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曬衣 

小品文。

 --

 
  「啊,怎麼今天又下雨了……」望著天空,褚冥漾皺起臉,用力地嘆了口氣。而後重重地趴到書桌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呆滯的眼神中夾雜著些許怨氣。
 
  說好的四季如春呢?
 
  拿著筆在敞開的空白筆記本上隨意塗鴉,一個造型簡單的火柴人,短短的線條身體和四肢,卻意外地在髮型上下了功夫、仔細地描繪出束得高高的長馬尾和前額刻意散下的劉海。
 
  「唔……紅筆紅筆……」左手在鉛筆盒裡隨意翻找,拿出需要的原子筆後,便興致高昂的在火柴人額前加上幾道痕跡。「好啦,完成了。」
 
  一個額前擁有一綹紅絲的火柴人靜靜地站在筆記本的角落,表情帶了點傲氣更多的是睥睨,褚冥漾心滿意足地審視著自己的隨筆塗鴉,有些驕傲,並且覺得自己似乎具備了那麼一點繪畫的天份。
 
  雖然他隨後腦海裡瞬間浮現若是自己的那位黑袍學長此刻也在這裡的話、表情將會是何等的不屑──
 
  ──「啊!衣服!」
 
 
  「褚先生,日安。」
 
  「尼羅,早安。」
 
  褚冥漾提著從洗衣機裡奮力扯出的衣物,走進黑藤館專門在雨天使用的曬衣間,也因為連著好幾天都在下雨,使得原先乏人問津的曬衣間這陣子的使用率突然爆增許多。
 
  而某位褚姓無袍級少年與某位黑袍的狼人管家自然是使用頻率最頻繁的兩人,沒有其他原因,只因為與他們同寢的都是業務繁忙任務眾多的黑袍。──是的,褚姓少年最近夜不歸營的次數越來越多而據小道消息指出他留宿的地點便是那位史上最年輕黑袍的房間──
 
  「今天的衣服好像比較多?」出自關心地望了褚冥漾手中的洗衣籃一眼,尼羅訝異地略略揚眉。
 
  「噢對啊,四樓的洗衣機今天意外地比較安份,只是洗完要拿出來比較困難,倒是沒有讓我放進去的衣服消失。」
 
  「那代表它開始喜歡您了。」輕柔地綻開一抹笑,尼羅熟練地甩開皺巴巴的衣服。
 
  從糾結的衣服堆裡隨手拉出一件襯衫使勁甩了甩,褚冥漾嘴角微微抽動,像是想起了什麼般,「……我倒覺得它是被誰給毒打一頓了才會這麼乖。啊、尼羅,我想請問一下,黑袍如果破了的話可以用一般的針線補嗎?」
 
  「破的面積大嗎?」輕輕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因為袍級制服製作的方式和材料都與一般衣服不太一樣、縫補時只能用一種被術法加持過的絲線,所以一般如果需要修補的面積太大,黑袍們通常會選擇再訂做一件。」
 
  「只是下擺和袖口的地方有點小缺口,所以我才想說趁著學長去出任務的時候補一補。」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等曬完衣服,我再帶材料過去教您可好?」
 
  「這樣會不會太麻煩啊?畢竟是我要學,還是我帶著學長的衣服過去蘭德爾學長的房間吧?」
 
  「那就麻煩您了。」
 
  「不會啦,反而是我要謝謝你呢!」褚冥漾笑著,手上的工作也沒有停頓地進行著,「……最近總是下雨呢。」
 
  「也許是學院的結界有些鬆動,應該過一陣子就會好了。」
 
  「希望如此……」
 
  平靜祥和的氣氛維持了好一陣子,直到門外的走廊傳來了其他聲響,來自黑藤館其他的住戶。
 
  「下雨下雨下雨──怎麼每天都在下雨,真是煩死人了!」提著一小籃貼身衣物,黑館的女惡魔踏著悠閒的步伐邁向雨日專用的曬衣間,「到底是誰動了氣候的結界,要是讓我抓到,絕對要送他去魔界好好玩一趟……」
 
