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跡] Summer 

  其實網球王子我寫得真的不多。
  而發表的名稱因為是和大姊一起開的專欄,用的是化名XD

  印象中沒記錯我應該是每月一號的那一個,所以我是初一OA。

  忍足侑士 x 跡部景吾

  一個發生在夏天的小故事。

---

  今天依然是標準的夏季天氣,艷陽高照。

  「為什麼本大爺非得帶你們這群平民來啊?」

  車廂內,跡部緊蹙著兩道好看的眉,雖然車上的冷氣早已轉為強冷,卻還是冷卻不了他滿腔的怒火。

  「唉呀~小景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是你前幾天答應他們的呀!」鏡片後的雙眸帶著笑,忍足伸手輕輕攬住跡部。

  冰帝眾正選突然有志一同的回過頭來,臉上帶著相同欠扁程度的笑容,「願賭要服輸啊~部長。」

  「你們這群傢伙……」回去後看本大爺怎麼修理你們!

  微笑著看著戀人氣的牙癢癢的樣子,忍足腦中那前幾天的記憶又浮現出來,那時小景的表情也是這麼可愛呢……


--
  「啊啊啊~好熱好熱~」向日滿身大汗的坐在場地旁,突然眼角瞥見了一旁仍像個沒事人般的忍足,「侑士你不熱啊?」

  「熱啊!」小景現在一定在沖澡……等等去偷襲他好了!臉上不禁露出詭異的笑容,「呵呵……」

  「冥戶學長,很熱嗎?」鳳關心的在冥戶身旁繞來繞去。

  冥戶阻止了鳳的行動,接著攤在一旁休息的長椅上,「長太郎,別繞了,我頭好暈……」

  「長太郎你要坐嗎?那我讓位好了。」忍足站起身,依舊笑容可掬,「反正我要進去找小景,也不坐了。」開心的朝著社辦走去。

  「謝謝學長!」鳳開心的坐在冥戶身旁。

  冥戶用著看外星人的的眼神盯著離去的忍足,「他不熱啊?」

  「他很熱。」瀧不知何時出現在向日身旁,邪魅的笑容讓人覺得有些不寒而慄,「因為慾火焚身。」

  「呀~~侑士好好喔……」想起練習前忍足和自己說的話,向日露出了羨慕的表情。

  鳳有些不解,「岳人學長,你剛剛那句是什麼意思?忍足學長怎麼了嗎?」

  「哼!難不成他買到了一件有內建空調的衣服?你在羨慕人家?」冥戶冷哼。

  「才不是呢!是他和跡部假日要去海邊玩。」向日認真的說著,隨即納喊起來,「真好,他們要去海邊、海邊吶~!」

  『砰』!

  自社辦傳來了一聲強烈碰撞的聲音,伴隨著一聲怒吼──

  「忍足侑士你給本大爺滾出去!」不難聽出這是由冰帝學園學生會長兼任男子網球社社長的跡部景吾所發出的怒吼。

  「唉呀~小景別這樣啦!又不是第一次了……」這種無賴般的低沉嗓音,毫無疑問的是出自冰帝男網天才的口中。

  「天氣這麼熱還這麼有精神……兩個怪物!」冥戶皺著眉評論。

  瀧再次微笑,「看他們這麼幸福,真讓人眼紅呢!」眼光掃過一旁三人,「不如……」

  眾人剛討論完畢,跡部便怒氣沖沖的踏出社辦,朝著一干正選前進。
  「岳人學長,看你的了!」這是鳳的信心喊話。

  向日身體微微發顫,現在的跡部好可怕呀~~不過為了那個……「呃,部長,聽說你和侑士假日要去海邊玩?」

  跡部帶著殺氣的視線直直對著向日,「怎麼,有意見?啊嗯?」

  「沒什麼,只是想和你打個賭。」向日乾笑,「最近天氣熱嘛……」

  跡部看了眾人一眼,瞬間明白他們的居心,「想要本大爺帶你們一起去?」嘴角淺淺上揚,「賭就賭,本大爺還怕你們不成?」反正以跡部家的財力,就算整個網球社帶過去他也不放在眼裡。

