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 那一年,追著我跑的男孩 
《Harry Potter and His Slytherins》DH篇的前傳,算是一個小補完。

Draco Malfoy x Harry Potter

H一點點,挑逗跟勾引也一點點XD
--


   
  如果要Draco Malfoy回想起當年為什麼會突然追求起偉大的Harry Potter,他會先Slytherin式地挑起眉,隨後不可一世地,用他Malfoy家族慣有的貴族詠嘆調開口。
 
  「我不要他,還有誰要他。」
 
  若是要Harry Potter回憶起當年為什麼會接受貴族Draco Malfoy的求愛,偉大的救世主則會靜靜抿出一個淺淺的笑花,美麗的綠眼睛閃耀著迷人的光采,然後他會目光放遠,輕聲地說。
 
  「因為,他看到我了。」
 
 
  Harry百無聊賴地坐在圖書館一隅,腿上枕著一本書,掀開的書頁間隱約可以看見裡頭的畫像也帶著和閱讀者相同的無聊而狠狠打了個呵欠。
 
  如今Gryffindor的黃金三人組已經不再像過去一樣形影不離,取而代之的、救世主孤身一人走在Hogwarts裡的身影在眾人的印象裡越來越清晰。
 
  不是決裂,他們之間的友情依舊完美地無懈可擊,只是Harry並不想要剝奪兩名好友在繁忙的公務中難得的相處時光,所以總是盡可能地找機會讓他們獨處,然後讓自己深深埋進知識的懷抱裡。
 
  「Potter,能在這裡見到你真令人意外,我以為你是個Gryffindor?」一個被刻意拉長帶出了慵懶與嘲諷的聲調從一旁的書架間傳來,而Harry甚至連回頭都不必就能知道那是誰。
 
  「說出這句話就代表你其實並不常出現在圖書館,Malfoy。」黑髮的少年垂著眼將腿上的書翻過一頁,他斜斜倚著潔淨的落地窗,就著透進來的陽光閱讀著,形成了一幅靜謐的美麗景致。
 
  有一瞬間,金髮的少年屏住了呼吸,「……怎麼,你的兩個小跟班呢?」
 
  「你為什麼問這個?你又不真正關心他們。或許換個說法、Gryffindor不該得到你如此程度的關心。」黑髮的Gryffindor抬起頭望著朝著他走過來的Slytherin,淡漠的語氣裡還參雜著一些自我懷疑,源於他不曉得來自敵對學院的兩人是否應該擁有這樣一場平和的談話。
 
  淡金的眉挑起,「Potter,你今天的口才真是讓我驚訝。」
 
  Harry皺起眉,看著眼前的貴族少爺好一會兒,才不感興趣地低下頭繼續關注書裡的文字,「六年級了,你應該不需要我指引你醫院廂房怎麼走。」
 
  他沒有繼續搭裡他。
 
  而Draco Malfoy盯著那個突然引起他高度興趣的黃金男孩,突然笑了。
 
  誰會知道Gryffindor的黃金男孩能擁有這樣犀利尖刻而完美的語言能力。
 
  一周後,Harry依舊縮在圖書館他慣常待的角落裡翻閱著他前幾分鐘在書櫃間發現的一本黑魔法書籍,雖然他並不明白為何這一類應該要被歸類到禁書區的書籍會這樣出現在一般的架上,但這並不妨礙他由於對於書本性質的「一無所知」而把它拿來當作課餘讀物。
 
  沒有人知道Harry Potter有著無與倫比的黑魔法天賦,對於這一類魔法,他總是不需要太多練習,輕輕鬆鬆即可上手,就像曾經他在某本舊課本上看見的幾個小咒語,他所做的其實也就僅僅只是舉起魔杖複誦了那個咒語。
 
  那成果完美地多麼怵目驚心。
 
  他想魔法界的救世主正在朝著一個很危險的未來前進,只是沒有人、也不會有人能夠及時地發現並阻止,真正在乎他的人其實不多,而那些他信任的人此刻都被他——或者是被那位白巫師——有意或無意地支開了。
 
  而他則是驚嘆著自己Slytherin的那一面原來從未消失,甚至成長了。
 
  另外一個學生在落地窗的另一側坐下,正沉浸在書本裡的Harry勉強從書頁間臉望了眼對面,同時確認了自己對書本的偽裝咒並沒有消失後,他才向那個一直盯著自己看的學生微微點了點頭,雖然他不明白Malfoy為什麼會坐在那裡,鑑於過去好幾個月他從來沒在這裡看過他。
 
