敢看我?」

  「呃……」完了完了!要是再這樣下去自己肯定會因失血過多而死。

  又踩了忍足肚子一下,「說!是不是本大爺的身體已經沒有辦法滿足你,所以你最近才這麼不專心?」

  天大的冤枉啊!「小景你依然美艷動人、怎麼可能滿足不了我?」忍足乾笑,如果連小景都沒辦法滿足自己,那自己可就要遭天譴了,這麼完美的一個人都被自己擁有了,還有什麼好不滿的?

  跡部瞪著忍足,「你一定有事瞞著本大爺對不對?」

  「沒有啊~小景你多心了……」一貫的敷衍方式,忍足打算像以往一樣以打哈哈來帶過。

  但跡部這次可不打算就這麼讓他蒙混過關,瞇起那雙美麗的藍眸,「說!」

  「這個嘛……真的沒有啦!」還是別告訴小景好了……臉色一沉。

  將忍足所有反應盡收眼底的跡部,冷哼一聲,你不說,本大爺自然有辦法治你!「你要是再不說,從現在開始你就可以去客房抱著枕頭睡了!」

  「……我說。」經過一番天人交戰後,忍足覺得還是自己的『性』福最重要。

  跡部滿意的跨坐在忍足身上,「說吧!」

  忍足欲言又止,「可是……小景一定會拒絕我。」

  「你先說說看,合理範圍內的本大爺就答應你。」這是怕忍足提出一些很奇怪的要求所做的預防措施。

  「要我說是可以,不過小景你先下來好不好?」忍足明白自己要是再繼續看下去,好不容易止住的鼻血又要噴出來了。

  「能給本大爺坐是你的榮幸。」

  「……」無奈的嘆了口氣,「是~~事情是這樣的,小景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約會嗎?」這可是說來話長呢!

  「一年級一起買書?」那是記憶中第一次和忍足一起出門。

  忍足搖頭,「那一次不算是約會。」

  「是不是你一大清早就在我家門口堵我那一次?」

  拜託,我們還沒同居時我哪天沒去你家門前堵你?忍足又搖搖頭,「那也不算。」

  跡部的耐性快被磨光了,「那到底哪一次算?」

  「我第一次正式約你假日出去逛逛的那一次。」

  跡部腦袋快速的運轉著,那天好像是去看一部很無聊的電影吧!「好吧!那又怎樣?」

  「我覺得太不浪漫了。」認真的推推不知何時戴上的眼鏡,「就以一對情侶的第一次約會來說,真的太不浪漫了!」忍足說的異常的激動。

  「是嗎?」老實說,跡部也記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忍足瞬間激動了起來,「如果那樣算是浪漫的話、那世界上就沒有那種叫做破壞情調的行為了!」

  跡部皺起眉,「你這是在怪我?」

  「當然不是呀,小景。」忍足伸手摸了摸跡部泛著怒氣的臉龐,「我只是打個比方,你知道你那天看到我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嗎?」那句話讓自己傷心了好一陣子呢!

  跡部搖搖頭,「忘了。」

  「你冷冷的站在你家大門前對著我說……」忍足停頓了一下,才又緩緩開口,「一分十九秒,你活的不耐煩啦?竟然讓本大爺等這麼久?」模仿著跡部的口氣。

  跡部冷哼,「這世界上敢讓本大爺等的人下場都不太好。」

  「不管啦不管啦~那句話造成了我極大的心靈創傷!」

  跡部睥睨著下方的人,「看不出來。」還不是生命力超強的色胚一個?

  「我、我只是復原能力比別人強一點而已!」連忙反駁,「不管啦!小景要負責。」

  「都過了那麼久了,你還想怎麼樣?」竟然為了這種無聊的理由,天才和白癡果然只有一線之隔。

  「為了讓我們的未來不留一絲遺憾,不如我們重來一遍吧!」這才是忍足真正的目的。

  「本大爺拒絕。」很直接了當的拒絕了忍足的要求。

  「好嘛好嘛~小景~就這一次啦!」忍足不死心的拜託著,既然都說出來了,目的一定要達成。

  「這不在本大爺的合理範圍裡。」太麻煩了!