  「那、日吉,東西搬過來!」

  你們能這樣命令我的日子也不多了,總有一天我一定要下克上成功!心中充滿鬥志的日吉拖著剛剛和自己練習到一半就昏死的學長走了過來。

  「規則嘛,很簡單。」瀧輕笑,「我們來賭慈郎這十五分鐘內會不會醒。」

  「不會。」跡部毫不猶豫的下了注。

  眾人相識一笑,「那我們就只好賭『會』囉!」
--

  忍足柔聲安撫著正生著悶氣的戀人,「小景,難得一次大家出來玩啊,你就別放在心上了。」

  「哼!這種事情本大爺才不會放在心上。」

  前方傳來向日的聲音,「唉唷~慈郎你睡過去一點啦!」

  「岳人學長你就這樣把慈郎學長推到地上?」鳳有些詫異。

  「Zzz……」即使是被推到地上也不忘繼續睡的芥川。

  向日回答的理直氣壯,「你也看到了,跡部家的車,鋪的都是超高級柔軟地毯,慈郎睡在上面也比較舒服啊!」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可是……」鳳的善良是大家都知道的。

  倒是冥戶先受不了了,「長太郎你過來一點啦,這樣我靠不到,很難睡耶!」

  「啊!抱歉抱歉……」立刻恢復原先姿勢,「這樣可以嗎?還是要睡在我懷裡?」

  臉頰迅速燒紅,「不用了!這樣就可以了。」

  「真的不用嗎?」一個聲音冷不防的自鳳和冥戶身後冒出。

  「就說了不用嘛!瀧你很閒耶!」

  瀧輕笑,「是蠻閒的,你現在不在人家懷裡睡,是在等晚上嗎?」

  「這裡是二十四小時爲冥戶學長開放的唷~」鳳偷偷的笑著,雙手環過冥戶的腰,順便調整了兩個人的姿勢,好讓冥戶能舒適的靠在自己懷裡。

  「長太郎,你……!」臉再度的升溫。

  「吵死了!讓本大爺安安穩穩的休息一下都不行嗎?」跡部忍無可忍的出了聲。

  忍足連忙將怒火沸騰的跡部攬進懷裡,「小景乖喔,睡吧睡吧~」

  「誰要睡在你懷裡啊!」雖然是這樣講,但跡部卻沒有移動的意思。

  忍足低頭輕吻著跡部,蜻蜓點水的一個吻。「口是心非的小景啊~」

  「……」閉上眼,跡部不想做出任何的回應。

  夏日的海邊,通常是旅遊的十大熱門地點。也就是說,人通常會很多。

  「唔……好荒涼……Zzz……」甦醒的時間短暫的讓人好奇他是否是在說夢話。

  「為什麼沒有半個人?」冥戶看著跡部,接著突然覺得自己問了一個很好笑的問題。

  這裡荒涼是有跡可循的。

  1.請他們來的人,名字叫做跡部景吾。

  2.原先跡部預定好是他和忍足兩人『獨自』在海邊度假。

  3.跡部家的財力非同小可,所以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綜合以上三點,得出來的結論是──

  「哼,本大爺家的私人海灘,你們以為隨便來個人都進的來啊?」跡部不屑的冷哼。

  「總之,大家隨便玩吧!」忍足笑著替跡部發言。

  「哇~~好棒的設備!走走走,我們去玩衝浪!」

  「喂!本大爺的私人海灘可是品質特好、零污染、海灘遊玩設施一應俱全的頂級享受,誰准你們隨便玩了?」

  「別介意啦~」忍足牽起跡部的手,「走吧,陽光曬久了對皮膚不好唷~」

  「這還要你教?」暼了忍足一眼,「樺地!」

  「是。」快速的架起桌子、撐開大傘、擺好座椅。

  一旁待命的管家接著端上果汁放在桌上,「景吾少爺,請坐。」

  「呼哈~」自海裡探出頭來,「海水好涼喔~你們不下來玩嗎?」眾人朝著沙灘上的跡部和忍足招招手。

  「小景,不去嗎?」

  輕啜了一口柳橙汁,「想去就去。」

  「那我陪小景。」很順的坐在一旁管家準備好的椅子。

  「他們又想做什麼?」微微皺眉,眼神盯著前方幾個人。

  一根木棍、幾顆圓滾滾的西瓜、一條應該是用來矇眼睛的布。怎麼看都像是一般平民在海邊進行某項行為的準備,剖西瓜。

  正巧傳來了冥戶的聲音,證實了跡部的預測──

  「來吧~剖西瓜大賽!」

  「我先我先~」向日很有自信的衝上前。

  冥戶搖搖頭,「我當主持人就好,瀧呢?」

  淡笑,「這種費力的遊戲不適合我。」

  鳳主動的舉手,「那我當第二個好了。」

  「第三個讓我來。」日吉終於開了口,心中的鬥志再度燃燒了起來,他一定要成為冠軍!

