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 萬聖夜怪談 

架空,崩壞,萬聖小品文。

 --

 
  這是一個小小的傳說,總在每年的萬聖節前夕被人們想起。
 
  在某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有個名字很神秘的小鎮。傳說中,小鎮的名字是受詛咒的象徵,只有極少數受到小鎮熱情款待的人才有幸得知小鎮的名字,也因為名字幾乎沒有人知道,所以人們都用「小鎮」來代稱它。
 
  那個小鎮充滿了節日與童話傳說的氣息,因為他們天天都有節日可以過、也人人幾乎都有個童話或傳說故事的身分,但很特別的是,這個小鎮從來不過萬聖節。
 
  據鎮長的說法是:「鬼族那種沒營養的東西,沒資格在我的小鎮鬧。」
 
  鬼族的王者知道了以後非常生氣,畢竟難得一個可以大鬧特鬧搶糖搶糧搶飯菜的日子居然被徹底忽視,要她如何嚥得下這口氣。
 
  於是王座上妖艷的鬼王纖纖玉手豪邁一揮,「第一高手,就決定是你了!」
 
 
  其實說很遠很遠,好像也沒有很遠。
 
  ──至少他在萬聖節前抵達了。
 
  「哼,就讓你們瞧瞧萬聖節的厲害!」
 
  站在小鎮門口,擁有一頭藍色長捲髮的男人得意地揚起自信的笑容。……我們就先姑且別看他髮間的樹枝樹葉以及臉上的髒污還有衣著方面的凌亂,畢竟撇去這些不看的話他也還算人模人樣的。
 
  抱歉更正一下,他不是人,所以是鬼模鬼樣。
 
  這個男人,正是領了鬼王命令前來讓小鎮人們體認萬聖節偉大的鬼族第一高手,人稱安地爾.阿希斯。
 
  仔細地看了看四周有沒有陷阱,安地爾小心謹慎地踏進了小鎮,發現裡面的氣氛一片溫馨和樂,每間房子都張燈結綵、路上各式各樣的行人互相寒暄交流打招呼,不自覺地就卸下了心防。
 
  不過就是個普通的小鎮嘛。他如此心想。
 
  「先生先生,要不要買火柴?」一個衣著破爛的小男孩拉了拉他的衣角,可憐兮兮地問著。
 
  「呃、我不──」
 
  話還沒說完,原先可憐兮兮的小男孩瞬間變了臉色。
 
  「新來的好大的膽子啊,居然敢不買本大爺的火柴!你哪條道上混的?沒聽過本大爺響叮噹的『賣番仔火的五色少年』的名號嗎?再回去重新練練吧!」
 
  男孩手中握著的火柴瞬間成為火箭推進器,將安地爾送到遙遠的天邊。
 
  「等、等等!」話還來不及說完,鬼族第一高手成為天邊一顆星。「……我買啊啊啊啊啊──!」
 
  飛了好久終於落地,安地爾茫然地望著四周,不太明白自己究竟身在何方。站在路上,他猛然想起鬼王在自己臨行前有給自己一個大錦囊,說是危急時刻可以用,他連忙在身上東翻西找,終於找到了那個畫滿南瓜圖案的便宜束口袋。
 
  「雖然說最近是真的沒什麼收入,但堂堂鬼王用這種便宜貨實在是……」嘮叨著打開了束口袋,安地爾在裡面看見了共計三十元的卡爾幣和三顆寶貝球,束口袋深處還夾著一張小紙條。
 
遇到困難時可依白紅藍順序開啟寶貝球使用前請詳閱使用說明書。
 
附註:任務沒完成就別回來了,最近缺糧缺很嚴重偏偏你又吃最多,事情沒辦好的話,你不過就是個消耗糧食的飯桶罷了,哪邊涼快哪邊閃,省得回來礙我的眼。
你永遠英明偉大美麗的鬼王 比申★
 
  「……不過就多吃了幾碗飯也計較這麼多。」
 
  安地爾拿起白色的寶貝球,只看見球上綁著一張小紙條:多多益善
 
  ……寫成這樣誰懂!
 
  無言的直接打開寶貝球,一顆仍冒著熱氣的飯糰出現在安地爾眼前,讓他不太明白好端端地應該是救命的東西為什麼會變成食物,難不成是比申怕他路上餓了?
 
  怎麼可能。
 
  「那個,飯糰可以給我嗎?」
 
  一個穿著皺巴巴白衣服的人突然從空氣中顯現,雖然眼睛被頭髮蓋住了,但安地爾仍能感受到那來自對方身上對於飯糰的渴望。
 
  想起不久前拒買火柴的後果,安地爾遞出手中的飯糰,「……給你。」
 
  「謝謝,你真是個好人。」
 
  「不客氣。啊、你知道前往小鎮的路嗎?」
 
  「……」咬了一口飯糰,白衣人仰頭看著天空,不發一語。
 
  「……?」
 
  「……」身軀緩緩變得透明。
 
  「──!」
 
  「……」一如來時般無影無蹤,只留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我去下一個有飯糰的地方了,謝謝你的飯糰。」
 
  ──所以才說是多多益善嗎?
 
