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戰爭與和平 

接續No.158

第一人稱,Lucius視角。
時序不一,No.158的謎團大概解開了一點。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
  這不是個對黑巫師十分友善的年代。
 
  啊,這是黑巫師之間的幽默,畢竟沒有哪個年代會真正對黑巫師友善,是吧。
 
  不過也許等那位偉大的黑魔王戰勝了光明陣營的白巫師與救世主以後,黑巫師們的生活會有奇蹟似的改變,就像我和那個冒失的男孩之間一樣。但對於黑魔王的勝利……請原諒我並不為此感到期待,又不是說我不滿現在這樣純血貴族的生活。
 
  說到那個惱人的男孩,我剛才形容過他了嗎?一頭亂七八糟的頭髮,亂得總像剛從掃帚下來;一副品味低俗得可憐的黑框圓眼鏡,總有一天我肯定要讓他換掉;一個瘦弱得像是從沒吃飽飯的乾癟身材,真該派人去Hogwarts查查那些經費究竟用去哪了;一雙綠得驚人的眼睛,大概是他身上唯一能夠被人稱讚的地方。
 
  帶著滿身的煤灰與髒亂,他就這樣跌出了壁爐,還附帶了幾個低劣粗俗的詞語。
 
  「注意語言,男孩。」我發出警告,同時甩給他幾個清潔咒。
 
  那個男孩只是聳肩,一點兒也不在乎的就像是個Gryffindor般地走到我面前,在我還來不及提醒他注意更多禮貌的時候給了我一個吻。
 
  甜美,柔軟。
 
  ……其實有時候,Gryffindor也沒那麼糟。
 
 
  我們第一次非正式公開見面是在他五年級,恰好是那場不名譽的魔法部神秘事務司戰鬥過後。那時候我正巧待在書房哩,而他就那樣冒失地從壁爐裡摔了出來。
 
  我因為過分沉浸在自己的書籍裡,直覺地憑藉過往的經驗,我認為那也許是我那在學校裡又受了什麼委屈從而偷偷摸摸從他教父辦公室壁爐回家的好兒子,於是我頭也沒抬地試著安撫了我那情緒控管在家人面前總是做得不太好的孩子,並且我要他收斂好自己的情緒。
 
  但是兒子的反應卻不如以往。我抬頭,卻撞進了一雙泛著淚的綠眼睛。
 
  我懊惱於被家人以外的人發現自己如此不冷酷的一面,他震驚於我居然還能如此悠閒地坐在書房裡看書而不是Azkaban。
 
  他的表情看起來比我更糟,最後他壓抑了一點什麼,表情帶著困惑,「……你怎麼知道我的情緒糟透了?」
 
  我們讓你失去了你的教父,而你讓我丟失了那顆該死的預言球讓我不得不找人頂替我入監同時啟動莊園防禦躲在家裡。我們的情緒都不好,你肯定比我更糟,但我受到的生命威脅顯然比你更多。
 
  ……你還能更蠢一些嗎?男孩。
 
  「那真的不是什麼難以察覺的事。」我瞇起眼凝視眼前的男孩,他的情況真的不好,可是他的雙眼雖然滿是痛苦與悲傷卻仍是那麼閃閃動人。我放下手裡的書然後走向他,在他滿臉的戒備中自口袋裡抽出一方手帕,左手捏起他的下巴右手拭去那些聚集在綠眸裡的淚。
 
  隨後,那個無禮的男孩撲進我懷裡放聲大哭,弄皺了一件我很喜歡的長袍。
 
  只是覺得那樣的水光過於礙眼罷了。
 
  接著一切都失去控制,所有的事情都偏離了原先運行的軌道。
 
  那個男孩其實不那麼蠢。
 
  有一段時間,他會在深夜時分披著他的隱形斗篷來到莊園,問我一些問題,或是回答我一些問題,偶爾我們會花一段時間來閒聊,或是試著措詞尖銳地攻擊彼此,這讓我發現他擁有著大部分Gryffindor沒有的專屬於Slytherin式的辛辣幽默感,是難得一個可以讓我為對話感到有趣的Gryffindor。
 
