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公關] 漾漾入學˙選課篇 

小品文。

--

 
  人的一生能碰上幾次轉捩點?
 
  曾經有很多人都對我說,只有自己先肯定自己,世界才會肯定你。
 
  在我十六歲那年,我碰上了一個對一般正常人類來說應該一輩子都不會遇到的轉捩點。
 
  它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的世界……
 
 
  媽媽,我後悔了……
 
  活了十六個年頭,我第一次感覺到這麼後悔。會這麼說的原因是因為我通常都還來不及感覺到後悔事情就已經發生並且結束。
 
  ──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敢入學,真有勇氣。
 
  ──Atlantis,公關潛能開發學院。
 
  我望著手中的選課表,再度一秒絕望。為什麼都是這麼奇怪的課程啊!這裡到底是學校還是酒家啊!
 
  「當然是學校。」偉大的公關之王抽走了我手中的課表,理所當然的回答著我的心聲,完全不在意那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就像是他在自言自語。「酒家的層級沒這麼高。」
 
  ──所以是日本銀座?那有媽媽桑嗎?
 
  『啪!』
 
  「就說了不是酒家!」黑袍王者巴了我的頭,同時不耐煩地瞪了我一眼,「不過倒是有你想的那種媽媽桑訓練課程,要選嗎?」某人手裡很神的出現一隻筆,從密密麻麻的一堆課程裡找到了見鬼的媽媽桑訓練課程。
 
  不用了謝謝,我並不想站在五光十色的酒家門口一臉諂媚的送往迎來。
 
  「我看你的樣子比較適合當幫人停車的小弟。」學長撫著下巴,上下打量了我一會兒後如此說道。
 
  就算是事實你也別這麼快就說出來傷人吧老大……
 
  「早點認清事實對你比較好。」手中的筆轉了轉,「你有沒有特別想選的課程?沒有的話我就替你排了。」
 
  現在的情況是今天要把排好的課表交給學校,但是因為我看到課程後一秒就陣亡、而這種事情也沒辦法和家裡人商量,只好求助學長。
 
  不只課程奇怪,這間學校的一切都不太正常。會亂逛的教室、會殺人的時鐘、會自動修復的草皮、還有人死了居然還可以復活只要屍體沒弄得太破碎……
 
  我想我來到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
 
  ……可是我一點都不想要這種不得了……
 
  「呃、學長,我能不能和你選一樣的課?」
 
  在這種處處充滿危險的地方,還是找個人依靠比較好,至少我覺得和學長在一起我會比較有保障。
 
  ──怪了這想法怎麼有點像是在找老公?
 
  「褚,別在我想事情的時候在那裡腦殘一大堆,尤其我還是在想有關你的事情。」學長瞇細眼,冷冷瞪著我。
 
  就說了不喜歡你別聽嘛、這間學校給不給人權啊!
 
  「要人權就先提昇自己的能力。」學長圈了幾個課程,「這幾個是我有選、你也可以選的,另外這幾個是建議像你這種完全新生選的基礎課程,最後這幾個是我建議你去選的。」
 
  ──我很正常請不要建議我去選精神科!
 
  「你們班很多人都是直升上來的,像你那天認識的米可蕥就是,所以如果你有不懂的地方、找不到我可以先問他們。」
 
  直升?
 
  ──我可以請問一下這間學校最小的學生年齡大概多大嗎?
 
  學長嘴角微微勾起,「從幼教部到聯研部,換算成你們世界的話就是從幼稚園到研究所甚至更上面。」
 
  媽媽呀這間學校不知道從以前到現在荼毒了多少國家幼苗……嗚嗚,老媽對不起妳兒子終於還是要走上不歸路了。
 
  「有時間腦殘就先把課表填一填!」學長惡狠狠地把空白課表甩到我臉上,像是不想再聽到我的腦殘一樣……更正,他從來就不想聽我的腦殘。
 
  學長冷哼一聲,「知道就好。」
 
  我也說了你不喜歡就別聽啊,還你一個清靜的天地也還我人權,多兩全其美的辦法。
 
  「你到底要不要選課?」
 
  顯然是不想和我繼續瞎扯淡下去,學長很不耐煩地問了我,附贈凶狠的眼神一枚。
 
  當然要。雖然學校很火星課程很變態,但是選都選了學費也繳了,就算百般不願我也只能乖乖認命。
 
  眼角含著淚,我看也不看的把學長圈選的科目一個個都填了上去,沒有仔細思考隱藏在科目名稱背後的意義、因為我想那對我脆弱純潔的心靈會比較好。
 
  「哼,你遲早都要面對的。」
 
  ……老實說,我真的只想當個平凡人,真的。
 
  「從你踏進來這一刻就喪失了當平凡人的權利。面對現實吧,學弟。」學長冷聲道,抽走我填好的課表、輕輕掃過一遍,而後挑起眉,「攝影這門課是你自己加的?」
 
  ──咦?
 
  我連忙拿回我的課表,一愣。我明明記得我沒寫過這麼正常的字眼啊……
 
  學長別具深意地笑了。
 
  ──老老老大您別嚇我啊、為什麼我的課表會突然冒出這種正常東西來啊!還有你這種笑容是什麼意思啊啊啊──!
 
  「有些課程的老師會自行選擇學生,會出現攝影這門課沒什麼別的涵義,你被老師看上了而已。」
 
  我才剛入學吧為什麼會被老師看上啊!……學長這種課能不能退掉?
 
  「你說呢?」學長微笑。
 
  ……好吧我知道答案是不可以。
 
  我說這間學校會不會太不給人權?偷聽人家心聲就算了居然還有強制選課……
 
  「想要人權就自己努力。還有,那些課很珍貴,有些人求了好幾年都選不到,你剛入學就被老師看上算你運氣好。」
 
  ……學長有修攝影嗎?
 
  「去年修過。」學長偏頭想了想,而後對著我燦爛的笑了,「一定要去,不然會被老師詛咒喔。」
 
  「……被詛咒了會怎樣?」我眼皮跳了跳,不是個好兆頭。
 
  公關之王臉上帶著最高級待客用微笑,「被詛咒了你就會知道。」
 
  好想拿東西砸爛那張怎麼看怎麼幸災樂禍的臉。
 
  「要砸可以,只要你夠本事,或者你錢夠多。」學長相當不以為然,絲毫不把我放在眼裡。
 
  我都忘了學長是有在外面兼差的。
 
  難怪這間學校學費這麼便宜,原來是因為有放學生出去賺外快。學長是最高階、看來學校也可以抽不少成……
 
  ──等等、如果換算成中國古代、學長就等同於花魁囉?
 
  「靠!」
 
  -漾漾入學˙選課篇,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64-ca995b8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