  瞪著已然失去用處的白色寶貝球,安地爾自認倒楣地拿出紅色寶貝球,上頭同樣掛著一張說明用的紙條:錢財不露白
 
  ……就不能留些有用的訊息嗎?
 
  仰頭望天無言了好一會兒,安地爾打開了手中的紅色寶貝球,一陣詭譎的紅色輕煙冒出,接著在他眼前形成一個人型。
 
  那是一個戴著粗框黑眼鏡的少年,手上拿著一本紅紅的筆記本。
 
  那個少年揚起高深莫測的微笑上下打量安地爾,隨即開口,「一個問題一百五卡爾,兩個問題打九折,三個問題打八折,四個問題打七點五折再加送一個小建議,五個問題不打折但是多送你一題。」
 
  「……」哪裡來的黑心商人誰快來拖走他。
 
  「只要你問得出來我就一定回答得出來喔。」似乎記載著許多事情的筆記本翻過一頁,少年悠悠哉哉補上一句,「比方說去哪裡的路要怎麼走之類的。」
 
  「……我錢不夠。」終究還是向現實屈服了。
 
  鏡片冷冷一閃,少年的眼神帶著睥睨,「你有多少?」
 
  「三十卡爾……」從便宜的南瓜束口袋裡掏出鬼王補助的錢幣。
 
  「好吧,既然你是第一次光顧,就算你三十吧。」一臉施捨貌地收起安地爾身上僅存的所有錢幣,「問吧。」
 
  「我想問小鎮該怎麼走?」
 
  「答案很簡單。」少年翻了翻筆記本,而後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周身開始瀰漫起淡淡的煙。
 
  ──「打開下一個球,你就會知道了。」
 
  語畢,少年一點痕跡也不留的消散在空氣中。
 
  於是安地爾發現鬼族缺糧的問題可能不如自己所想像的那樣不值一提,畢竟由自家鬼王的種種行徑看來,他不得不認真地開始思索起這是否就是所謂的「變相裁員」。
 
  但是他不懂為什麼是從自己這個第一高手開始裁,難道就只因為自己多吃了幾碗飯?……他也是可以從今天開始都只吃稀飯配花瓜、不用喝湯也不要求飯後甜點和水果的,真的!
 
  自怨自艾了一陣子,安地爾認命地取出最後一顆藍色的寶貝球,附在上頭的紙條內容依舊讓人不清不楚:今宵多珍重
 
  ──或許被裁員對自己才是比較好的結果?
 
  正猶豫著該不該打開藍色寶貝球,沒想到手中的球體卻逕自發出了清脆的鈴鐺聲,連阻止都來不及,遠方傳來一聲貓叫,然後安地爾看見一隻大白貓從遠方朝自己衝了過來。
 
  「喵~」
 
  「──!」
 
  在貓掌踹倒客人的前一刻緊急拉住韁繩,騎在貓上的少女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哈囉你好我是奇獸快遞的白貓運輸員,你可以叫我喵喵,這是我的夥伴蘇亞!」
 
  「……你好。」發揮第一高手瞬間變臉的能力,安地爾以不到一秒的時間將自己受到極大驚嚇的表情恢復成一貫的從容,一點也不愧對自己變臉人的稱號。
 
  「因為飛狼運輸員今天去支援聖誕老人的逃命行動了,所以由我來為您服務。這位客人,請問您想去哪裡呢?」
 
  「小鎮。」
 
  白貓運輸員露出了好困擾的表情,「那請問是小鎮的哪裡呢?因為小鎮門口不能停,所以必須要指定住宅喔。」
 
  擒賊先擒王,想要讓那些人體認萬聖節的重要,自然就是要從鎮長開始,「小鎮的鎮長家。」
 
  「好的,我知道了。」從不知名的地方拿出了繩子在安地爾身上一套,「小鎮的鎮長家。出發囉!」
 
  「等、等等──!」被綑在大貓身後的安地爾有些驚悚,但對方一點遲疑也沒有的直接韁繩一抖,白貓便直接朝目的地衝去,於是被當成貨物的安地爾只能在後頭被拉扯著不斷與顛抖的路面進行親密接觸。
 
