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流浪結束後總是想回家 
《Harry Potter and His Slytherins》的LH篇後續。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R18有。

其實寫好有一段時間了,只是一直刪刪改改,目前終於告一段落了OUO
那麼12月場的新刊《Harry Potter and His Slytherins Plus》所有會公開的文章到這篇就全數公開了^^
希望大家可以看得開心www

順便提醒一下預購到11/24噢,想要的朋友們請把握時間w

--  

  「我開始後悔這個主意了。」
 
  略顯憂慮的在沙發上頭打滾,穿越了兩次時空的前任救世主男孩將臉朝下似乎正試圖把自己給悶死。原因當然不是即將來到的O.W.Ls,畢竟他已經漂亮地考過一次,而是在五年級即將結束的現在,他該如何回家面對已經知道他不是原裝貨的家人。
 
  呸呸,他本來就是Harry Potter,不過就是曾經出了點小小的意外成為了父輩們曾經的學長嘛。
 
  那天果然就不應該那麼衝動的因為James看起來就好像要把Lucius抓出去生死決鬥而心軟的,就讓這隻花枝招展的孔雀出去給人揪幾根尾羽再煩惱到掉幾撮他引以為傲的金髮不就好了。
 
  活該你要等到我成年!瞪著正踏出浴室的男人,Harry的內心無比糾結。
 
  「哦?」洗完澡仍散著暖香的鉑金貴族走到沙發旁將嬌小的——雖然本人嚴正地痛斥了這個形容詞——戀人一把摟進懷裡,「怎麼說?」
 
  Harry瞪著正把自己環在懷裡的鉑金貴族,曾經記憶裡囂張驕傲不可一世盛氣凌人用鼻孔看人的討厭貴族已經淡薄地像是從未出現在他生命裡,取而代之的是這個優雅華麗偶爾還會冒點傻氣的男人。
 
  「為什麼你可以這麼正常?」
 
  明明所有人都焦頭爛額地陷入那些莫名糾結的情緒裡,為什麼這個和他一起身處暴風中心的傢伙可以過得這麼滋潤?
 
  察覺年幼的愛人此刻心裡所想,Lucius只是把懷裡纖瘦的身軀摟得更緊了點,「Harry, My dear, Mon amour.」
 
  皺起臉朝後撞了一下要對方停止用那些奇奇怪怪的愛稱,然後非自願地得到了討好的親吻數個,「Lucius!」
 
  「Love,我之所以如此……正常。」男人謹慎地停頓了下觀察了自家愛人的情緒,才接著說道,「是因為目前已經沒有值得我煩惱的事情了。」
 
  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
 
  需要Lucius Malfoy糾結煩惱掙扎的時刻已經過去,而Harry Potter的時代已經悄然來到。而不情不願又成為了Harry Potter的男孩歎了口氣把自己卷成一團獨自糾結了起來。
 
  費了點勁把戀人從團狀掰回人形,Lucius伸手捏了捏少年柔軟的臉頰,「要煩惱的是那群Gryffindor,你自尋什麼煩惱。」
 
  偏過頭一口咬住貴族保養極佳的手指,Harry含含糊糊地開口,「早知道就不幫你解釋讓你煩惱到頭髮掉光光了……」
 
  「相信我,那是你的損失。」Lucius動了動此刻被戀人叼在嘴裡的手指,柔軟溼潤的口腔讓他眼神暗了暗,卻沒有更進一步的表示。
 
  但Harry卻感覺到了一瞬間緊繃起來的氛圍,注意到自己過於習慣性的動作在過去實際上代表著什麼的時候有點尷尬地紅了臉,然後他連忙掙開年長戀人的懷抱,低聲說著要去洗澡了便慌亂地抓了一些東西躲進浴室裡,而被強行棄置在沙發上的貴族則是聳聳肩抽了本書開始看。
 
  半小時後,一聲驚呼讓Lucius放下手裡的書籍,走到浴室門口輕輕敲了敲,「Harry?」
 
  浴室裡維持了幾分鐘沉默,一陣兵荒馬亂後浴室的門被打開,裡頭的人卻磨磨蹭蹭地不肯出來,Lucius耐心地等待著,然後一個渾身帶著沐浴完的熱度臉頰暈紅的黑髮青年披著浴袍走了出來,紅撲撲的臉頰上帶著一點羞澀一點困擾。
 