  「小景,好不好嘛~就一次、一次就好啦~」忍足努力的想要擠出幾滴眼淚來搏得跡部的同情。

  「……」跡部認真的打量著忍足,不發一語。

  這傢伙,平常對自己也還算溫柔體貼,雖然色了點、不正經了點,不過勉勉強強還過的去啦……

  「小景……」

  「夠了,別再妄想要擠出你那不值錢的眼淚來搏取本大爺的同情了,沒用的。」跡部開口阻止了忍足可笑的行為,「不過,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本大爺這次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你好了。」

  「真的?」

  「懷疑呀?」跡部挑眉,嘴角輕輕上揚。

  「沒有沒有!我太開心了!」快速的把跡部反壓至身下,接著一陣狂吻。

  「喂喂……冷、冷靜一……點……唔……」

  * * *

  計畫實行當天,時間一到,忍足便開心的出現在跡部家大門前,滿心期待。

  昨天晚上跡部便先行回家,為的就是盡量重現當時情形。


  「無聊。」手裡拿著忍足編的劇本,跡部冷冷的下了這個評語。

  「哪裡無聊?小景不是答應我了嗎?乖~我明天一定準時來接你,一秒都不會慢。」忍足笑笑的護送跡部到了房間,接著吻住跡部。

  「知道就好。」

  「好好~小景晚安,明天見。」


  「一大早就在別人家門前傻笑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你不會不知道吧?」跡部斜倚在大門前,淡淡的開口。

  忍足表情凝重的搖搖頭,「小景,不對。」

  「哪裡不對了?」跡部立刻檢視著自己全身上下,很完美呀!

  「衣服不對。」拿出口袋中的小冊子,「你那天穿的是……」

  他不會連這都記的清清楚楚吧?跡部詫異,「……停!」轉身跨進家門。

  忍足則是微笑著站在原地等待。

  站在衣櫃前,跡部翻找著,嘖!沒事答應他作什麼?麻煩死了!

  等待了十分鐘,跡部再度走了出來,「走吧!」

  「不對,小景你剛剛應該要說:『親愛的侑士我們走吧!』,而且還要笑的很可愛唷~再來一次吧!」

  額頭微微的冒出了青筋,忍住想把忍足一拳打飛的衝動,「親愛的侑士,我們走吧!」接著微笑,本大爺管它可不可愛。

  「這樣就對了呀~走吧走吧!我們去看電影。」溫柔的牽起跡部的手。

  「誰准你碰本大爺的手了?」習慣性的挑眉。

  忍足回頭看著跡部,「是小景答應我要讓我們的第一次約會浪漫一點的唷!」

  「知道啦!囉唆!」生氣的別過臉。

  算了,反正也就這麼一天,本大爺就先暫時讓著他吧!

  「小景知道今天我們要做什麼嗎?」依照跡部的個性,鐵定不會乖乖的看完他精心設計的浪漫劇本。

  「不就是去看那無聊的電影?」那本劇本自己好歹也稍微瞄了一眼,但是發現對話都是一堆沒什麼營養的噁心對話後,跡部選擇了看第一頁的行程表就好。

  「哪裡無聊了?難道小景不覺得浪漫愛情片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愛情典範嗎?」

  只有你這種神經才會覺得吧!「……」靜靜的看了忍足一眼,「我們走吧!」

  明白跡部只是不想說出傷了自己的話才選擇沉默,忍足開心的牽著跡部的手朝著目的地緩步走去。難得小景這麼體貼呢!