  多數時間我們做著自己的事情。他持續拜訪,我沒拒絕他。
 
  不知道誰先開始,一些肢體上的接觸在我們之間變得頻繁。或許是看書的時候挨得太近,也可能是蠢獅子們期待從他人身上獲取溫暖的白癡舉動、竟然妄想從冷血蛇類身上獲取溫暖,但在那男孩蹭過來的時候我發現他的溫度和我幾乎一致。
 
  身體、指尖、手背、手心再延伸到各個部位。我們擁抱、親吻、愛撫,我們當然也做愛。
 
  Malfoy從來不洩漏情緒,承認自己對那個男孩產生不理智的情感是件極度困難的事,特別是在那樣的情況下,與其承認,我寧可去找黑魔王報到挨他幾個Crucio。
 
  壁爐在之後換成了港口鑰,我們之間的事情一直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就在一個我幾乎要脫口而出那個L開頭字眼的夜晚,他在我的懷裡抬起頭,笑得像是饜足的貓咪一樣幸福而滿足,然後他說他再也不會來了。
 
  Good-bye Lucius.
 
  真該死。
 
  後來,我帶著家人去了法國,徹底封閉了Malfoy莊園,想著或許未來不會再回到這個國家。
 
  那個男孩曾說想要到其他國家走走看看。
 
  如果戰爭結束,如果他再次成為活下來的男孩。如果、如果,Malfoy從來不說自己沒有把握的事情,於是我在夢裡帶著他環遊世界,只是清醒後仍舊會不經意地計算起成真的可能性。
 
  Narcissa這幾年的身體一直不太好,在法國的日子她過得很開心。她是完美的Malfoy夫人、我的妻子,我們彼此並不相愛,至少不是愛情,但我們是家人。
 
  而即使法國環境再好,也只是替Narcissa多爭取了一段時間。英國很亂,我沒有去看那些隨時送來的新消息,是厭煩,並非膽怯,Malfoy向來無所畏懼。
 
  過了幾年,Narcissa在一個晴朗的、她最愛的下午茶時間投向了梅林的懷抱,那時英國的戰爭也結束了一段時間,而黑魔王的覆滅我更是清楚,他藉由我手臂上的標記追過海峽傳來了他的憤恨與不甘,很疼,但隨後而來的是輕鬆。
 
  我們為她操辦了她所冀望的、那樣小巧精緻但十足展現出貴婦風範的喪禮。站在墓碑前,我的兒子站在我身後,這些年他沉穩許多。我們擺下手裡的花,然後他說想回英國。
 
  父親,我們回去吧。回英國去,帶著母親,我知道她一直很想念莊園裡的玫瑰花。
 
  我當然知道,那是她一手培育出來的美麗景致。這讓我想起那些已經算是回憶的夜晚裡在我手下綻放得愈發嬌嫩美麗的男孩。
 
  那個留在英國最終獲得了勝利的男孩。
 
  回到封閉多年的Malfoy莊園,恍恍惚惚的心中泛起一股悵然。重展風華的莊園一片生機盎然,就連那些隨著莊園封閉而陷入沉睡的家養小精靈們也顯得活力十足。
 
  我終於翻開那些過去我刻意忽視的信件卷軸,不外乎是一些戰事的傳遞。誰死了誰重傷誰進了Azkaban誰家滅到連個分支都找不到血緣濃厚到足以傳承的巫師算是徹徹底底地斷絕了。
 
  戰爭。
 
  幾次的貓頭鷹往來,我朝著窗外抬起手接過一封來自魔法部的信件。
 
  我的男孩,魔法界大難不死的男孩依舊挺過了戰爭證明自己Gryffindor式的旺盛生命烈焰並非冷血蛇類能夠澆熄。
 
  但也只是活著。
 
  活下來的男孩、大難不死卻被關進Azkaban的救世主。
 
  我啞然失笑。
 
 
  魔法部背叛了他們的救世主。
 
  戰後百廢待興,救世主不僅除去了黑魔王還得一肩擔負重振魔法界的各項工作。他站在台上努力演講激勵人心、他成為光明的旗幟站在無用的魔法部身旁為的只是給巫師們多一份安心,他拖著疲憊的身體走過每一片廢墟一點點地開始重建,在他的朋友們為了從戰爭的心裡創傷走出來而全心全意接受治療的時候他馬不停蹄地繼續拯救傾頹的魔法界。
 
  他一手打造了全新的Azkaban,建立了完善的制度也構築了千百年大概都沒有人能夠攻破的結界。
 
  在他耗盡魔力需要休息的時候,魔法部仁慈地給了他得以永久休息的權利。收繳他的魔杖、以殺死Tom Riddle為由將他關進了Azkaban,他一手打造起來的完美監獄。
 
  「……Legilimens?Granger,我以為妳是個Gryffindor。」
 
  讀取他人的記憶,這可不是什麼良善的白魔法。
 
  而幾百年來終於再度出現的魔法部新任女性部長只是冷笑,精明而幹練是她如今給人的第一印象,若不是她Hermione Granger的過往經歷幾乎人盡皆知,誰能把她和Gryffindor聯想在一起?
 