  「咳嗯、Lucius……」
 
  灰藍的眼眸眨了眨,身體比意識更快速地做出了反應,他一把將自己瞬間成年了的戀人扣進懷裡,低下頭吻住那雙柔軟紅潤的唇瓣,舌頭滑進了戀人微微張開的唇裡細細密密地舔過每個他所能觸及的部分。
 
  許久不曾吻得如此深入讓Harry幾乎整個人癱軟在Lucius身上,蜜金的手臂勾上男人的背攀附著,借著吻的間隙他偏過頭咬上戀人頸窩細嫩的皮膚,對方不知何時已經探進自己浴袍內的手以一種折磨人的力度慢慢沿著背脊滑向勻稱的腰線讓他無法抑制地呻吟出聲。
 
  「Luc……到床、床上去……」
 
  下一刻,Harry被放到了床上,隨後一句精瘦壯實的身體壓上了他,卻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只是啃了啃青年細緻的頸項留下一點紅印,「增齡劑?」
 
  「唔……」半瞇著眼,手裡把玩起男人鉑金的長髮,「大概是,Mr. Riddle在我來這裡前塞給我的,說洗澡的時候用……難怪他笑得那麼下流。」
 
  盯著身下戀人半瞇著眼雙頰紅暈的模樣,Lucius灰藍色的眼眸變得更深了些,而Harry注意到對方的表情,於是眨了眨眼抿著唇淺淺地笑了下,「嗯、如果你想的話……可這個身體、是第一次噢。」
 
  得到愛人幾乎算是鼓勵的話語,Malfoy家主挑起眉,然後優雅地笑了。
 
  上半身被壓著陷入床墊裡,Harry用手肘微微撐起自己讓跪著的膝蓋分得更開方便男人的動作,床帳裡縈繞著暖呼呼的梔子花香,那是Harry喜歡的沐浴露的味道。
 
  Lucius打開手裡水晶瓶的栓塞,將裡頭的精油淋上愛人的尾椎處,著迷地望著透明的液體緩緩流下,流過蜜色的肌膚與窄緊的臀縫。他伸出手讓自己的手上也沾滿了精油,手指在戀人股間畫了畫,察覺對方敏感的顫動,於是試探性地按了按隱密的皺摺處,沾染著精油的指尖戳了戳,隨即探入一小節。
 
  從來沒被進入過的入口下意識地收緊,Harry低喘著想讓身體放鬆下來,於是他揚起頭深深吸了一口氣,極度緩慢地讓身體向後,主動吞入了男人抵在穴口的手指,足夠的精油讓手指順利地盡根沒入,但初次被異物如此深入的內壁卻無法抑制地絞緊了入侵者,讓兩人同時都呻吟出聲。
 
  「親愛的,放鬆。」食指困難地在高熱的內壁裡勾動,試探著想抽出卻又被裡頭的嫩肉絞得死緊,光是手指就這樣了,這令Lucius幾乎不敢想像等他真的進入時帶給他的感覺會有多麼美妙。
 
  「說得、倒容易……」把臉埋進枕頭裡,Harry讓腿張得更開,知道如果身體沒有被拓展好就直接來的話會受傷,他和Lucius誰都不會好過,於是努力地想讓身體放鬆、盡速適應那種身體被侵入的感覺。
 
  倒下更多精油,Lucius慢慢地開始用一根手指進出戀人的身體,另一隻手則是撫上對方已經抬頭的欲望,利用指腹輕柔地磨擦、揉捏,不時地以指尖抵磨著頂端的小孔,前後的雙重刺激使Harry的身體不再那麼緊繃,Lucius的手指進出得更加順利,於是看準時機他加入了第二根手指。
 
  「哼嗯……」手指絞著床單,Harry不自覺弓起身子,全身泛起紅潮,「Luc、唔……」
 
  修長的手指併攏刺入後不斷地彎曲、擴張,Lucius注意著戀人動情的臉龐,凌亂微卷的頭髮貼著臉頰沁著晶瑩的汗水,在滑過某個點後青年瞬間絞緊的內壁和拔高的呻吟讓他挑眉勾起笑,然後反覆按揉著那個會讓自家戀人尖叫翻騰的突起。
 