  「跡部不玩嗎?還是你根、本、不、會?」冥戶挑釁的看著跡部。

  忍足不待跡部開口便搶先道,「小景可是十項全能的呢!區區一個剖西瓜他怎麼可能不會?」小景剖西瓜的樣子一定很可愛!忍足暗自盤算著。

  「忍足侑士你──!」跡部瞪著笑的超開心的忍足。

  「就不要到時候發現剖西瓜是跡部的第十一項唷。」瀧在一旁以所有人都聽的見的音量說。

  「本大爺參加。」毫不猶豫的答。開玩笑,他可是跡部景吾,有什麼是他辦不到的?你們就等著沉醉在本大爺華麗的技巧下吧!

  「那就開始吧!」

  一號參賽者──向日岳人

  「岳人加油!」

  只見矇住眼睛的向日志氣高昂的宣告,「本人可是剖西瓜達人呢!」木棍一揮。

  『啪』!

  西瓜應聲裂開,雖然形狀有點不規則,不過勉強算是通過了第一關。

  二號參賽者──鳳長太郎

  高人一等的鳳靦腆的笑著,「我會不會失敗啊?」矇著眼,真不習慣呀~

  「長太郎,要相信你自己!」冥戶在旁信心喊話。

  「說的也是,那、我要劈了……」憑著記憶中西瓜所在地,劈下。

  又是一聲『啪』!

  急忙扯下遮掩的布,鳳露出釋如重負的微笑,「成功了呢!」雖然切口不太整齊,不過還是比岳人學長的漂亮一點。

  三號參賽者──日吉若

  「日吉,不可以輸給那兩個人唷~」看著表情認真的日吉,瀧微笑。

  「哼。」眼睛被遮住又如何?這種障礙他可不放在眼裡,「喝呀~下克上!」憑著從小培養的武術基礎,木棍急速落下。

  寂靜無聲。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好、好快!

  向日猖狂的笑了,「哈哈~揮棒落空!日吉,別、難……過……」眼睜睜的看著西瓜裂開。

  漂漂亮亮的平整切口,整齊到就像是用刀子切的一樣。

  「哇~~」讚嘆聲此起彼落。

  四號參賽者──跡部景吾

  「別沉醉在本大爺高超的技巧下。」自信的笑著。

  「小景加油~」忍足在旁當著啦啦隊。

  矇住眼剖西瓜這種東西怎麼可能難的倒他跡部景吾?看在這群平民難得有機會的份上,自己就展現一下自己從不輕易示人的絕技好了。

  「哼。」動作迅速的揮下,速度比日吉剛才還要快上許多。

  相同的寂靜無聲。

  「他真的有揮到嗎?」向日愣愣的看著毫無動靜的西瓜。

  冥戶和鳳相視了一陣子,「不知道……可能有吧……」

  「難道剖西瓜真的是跡部的弱點?」瀧的眼睛閃著不知名的光芒,其實跡部也沒有這麼完美嘛!

  「……」冠軍是我的了!日吉在心中得意的想著,他終於打敗跡部學長了!

  「小、小景……」忍足正想開口安慰時,卻發現戀人眼中自信的光芒,驀地住了嘴。

  『啪、啪、啪……』西瓜碎裂的聲音。

  看見西瓜最終的模樣後,眾人無不瞪大了雙眼,天哪!他怎麼辦到的?

  「……玫瑰?」日吉愣愣的說出他看見的東西。

  瞪著跡部用木棍打出來的玫瑰型西瓜,「這也行?」

  無視眾人所受的驚嚇,逕自坐回原先的位置,跡部冷笑,「本大爺是冠軍。」語氣中沒有一絲疑問,臉上的表情是『我說了就算』的意思。

  「……哇~好漂亮……Zzz……」芥川甦醒的時間總是那麼的剛好。

  「……我們繼續去玩衝浪好了。」這是冥戶的結論。

  所有人點點頭,「嗯,衝浪、對!玩衝浪~」

  「小景還是不想去玩嗎?」雙手輕輕的圈住跡部,頭靠在對方肩上。

  「……你很想去?」挑高一邊眉,跡部偏頭看著忍足。

  忍足聳聳肩,「沒有,只是看小景好像很無聊。」

  「好吧。」跡部站起身,往前走了幾步,決定實現他原先的計畫。

  蹲下身,開始挖洞。

  忍足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那個向來自視甚高的戀人、集高貴優雅完美於一身的跡部景吾,竟然像個小孩般的蹲在沙灘上挖洞?