  認真盤算著接下來的行程,奴勒麗突然瞇起眼看著曬衣間的門口,臉上揚起詭麗的笑,「……你們兩個,興致真好啊。」
 
  褚冥漾不明所以地呆了一下,「嗄?」
 
  「奴勒麗小姐,日安。」訓練有素的優質管家則是臉上帶著得體的微笑問好,而後繼續手邊的動作。
 
  兩種不同的反應,決定了兩人下一秒截然不同的命運。
 
  「這麼早起床曬衣服啊,大姐姐現在缺的正是像你這樣又勤勞又可愛的小弟弟呢。」語氣嬌俏迷人,纖長的指尖勾過少年白淨的下顎,女惡魔在察覺少年身體的顫抖後呵呵輕笑。
 
  「乾脆趁冰炎去出任務的時候投向姐姐的懷抱吧。」
 
  惡魔語畢,被點名的少年手中正準備掛上衣架的衣服晃了晃後終於落到地上,他連忙蹲下身撿起來用力地拍了拍。「呃……奴勒麗學姐,請別開這種可怕的玩笑……我的心臟和身體都很脆弱的……」
 
  不知為何深受惡魔喜愛的褚冥漾緊張地四處看了看,腳步輕移著想遠離惡魔的狩獵範圍。
 
  「喔呵呵呵,我最喜歡脆弱的小朋友了。」語尾飄了一個大大的愛心,奴勒麗將眼前顯然相當緊張害怕的黑髮小妖師一把拉進自己的懷裡,塗著蔻丹的修長指甲曖昧的在少年腰間畫著圈。
 
  「啊……」被緊緊鎖在惡魔懷底的少年掙扎著,「請放開我……我、我的腰很痛啊──」
 
  在少年呼痛的瞬間出現,銀髮的黑袍語氣冷得像是來自南極,「奴勒麗,放手。」話才剛說完,原先被惡魔摟住的少年也被穩當地抱進黑袍懷裡。
 
  「嘖嘖,不過就開個小玩笑嘛……」奴勒麗撇撇嘴,提著自己的小籃子呵呵笑著走到另一邊,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
 
  「學、學長……」慣性地扯住黑袍一角,褚冥漾納悶地抬頭,「你不是出任務去了嗎?」
 
  「……我只是回來拿個東西,順便繞過來看一下。」把戀人的臉強硬地壓進自己懷裡,黑袍輕輕地拍了拍對方,「我晚上就回來。」
 
  「……學長、任務小心。」
 
  「嗯。」
 
 
  「剛才,還真是危險哪。」唇邊揚著調侃的笑弧,蘭德爾望向正準備踏出黑館大門的冰炎。
 
  「哼。」
 
 
 
 
※話說之前※
 
  「蘭德爾,你在做什麼?」
 
  被點名的吸血鬼轉頭看向一旁突然開口呼喚自己的傢伙,「這幾天我剛好沒任務。」
 
  「所以這和你破壞學校的天氣結界有關係嗎?」冰炎冷冷挑眉。
 
  「關係可大著呢。……哪、既然大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我就破例指點你一下。」成功地讓天空落下雨水,蘭德爾好心情的笑了,「下雨天的話,衣服要怎麼乾?房間的陽台都不能用了呢。」
 
  「拿去曬衣間不就好了?」
 
  「這就是重點,既然要拿去曬衣間的話,我親愛的管家一定是把房間裡面的事情都處理完才會去,這樣我就可以假借出任務之名、事先埋伏在那裡了,不然尼羅老是趁我不注意把衣服通通弄好、想看也看不到。」
 
  「……你是變態嗎?」
 
  「這可是男人的浪漫。」蘭德爾對著冰炎露出了欠打的笑容,「趁著丈夫不在時努力整理家務的小妻子,喏、想想可愛的漾漾在幫你曬衣服的樣子。」
 
  「──!」
 
  「只要一句你要出任務,就可以請他幫你忙囉。」
 
  「……唔。」
 
  「不然你平常借他浴室是借心酸的嗎?當然要適時地討一下恩情啊!」
 
  「……這雨可能還不夠大。」
 
  -曬衣,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62-09ec972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