  持續的刺激逼得Harry幾乎無法思考,下意識地絞緊體內肆虐的手指卻反而被刺激得更重,「不……不要哈啊、Lucius——」
 
  滾燙的白液濺上床單,Harry軟倒在床上,然後被Lucius抬高了臀部,在持續的擴張動作下變得柔軟的穴口一開一闔,男人瞬間瞇起了眼,感覺自己的欲望繃得發疼,但是、還不夠。深吸了一口氣,Lucius伸進了三根手指繼續耐心地擴張,這是戀人這副身體的第一次,他希望給對方一次完美的體驗。
 
  慢慢地從高潮餘韻中恢復,Harry柔聲哼哼,腰部緩緩擺動迎合著愛人手指的動作。
 
  Lucius觀察愛人的表情,確定對方已經適應,便抽出手指。感覺到原先在體內穩定進出的手指抽離,Harry偏過頭,看見男人恰好脫下了身上最後一件衣服,保養得十分完美的身軀毫無遺漏地展現在黑髮青年眼前。
 
  「還滿意你看見的嗎?」再度覆上戀人柔韌修長的身體,Lucius淺淺啄吻著蜜色的背肌,堅硬的慾望頂了頂柔軟的穴口,鉑金貴族抓住戀人重新抬頭的下身上下擼動,一口叼住泛紅的耳尖,「現在……想要我怎麼進入你,Dear?」
 
  Harry讓身體更加偎進Lucius,臀部輕輕搖晃、柔軟地喘息著,「面對面的、我想看著你進入我……我想你讓我知道我是你的、Luc唔嗯……」
 
  「如你所願,Love。」
 
  被吻得暈淘淘地然後被翻過身,Harry半閉著眼感覺自己的腰後被墊了個鬆軟的枕頭讓自己的下半身高起,感覺一個發燙的物體抵上自己的穴口、他在戀人的呼喚下睜開眼,修長的雙腿自動勾上男人的腰際。
 
  他屏著呼吸注視自己的身體一點點吞入愛人碩大的堅硬、同時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一點點強行撐開,直到兩人終於完全貼合才呼出氣。
 
  「你咬得好緊。」扣住Harry柔韌的腰際,Lucius彎下身唇貼著唇如此說道,深埋在戀人體內的柱體示意性地動了動,讓Harry呻吟著反咬住鉑金貴族的唇,原先揪著床單的手抓上男人的頸背。
 
  「Lucius、動……」體內雖然被填滿卻覺得還不夠,Harry用身體磨蹭Lucius的,感覺體內的慾望變得更加火熱與堅硬,在扣著腰際的手掌加重了力道、而原先靜止不動的火熱開始在體內衝撞以後Harry嗚咽出聲,緊緊攀附住對方。
 
  扣著青年的腰一次次撞進最深處,Lucius欺身吻著Harry,將對方的低吟喘息盡數納入,然後在那雙美麗的綠眼睛充滿迷亂與過度快感而泛起的淚花時轉而啃上蜜色的肌理,而後進佔得更深更徹底。
 
  「嗚呃、好深……啊啊啊Lucius──」
 
  激情過後,黑髮青年軟綿綿地趴在鉑金貴族身上喘著氣,從頭髮到腳趾一根不剩地被吃乾抹淨讓他累得一根手指也不想動,只好任由男人不安份的手在身上游移,然後他努力抬起臉吻上了男人性感的薄唇,柔軟甜蜜的親暱。
 
  在Lucius懷裡找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窩好,Harry打了個小小的呵欠,疲憊地幾乎睜不開眼睛,「Lucius,要暑假了呢……」
 
  從來沒想過,回自己家的時候竟也會有這種忐忑不安的情緒。該如何面對那些想必已經知道一切的家人們?曾經以為早已失去的所有都回到了自己身邊,結果現在卻成了不得不面對的大麻煩。
 