  其實他很早以前就想這麼做了,而使自己更加確定這個決定的只是因為某天下午兩人的一段對話。


  「小景,好熱唷~」雖然嘴裡說著熱,但從忍足的動作看起來,他似乎一點都不覺得熱。

  因為他正黏在跡部身上,而且雙手還肆無忌憚的四處亂摸。

  完全不想去數這第幾次腦中出現殺人的衝動,跡部額上再度爆出了青筋,「熱就不要抱著本大爺!」

  忍足聽了只是微笑,「小景,我們找一天去海邊玩好不好?」

  「爲什麼?」本大爺可是很忙的。

  「因為……」表情突然變的認真起來,「夏天嘛~!」恢復了先前的無賴式笑容。

  這傢伙……害他剛才還以為他要說一些認真的話,看來,他還是高估他了。

  看跡部沒有任何回應,忍足又繼續開口,「去海邊散散步、放鬆一下,不是很好嗎?而且小景平常在學校那麼累,輕鬆一下也好啊~」輕著了跡部的臉頰一下,「而且,在海邊能做的事情可不只這些哪!」

  在海邊能做的事情是很多呀,譬如說……把你這色魔埋起來!以為本大爺不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嗎?「……」

  「不過、如果小景不想去那就算了。」隨後補上一句。

  跡部有些詫異,忍足今天好像有點反常?平常不是都死纏爛打的要自己答應嗎?怎麼突然變的這麼文明?

  「小景你覺得呢?」手不規矩的在跡部的美腿上四處游移。

  「……」握緊拳頭,深呼吸,「好。」等著看好了,忍足侑士,看本大爺到了海邊會怎麼修理你!


  「小景,要不要幫忙?」忍足走到跡部身旁,蹲下身。

  沒有回頭,跡部逕自挖著洞,「別問廢話。」

  「吶,小景挖洞要做什麼?」看著在自己和跡部的手下變得越來越大的坑,漸漸的大到了足以將一個人埋起來的大小,等等!把一個人埋起來……猛的一抬頭,對上了跡部似笑非笑的美眸,「小景,你該不會……」

  「就是那個該不會,進去躺好。」跡部指著兩人剛挖好的大洞。

  「小景……」嗚……自己剛剛果然是在自掘墳墓……鏡片後的茶褐雙眼浮起了一絲哀求,「一定要嗎?」他好可憐哪!

  「別逼本大爺動手。」跡部拒絕去看那雙會讓自己迷失的眼眸。

  認命的躺進大坑,「那我什麼時候可以出來?」滿懷希望的一問。

  「看本大爺心情。」跡部嘴角帶著一抹得意的笑容,開心的把沙子堆回原先的地方。

  活了十幾年,忍足終於嘗到何謂活埋。雖然是被自己心愛的人埋起來,而且還很好心的留住自己的頭以免自己悶死,但自己還是覺得好淒涼。

  「好了。」孩子氣的拍平最後一小堆沙子,跡部笑的很開心,終於把你這禍害埋起來了,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再出來危害人間?

  「咦?侑士呢?」玩的有些累的向日朝沙灘上望著,卻只看見跡部和自始自終都站在那裡的樺地。

  「呃……是我看錯了吧,跡部怎麼可能會捨棄舒服的椅子而改坐在沙灘上呢?而且還笑的那麼開心……」冥戶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沒想到自己剛才看到的景象還依然存在著。

  「學長你沒看錯,而且忍足學長不見了……」鳳從後方抱住了冥戶。

  「長太郎你別這樣啦……大家都在看……」冥戶有些不好意思的紅著臉。

  「沒關係啦!他們的注意力都轉移到跡部學長那裡去了,不用擔心的。」鳳輕笑著。

  回程的車上。

  「哇~今天過的好開心!」向日玩了一整天依然活力充沛。

  一旁的瀧疲倦的輕嘆,「岳人你哪來這麼多體力的?」啊~好想睡……

  「……」玫瑰型西瓜、玫瑰型西瓜、玫瑰型西瓜……可惡!自己還是輸給跡部學長了……日吉心中充滿了不甘心,哼!下次一定要打敗跡部學長!怨念瞬間轉換為滿滿的鬥志。

  「冥戶學長,睡吧……到了我再叫你。」鳳抱著冥戶,輕輕的在戀人耳邊低喃。

  「嗯……」

  「……咦?這麼快就要回去啦……Zzz……」

  「怎樣,開心嗎?」跡部笑笑的凝視著身旁一臉灰暗的忍足,四周還有鬼火飄呀飄的,心情沒來由的突然變得很好。

  「……」忍足哀慟的搖搖頭,嗚……被沙子埋了一天,啊啊~他和小景的海邊滾床單計劃全泡湯了……

  -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7-aee3ea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