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職業倦怠(08)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部分自創角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是時候再告訴大家一次,決定要摔下來前請先告訴自己:我是自願的,梅林保佑。

--

八、勇敢追求真愛吧,親愛的!


  他給老友送血統抑制劑的時候出於關心還是問了一下事情的發生經過,畢竟到了這把年紀才被激起血統反應,不是身分差太多就是年紀差太多。Malfoy家有Veela血緣一直以來不是什麼秘密,但幾代下來血液早就被稀釋的差不多了,遺傳下來的只有出眾的容貌和天生就閃亮亮的優雅氣質。
 
  鉑金貴族接過藥劑,臉色顯得有些疲憊。成年的Veela一旦被激發血緣就會不自覺地尋找伴侶的位置,心裡滿滿的都是想要待在伴侶身邊討好對方把所有一切美好全數奉上以期能獲得對方的愛。
 
  Lucius十分慶幸有一個做為魔藥大師的好朋友,可以在他的意志力即將抵抗不住體內沸騰起來的血液與渴望時及時送上他最需要的抑制劑。直到體內洶湧著想立刻抵達伴侶身旁的狂躁平靜下來,然後向老友說明事發經過。
 
  「前陣子我不是去夜行巷買人魚真珠和月神之淚?」Malfoy族長輕輕轉著手上的家主戒指,「如果不是Draco病了急缺,這個季節又只有那兒能生出貨來,我已經幾年沒踏進過那間店了。」
 
  他當然知道好友說的是哪間店,魔藥大師可是那裡的常客,思維轉了轉,做為常客自然明白店家的情況,幾年前那間店裡突然出現了一個總是蒙著臉面的紅眼睛男孩,「……那個孩子?」
 
  看著好友灰藍的眼眸裡微微顯現出的掙扎與絕望,做為一個優秀的Slytherin不需要其他暗示便能理解,大概回想了下夜行巷裡男孩的年紀,最後Severus只能語重心長地看著好友。
 
  「會在那裡待著的孩子通常都不會是貴族。……Narcissa知道嗎?」
 
  「她說:『去吧!Lucius,去追求你的真愛!』……真是無法救藥的浪漫情懷。」
 
  真愛是貴族孩子們永遠的美夢。生而高貴註定他們無法自由主宰自己的婚姻,擁有種種特權擁有奢華的物質享受,而家族的傳承延續與未來重於一切。所以會憧憬真愛,因為太過遙不可及。
 
  「……這幾年,去夜行巷以前記得先喝抑制劑。」這是他最後能給出的最好建議。
 
  思緒回到Hogwarts的開學晚宴,Severus覺得之前發生的那些都還只能算是小事,而目前他所面對的才是真正的挑戰。
 
  一個Potter,一個披著救世主光環想當然繼承了他老子的狂妄自大魯莽等等Gryffindor式缺點於一身的Potter,居然被分進了Slytherin?魔藥學教授無視主位頻頻向他眨眼示意的老人兀自陷入自己的思緒裡,目前他的腦海已經進展到自己的辭職信究竟該有個怎樣的開頭。
 
  麻木僵硬地來到Slytherin公共休息室門口,辭職的意願被拒絕的Slytherin院長繃著臉推開了門,眉間的皺摺緊緊結成一個川字,渾身不悅地散發著幾乎要具象化的黑氣,引得一干小動物不著痕跡地朝著彼此湊近了些相互取暖。
 
  Harry站在Draco身旁饒有興致地打量著上輩子沒進過幾次的Slytherin交誼廳,面無表情地在心裡讚嘆貴族用的果然不同凡響。
 
  或許是過去的求學經驗過於習慣,黑髮的救世主一臉貌似認真的聽訓而實際上卻是在走神,因為再度戴起了口罩垂著眼簾於是沒人注意到男孩正膽大包天地在院長例行訓話時發呆。
 
  「……你們是Slytherin,沒有一時的好奇與魯莽、沒有不理智的巨怪行為、沒有人贓俱獲。一切為了Slytherin的榮耀!」陰沉著臉說完最後一句,鷹般的銳利眼神狠狠巡視一圈,滿意地看見所有新生──包括救世主──都一臉戒慎恐懼的認真,「……那麼,首席挑戰賽開始。」
 
  級長走向前,開始主持每年開學固定會有的Slytherin首席挑戰賽。從高年級開始,所有年級的首席都確定了以後二年級以上的首席可以參與挑戰學院首席。交誼廳被挪出了一個用於決鬥的空地,由七年級首席率先走向前接受挑戰。
 
