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職業倦怠(03)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部分自創角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其實Harry就是個拒絕上學的小鬼頭(咦)

--

三、那個活下來但拒絕上學的男孩 


  夜行巷,聚集著巫師界黑暗一面的巷子。不同的店鋪有不同的規矩,每天每天都在上演著黑吃黑的戲碼,人們行色匆匆圍著兜帽一點容貌都不露,任何東西,只要找對門路,附上恰當的代價,就能獲得。
 
  夜行巷有一間店鋪,專司各類魔藥藥材,兼賣書籍雜貨與詛咒物品,一次一人限購一件商品。想要的東西並非總是有錢就能得到。Moonlight of Blood,店如其名,在滿月的日子裡消費,若是付出鮮血做為代價則能夠破例多買一件物品。
 
  墨色的紗罩著臉,體質轉換讓他能夠在一般的情況下自由選擇眼睛的顏色是翠綠還是暗紅。Harry站在小板凳上秤著客人要求的藥材數量,以正確的方式將藥材打包好後,他發現該名客人手裡還有另外一件物品。
 
  「客人,規矩你知道。」沒有清點檯面上屬於藥材價值的加隆,Harry從長袍口袋裡抓出一排全新的針筒,評估了對方手裡物品的價值,「兩管血,一百五十枚金加隆。」
 
  渾身黑的男人沉默片刻,然後伸出手。
 
  動作熟練地抽取完兩管血,Harry貼心地附送了團能夠止血止痛的棉花壓在小小的針孔上,最後才收下對方遞過來的金幣。
 
  這是他打理店鋪的第三年。五歲剛來,Arkin為了轉化他的體質費了兩年的工夫,直到七歲才終於把他的身體轉化成他們所設想過最好的狀態,類血族,接著他的Arkin Papa便當了甩手掌櫃滿世界的跑,三不五時就會帶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回來。
 
  一開始發覺店長不在只剩下一個小孩子在顧店的黑巫師們還心懷惡意地想要找他麻煩,但在一連三個黑巫師都被斷手斷腳地摔出店門口後,一切又回復了該有的秩序。
 
  這裡可是夜行巷。
 
  端坐在高腳椅上處理著剛抽取出來的新鮮血液,顧店的男孩不屑地冷哼。看他小就真以為他是吃素的?他帶著二十幾歲全盛時期的魔力回到這個年代,如今還擁有血族的能力,更別提他經過戰爭磨出來的戰技與性格。
 
  現在的他,嚴格說起來幾乎是個貨真價實的黑巫師。
 
  把試管裡的血一滴一滴凝聚成固態,再依著順序擺進特製小方盒的格子裡,確實把試管內的血全數轉換後,他拈起一顆小血珠送進嘴裡,瞇著眼感覺了會兒,最後拿出代表著優質血液的標籤貼上才把盒子收起。
 
  他不是完全的血族,但還是有基本對血的渴求。通常在一般不耗損太多體力的日子裡,一餐一粒血珠就夠了。
 
  他對血液品質的要求比他的Papa更加挑剔,吸到太糟的血液會反胃,於是只要經過加工就能夠製造出各種不同的口味的血珠恰好得以填補他對血的需求,即使他個人更加偏好直接吸血。
 
  心裡小小聳了聳肩,做為避世的血族成員,渴求鮮血這回事可不是什麼值得在空氣中大肆宣揚的事情,雖然常客們大多都明白這些規矩是怎麼回事,但不亂嚼舌根同時也是在這裡長期出入的安全守則。
 
  空氣中傳來的震動讓他若有所感地望向門口,「……Papa?」
 
  一隻蝙蝠飛了進來,隨後櫃檯裡的男孩被穩穩摟進一個健壯的懷抱裡,「我美麗的寶貝,Papa不在的這段時間有人欺負你嗎?」
 
  Harry旋身望進那與自己目前同色的暗紅眼眸,「不長眼的我都給扔出去了。」
 
  Arkin凝視著自己年幼而美麗的兒子,纖瘦靈巧的身段、柔和淡漠的精緻五官,做為血族,他註定無法擁有健康的小麥色肌膚,只能呈現一種病態的白皙,年長的吸血鬼揉了揉男孩的髮絲,「我還是喜歡你綠色的眼睛。」
 
  Harry眨眨眼讓眼睛的顏色回到最初的祖母綠。
 
  「怎麼回來了,埃及不好玩嗎?」
 
  年長的血族微笑,「Harry,你十一歲的生日要到了。」
 
  男孩不明顯地一僵,轉過身朝門口走去準備提前關店,「那就像以往一樣寄個禮物回來就可以了不是。」
 
  「Hogwarts,別說你忘了。」不知道從哪裡倒了一杯醇紅的血酒抿了一口,「寶貝,想想看,愉快的校園生活?」
 
  「以一個血族親王的標準來說,你太遵守人類的規矩了。」Harry沒有回頭,伸出手準備施放關閉結界,外頭卻突然走進了一個人,於是他垂著眼側身讓對方進入。
 
  男人只在門口停頓了會,略顯訝異地看了眼站在一旁的男孩,目光投向站在櫃台後正優雅地啜飲著酒液的店主,「我以為正常營業時間是到落日。」
 
  「總有例外。」Arkin略略勾起唇,「行色匆匆的客人,需要些什麼?」
 
  「人魚真珠和月神之露。」
 
  聽完對方要的藥材,Harry自動自發地前去取貨。而店鋪真正的主人則是一口飲盡高腳杯裡的血酒,「七管血,六百加隆。」
 
  男人一點猶豫也沒有地伸出手。動作間,Harry看見幾縷鉑金長髮在兜帽下輕飄飄地閃過,心臟不明地鈍了下,手裡的動作停頓了一瞬便繼續原先的作業,理所當然將那份奇異歸類於見到重生前遇過的人而產生的感覺。
 