  那個金髮的Slytherin看見了Harry的目光,而他回應地也點了點頭,隨後揚起眉,「午安,Potter,我假設這裡不是你專屬的閱讀區?」
 
  「當然不是,只是有點訝異。嗯……你也午安,Malfoy。」
 
  有很長一段時間,他們就只是坐在屬於各自的角落裡,誰也不干涉誰。只是金髮的Slytherin總是能在黑髮的Gryffindor出現在圖書館的十分鐘以內出現在同樣的地方,而Harry注意到他每回都帶著不同的書。
 
  無論如何,SlytherinGryffindor打破平常規律地多盯了他兩分鐘以後選擇打破沉默,不帶惡意地揚起眉,「Potter,我注意到你那本《變形初階》已經看了快兩個月,我以為你已經是六年級生了?」
 
  Harry聞言只是低頭看了眼自己手裡的書,然後又是那種靜謐的微笑,「重新溫習過去所學並沒有什麼不好。」
 
  纖細的指尖悠悠翻過下一頁,沒有打算告訴對面的金髮一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雖然某種程度上那個從入學以來就和救世主不對盤的貴族已經知道了許多他本來不該察覺的事情了。但那又何妨,他不在在乎他的名單裡。
 
  睇著和印象裡十分不同的黃金男孩,Draco決定用那種嘲諷式的貴族詠嘆調開口:「Potter,我相信前往醫院廂房的路你比我更熟悉。那麼現在,為何不去讓Pomfrey夫人檢查下你似乎被門夾了的腦袋?」
 
  「鑒於每次我都是被送進去的,我必須坦承前往醫院廂房的路我並不比你清楚多少。……我猜我必須先向你澄清醫院廂房並沒有我的專屬床位,而Pomfrey夫人也沒有計畫著對我進行一些邪惡的小詛咒跟一些不為人知的人體實驗?」
 
  Draco挑眉,「從未展現在公眾眼前的語言藝術,Potter?」
 
  「人都該有屬於自己的小秘密。」
 
  Harry垂下眼,唇邊凝著微笑,「Well,好吧,你成功讓我注意到你了,Malfoy。你不該對我擁有如此的好奇心,由於我們過去五年稱不上友好的互動,你應該要朝我扔魔咒或是一些難聽的所有你想得到可以用來汙辱人的話,但就不該有這麼平靜的場面,不是嗎?」
 
  他聽得出Gryffindor在要求一個理由。
 
  「因為、」Draco站起身,走到發話的Gryffindor面前,臉上是不變的貴族式假笑。他用沒拿著書的那隻手輕輕捏起黑髮少年過於蒼白尖細的下巴,「你讓我看見你了,疤頭。」
 
  這似乎讓他們達成了一種奇妙的和解,澄淨的祖母綠靜靜凝視著前方的銀灰,帶著奇異的理解與一些他們不能解釋卻能夠碰觸得到的情緒,最後少年們相視而笑,不帶惡意。
 
 
  「Harry,你聖誕節有什麼計畫?」紅髮的Gryffindor望著正在思考棋路的好友,突然想起日子已經臨近聖誕假期。
 
  「唔……」皺著眉苦苦思索究竟該如何從好友殘酷無情又冷血的折磨中尋得一線生機,Gryffindor的黃金男孩花了一段時間才接收到好友的話,「你說聖誕節?當然是和往常一樣,留在學校。」
 
  「那你要不要來我家?你知道、我們都很歡迎你,你可是Weasley家的第七個兒子,Mom總是叨念著,說她想你。」
 
  Harry微笑著搖搖頭,他知道Weasley們永遠不會拒絕他,但聖誕節合該是個與家人團聚的日子,而他畢竟還是個Potter,「我暑假會去拜訪你們的,而且這個聖誕節,我以為你和Hermione要和家人宣布好消息?」
 
  Ron的臉紅了紅,利用皇后俐落地宰掉了好友僅存的城堡,「Harry,我們都覺得你這學期離我們太遙遠了,雖然你是好意要讓我跟Hermione多一點相處的時間,可是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我們也不希望你離我們越來越遠。」
 
  瞪著棋盤裡擊垮自己大部分棋子的皇后,Harry頭也沒抬,開始進行一如往常的困獸之鬥,「Ron,你老實說這些話Hermione要你背了多久?」
 
  「大概兩個晚上,包含如何不經意的挑起這個話題……真的有這麼明顯?」Ron垮下了臉,然後旋即又振作了起來,「兄弟,我們也是關心你。……啊,Checkmate。」
 
  「你知道你這句話組合起來真的很奇怪嗎?」Harry皺著眉,在好友揮舞魔杖把棋盤重新排列好以前隨手一揮收起了所有棋子,「好好享受你們的聖誕節,別擔心我,我要趁假期完成我偉大的夢想。」
 