  這讓實際上對「家人」這個詞其實還是很陌生的Harry非常煩惱。
 
  「你可以來Malfoy莊園。」指尖在青年髖骨處打著圈兒,Lucius興致勃勃地提議。
 
  「……我總要回去的。」在男人身上舒適地蹭了蹭,注意到對方似乎有些過分期待的情緒,其實已經很累的青年思緒轉了轉後使盡僅存的力氣惡狠狠地抬起上半身瞪了男人一眼,「不可能,死了那條把我一輩子關在Malfoy莊園裡的心,暑假我就是用爬得也要爬回家裡去。」
 
  Lucius失望地歎息了聲。
 
 
  「Harry,你回家怎麼辦?」
 
  Hogwarts特快車上,幾個好朋友一同待在Malfoy家的貴族包箱裡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鉑金小貴族目光轉向斜倚在窗邊打著瞌睡的同寢好友,狀似無心地隨口提起。
 
  於是車廂內瞬間安靜了下來,本來已經半墜入夢鄉的少年被眾人目光逼得不得不清醒,睜開眼睛然後苦惱地歎息,「還能怎麼辦?照實講囉。」
 
  對於那些只存在於他記憶裡的事情他並沒有告訴太多人。一方面是不希望他們到那些他們從未經歷過的未來所影響,另一方面則是需要解釋的事情太多。
 
  直到目前為止他透露最多的是Lucius,而這一趟回家以後知道來龍去脈的人或許還會再多上幾個,至於某個異常敏銳總能自己推敲出一切的黑魔王,他決定不理會,反正那傢伙也只會和他的小王子嚼舌根。
 
  雖然如果可以他還是傾向於把那些不會發生的過去獨自帶進墳墓裡。
 
  「你爸媽還是反對嗎?」Hermione偏頭,「但巫師社會是接受同性相戀的,而依照巫師們的平均壽命,你和Mr. Malfoy相差的歲數顯然不成問題。」
 
  「而且那天你父親和教父不是同意了嗎?」Neville從藥草圖鑑裡抬起頭,圓潤的臉蛋帶著疑惑。
 
  他可還記得那兩個男人被Harry帶走後回來時一臉「我很討厭你但是看在某些事情的份上我不得不暫時答應你和我家寶貝Harry在一起」的樣子。他們那時候是說什麼……啊,在Harry成年以前!
 
  想到當時情景的Neville瞠大眼,「還是Mr. Malfoy已經對你──!」
 
  Harry差點讓自己的口水給嗆死,「Neville!」
 
  但除了Harry以外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的確……依照我對貴族的了解,Mr. Malfoy身為貴族中的貴族,肯定不會等到Harry成年。」
 
  不,Blaise,上輩子……噢不,是十幾年前他真的辦到了,那位貴族中的貴族真的等到了那位Harry Evan表面上成年的日子才開動,雖然他也只忍到那一天。
 
  「有道理,依照我父親的手段搞不好幾年前Harry就已經是他的人了。」
 
  Draco,我絕對要找個時間和你父親談談你的教育問題,特別是身為一般正常人類該有的道德感以及兒童生理構造的部分。Harry面無表情地將目光瞥向窗外,本來打算反駁最後卻還是閉上了嘴。
 
  原因是因為他想起自己曾經不小心使用了增齡劑。
 
  「所以果然是因為這個原因嗎?」把Harry的安靜當做默認,少年少女們紛紛發出了不可置信地驚呼,「Harry,他怎麼能那樣對你?你還那麼小!」
 
  Harry搔搔臉,不管出於哪一方面的考量他都不想告訴好友們事實上他們誰也沒強迫誰而且Harry本身對那一天的種種感到十分的滿意與……嗯,滿足。發現友人們的討論已經到了未成年巫師保護法的內容時,Harry決定是時候打斷他們了,「呃,不是這個問題。」
 
  「所以你的意思是Mr. Malfoy還沒有把你……」
 
  「夠了,停止這個話題。」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我只是在煩惱該怎麼對我媽媽說。」
 
  母親們在遇上孩子們的事情的時候總是會變得特別難纏,Harry無法想像當他的母親Lily Potter知道了所有事實以後那雙與自己如出一轍的綠眼睛將會帶上怎樣的情緒。
 