  雖然自己睡著是遲早的事……沉默了一下,跡部終於開口,「要看什麼?」

  忍足回了跡部一個神秘的笑,「到了就知道啦~」

  這個時候要說什麼才好?跡部從小接受菁英教育的優秀頭腦開始快速的運轉,「我好期待。」應該是吧?微微瞥了身旁的忍足一眼。

  忍足卻彷彿受到極大震撼般的立刻轉頭,「小景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次好不好!」雖然很確定自己剛才確實聽到戀人真的說出了『我好期待。』這四個字,但是還是好想確認一下,證明自己不是幻聽。

  「好話不說第二遍。」跡部看著忍足難得呆愣的樣子,輕笑。

  忍足二話不說黏了上去,「小景,說啦說啦~」

  「行,今天所有行程取消,本大爺就再說一次。」

  聰明如忍足侑士,自然不會不明白機會成本的道理,「看電影吧!」

  悄悄的瞥了身旁的跡部一眼,本來自己心中預計這時的他應該會靜靜的睡倒在自己身旁,卻沒想到對方竟是淡淡的皺著眉,眼神緊盯螢幕不放。

  難道小景終於對文藝愛情片感興趣了?

  不。

  看了跡部接下來的小動作後,忍足篤定的搖搖頭。

  有些不耐煩的盯著眼前的大螢幕,跡部偷偷的打著不知道已經是第幾個的哈欠。

  不就是一個男的和一個女的在攝影機前愛的你死我活嗎?這樣有什麼好看的?不過是些不合實際、不符現代觀念的肥皂劇罷了。況且那些演員,不論演的再怎麼感人,現實生活根本和戲裡演的完全不一樣,他們會和戲裡一樣愛的死去活來嗎?

  輕輕的哼了一聲,跡部調整著自己的坐姿,同一個姿勢維持太久不好,很容易睡著……

  「小景,想睡就睡吧!」忍足在跡部耳畔悄聲道,他知道跡部從來不是那種會陪自己看到最後的人,但他至少還願意陪自己坐在這裡直到電影結束,沒有毫不猶豫的轉身走人,光是想到這點,忍足便覺得足夠了。

  不滿的瞪了忍足一眼,「本大爺才不會睡……」至少、今天絕對不能睡著,因為自己答應忍足要給他一個浪漫的初次約會重現。

  「好吧。」手攬上跡部的肩,忍足把注意力再度轉移至大螢幕上。

  「喂……你手放哪裡啊?」這傢伙越來越得寸進尺了。

  「小景的肩膀上,不覺得這樣比較浪漫嗎?」

  「……看你的電影啦!」

  出了電影院後,忍足依舊緊緊牽著跡部的手,「接下來想去哪裡?」

  回家,跡部腦中立刻蹦出這個想法。「你想去哪?」如果自己說要回家,忍足雖然是不會拒絕啦,可是他的表情一定又會是那種好像自己犯了滔天大罪般的落寞,所以還是讓他決定比較好。

