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職業倦怠(04)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部分自創角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我也想要讓我家Harry調戲小鉑金(W)
 --

四、該來的還是一點都逃不掉

  繃著臉邁著小小的步伐走在斜角巷明亮的街道上,Harry用連帽斗篷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半點不透光,雖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禮,但也不至於讓人當作可疑份子攔下來。
 
  先是進了古靈閣與妖精Clyde討論了接下來一整年的財產規畫——畢竟待在Hogwarts沒辦法再像過去幾年一樣三不五時就來晃晃檢查財產增加的情況——接著領了些錢,想了想又簽了一筆金額請妖精們換成英鎊支票偷偷送去Dursley家當作兩輩子加起來的房租和驚擾費,這才揣著一口袋的金加隆叮叮噹噹地開始採買上學用品。
 
  從口袋裡抓出入學通知信,片刻的思考後Harry決定重新溫習一次曾經的十一歲,於是他轉身踏進長袍店。
 
  「也是來做Hogwarts校服的嗎,親愛的?」注意到Harry手裡的羊皮紙,Malkin夫人揚著慈藹的笑容注視著眼前把自己包得密不通風的孩子。
 
  Harry點點頭,「除了學校規定的長袍外,還要再多做幾套平常可以穿的,還有兩件連帽的斗篷。」
 
  「有指定的款式嗎?」
 
  「像我身上穿的就好,通通都做黑色,布料要最好的。」自動自發地站上丈量尺寸的小凳子,Harry顯得有些不情願地褪下身上的遮蔽,露出一張過於蒼白的臉蛋。
 
  站在另外一張凳子上的鉑金男孩則是上下打量了下身旁新出現的男孩,注意到細緻精巧的五官和那雙盈盈綠眸,「也是上Hogwarts的?」
 
  Harry散發出血族的威壓讓捲尺維持安分與效率,不鹹不淡地點了頭,「嗯。」
 
  「我父親在幫我買書,母親在幫我找魔杖。等一下要拉他們帶我去掃帚店,我真不明白為什麼一年級生不能帶自己的掃帚……你父母親呢?」
 
  偏頭回想了下在自己出門時還在特製棺材裡睡得正香的自家Papa,Harry目光不自覺變得柔和了些。轉頭看著自己過去曾經的死對頭兼對手兼後期戰友,心底泛起若有似無的懷念與一點點的老人心態。
 
  「我自己一個人來的。」抬起手讓捲尺丈量手臂長度,「我Papa要顧店,所以我說我可以自己來。」反正斜角巷也沒什麼危險,放眼望去最危險的大概是他自己。
 
  聽完黑髮男孩的話,小鉑金想著自己該不會搭訕到了個平民吧,但是看對方的行為舉止明明又像個貴族子弟,心裡正在糾結,對方卻有了下一步動作。
 
  Harry從口袋裡抓出了兩根棒棒糖,遞出一根塞到小鉑金手裡,「很高興認識你,這根棒棒糖請你吃,我家自己做的。」
 
  他拆開另外一根棒棒糖的包裝後一口叼住,跳下小凳子,動作迅速地用斗篷再度把自己包起來,接著拿出一個貼著紙條的小絨袋放到櫃檯,「夫人,衣服做好請幫我送到這個地址,這邊是訂金。」
 
  「好的。」
 
  腳步晃到店門口,「Hogwarts見,Draco。」
 
  小鉑金又是一愣,確定自己從來沒向那個黑髮男孩進行任何自我介紹,但不等他細想,儼然是他成年版模樣的男人便踏進了店裡。
 
  「Draco,尺寸量好了嗎?」
 
  「父親。」發覺自家父親來到以後原先在自己身上磨磨蹭蹭的皮尺效率變快許多,Draco不滿地小小鼓起臉,但還是選擇先向自家大人報告剛才發生的事情,「剛剛有個男孩……」
 
  閃進書店,Harry有點惋惜地摸摸口袋。本來那些鮮血棒棒糖他可是準備慢慢吃的,但他向來不是個吃獨食的人,要不是為了避免那個味道很棒的男人來了他會克制不住撲上去,他也用不著像逃難般地含著根算是解饞用的糖逃離現場還附帶損失了一根棒棒糖。
 
  晚一點真該問問家裡的吸血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平常其他客人的血都不會這樣的,怎麼這次自己對Lucius Malfoy的血反應這麼大。
 
  選著書單,Harry評估著自己接下來的行程。文具和一些基礎用品,最重要的魔杖……不過他現在這種體質,天曉得魔杖還起不起作用,梅林才曉得那個Ollivander怪老頭會不會又開始這真是太神奇了Potter先生。
 
  啊,他親愛的Hedwig好姑娘可不能忘記!
 