  Harry注意到Draco不怎麼感興趣地癟著嘴。
 
  「五年級以上基本不會有大變動,四年級以下沒什麼看頭,大抵上只是走個過場,真正值得看的是學院首席挑戰賽。」小鉑金在救世主耳邊輕聲道,算是普及一下Slytherin的隱藏規矩。
 
  Harry點頭,偏過頭也開始和小貴族咬起耳朵。
 
  「一年級首席?」
 
  「我是一個Malfoy。」Draco微微揚起下巴挺著胸膛,銀灰色的眼睛望向沉靜的綠眸,「……你會上場嗎?」
 
  Harry搖頭,「我堅持我的求學生涯該過得低調又平凡。」
 
  「真可惜。」
 
  一如偉大的Malfoy家少主預言的結果,各年級的學院首席毫無懸念地打趴挑戰者獲得連任,有幾任甚至是沒有挑戰者在台上站了五分鐘就被宣布連任,於是很快地一年級的首席挑戰賽就開始了。
 
  當中的插曲是六年級的首席挑戰者被一記切割咒磨擦過、在臉上留下一道血痕時Harry小小顫了下,不自覺地握緊拳。Draco注意到了,卻沒有多問。
 
  小少爺貼心地想著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那麼幾個小毛病,會暈血不是什麼大事的Harry!雖然在男生身上好像還挺丟臉的。被小鉑金的眼神弄得有些不明所以,黑髮的救世主抬手比了比決鬥場地。
 
  就算是從小訓練的貴族,在入學以前都不能擁有自己的魔杖,理論知識再厲害也都只是理論沒有實踐過。站在場外關注著決鬥場上魔咒亂飛的場景,Harry微微偏頭看著繽紛的光芒在眼前交錯,一個側身避開了後頭偷偷伸出想推他上場的手,回頭不帶情緒地看了眼,隨後轉回視線,沒說什麼。
 
  對方卻以為他怕了,在一年級首席挑戰賽即將結束時出聲挑釁,「Potter,偉大的救世主,不屑和一年級的學生較量嗎?還是說,你已經攀上Malfoy的大腿打算當個小跟班了?」
 
  「……Matthew Freon?以資質而論,我想你更適任這身分。」Harry轉過身,確認了發話方的身分,語氣不變,依舊心平靜氣,然後翠綠的眼瞇了瞇,若有似無的紅光閃過。
 
  血液與情緒的衝突。
 
  面對挑釁,他是不在意的,畢竟都只是些小孩子打打鬧鬧的事情,真正讓他感到麻煩的是空氣中淡淡的血氣與敵意,那讓他渾身都緊繃了起來。
 
  果然到了新地方就是有差,這不是他已經住習慣的夜行巷,沒有他熟悉的吸血鬼也不是他記憶裡熟悉且認可其安全性的任何地方。Harry捏著拳頭壓著不受控制轉為尖銳的指甲,指甲尖端狠狠刺進肉裡眉頭卻皺也不皺。
 
  「你!」
 
  「如果想要角逐首席位置,你的方向感得再好一點。」Harry用拳頭比了比正在等待對手的小鉑金的所在地,「就是對首席人選不滿,你抗議的對象也不該是我。」
 
  發覺自己成為眾人注意力焦點的Harry在口罩下癟嘴。這裡可不是會為了得到救世主而歡呼的Gryffindor,不論未來這群孩子們的選擇為何,至少目前的情是他們有半數以上來自食死徒的家庭,甚至有一部分的家人還是因為他的關係而被抓進了Azkaban。
 
  Slytherin,憑的是家世跟實力。想要過好日子,就得有凌駕於眾人之上的實力。可是他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他想要盡可能地拖延自己進校長室的日期。他知道Dumbledore肯定會想盡辦法找自己說話,套出他不在監控下的六年過得是什麼生活,要是再展露出那些不應該有的實力,光想就覺得頭痛。
 

 
 
L拔,GO。(被蛇杖打飛)
進了蛇院想低調可不容易啊...
要低調大概獾院比較適合(?
 
小哈低調不能啊
做首席吧~~~
 
他會努力堅持自己的低調的XDD
 
無法救藥的浪漫情懷...用"無藥可救" 或 "無可救藥"會不會比較順?
 
OTL
我覺得我的腦袋真該整頓了(撞牆)
已經先在檔案裡修正了,部落格我可以先擺著嘛好懶噢(被甩臉)
總之謝謝你噢噢噢噢噢噢!!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88-1eec9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