  「你媽媽不同意嗎?」
 
  「我不知道。」Harry嘆了口氣搖搖頭,「我想我爸爸他們會先告訴她,也許我到家就能知道結果了。」
 
  「Well,如果你被趕出家門了,Malfoy莊園歡迎你。」
 
  看著室友臉上的微笑,Harry猛然明白了什麼。眨眨眼,一臉淡定,「回去告訴你父親,我還沒流浪夠呢。」
 
  告別友人,站在月台上的Harry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鑲著Potter家家徽的別針,低頭倒數了三十秒,一道扣著肚臍向後扯的拉力讓他喃喃地咒罵著回到了家裡。才剛推開家門還來不及向家長們抱怨港口鑰的缺點就率先被抱了個滿懷。
 
  「Harry!」
 
  「……媽媽、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Lily把寶貝兒子推到沙發上坐好,向來明燦的綠眼睛既激動又遲疑,Harry不懂她是如何把這截然不同的情感給揉合在同一個表情裡,而Potter家的女主人則是看著眼前又熟悉又陌生的大男孩,不知該如何是好。
 
  「James跟我說了,所以你、Harry……」
 
  凌亂的黑髮和一雙美麗的綠眼睛,有誰會說這不是James Potter和Lily Evans的孩子?融合了他們兩人的外貌特徵,繼承了母親的柔和輪廓和父親的五官外貌,Harry Potter,擁有他們血緣的孩子。
 
  Harry望著母親複雜的表情,不是很自在地抓了抓後腦勺讓已經很亂的髮絲更加凌亂,然後開口輕聲要求讓所有的長輩們都到場。
 
  無論如何,不管是Potter還是Evan,他都是Harry,始終是James和Lily唯一的孩子。
 
  嗯,目前的唯一。捧著奶茶謹慎地望了眼恩恩愛愛的父母親,Harry修正了自己的想法。面對眼前一字排開坐好但卻顯得有些侷促的長輩們,黑髮的少年眨眨眼睛,覺得眼前的場景有點眼熟。
 
  「其實剛開始我本來想和Dumbledore說我姓Evans的。」
 
  抿了一口奶茶,想起這樣的場景來自過去的Harry Evan和眼前這群Gryffindor在萬應室的聚會。而後黑髮的少年主動打破沉默,「我是個時空旅行者,來自一個目前已經不存在的未來。從一開始,我的名字就是Harry Potter。」
 
  沒有等任何人開口,Harry繼續說了下去。
 
  「我是James和Lily的孩子,一直以來都是。我在最初的時間點生活到了五年級,一個時間轉換器的爆炸把我送回到1970年,為了不干涉時間的運行我更改了姓氏,所以你們認識的是Harry Evan,直到Lily懷了那個時代的我。」
 
  「……對我來說,就像是一眨眼的時間,我來到了十一年後。」Harry有些不自在地轉開視線,「大概、就是這樣。」
 
  「Harry,你怎麼會有時間轉換器?」Lily皺起眉,「那是違禁品,你才五年級,我們怎麼可能讓你碰那種東西?」
 
  那是因為你們都不在了。Harry目光透出些微惆悵,「……那段時間的我求知若渴,校長給我的。」
 
  「求知若渴到足以擁有一個時間轉換器,我記得這是Ravenclaw的專利。」
 
  「事實上,我是個Gryffindor,只是發生了一些事。」Harry在心底嘆息,想著自己大概無法什麼都不解釋的度過今天,但那些殘酷的事情他從來就不想讓他們知道,特別是那些未來已經不復存在的時候。
 
  「那裡不平靜,是嗎?」Remus盯著少年,輕聲問。
 
  「Harry,不要試圖安撫我們,連善意的謊言也不要,我們只想知道事實。」
 
  抿起唇,Harry吞回了原先想說的話,和眼前的大人們僵持了好久才終於微微地點了下頭,他垂著眼瞼,聲音平緩而死板,「是不平靜,但是那個未來已經不存在了,這裡很平靜,很好。」
 
  「Harry。」Lily忍不住走到少年身前,溫柔地捧起孩子的臉,「你是我們的孩子,有些事情不是你說了不存在就真的會毫無痕跡的。你總是這麼懂事這麼成熟,可是這不對、所有的一切都該是爸爸媽媽為你擋著,你唯一需要的就是無憂無慮的長大。」
 