  捧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到夜行巷,Harry放下手裡的東西走進廚房,看見吸血鬼正圍著圍裙聚精會神地製作著巧克力,「Papa,我回來了。」
 
  血族點頭表示聽到,男孩趴在桌子乾淨的一邊,說出自己的疑惑。
 
  「嗯?」把血液注入空心的巧克力裡,年長的血族專注認真地替自家寶貝準備著開學以後的儲備點心,一顆顆可愛的蛋型巧克力在冷卻後被放進精美的多層儲物小盒裡,而裡面已經被放進了各式各樣精緻的糖果,帶著同樣溫潤的血色。
 
  「明明不餓卻還是想撲上去咬兩口?」思緒轉了轉,手裡的動作不易察覺的頓了下,Arkin在連續犯了幾個簡單的小錯誤後,終於還是放下手裡的器具專心面對眼前雖然面無表情但實際上內心十分煩惱的黑髮男孩,「Hmmm……你記得血族通常都會有個伴侶嗎?」
 
  「我們討論過了,你說我不會有。」
 
  「Well……現在看來,可能有了。」Arkin覷著面無表情的養子,「換一個好的方面想,有個伴侶對血族而言其實是好事,這輩子你就再也不用為了食物而煩惱,永遠都是靈魂上最頂級的享受。」
 
  「他的年紀足夠當我父親了。」Harry從懷裡掏出裝載著Lucius Malfoy血液的玻璃試管,他已經拿四管去做棒棒糖,本來剩下的三管他留著打算慢慢品嘗。
 
  腦袋裡自動晃過的是印象裡血族與其伴侶之間的關係,永生永世不離不棄等等之類的字眼伴隨著那天下午在他眼前一閃而過的鉑金長髮在腦海裡不斷回放,接著思緒猛然一滯,「……他有家室了,Papa。」
 
  自暴自棄地把剩餘的三管通通旋開瓶蓋咕嚕咕嚕一口一口喝乾,好吧至少他還能夠在確定失去伴侶後豪飲這麼一回。
 
  「Harry、你不能──」
 
  咚的一聲幼年的血族不支倒地,年長的監護人只能優雅地扶額把男孩打橫抱起,不知道是遺傳還是怎樣,想當年他知道自己有個伴侶的時候似乎也做過這麼件相同的傻事。
 
  「傻孩子,伴侶的血喝多是會醉的啊。」
 
 
  九月一日,早早地就抵達車站,一身尋常Muggle打扮的黑髮男孩把外套拉鍊拉到最高又攏起帽子,戴起事先準備好的太陽眼鏡跟口罩遮住自己的大半張臉,提著行李和正埋在翅膀底下熟睡的雪梟,輕鬆的大步穿越Muggle界與巫師界的交界,縮進最後一節車廂擺好行李後,Harry替自己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後準備安穩入睡。
 
  他已經決定要當個乖巧的類血族,安安穩穩地待在陰暗的小角落每天努力讓自己吃飽睡好,至於伴侶……Arkin餵了他一杯解除宿醉的藥水,摸摸他的頭告訴他,也就是比較好吃的食物而已,又不是唯一的食物。
 
  有關伴侶,說實在其實對非血族伴侶影響更大,而不著痕跡搞到對方的血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可是Papa,那個聽起來很恐怖的血液羈絆跟靈魂綁定還有那種無法控制的衝動什麼的你沒有提到並不代表不會發生啊。
 
  看著年長的血族一臉樂天,偉大的前黃金救世主最後決定順其自然。反正如果真的是伴侶,Lucius Malfoy那邊也肯定會比他更積極想找出辦法解決,畢竟一個著名的食死徒和救世主扯上關係可不是什麼好事,特別是在他沒鼻子的主子眼裡。
 
  心安理得地睡得香甜,由於車廂沒有設下任何阻擋的咒語,因此在Harry縮在包廂內角落睡得正熟時,或許是命運的指引,紅髮Weasley家最小的男孩仍是害羞靦腆地走進了車廂,而Hogwarts未來七年的榜首女孩也在隨後領著身後的Longbottom男孩趾高氣昂地踏了進來。
 
  幾個孩子面面相覷,同時將目光放到了蜷曲在角落黑呼呼一團只能隱約看出個人形的車廂最先佔有者,即使想和彼此交流即將入學的興奮心情大過一切卻仍是不約而同地降低了音量小聲交談。
 
  「你們覺得自己會分到哪個學院?」蓬蓬髮的小女巫皺著張嫩嫩的小臉,「我看書上說會依照個人特質分,但Ravenclaw和Gryffindor我都想要。」
 
  捧著蟾蜍的圓臉男孩苦著臉嘆了口氣,「我奶奶希望我分到Gryffindor,但我總覺得我很可能被分去Hufflepuff。」
 
  「……我們一家都是Gryffindor,我應該也是。」紅髮的男孩摸摸鼻子,然後四下看了看,「我聽我爸爸說,Harry Potter跟我們是一屆,我希望他能分到Gryffindor。」
 
  「你是說那個Harry Potter嗎?我在好多書上都有看到他的名字!」小女巫驚呼。
 
  沒有人注意到角落的黑布團動了動。
 
  「剛剛你們是在說Harry Potter嗎?」包廂門被一把拉開,傲慢拉長的貴族詠嘆調,鉑金髮色的小男孩揚著尖細的小下巴看著車廂內的人們,「我找了整輛火車,你們是最後一節車廂。……所以,你們誰是Harry Potter?」
  


 
 
喝太多伴侶的血會醉這個設定真的很萌wwwww
 
調戲呢?????????

小尖臉貴族真棒wwwwwwwwwwwwwwwwwwwww(?)
 
等等要是後來喝醉得話不就任L拔為所欲為(?
 
拍拍~~
小哈你任重道遠呀!!
很新奇的設定呀,
大大妳要繼續努力呀
 
老實說我更想問Arkin Papa的伴侶是誰XDD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84-0fe4087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