  「那我們去遊樂園吧!」忍足眼神閃閃發亮的看著跡部。

  後悔了後悔了……他不應該讓這傢伙決定的!跡部表情複雜的看著滿臉期待的忍足,接著揚起手,優雅的一彈指。

  一台一般在路上極少見的勞斯萊斯出現在兩人身旁。

  司機恭敬的開了車門,「景吾少爺,請上車。」

  等到忍足也坐進車子,跡部開口,「離這裡最近的遊樂園。」

  「是。」

  到了目的地,忍足興奮的拉著跡部走了進去,「小景,我想……」

  「那個是吧?」伸手指向遠方的摩天輪,這傢伙來遊樂園一定會想去坐的。

  「小景真了解我。」

  跡部正打算開口,卻聽到某種在社團時間常聽到的獨特叫法,似乎是某位有著燦爛笑容的學弟所擁有的。

  「學長學長,我們去坐摩天輪好不好?」

  接著是某位同年級同社團的同學的聲音,「可以是可以,不過長太郎你可不可以走慢一點?沒有人會和你搶著坐的啦!」

  「唉呀!我都忘了,學長身體不太舒服……」

  「笨蛋!沒人要你講那麼大聲啦!」

  忍足回頭看著正沉浸在兩人世界裡渾然忘我的人,「那不是鳳和冥戶嗎?」

  「……」不發一語的拉走正想湊過去的忍足,「你不是要坐摩天輪?」

  「可是小景,我們不用去打個招呼嗎?」忍足順從的任由跡部拉著走。

  你沒事去打擾別人作什麼?「不必了。」

  「咦?那不是忍足學長嗎?」遠方的鳳先行發現了忍足的存在。

  「嗨~長太郎,出來約會啊?」忍足邊對著鳳微笑,順手一勾,把跡部攬進自己懷裡。

  「是呀!拜託了好久呢!」鳳的笑容依然如陽光般的耀眼,「學長也和跡部學長出來約會啊?」

  「嗯,剛看完電影,想說來遊樂園玩玩,你們呢?」回了一個不輸給鳳的燦爛笑容。

  「剛逛完街。」笑容更加燦爛。

  忍足和鳳你一言我一語的聊了起來,兩人的笑容一次比一次還燦爛。

  在一旁看的有些刺眼的跡部和冥戶同時別過臉,兩人眼神正式對上──

  「唷~跡部,來這種平民才會來的遊樂園哪?」冥戶率先開了口,眼神有點輕視的看著被忍足抱在懷裡的跡部。

  「本大爺是來體察民情的,看看平民們平常的休閒娛樂,才不會有人說本大爺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少爺。」雖然是在忍足懷裡,跡部氣勢依然未減半分。

  「哦~原來是體察民情,不是和情人出來約會嗎?」

  「囉唆!本大爺的事不用你管。」頓了頓,「倒是你,都已經在家玩到身體不舒服了還出來作什麼?」

  「你偷聽我們講話?」

  「本大爺才不屑聽,誰要你們說那麼大聲的?」

  「你!」

  兩人眼神雷電交加。

  「那你們接下來要去哪裡?」鳳問著忍足。

  忍足正打算回答,「我們要去……唉唷!小景你捏我作什麼?」

  「沒事。」

  冥戶看著兩人的動作,「你們不會是要去玩旋轉木馬吧?體察民情到這種地步?」表情像是在嘲笑跡部的幼稚。

  「別把本大爺和你混為一談,旋轉木馬很適合你,別客氣。」拉起忍足,「侑士我們走。」

  忍足嚇了一跳,「咦?小景你叫我什麼?」小景通常都叫自己忍足啊,突然改口真不習慣。

  「侑士,還是你已經習慣本大爺叫你忍足了?」回頭,盯著忍足,表情像是說著,你要知道,本大爺叫你侑士的機會可是很難得的,而這種難得的機會只有今天才有。

  瞬間明白跡部表情是什麼意思的忍足微笑,「沒有沒有,小景叫我名字很好。」

  「啊!忍足學長,那件事你決定好了嗎?」鳳在後面大喊著。

  忍足向後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

  立刻感到不對勁的跡部看著忍足,「那件事?」

  「沒什麼,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我們去坐摩天輪吧!」

  凝視著下方離自己越來越遠的景象,跡部表情認真的彷彿在思索著某件很重要的事。

  「小景……」忍足低喚。

  「嗯?」

  「在想什麼?」

  「忍足侑士。」跡部很認真的回答著,表情看不出開玩笑的痕跡。

  「嗄?」不明白跡部為何會突然表情如此凝重的叫自己的名字,自己沒有做錯事啊!

  知道對方會錯意的跡部輕笑,這傢伙也有腦筋轉不過來的時候嘛……「我說,我在想忍足侑士。」

  「!!!」忍足表情是十足的震驚,小、小景在想自己?