  做為一個母親,她看得出來、她的寶貝肩上背負了太多東西,而他甚至都還沒有成年,這讓她非常心疼。
 
  看著和自己同色的眼睛漫著心疼不捨,Harry張了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本來想的說詞通通都消失無蹤。那是他曾經盼望過多少年的東西,哪怕一次也好,只要有個人願意摟著他抱抱他告訴他一切都會沒事的都會好的,這就是那些陰暗的童年他渴望的所有。
 
  可是太晚了,已經錯過很久很久了,他已經成長到能夠堅強面對,也成長到不再渴求那些撫慰。狼狽地抹了抹臉又把喉裡的酸澀給嚥了回去,Harry的聲音有些嘶啞。
 
  「……我是、活下來的男孩。黑魔王在我一歲多的時候襲擊了Potter家,我是當天晚上唯一活下來的人。Lily對我的愛打敗了黑魔王,但從此我也成為孤兒,被Lily的姊姊Petunia收養。」
 
  Harry注意到Lily的驚呼與James不可置信的表情,但他沒有理會。
 
  「十一歲的時候我回到魔法界,十三歲的時候Sirius為了我從Azkaban逃了出來,而Remus成了那一年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那個年代裡我平均每年都得面對黑魔王一回……的確不平靜。那不是個和平的時代,我甚至都沒有一個完整的童年。」
 
  Harry迅速地說完,深吸了幾口氣恢復了平靜,然後他喝完手裡一直捧著的飲料才抬起頭看著長輩們,「那麼,這就是你們想知道的故事。」
 
  Lily抱著他大哭,在場的其他男人表情一個比一個沉重。而Harry只是嘆了口氣,然後開始嘗試挽救氣氛。
 
  「……都過去了,真的。」
 
  拿出口袋裡的手帕替Lily仔細地擦去眼淚,Harry綻開一抹淡淡的笑容,「不要覺得虧欠我什麼,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很滿足。我喜歡這個和平年代,有爸爸媽媽,有Sirius和Remus還有好多朋友,我覺得很幸福。」
 
  他是真的覺得身處在這個年代很幸福,那些過去對他來說也已經是過去式。雖然回憶起來還是會有一點點疼,但他會努力試著忘掉,或者是學著不去在意。
 
  而且,他還有Lucius。
 
  已經很夠了。
 
 
  步行在掛著歷代家主畫像的走道上,Malfoy家主臉上噙著優雅的微笑一一向祖先們致意,而後停在到目前為止的最後一幅畫像前方。在未來,他的畫像會被掛在這幅畫的旁邊,而他的旁邊會是他的小龍,如此這樣一直延續下去。
 
  「父親。」
 
  畫像上的鉑金美人點點頭,「你母親告訴我,Draco有煩惱,從Hogwarts回來以後,總是對著畫像們欲言又止。」
 
  Lucius沉思了會兒,「知道了,我會找時間跟他談談。」
 
  「……呃,我想我知道為什麼。」一個聲音在走廊裡頭響起,吸引了正在對話的一人一畫像,這讓聲音的主人抿著唇綻開了個小小的微笑,主動蹭進Lucius的懷裡,接著朝畫像裡的鉑金美人行了禮,「好久不見,Mr. Malfoy。」
 
  「Mr. Evan,你使用了減齡劑?」
 
  黑髮的少年偏頭看向正面不改色在自家父親的畫像面前吃自己豆腐的男人,相當Slytherin式地挑起眉。
 
  「這是個很長的故事,等Draco的事情解決了我再向您說明。」Lucius的手指在少年柔韌的腰際流連,主動擔下了解釋的責任,「另外、父親,他現在是個Potter。」
 
  「或者一直以來都是個Potter?」Abraxas Malfoy高傲地挑起眉,表情就像曾經那位黑魔王一樣的全知全能與高深莫測。
 
  Harry臉上的表情頓了下,然後微笑,「那時候我會在場的,Abraxas爸爸。」
 
  因著少年脫口而出的稱呼,Malfoy家現任的家主顯得有些吃驚,然後在自家父親畫像的表情裡瞬間決定稍後再逼問目前他手裡正摟著的、身上的謎團他大概一生都解不完的戀人。
 