  「戰爭教會我們很多事,Mr. Malfoy。」女部長看著我,「他們在Harry的結界裡又佈下了另外一層,只要我們這些救世主朋友一踏進Azkaban的地界,他們埋下的魔法陣會啟動,瞬間炸毀那座島。而他們告訴Harry,只要他試圖逃獄,我們一個個都得做他的替罪羊。」
 
  魔法部慣用的伎倆。我斜倚在門邊,看著毫不保留向我透露一切的女人,驚覺時間竟已流逝那麼多,當年那些愚蠢魯莽的小Gryffindor都已長大成人。
 
  「那妳找我來是為了什麼呢,部長。」
 
  眾所皆知,我是個食死徒,即使我逃過了法律的制裁。我挑眉,但女部長看著我,然後展開了一個淺淺的笑容,洞悉一切的眼神盯著我,一種Gryffindor式的坦蕩混雜著Slytherin的隱晦。
 
  「我們不能,但你能。」
 
  她看了我的袖扣一眼。
 
  「把他帶出來。讓他知道我們不再是那群待宰的孩子,我們靠著努力爬上了這些位置掌握這一切,足以讓魔法界恢復和平與興盛邁向進步,足以讓他無憂無慮過著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然後呢?」
 
  「從11歲第一眼見到他,我就發了誓要好好照顧他。他是我沒有血緣關係的寶貝弟弟,只是Harry。」那個骨子裡似乎還是Gryffindor占了大半的女人叨叨絮絮地轉過身望著窗外,情感氾濫地在臉上揚起了一個我的男孩曾經形容過地、總能讓他感覺到溫暖的笑容。
 
  「帶他去環遊世界吧,我知道他一直很想去。」
 
  「告訴他,玩夠了再回來,這裡姊姊幫他扛著、他的哥們都會替他擋著。」
 
  我注意到部長辦公室外頭不知何時站了一個人,一頭顯眼的紅髮與臉上的雀斑,Ron Weasley,現任Auror司司長。多幸運,當年Gryffindor的黃金三人組我在這裡就見著了兩個,而他們正在慫恿我拐走第三個也是最重要的那一個,甚至雙手奉上鑰匙。
 
  「港口鑰、配置圖還有Harry的魔杖。Mr. Malfoy,麻煩你了。」紅髮的Weasley雙手遞來一個空間袋,「你可以穿過結界,毫無阻礙。」
 
  他們正在用他們的方式想讓親愛的救世主幸福。一群Gryffindor,但不得不說那個男孩擁有一群不錯的朋友。
 
  於是我伸手抓過空間袋收進兜裡,轉身離開那個過度火紅熱情的地方。
 
  Harry就拜託你了,Mr. Malfoy。
 
  劫獄,多瘋狂,這該是Black的專利,但我如今站在這裡。
 
  站在牢房前,我看著那個已然成長卻依舊瘦弱的青年。安安靜靜縮著手腳坐在角落,一頭凌亂但長長許多的黑髮披散而下,穿著洗得發白的乾淨囚衣,不若其他牢房般充滿著喃喃細語,沉靜。
 
  值班的Auror被我擊昏了估計要到隔天才會醒,我手裡有他的牢房鑰匙,但我沒有出聲,我在想他什麼時候會注意到我。
 
  我在想我該對他說些什麼,在這麼多年以後。
 
  沒過多久他抬起頭,那雙做為他身上唯一優點的綠眼睛依舊清澈美麗。他看著我,眼睛眨也不眨。
 
  身體比思考還快做出反應,我朝著他伸出手。
 
  ──我來帶你去環遊世界。
 
  -Fin. 20111113-

  
 