  「──啊啊啊啊啊我靠臉吃飯的啊!」
 
  慘叫聲綿延了數十公里,但無人理會。
 
 
  「……終、終於到了!」流浪漢似的站在鎮長家門口,安地爾抬頭望著橙紅色的夕陽餘暉,不自覺地雙拳緊握。
 
  你們等著吧!晚上就是我鬼族第一高手大展身手的時候了,今天可是萬聖節呢桀桀桀桀桀……
 
  輕鬆地打了個響指恢復自己原先儀表非凡風度翩翩的貴公子模樣,安地爾先禮後兵走到鎮長家門口準備打聲招呼,於是他輕輕敲了眼前的門。
 
  「你在我家門口鬼鬼祟祟地做什麼?」冷漠的嗓音倏地在安地爾身後響起。
 
  他轉身,看見一個黑髮的青年左手抱著一個裝滿食材的紙袋,右手牽著一個穿著兔耳連帽外套的黑髮小男孩,表情相當不友善。
 
  「你好、我是──」
 
  「我家不接受推銷,滾。」沒等安地爾說完話,黑髮青年直接越過安地爾開了門,賞了他一個閉門羹。
 
  「呀啊啊,親愛的凡斯你回來了」屋內傳來喜悅的歡呼聲。
 
  「給我閉嘴、不准撲上來你這隻一點平衡感也沒有的米蟲!」
 
  接著緊閉的門開了個小縫,那個被牽進去的小男孩探出頭來,「……啊、叔叔,我們家有電鈴,所以你敲門是不會有人聽到的喔。」
 
  「謝謝你的提醒,然後我是哥哥,不是──」
 
  ──「褚!在那裡嘀咕些什麼?快點把我的外套脫下來還我。」另一個童稚的嗓音傳出,打斷了安地爾的話。
 
  「啊啊叔叔對不起有空再聊喔!」小男孩急急忙忙地轉身,小手拉上了門。
 
  於是門又被關上了。
 
  冷風呼呼地吹過,安地爾開始思索起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要這樣放著悠閒的日子不過偏偏要去吃人頭路以至於造成現在這種悲情的下場,就連鬼族的二輪電影院都不放這種悲情劇了啊!
 
  ……沒關係,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
 
  「那個老頭是怎麼弄的……」以相當不雅觀的姿勢蹲在人家屋頂上,安地爾一面捲著自己本來就很捲的長髮一面思考著。「──那個穿得像紅包腫得像饅頭的紅龜粿是怎麼鑽進人家房子裡的……啊!煙囪!」
 
  左看看右看看。
 
  「……這裡不是充滿童話傳說的小鎮嗎?為什麼房子會沒有煙囪!」
 
  「現在是科技的時代,誰和你用煙囪。」
 
  「──!」
 
  轉身,一個背後長著純黑翅膀的男孩在空中飄浮著,「對了,你怎麼會在鎮長家的屋頂上?」
 
  「因為上頭風景好。」
 
  「說得也是。」男孩煞有其事地點點頭,但下一秒就變了臉色,從腰間抽出皮鞭接著揚起可怕的微笑,「可是這裡是我的地盤,所以還是得請你離開喔。」
 
  「……」不用你趕我自己會走。
 
  既然大門不行、煙囪也沒辦法。俗話說得好,人不轉,他還可以自己轉。
 
  趁著夜晚覆蓋大地,一條鬼鬼祟祟的人影在鎮長家的庭院晃來晃去。「哼,大門不讓我進去,煙囪是別人的地盤,我走水管總行了吧,不過就是個縮小的法術,難不倒我的!」
 
  於是縮小的安地爾靈巧地進入了鎮長家的排水孔。
 
  「啊啊啊啊啊這也太滑了吧──!」
 
  ──「噗通!」
 
  濕漉漉的從某個透著光的洞口爬出。幸好他在掉到水裡的時候還記得要施個可以在水裡呼吸的法術,不然早就掛在那可怕的水流裡了。
 
  不過,這裡是哪裡?
 
  四處張望,他現在下半身在水裡上半身在空氣中,四周是弧形狀的磁磚、上頭有著昏黃的燈光。
 
  「亞那你這白癡,牙膏不是這樣擠的你這個暴發戶!」
 
  發現上面有人的聲音,於是安地爾決定試著出奇不意地出聲,看能不能嚇嚇他們,「──嘩!
 
  「反正凡斯會幫我擠啊。」
 
  「……呃、哈囉?
 
  「你這傢伙……在我家裡白吃白喝白住還帶了個小拖油瓶就算了,那個小拖油瓶照顧我家笨小孩照顧到私定終生也就算了,擅自滾到我床上睡也都算了,現在就連睡前刷個牙都硬要和我一起是怎樣?」
 
  「……喂!
 
  「這是我對你的愛啊我是王子,你是鎮長,從此以後王子和鎮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很完美的結局吧!」
 
  「──理我啊你們這兩個渾蛋!
 
  「……完你個頭!」
 
  努力地爬到外頭,安地爾終於發現自己原來一直待在馬桶裡,但這都不重要了,「你們兩個、好好聽人講話行不行!
 
  「……」
  「……」
 
  兩人的視線同時轉向他。
 
  不行,不能害怕!恢復原本大小的話你和他們也沒差多少的!安地爾在心中如此為自己打氣著,而後深呼吸,鼓起勇氣說出他的目的。
 
  ──「Trick Trick or treat
 
  三雙眼睛對望許久,黑眸的主人終於緩緩開口打破沉默。
 
  「你知道我們小鎮的名字嗎?」
 
  「……不知道。」
 
  「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從來就不過萬聖節嗎?」
 
  「……不知道。」
 
  「很好,那我回答你。」青年微笑,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壓下沖水鍵,而後在蓋上馬桶蓋以前以清晰的語調輕聲道。
 
  ──「Trick。」
 
  -萬聖夜怪談,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63-5135544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