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贈曲表真情 

小品文。

 --

 
  最近學校裡不知道是誰發起了一項活動。
 
  其實在原世界來說算是很普通的一項活動,不過相同戲碼搬到火星上,總覺得平靜中帶點詭譎的氣息。
 
  簡單來說,就是點歌送給某個人。
 
  平常時間是透過校內的廣播系統來傳遞──我們姑且不論那個廣播系統是如何運作的為什麼沒有任何播音器具卻能夠傳到全校各處,特別是被贈與人、那聲音簡直就像是那個人在你耳邊唱歌一樣清晰。
 
  至於比較特別的時間,則是會選擇在一個公開場合直接讓人上台演唱,以示誠心。
 
  不知道這群火星人是怎麼搞的,對於這種事情竟然相當樂此不疲。
 
  所以畫面回到現在,我站在臨時搭建的舞台邊緣,身邊站得是某個黑袍和一群同班很久的朋友們。這種行為,我想可以稱之為看熱鬧。
 
  人群喧鬧著,我注意到千冬歲推了好幾次根本沒下滑的眼鏡。……畢竟要唱歌的是那個人,這樣的反應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
 
  突然,全場都安靜了下來。舞台上方閃出一道人影。
 
  我敢保證,這裡大部分的人都是因為現在台上這個人而出現在這裡的,因為就連我們也不例外。
 
  學長這麼孤僻的人怎麼可能會主動跑來湊熱鬧,又不是被外星人給腦入侵了精神異常。
 
  「褚,安靜點。」具威脅性的手緩緩搭到我的肩膀上,學長的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讓我一個人聽得清清楚楚。
 
  我明明就很安靜。我說學長你不想聽就把開關關掉啊,你又不是辦不到。
 
  「褚。」冰涼的指尖劃過我的頸子,「別讓我動手。」
 
  啊,夏碎學長要講話了。
 
  我把注意力擺到台上,同時慢慢地朝旁邊移了兩步,沒想到學長也隨著我移了兩步,至於負責威脅人的手則是從來沒移開過。……好啦好啦我乖乖腦袋放空行不行。
 
  「這首歌,我挑了很久。」夏碎微微一笑,溫潤的嗓音透過麥克風低沉卻清晰地傳到所有人耳裡。「找了很久才挑到一首這樣適合的歌。」
 
  「這是原世界的歌,然後、」夏碎朝學長望了一眼,勾起狐狸般地笑,「——獻給我的搭檔,冰炎。」
 
  ──咦?
 
  我訝異地望向千冬歲,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看不出來是開心還是難過。我有點想拍拍他安慰他,但是想想還是算了。學長和夏碎學長搭檔這麼久了都沒擦出任何不應該的火花。而且這陣子千冬歲和夏碎學長的感情也終於穩定下來了,應該不至於會出什麼亂子……吧。
 
  旋律輕輕響起,前奏結束,夏碎學長啟唇開始唱著。
 
  ──他讓你憔悴許多 他讓你不知所措 他一舉一動你不停地對我說
  ──我微笑傾聽你說 我卻越聽越心痛 怎麼你說的不是我
  ──他比我多了什麼 讓你願意耐心等候
 
  這歌詞……
 
  我偏頭望向學長,他面無表情地望著夏碎學長。像是很認真在聽這首搭檔指名要送給自己的歌。
 
  所以,學長大概是早就知情了。
 
  ──我想知道他讓你痴心是什麼 我想知道他讓你瘋狂為什麼
  ──我知道做的和他沒有不同 但是我 卻不在你心中 逗留
 
  抿抿唇,我覺得我不應該動腦去想究竟夏碎學長選擇唱這首歌的意義何在,可是這答案真是簡單到我連想都不用就可以直接連結到結果。
 
  不知怎地,有點想拍開學長搭在我身上的手。可能是因為學長的知情不報也可能是因為多多少少被歌詞給影響了,總之就是不太開心。
 
  「吃醋了?」
 
  才沒有,神經病才吃你這種壞心精靈的醋。還有,你以為我這麼好騙,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會被你隨隨便便講幾句就唬弄過去的天真少年了。我撇撇嘴,無聲地開始和學長進行交流。
 
  夏碎學長是故意的?
 