  「你要去找You-Know-who決鬥?」注意到好友不贊同的表情,Ron縮了下脖子,扭扭捏捏地,「噢好吧,Voldemort。」
 
  滿意地點點頭,Harry一本正經地清了清喉嚨,「不,我要待在圖書館裡找出成為六年級榜首的秘訣。」
 
  然後他們同時大笑。
 
  「你也不回Sirius那裡嗎?」
 
  「也許平安夜會回去,待幾天再回Hogwarts。」Harry歪歪頭,「要等Sirius的下一封信才能確定。」
 
  紅髮的Gryffindor望向表情突然變得非常柔和沉靜的好友,有些擔憂地皺起眉。他覺得很不對,但是又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但是他覺得這樣很不好,也許晚一點他可以徵詢目前還在開會的女友的意見,Hermione很聰明,總能找出細節與真實。
 
  於是Ron在向女友回報之後也提到了他們隨後的對話以及他的感覺,仔細地說完以後,他看見女友泫然欲泣的表情,這讓他瞬間慌了手腳,「Mione,妳、妳別哭、我剛剛說錯了什麼嗎?」
 
  Gryffindor的高材生搖搖頭,斗大的淚像斷線的珍珠般一顆顆滾落臉龐。她知道那些言語那些情緒代表著什麼,而她多年來一直害怕的事情果然還是發生了。
 
  多年來她一直小心翼翼地守護著的男孩、不管過了多少年在她眼裡都是當初火車上那個穿著肥大衣衫的脆弱男孩、那個害羞敏感卻又總是堅強勇敢的站在前線成全眾人對救世主所有期待的纖細少年。
 
  那個不知道什麼是家、不懂得什麼是無條件被關心被寵愛的、心已經缺失了一塊的、魔法界的黃金男孩。
 
  「Potter,今年依舊是留校組?」天文塔上,金髮的Slytherin級長在例行地巡邏中逮到了總是不知安分為何物的Gryffindor夜遊慣犯,睇著天文塔頂角落處曲起膝蓋仰望星空的那雙翠綠,年輕的貴族挑眉開口。
 
  「啊,Malfoy,晚上好。」在黑夜中意外地閃亮的雙眸眨了眨,Harry隨意地打了招呼,「不,我今年不留校,你呢?」
 
  「留校。」
 
  Draco盯著眼前的黑髮少年,並且同時決定要是對方不長眼地提問或是露出了任何一絲同情憐憫以及其他不可饒恕的情緒時,他就要給救世主來一場完整難忘的惡咒洗禮。
 
  但是黑髮的救世主僅僅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好一會兒,慢慢地點了頭接著給了個回應。
 
  「哦。」
 
  於是原先感到有些抑鬱的鉑金少年奇蹟似地被安撫了情緒,然後他選擇在黑髮少年身旁坐下。沉默籠罩了一會兒,但這樣的氣氛卻讓他們感到意外地舒適與自在。仰望了星星好一陣子,Harry輕輕打破了寧靜,以一種閒聊般地語調。
 
  「Hogwarts的聖誕節晚宴很美味,做為過去五年有幸品嚐到的人,我誠摯的向你推薦,家庭小精靈們每年總是能突破自己的極限。」
 
  「……」
 
  「而且你可以在那天晚上見到平常看不見的、教授們的另一面。」Harry嘴角輕輕彎起一個調皮的弧度,「但若是喝醉了的McGonagall的話,奉勸你別靠太近。」
 
  Slytherin懶洋洋地挑眉。
 
  「不太糟,其實。」
 
  於是救世主實際上是個孤兒而他從來就沒有真正血緣意義上的親人與他共度任何一個應當要家庭團聚的節日的這個事實狠狠刺進了金髮少年的心裡,血淋淋的鈍痛漫延到全身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何感到疼痛。
 
  只是當他望著那凌亂的髮雅致的眉清秀的輪廓與纖細修長的身材時,他率先注意到的不是他最親愛的死對頭Potter竟然趁著他不注意偷偷在這幾年裡長成了個該死的、讓人驚嘆的性感美麗翩翩少年郎,而是那雙美麗晶燦耀眼奪目的綠眼睛裡若有似無的疏離與更深一層的寂寞。
 
  「他們知道嗎?」
 
  Harry猛然看向他,一瞬間的表情空白後明白了對方的問題,然後搖頭。
 
  「哼,Gryffindor。」Draco不屑地嗤笑,「忙著像發情的動物一樣四處尋找隱蔽的角落談情說愛?」
 
  「做為一個Slytherin,我不懂你怎麼有立場來說Gryffindor,特別是考量到你們學院大部分人的行為以後。」看著Draco瞬間斂起的笑意,Harry十分愉悅地眨著眼,「不是所有人都樂於見到黃金男孩不Gryffindor的那一面。」
 