  「終於肯叫了啊,Harry。」鉑金美人臉上的微笑彎起了更加溫和柔軟的弧度,那是Malfoy只願意給與家人們的、溫暖的一面,「已經再也沒有任何能夠阻擋你的存在了,是嗎?」
 
  「某種層面來說,是這樣沒錯。」Harry微笑,感覺腰際箝著的手捏了捏,黑髮的少年眨眨眼,「那麼,Abraxas爸爸,我先和Lucius去解決Draco的煩惱了。」
 
  畫像裡的前任家主做了個請便的手勢,然後在自家兒子與其愛人即將離開的時候突然開口,「我很好奇……Draco在煩惱什麼?」
 
  「某些關於Lucius的……配偶問題。」Harry微笑,顯然十分享受於好友糾結的表情與行徑。
 
  離開了畫像的視線範圍,Lucius在一個轉角處把年輕的愛人壓到牆角,居高臨下的,「我想我們之間依舊、」
 
  「不不不,我們不缺乏坦承,只是需要更多的坦白。」伸出食指抵住戀人性感的薄唇,Harry踮起腳尖在對方唇角印下一個又一個的淺吻以示討好,「之前沒告訴你,是因為我怕再也回不來。」
 
  他注意到戀人沉靜的灰藍暗了下來。
 
  Harry抬手攬住戀人,沒有因為對方過緊的擁抱而抗議,只是輕聲道:「I'm here now, love.」
 
  他向來不是個情話綿綿的愛人,他沒法像Lucius一樣把那些纏綿悱惻的甜言蜜語說得好像呼吸一樣自然而然,他做不到把各式各樣的愛稱掛嘴邊,他的語言能力向來拙劣,所有人都知道。
 
  「你可以說我自私、說我殘忍,既不能保證一定會回到你身邊又不肯乾脆地放手給你一個遺忘咒。」
 
  他是個Gryffindor也是個Slytherin,卻不完全。
 
  「我不會請求諒解,因為不管幾次,我都會選擇這麼做。」
 
  Harry閉上眼睛,眷戀地在年長戀人的懷裡蹭了蹭,在對方將自己摟得更緊後鄭重地許下承諾,「但是,Lucius,再也沒有其他原因能讓我離開你,除非你不再要我。」
 
  「而你知道那永遠不會發生。」Lucius勾著唇,輕咬少年泛紅的耳尖。
 
  走道裡,黑髮少年被鉑金貴族摟在懷裡,面色赧然。
 
  「好了好了,我剛剛跟Cissa說來找你一起喝下午茶,讓美麗的女士等太久可不是紳士該做的。」紅著臉掙開戀人的懷抱,Harry微笑地牽起Lucius的手。
 
  任由年輕的愛人拉著自己前進,Lucius像是突然想起什麼,於是偏過頭望向心情顯然很不錯的少年,「說到這個,倒不是說我不歡迎,但你怎麼突然來了?」
 
  「你知道、」
 
  技術層面說起來其實該算是翹家的黑髮少年轉過頭,臉上綻開的微笑炫目地令人移不開視線,只能無止盡地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美麗綠眸狡黠地眨了眨,裡頭的光芒明燦的震懾人心。
 
  這是他的愛人。
 
  ──「流浪結束以後,人們總是會想回家。」
 
  ─流浪結束後總是想回家,完─
 
 
 
睡前看到這篇真的是太好了,L拔戲份雖然不多(扣掉H
嗚恩,我一直覺得LH會榮登我的愛的原因是因為綠綠的文wwwwww

等待拿書的日子w
 
終於回家啦小哈
L拔要好好的照顧人家YO~
 
綠綠的文一直給人的感覺都是會心微笑的那種
很喜歡啊,
其實希望妳可以寫下去的>~<
 
>>無
那當然我最擅長這一類的洗腦工作了XDDD

>>燄燄
L拔會溫柔的全身心照顧好哈利的真的XD

>>幻影雪淚
謝謝你噢ww
寫下去是指這篇的再後續嘛XDDDDD""
不行啦這樣就沒完沒了了(躺地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78-f8cbebe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