  學長微微點頭,證實了我的猜測。
 
  我看向千冬歲,他顯然吃了好大一驚,整個人呈現恍神錯愕的狀態望著上面的夏碎學長,連我和學長正在談論這些事都沒有注意到,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整個談論都在無聲模式下進行所以他想注意到也很困難。
 
  ──我想知道他哪裡比我好更多 在你心中他和我有什麼不同
 
  欸欸學長千冬歲握拳了耶真的不要緊嗎?
 
  我有些擔心地拉拉學長的手,而學長則是很順地反轉手腕把我的手包覆在他的掌心裡,像是在告訴我不必擔心。
 
  ──我知道我比他付出的還多 可是我 總換不了你的 心動
 
  千冬歲緊抿著唇,微微低下頭。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過我想他應該打擊很大。正想走過去安慰他的時候,學長突然把我整個攬進懷裡不讓我去。
 
  「你別管那麼多。」在我耳邊輕聲喃喃,「夏碎的愛向來很扭曲。」
 
  ──我知道了他哪裡比我好更多 在你心中我永遠不可能會讓你心動
  ──我知道我比他付出的還多 可是我 在你心中沒有他多
 
  輕輕唱完最後一個音,夏碎學長對著學長微微一笑。麥克風依舊拿在手上人依然站在台上,看起來沒有退場的打算。
 
  全場靜默,眾人的目光在學長和夏碎學長之間來回擺盪,至於在學長懷裡的我、則是很無辜地被迫接受他們的注目禮。
 
  幹嘛幹嘛幹嘛,唱歌的又不是我被獻歌的也不是我,不要一個個都把視線往我身上丟啦小心我詛咒你們通通長針眼眼睛脫窗喔!
 
  「夏碎,你是我的同學、朋友、搭檔。」學長開口打破沉默,摟著我的手臂緩緩收緊,「但你不會是褚。」
 
  我想我大概臉紅了。
 
  欸學長你不要抱這麼緊啦你不要面子我還要在這間學校立足的啊!我在心中死命吶喊著,而學長只是讓我轉身把臉埋進他的懷裡,還是一樣抱著我不放手。
 
  「我知道。」夏碎臉上掛著和緩的微笑,像初綻的櫻花,「你有你的幸福,我也找到了我的幸福。」
 
  我可能知道夏碎學長要做什麼了。微微從學長懷裡探出頭,我看著千冬歲。
 
  「從第一次見面就帶走我大半的心,一舉一動都牽動著我的心思。那個追隨在我之後、一樣進入了這所學院的人。」
 
  千冬歲緩緩地、有些僵硬地仰起頭。
 
  「夏天的孩子要保護冬天的孩子,為了不讓你傷心難過,所以我選擇隱藏在後默默地守護你,卻從來不敢去想你對我的感覺,怕知道了,會無法克制自己去擁抱你、親吻你。」
 
  千冬歲唇微張,像是想說些什麼言語卻梗在喉嚨裡,只能發出淺淺的氣音。
 
  「只是我錯了,我只是自私地用世俗的框架限制著你也囚錮著我自己,忽略了只有你自己才會知道自己真正的幸福是什麼。」
 
  有點緊張地吞了口口水,我雙手扯著學長衣服不放,感覺有點像是正在看八點檔連續劇精彩大結局的那種感覺。
 
  「抱歉,讓你傷心了。還有……」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千冬歲,「我愛你,千冬歲。」
 
  ……
 
  那一瞬間,我看見千冬歲震了好大一下。微弱到幾不可聞的聲音從他嘴裡傳出,「哥……」
 
  「為了你,我願意說上千遍萬遍。只要你希望,我就絕對會做到。」
 
  那一瞬間,我確定千冬歲笑了。
 
  ─贈曲表真情,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61-a404a0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