  「什麼時候你真的在乎自己的名聲了?」
 
  「名聲是在我在乎的清單裡排最後的那一個。『Harry Potter,那個活下來卻失去理智的男孩。』噢梅林,我真的喜歡那個稱呼,那讓我所有一切的事情都得到了解釋與說明。」
 
  Harry輕輕搖著頭,讓那凌亂的黑髮看更顯得膨鬆柔軟,然後他沉澱了下來,望著Draco的綠眸顯得深邃平靜,「我只是不想打擾到他們。」
 
  沒管Draco的反應,Harry自顧自地說了下去,露出了渴望卻隱忍的情緒。
 
  「我一直覺得RonHermione之間的那份感情很美麗也很溫暖,但那不是我可以觸摸得到的東西。……但我只需要在旁邊看著,就覺得好滿足。」
 
  Draco看著那包含了太多情緒的微笑,片刻以後他伸出手一把將那個明明已經十六歲卻仍然顯得過於纖細的少年扯進懷裡,銀灰望進碧綠,然後Slytherin的冰王子輕輕吻了Gryffindor的救世主。
 
  ──「我給你。」
 
  不能準確地說是誰看見了誰抓住了誰,只是那一晚天文塔上發生的意外親吻讓他們之間的關係又變得微妙許多。沒有愛語低喃情話綿綿,他們依舊平穩地過著屬於自己的每一天,碰上了就拌拌嘴兒掐掐架互相汙辱扔惡咒並在對方的魔藥鍋裡不遺餘力地搗亂。
 
  「唷,疤頭,你今天的裝扮讓我對你衣著品味的判斷又突破了新的極限,怎麼這是巨怪們今年的最新流行嗎?」
 
  「滾開,小雪貂,也許你應該建議你們偉大的院長下一堂課教我們如何熬製生髮水,我注意到你的髮線又朝後倒退了那麼一點。」
 
  「閉嘴,Potter!」
 
  黑髮的救世主聳肩,目送金髮怒氣沖沖地離去,然後轉身他對上好友們帶著不可置信地茫然眼神,最近他們老是用這種目光看他,「So,怎麼了?你們最近真的很奇怪!」
 
  「Harry……」紅髮少年遲疑地開了口,顯得有些困擾地看向自家女友尋求幫助。
 
  「Harry。」相較於男友而言,Hermione的語氣帶著更多的認真與堅定,「你看起來,對於Malfoy的那些言行舉止……Well,你顯然相當享受於此。」
 
  Harry眨眨眼,輕笑著轉過身繼續邁開前往教室的步伐,「我只是突然覺得是時候從那些幼稚的循環中畢業了。」
 
  ……然後跌入另外一個更可怕的境地裡。
 
  窩在天文塔頂,Harry披著隱形斗篷腳邊站著幾瓶他從秘密渠道弄來的烈燄威士忌。他已經很久沒有做這種事情了,距離上一次他這麼做大概已經過了快一年的時間,而事隔一年的現在他又再度湊合了某些必要因素:隱形斗篷、劫盜地圖、Harry Potter,以及很多很多的酒。
 
  這些因素足夠他度過一個酗酒的晚上,他可以獲得短時間的漂浮、自由、解脫以及一次無夢而且絕對舒適的睡眠,相較而言隔天宿醉的頭痛以及在天文塔睡覺可能會著涼的風險便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扭開瓶蓋,Harry仰起頭狠狠灌了一大口。雖然被濃烈的酒精瞬間嗆得咳了起來,然後他又喝了一口。
 
  他知道自己這樣不正常,他也知道自己一直以來都不太正常。他是個披著Gryffindor皮的Slytherin,每每總在他以為自己真的成為了一個勇敢的Gryffindor時他體內另一面的Slytherin就會不合時宜地出來向他Say Hi
 
  那個陰暗的Slytherin總會在他耳邊低喃著一切有關猜忌懷疑與不信任,那些不美好的事情侵蝕著他的靈魂他的心。他的內在千瘡百孔,但他體內的Gryffindor確保了他的外在光鮮亮麗勇敢無畏。
 
  這些日子以來他克制得很好,只有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他才允許那個喜歡安靜喜歡吸收知識但言行舉止都那麼尖酸刻薄的Slytherin出來透透氣,但是Draco Malfoy的出現打破了一切。
 
  鉑金貴族出現的時候,Slytherin拒絕被壓回去,那些抗拒那些尖叫都抵抗著不想讓Gryffindor主導一切,於是只要碰上Draco Malfoy,他就會變成一個帶著Slythrin式尖刻嘲諷的Gryffindor,不那麼純正的那一種。
 