 
YOOOOOOOOOO
頭香!!!!!!(明明就你指使的#
 
大概真的是人品爆發,兩個晚上硬是把它完整敲出來XD

Legilimens 攝魂取念
為了怕有人不懂還是在這裡標明。

其實想表達,Harry沒有眾叛親離,大家都愛著他。
只是魔法部容不下他,但所有人都在用著自己的方式拯救他或是為他報仇。

小小補充,Lucius給Harry的港口鑰就是一枚袖扣,只有Harry能啟動。
 
\一起吧/\一起吧/\一起吧/
如此美好的時光,簡直就像剪破黑暗的陰影讓光亮透過一切w
 
環遊世界超棒!小哈快跟!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齁齁齁!!!
何況L拔是鑲鑽的!!!
 
總覺得綠綠妳寫的LH是最甜的,
我的意思是,
每一次都會讓我會心微笑的
 
謝謝噢>/////////<
甜甜的LH太少了我只好自己寫XDD
 
小小補遺,戰後

戰後的情況是這樣的,因為Harry解決了Voldemort以後就投入了重建的工作中,所以他其實沒有真正的獲得休息跟靜養,所以魔法部那群砲灰是趁著他重建完Azkaban、魔力暫時全數耗盡的時候收繳了他的魔杖、然後把他編上編號關了進去,而罪名"殺了Tom Riddle"是寫在公文上的東西,但是是絕密文件被封存了起來。

因為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所以魔法部的砲灰們對外向民眾宣稱的消息是Harry Potter在一個保密起來的地方靜養,而Harry不喜歡曝光在鎂光燈下的性格也成了他們最有力的支持,所以魔法界向來無知的群眾們就相信了魔法部的鬼話(???)

有人也許會問這時候的Gryffindor們去哪了?Harry的戰友們呢?
在最後一戰所有人都受了重傷,所以他們在醫院裡休養,不然就是正在進行心理治療,一切的資訊都是魔法部派的專員提供,他們也就信以為真以為Harry在別的不知道的什麼地方療養,大概是相信人心總是善良的不會有人敢對英雄亂來,所以他們自然就以為Harry是安全的。

而等到他們出院終於可以接收到外界訊息的時候,Harry已經被關進Azkaban了。而他們也在片尋不著Harry以後詢問過魔法部,卻被擋了回來。這讓他們覺得很不對勁,於是他們最後決定依靠自己的力量找出Harry的下落,所以他們在魔法部謀職然後很努力的往上爬。

與此同時魔法部也特別派人告訴Harry,他的好友們都在魔法部的掌握下,他不能輕舉妄動,因為他們很清楚,防禦的建構者當然有辦法突破Azkaban。而為了預防外頭的那些Harry的好友們發現事實前來劫獄,他們也在Azkaban裡Harry設下的結界裡佈下一層,把Harry親近的所有人都列為不可進入的名單裡。

但是他們漏掉了Lucius。
想當然一個高級的食死徒就算戰爭時逃跑了也不會有人會把他和Harry Potter聯想在一起。

再後來,Hermione爬到了副部長的位置,當年的戰友們也已經在魔法部紮根擁有了自己的權利地位,於是他們開始追查那些當年他們想知道的真相。最後他們找到了文件,發現Harry被關押在Azkaban,為了怕有什麼埋伏所以Hermione對著當年那些參與的砲灰們都用了Legilimens確保整件事情的經過,也發現了沒有寫在文件裡、但是只要他們這些人只要一踏進Azkaban的地界裡就會害死好友的這件事情。

無計可施,盛怒的戰爭英雄們把當年的砲灰們一個個都拉下台算是清算了整個魔法部。
然後Malfoys回來了。

而Hermione某種程度上算是唯一知道Harry和Lucius那段不可告人的關係的人,至於怎麼發現的.....女孩子總會注意那些神秘的小細節嘛。
然後...就是這樣(指)

至於魔法部既然有這等手段怎麼還需要Harry拯救世界這件事情,為此我的解釋是,因為Voldemort只在乎自己,他的眼裡只有自己;而Harry,他有在乎的東西,很多很多,所以他放不下、捨不得。我想這也是他跟Voldemort最不同的地方。
套句老蜜蜂的話,愛是Harry和Voldemort最不同的地方。


那麼以上是我的解釋這樣OTLLL
希望有解釋到大家的疑惑www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82-66a0a3c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