  Lucius Malfoy,聽說最後還是脫離了Azkaban,但他知道的消息也僅只於此。
 
  送走客人,終於順利地關起店鋪,年長的吸血鬼拎著年幼的類血族走進內室,面對面坐著,先是試著扳起長輩準備訓話的臉卻在對方平靜無畏的目光中放棄,恢復正常的表情。
 
  「Harry……」
 
  「不去。」Harry縮在沙發上把玩著一管剛抽出來、新鮮的血液,考慮著是要做成血珠還是作為日常飲用。剛剛他偷偷嚐了一小口,超級美味的頂級血!雖然提供者讓他稍稍傻眼,他可真沒想過那個男人的血能夠這麼純淨甘美。
 
  「……連你過去的朋友們都不要了?」
 
  「你知道我的過去,我的中間名是麻煩。而且我跟以前不一樣了,Arkin Papa。」
 
  「我對那些事情已經不再懷抱著熱情與好奇,或許是職業倦怠,我不想當黃金男孩、也不打算當救世主。」Harry輕聲道:「這樣的我,如果順著Dumbledore的安排一年年過下去,他們真的會死的,因為我已經失去那份願意將性命搭上去的信念了。」
 
  Harry Potter的靈魂已經不完整了。對著Voldemort投出索命咒的同時他不僅僅是殺死了魔王也殺死了一部分的自己,所以他的情感缺失,再也擁有不了起伏,總是淡漠地面對一切,不再有喜怒哀樂,像個純粹的旁觀者。
 
  戰後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了些性格上的改變,英雄的沉默在所有人的眼裡看來僅僅只是戰爭的後遺症,隨著時間過去就會慢慢好轉;而英雄的離群索居在大眾眼裡看來也只是戰爭過度的勞累需要休養,隨著時間過去英雄會再度活躍在公眾眼前。
 
  隨著時間過去,卻是所有人習慣了淡漠避世的英雄。
 
  他依舊會固定與三五好友見面、做例行的拜訪,只是心中曾經激烈澎湃的情感只餘空蕩蕩的曠野,寂寥。然後再也不激動生氣落淚嘶吼,所有的一切在他眼裡一視同仁,再也沒有任何感情用事。
 
  聰明的女孩曾經問他怎麼了,他只能說累了。
 
  的確很累。
 
  「沒那麼糟,親愛的。」看著眼前的男孩露出了不符合外貌年齡的疲憊表情,Arkin短距離地瞬移到男孩身旁把嬌小的身體抓進懷裡蹭蹭,在對方扭動著想掙扎出己身懷抱時又繼續開口,「你是完整的,我美麗的兒子。」
 
  「……我才不美麗。」
 
  「別逃避,你聽見我說的了,小鬼。」愉悅地瞇起暗紅的眸,Arkin揉了揉懷裡男孩柔軟的髮絲,「不完整的靈魂沒辦法像你一樣轉化得這麼成功,即使是你記憶中的我,看來也是打算先修復你的靈魂再轉化的。你是我最完美的作品,最美麗也是唯一的孩子。」
 
  「可是、」
 
  「你只是習慣了。」Arkin微笑的眼底泛著心疼,「慢慢來,你會發現,那些情緒不是不見,而是被你壓抑過頭了,和你回來以前不一樣的。這不是鼓勵你下一秒就開始成為過動的頑劣孩童,但你得明白,血族從不壓抑自己。」
 
  面無表情的小臉歪了歪,本來想給對方一個微笑最後卻以失敗告終,只得眨眨大大的綠眼睛,「那Arkin Papa,我不想去Hogwarts。」
 
  「別像個幼稚的小鬼想逃學,去外頭呼吸點新鮮空氣、在陽光下快樂的奔跑吧。」
 
  「Papa你不疼我了,居然要我去陽光底下?」
 
  「啊,口誤。那麼、在月光下快樂的奔跑吧,my son。」
 
  最後,連哄帶騙簽定了若干條約,夜行巷吸血鬼親王終於成功地讓家裡抗拒離家的孩子點頭答應當個乖孩子去那間作為英國巫師們共同回憶的Hogwarts魔法學校上學。
 
 
 
果然是儲備糧食+主食(?)
L拔回去大概會暈好一陣子XD
結論是小哈還是得去讀書XDDDDDDDDD
 
噢噢噢噢噢噢
\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大鉑金/

我被修補了,Arkin papa~~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83-307203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