  繃著臉仰起頭把酒瓶裡剩餘的所有威士忌喝乾,倒空的酒瓶被他隨意扔到角落,然後他的手指摸索著又拿起了一瓶新的,盯著手裡的玻璃瓶好一會兒,Harry決定男子氣概一回,於是豪邁地用嘴咬開了瓶塞,接著咕嚕咕嚕地把酒灌完。
 
  滾燙的酒液就像烈燄一樣滾進他的喉嚨一路焚燒到胃,但在第一次狂飲猛烈地開路以後無論喝下再多都不像最初那樣刺激那樣疼,反而順滑地淌進身體裡讓酒精攬著迷茫渾沌沿著血液擴散到四肢百骸。
 
  十分滿意自己腦袋成為黏糊糊空白混亂的一團,Harry一把摘下了戴與不戴都同樣看不清楚的眼鏡,抓起下一瓶酒就著月光慢慢地喝了起來,其實他沒吃多少晚餐的胃剛剛有一瞬間很疼,可是也就只有Pomfrey會注意到他身體裡的某個器官大概又磨了塊皮還是破了個洞之類的,不過魔法界的神奇就是一劑魔藥就能治癒大部分的病痛。
 
  至於讓所有人皺眉的魔藥味道……感謝Dursley家的養育之恩。
 
  黑髮的少年靠著身後的牆蜷曲在角落,渾身透著紅暈與貓一般地慵懶,被醉意浸得格外紅潤的唇輕輕含著瓶口,染著酒氣的舌慢慢舔著瓶口附近的酒液,被不經意放慢拉長的每一個動作都顯得那樣撩人,而Draco Malfoy踏上天文塔時看見的就是這副景象。
 
  一個充滿吸引力的Harry Potter
 
  他就站在那兒看著黑髮Gryffindor灌下一瓶又一瓶的酒,直到黃金男孩突然倒吸了一口氣接著猛然爆出了幾聲嘶啞的笑,但是他沒有漏看那雙去掉眼鏡後更顯明亮美麗的綠眸裡落下的水光。
 
  鉑金少年不自覺嚥了下口水,「Potter,酗酒的救世主?」
 
  隔了幾秒才反應到身旁有人,Harry咬著瓶子微微側著臉,水汪汪的綠眼睛瞇起來努力辨識眼前對方的身分,然後過了安靜的幾分鐘後Gryffindor突然甜滋滋地笑了開,熱絡地拍拍身旁的位置。
 
  挑起端正的眉,有些糾結地看著那不曉得沾了多少灰塵的地板又望了眼明顯正期待自己坐下的黃金男孩,最後他咬著牙從容就義,即使他不懂自己為什麼不轉身就走或是去通知自家院長有關天文塔上多了一隻醉了酒的蠢獅子。
 
  然後下一秒,一具散著酒氣的纖瘦身體就靈巧地鑽進了他懷裡,讓他低頭看著那突然湊到自己頸窩亂蹭的亂蓬蓬黑色腦袋不自覺地出了神,直到他的世界突然被綠色佔領。
 
  「Draco……」鼻尖對著鼻尖,渾身散著高熱的Harry直勾勾盯著眼前不含惡意情緒的銀灰,滿足地輕聲喃喃,「天文塔,有Draco Malfoy、也有Harry Potter……」
 
  Draco發出了一個徵詢的音節。
 
  「所以、」散著高溫蒸騰著酒香的手掌捧起貴族的臉,主動把柔軟的紅唇獻上去啾了一下,然後紅撲撲的臉蛋帶著心滿意足,「要親親。」
 
  Slytherin僵了一會兒,然後他捏起偷襲完自己就自動埋進他胸口的救世主柔軟的臉頰,「Harry Potter!」
 
  「Hey, That’s me!」傻氣地眨眨眼,Harry又湊了過去,柔軟的唇瓣輕輕磨過另一個少年的,「那我可以再親一下嗎?」
 
  沒等到回答,Harry就又把自己的唇貼了上去,還因為覺得觸感很好所以好奇地咬咬舔舔。
 
  下一刻,有隻手扶上了他的後腦勺,原本沒什麼反應的薄唇反守為攻反壓了回去,還伸出舌頭硬是撬進了那沾染著濃厚酒氣的嘴裡勾動對方柔軟的舌與之糾纏,雙手分別扣著懷裡少年的後腰和後腦勺不讓對方掙扎,緊密地進佔不留一絲空隙。
 