  偏偏跡部還露出忍足向來無法抵抗的惑人微笑,彷彿挑戰著對方的理智極限,「不行嗎?」

  不、不可以~忍足侑士你要冷靜!不能在這裡吃了小景!!這裡可是摩天輪哪!吃了他你就不用活了!

  看著忍足變化萬千的臉,跡部嘴角上揚的角度又增加了一點。

  哼哼,要浪漫是吧?本大爺就給你一個浪漫到吐血的第一次約會!如何?這樣夠浪漫了吧?

  「小景等一下想要玩什麼?」好不容易拉回了自己的理智,忍足再度堆起跡部專屬的溫柔微笑。

  「都可以,就是不要旋轉木馬。」

  「那我們去這家遊樂園新開放的鬼屋好不好?」

  懷疑的看著忍足,「你確定?」這傢伙真的敢去嗎?

  哈哈!小景果然怕了!這樣等小景被嚇到的時候──


  「啊~!侑士我好怕喔……」

  「別怕!小景,我會在你身邊保護你的!」

  「真的嗎?侑士你不可以離開我喔!」

  「當然,我怎麼可能會離開我最愛的小景呢?」

  「唉呀~你好討厭唷……」

  「小景,我愛你。」

  「我……我也愛你。」


  「喂!」看著已經陷入妄想狀態的忍足,跡部皺眉,這傢伙八成又在想一些變態的東西了。

  好不容易回過神的忍足看著前方皺著眉的跡部,不解的,「呃……小景你剛才說什麼?」

  「你確定要去鬼屋?」

  快速的點點頭,這種大好機會怎麼能放過?「當然!」更何況,他可是和長太郎約好了要一起帶著跡部和冥戶去的,不能食言。

  「好吧。」到時被嚇昏可別怪本大爺沒提醒你。

  媽呀~這到底是哪個變態設計的鬼屋?

  蒼白著臉,身體不自覺的發抖著,沒想到身旁的人卻彷彿沒什麼感覺般的繼續走著,果然,鬼屋不適合自己……

  「嘖!無聊死了!」冷眼看著眼前地上緩緩爬過的一隻染血的鬼手。

  天、天哪!這是怎麼設計出來的呀?

  「啊啊啊~~~~~~!」前方傳來一聲極為淒厲的慘叫,好像是冥戶的聲音。

  跡部不屑的望著前方慘叫聲傳來的方向,「嘖……冥戶這傢伙真沒用,才幾個窮酸道具就嚇傻了……在入口還敢和本大爺下戰帖?說什麼要本大爺別嚇哭的傻話,不知道現在被嚇哭的是誰呢……」心中想著明天一定要好好的嘲笑他。

  「小景……」忍足幾乎是帶著哭音,「你都不怕嗎?」

  感覺到身旁的人緊緊的抓著自己,「本大爺怎麼可能會怕這種假東西?」

  「……假的?」似乎訝異著跡部異於常人的冷靜,「小景,你看過真的嗎?」

  看著忍足害怕的模樣,跡部突然玩心大起,「你說的真的是指你背後那幾隻嗎?」表情認真的指著忍足身後。

  緩緩的轉過頭,空無一物,「小景你別嚇我……」看慣了文藝愛情片的人經不起這種驚嚇啊!

  「本大爺騙你有好處嗎?」雙眼環顧四周,手指隨便亂指一通,「這裡、那裡、還有那邊,都有啊?你看不到?」

  「……小景我們趕快走!」忍足拉著跡部直直奔向出口,一步都不想停留,他實在想不透,為什麼會有這麼可怕的鬼屋呀!