  直到懷裡的身體開始猛烈地掙扎抗拒,Draco才放開了那個醉醺醺的黃金男孩,帶著某種病態的迷戀欣賞對方因為酒醉與缺氧而顯得更加暈紅的臉。
 
  察覺到某人的手似乎在一旁摸索著什麼,Draco揚著眉搶先一步抓起了那瓶距離最近的酒,「嗯哼,Potter,未成年飲酒、夜遊、襲擊級長,今晚的你很大膽哪,Gryffindor真應該把院徽改成你的。」
 
  憑空做了個抓取的動作拿到另一瓶酒,讓兩人手上的酒瓶輕輕相撞了下便順手挑開瓶塞仰起頭喝了一口,Harry扭了扭身體想調整一個最舒服的姿勢,然後被制住。
 
  「別亂動。」
 
  發出了幾個意味不明的音節,Harry皺起眉盯著Draco像是想要從對方臉上尋找什麼,接著他綻開一個甜蜜的微笑,渾身軟綿綿地貼上了金髮的Slytherin,挪動了屁股一把坐上了某個敏感的部位,還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故意地磨了磨。
 
  「Potter!」
 
  「你可以叫我Harry。」被呼喚的少年一臉真誠的提議,姑且不論他在這之後又喝了幾口,醉意迷濛,「雖然你是個自大的渾蛋,又是個討人厭的Draco Malfoy、嗝!可是我還是覺得你可以喊我Harry……唔唔,你也可以叫我Harry親愛的,那樣我就可以再親你一下了!」
 
  「姑且不論你的腦袋是給門夾了還是讓搏格打到造成了這令人遺憾的邏輯思考能力,為什麼我叫你Harry親愛的你就可以再親我一下?還有你、」
 
  ──啾。
 
  醉鬼癡癡傻笑,「你真的叫了耶、Draco親愛的……」然後又湊上去親了一下,磨磨蹭蹭。
 
  Draco覺得自己正在陷入瘋狂,而那個罪魁禍首唯二會做的事情就是喝下更多的酒以及用那具美好的身體繼續磨擦他,真的是非常好的催化劑。
 
  於是看見最後一瓶烈燄威士忌──那瓶本來被他抓在手上但是Harry看他根本沒喝便湊過去就著他的手直接喝乾的──也見底並像它的同伴一樣被扔到角落、而黑髮少年又繼續在附近摸索著什麼而導致那富有彈性的臀部再次磨擦過他已經脹得發疼的欲望時,Draco Malfoy,鉑金貴族唯一的繼承人發揮了他從小訓練出來的自制力,以一種緊繃並飽含威脅與警告但實際上充滿絕望的語氣開了口。
 
  「Potter,不管你想做什麼或是即將要做什麼,在我失控以前,停下來。」
 
  而醉醺醺的救世主回以一個甜膩的親吻與找到物品的歡呼聲,「Draco親愛的,」他又親了金髮少年一下,「酒已經喝完了、所以我們該去下一個地方了!那裡可以繼續親親、而且還可以抱抱!」
 
  黃金男孩得意洋洋地向他最愛的Slytherin宣布,同時晃了晃手裡如水一般冰涼絲滑的透明織物與一張破舊的羊皮紙。
 
  ──不管那是哪裡。
 
  DracoHarry興致勃勃地催促下扶著對方站起身,並讓黃金男孩用他祖傳的隱形斗篷同時罩住他們倆──現在看起來他在過去幾年就學期間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得到了解釋──然後迫於無奈地成為共犯。
 
  ──或許唯一可以確定的稱呼是地獄,甜蜜或折磨或兩者皆是。
 
 
  圖書館某個偏僻的角落,金髮的Slytherin一臉平靜地將黑髮的Gryffindor逼退到牆邊,利用兩人身高的差異居高臨下地俯視對方似乎有些惴惴不安的臉孔。
 
  「Potter.
 
  翡翠綠的眼睛眨了眨,救世主不自覺又往後退了一步才發現自己已經退無可退,只好垂下眼簾不發一語並默默紅著臉。他想起幾周前的某一個星期六的早晨,他醒來發現自己頭痛欲裂地躺在萬應室裡一張舒適的大床上,更詳細一點的定位是Draco Malfoy的懷裡。
 
  而且他們都同樣一絲不掛渾身赤裸。
 
  「還是你期待另一個稱呼、」懶洋洋地抬手挑起黑髮少年的下巴,Slytherin的冰王子心情頗為愉悅地勾起微笑,微微躬身湊進對方耳邊低喃,「……Harry親愛的,嗯?」
 
  徒勞地試圖用手遮住爆紅的耳朵,Harry惱怒地低咒了聲,然後大義凜然地揚起頭,「好吧Malfoy你就直說了你想要什麼吧我們Gryffindor一向敢做敢當而Potter家的男人向來負責任絕對不會使亂終棄所以你快說!」
 
  Draco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腦袋快速理清那句沒有停頓的句子後忍不住地笑了,先是低低淺笑然後是無法壓抑的大笑,過了幾分鐘後好不容易平復情緒的貴族少爺慶幸自己早就先施下了靜音咒與忽略咒,接著他看向那名表情透著茫然不解的Gryffindor
 
  「Potter,假使那天真的發生了什麼,你怎麼也不可能是做了我的那個,另外告訴你,我沒興趣上一個醉鬼,儘管他看起來既熱情又美味。」Draco露出了一個富含許多意義的笑容,不懷好意地把臉湊近,「不過既然你現在是清醒的……」
 
  「Draco Malfoy!」
 
  「Hey, That’s me.」調皮地眨眨眼,Draco迅速地以唇堵住Gryffindor即將出口的怒吼,一個甜膩煽情的法式熱吻奪去了對方所有的呼吸與思考,鬆開被吻得暈陶陶的黑髮少年,Draco扶著對方發軟的腰同時又咬了咬仍然泛著紅的柔軟耳垂,「讓我想想,圖書館,有Harry Potter、也有Draco Malfoy,同時還有完美的靜音咒和忽略咒……」
 
  「你、」
 
  「Harry my dear,我確定接下來的事情會比親親抱抱還要多上很多,I promise.準備好為我尖叫了嗎?」
 
  ……
 
  其實他不知道這些事情是怎麼發生的,等到回過神來他們已經從圖書館轉移到了對方的級長寢室裡。明明應該是被強迫的他卻一點厭惡抗拒的感覺都沒有,在那雙修長的手撫過肌膚的瞬間他覺得全身都像被點燃般地、無法置信的火熱。
 
  趴跪在柔軟舒適的銀綠床帳中,早就已經痠軟無力的腰被牢牢握著,身後的撞擊一次又一次頂進體內最深處,渾身發熱的顫慄讓他已經嘶啞的嗓音只能發出幾個柔軟甜膩的音調。
 
  體內被反覆磨擦過的敏感點讓他被折磨得幾近崩潰,然後一次惡狠狠的挺進讓他弓起身子,肩膀被咬住的瞬間他們同時達到高潮。
 
  已經不想管自己身下的床單到底被弄得多麼髒亂,Harry艱難地動了動,而後十分尷尬地發現某人根本沒有把自己的凶器抽離,在察覺自己又要被捲入另一場可怕的性愛後他掙扎著想要爬出對方的掌握,卻被搶先一步的金髮少年翻過身、腿根被扣著,而高潮後仍然十分敏感的甬道被再次填滿。
 
  「不、不行了……」手指已經無力絞緊床單,身後沾染的黏膩已經不在思緒能在意到的範圍,「會壞掉,唔哈、啊啊啊──」
 
  「放心,不會的。大難不死的男孩,不會這麼容易、就死在床上的……」俯身重重吻上黑髮少年紅腫的唇反覆廝磨,聲音帶著情欲的低啞,「……我為你忍耐了一整晚,你挑起來的火,當然你得自己滅,Gryffindor向來敢做敢當,不是嗎?」
 
  「唔嗯……」
 
  渾身癱軟地被抱進Slytherin級長專用的豪華浴池,Harry睏倦地半睜著眼,一點掙扎的力氣也沒有。被擺成跨坐在金髮少年的身上,感覺對方修長的手指伸進體內攪弄,嗚咽了聲一口咬住眼前健壯的肩膀。
 
  「別亂動,我在幫你清理。……還是你想要在圖書館、我的寢室後,在浴室裡也來幾次?」
 
  Harry嚇得連忙鬆開嘴一動也不敢動,這讓Draco心情挺好地輕輕親吻了他。確實地把救世主體內的精液清理乾淨後,Draco拿起浴池旁的海綿溫柔地刷洗著對方青青紫紫的身體。
 
  Harry累得幾乎睜不開眼,洗完澡後香噴噴的被穩穩摟在Slytherin懷裡,一種很久不曾感受到的溫暖與舒適讓他嘴角不自覺地淺淺上揚,修長的指節梳理過髮絲的觸感讓他柔軟地哼哼幾聲後便沒了動靜。
 