  就在兩人走後的鬼屋裡,響起了一陣討論的聲音。

  「欸欸,老大,那小美人真的看的到我們嗎?」聲音是如同自遠方來的虛無縹緲。

  「我想他應該只是想嚇他旁邊的小帥哥吧?花子妳說呢?」

  「應該是吧……糟糕!門打不開、打不開啊……」

  「都從那間廁所把妳救出來了,妳沒事幹嘛又找一扇門來鎖自己?」

  「習慣了嘛……怎麼辦?門還是打不開……門打不開……」

  好不容易逃出了鬼屋,忍足坐在一旁的長椅,「沒想到鬼屋竟然會真的鬧鬼……」

  跡部難得替忍足買了飲料,「笨蛋,那是騙你的,就要你再考慮一下要不要進去了,還硬說你不會怕?」

  「騙我的?」忍足喝著飲料,「看不出來……」既然是騙人的,表情那麼嚴肅作什麼!

  「沉浸在本大爺精湛的演技下吧!」

  毫無預警的,跡部被一陣強勁的拉力扯下,待他回神,整個人已經是被忍足緊緊抱在懷裡了。

  「你作什麼!」

  忍足邪魅的笑了,「小景,你要負責撫平我受到驚嚇的脆弱心靈呀~嚇完人怎麼可以就這樣一走了之呢?」低頭,吻住了跡部。

  「唔……放開、你……唔……你放、放開……」跡部用力掙扎著,卻是徒勞無功。

  「吶……」擁著懷中不發一語的跡部,「小景你──」

  把臉埋進忍足懷裡,跡部悶悶的開了口,「……侑士,你還想去哪玩?」

  「我們去家裡附近的公園散散步好不好……」玩了將近一整天了,小景一定累了。

  「嗯。」掙脫出忍足的懷裡,跡部站起身。

  兩人手牽著手,慢步在夕陽下。

  「小景,我好開心。」忍足開口,很高興戀人真的給了自己一個很浪漫的初次約會。

  跡部嘴角如同以往的淺淺上揚,「是嗎?」雖然沒有讓他浪漫到吐血,不過看他嚇呆了的模樣還真的蠻好玩的。

  著迷的凝視著跡部的側臉,忍足突然有一種感覺,這個人,他絕不放開。只有這個人,是他一輩子不想放手的。

  「吶,小景……」握緊了戀人的手,「我真的好愛你。」

  「笨蛋。」臉頰微微染上了些許緋紅,「你的愛又不值錢,本大爺才不要。」

  忍足立刻反駁著,「誰說我的愛不值錢了?」好歹他也是個萬人迷吧!

  「沒聽過物以稀為貴嗎?啊嗯?」習慣的挑眉。

  忍足停下腳步,將跡部再次擁入懷,「那我多說幾次,就算是很廉價的愛,也可以積少成多,這樣就值錢啦!」

  「笨蛋。」難得沒有掙扎的任由忍足抱著。

  「小景,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忍足真的開始在跡部耳邊一遍遍說著,「我真的真的好愛你……」

  「看你這麼努力的份上,本大爺就勉勉強強的接受好了。」

  忍足眨了眨雙眼,「那我是不是應該說謝謝?」

  「不必了,回家吧!本大爺累了。」主動的牽著忍足的手,朝著回家的路上走去。

  一路上,跡部一直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忍足也無意打擾他,兩人靜靜的走著。

  直到距離兩人的家只剩十步的距離,跡部小小聲的開了口──

  「我也愛你。」

  將跡部的話完完整整聽了進去的忍足彷彿遭受了電擊般的定住不動,而跡部則是淡淡的笑開了,接著快速的跑進家門。

  「等等!小景~剛剛那句話再說一次!」忍足連忙追了上去。

  「不要,物以稀為貴,再說一次就和你的愛一樣廉價了。」

  永不放棄是忍足的至理名言,「怎麼會?再說一次嘛……」

  淡淡的笑著,跡部搖搖頭,這樣就浪漫到可以讓忍足開心好一陣子了。要是再說一次,這色胚絕對會得寸進尺、今晚一定會忘了節制這兩個字怎麼寫,跡部在心中如此想著。

  -Yesterday Once More ,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9-baa58f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