  再次醒來,鉑金少爺仍是摟著他。
 
  泛著水霧的綠眸茫然地先眨了眨,因為覺得很舒服所以又閉上眼蹭了蹭,然後一個冰涼的東西抵上了他的唇,遲疑了會兒才發現那是一杯水。
 
  睇著懷裡的Gryffindor難得溫順的模樣,Draco在手裡的玻璃杯見底以後懶洋洋地開了口,「還要嗎?」
 
  亂糟糟的黑色腦袋搖了搖,然後愣住。下一個動作他初步估計應該是想要跳起來,不過被他徹底疼愛過的身體怎麼可能還有那麼多的力量,於是最終的結果只是那具纖瘦的身板在他懷裡顫了一下,接著完全克制不住地渾身通紅,大概是想起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Well,咳嗯、Malfoy?」Harry抬起頭,小心翼翼地確認,「我假設這不是我的幻覺?」
 
  Draco給了他一個貴族式的假笑。
 
  「你沒有在別人身體上進行彩繪的嗜好,是嗎?」低頭看了自己裸露著的身體一眼,Harry的表情有點扭曲因為他發現當金髮的Slytherin白皙美麗的手指輕輕劃過他腰際的時候他感覺到了某種襲上全身的酥麻與過去那種像是被Wood特訓了一整天Quidditch般的痠疼。
 
  耳邊傳來Slytherin的輕哼,現在他知道這些都是真的了。
 
  「那麼、我們做了。」Harry嘗試著移動自己的身體,然後因為一些難以言喻的地方而齜牙咧嘴。
 
  「顯而易見。」
 
  「為什麼?」
 
  Draco瞇起了眼睛, Gryffindor的身體柔軟溫暖,勻稱的蜜色肌膚嬌嫩而富有彈性,穠纖合度的身材讓他摟起來的感覺很好,「Hmmm,讓我想想,也許報復那天晚上你對我做的事情是個很好的理由。」
 
  不知為何,聽見對方答案的時候Harry覺得心臟緊縮了一下,但他忽略了那種感覺,「……只是報復?」
 
  「你還想要什麼?」Draco不答反問,同時讓指腹在Harry的腰際反覆摩娑一次又一次滑過那些在不久前由他親手製造出來的歡愛痕跡。
 
  「那好,你現在可以放開我,然後做個得意洋洋的渾蛋走到大廳去宣布你睡過了Harry Potter。」深深吸了一口氣,Harry掙扎著從Draco身上爬了起來,跌跌撞撞地從地上抓起自己衣服胡亂套上,遍尋不著自己的魔杖後惱怒地施了個召喚咒。
 
  Draco坐在床上看著那個Gryffindor繃著臉收拾自己,也許黃金男孩自己也沒發現,他看起來就像是要哭了一樣的難過失望。
 
  於是Slytherin優雅地踏下床,在Gryffindor的手搭上門把的瞬間長臂一伸又把對方扯進懷裡帶回床上。
 
  「放開我,Malfoy!」
 
  Draco輕鬆地制住那些軟弱無力的掙扎,右手一捏一抬便再度以唇攫住了那個掙扎的少年,一吻方落,銀灰的眼瞳直勾勾地望著那對水潤的翡翠,「得了吧Potter,承認你喜歡我那麼難嗎?」
 
  黑髮少年一瞬間定住了,他瞪向制住自己的金髮少年試圖從對方臉上找出任何一點不尋常的痕跡,翠綠的眼眸瞇了瞇,發現自己剛才在那雙銀灰深處看見的忐忑並不是錯覺,然後他以一種令Slytherin驚訝的速度冷靜了下來,停止了掙扎不怒反笑。
 
  Draco慣性地挑起眉。
 
  「想得美Malfoy,你先承認你愛我吧。」
 
  —那一年,追著我跑的男孩,完—
 
 
 
我只想說Draco你這麼好命!!!!!!!!!!!居然是小哈引誘你!!!!!!!!!
L拔根V太太可沒這福份阿!!!!!(為什麼是V太太(被阿瓦達
教授我就不知道了<??
於是小哈就這樣被拐了
我還是覺得Draco你真是太好命了拐到這麼可口誘人的小哈(搥被單
L拔跟V表示有種想給Draco一記鑽心刨骨的衝動<?????
Re: 沒有輸入標題 
教授和瑞斗的福利也不錯啊XD
最可憐的應該是L拔了XDDDD(說好的最愛人家呢#
 
好吧~我只好期待L拔的滾床文(诶
 
Draco簡直是人生的贏家!
想必會讓另外幾位氣得咬手帕阿w

咳,準備好為我尖叫了嗎?
想來L拔跟V太(?)會讓Draco因為這句話而尖叫
 
哎呀♥
畢竟他付出了他爸做為代價換取了這次的勝利啊(喘)
 
好喜欢 harry好萌 少爷@3@
有冲动为了这篇把本子买下来@w@ 可是对其他CP不怎么感兴趣Orz
 
不感興趣就別勉強啦XD
畢竟後續就放在這了,想看隨時看的到XD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70-39e17d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