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學長的憂鬱 

小品文。

 --

 
  不太對……
 
  我踏進房門,下意識地覺得不對勁。
 
  房門好好的,沒有被撬開的痕跡;廁所門好好的,沒有人偶爬出來的感覺;書桌好好的,沒有遭小偷入侵的樣子;床舖也好好的……騙鬼!哪裡好了!
 
  誰來告訴我那隆起來的一團是什麼東西啊啊啊──!
 
  放下背包,我小心翼翼湊近床邊,訝異的發現一小撮銀髮出現在棉被外頭。
 
  這個顏色、這個質感……是學長的沒錯,可是這個腫包的大小……我盯著床上似乎有兩人大小的隆起,嘴角抽了兩下。
 
  第一個可能是學長帶了人在我床上滾。
 
  駁回。學長這種傳說中的黑袍怎麼可能偷吃不擦嘴還特地跑來這裡讓我抓姦在床──呸呸呸,學長不會偷吃的。
 
  第二個可能是學長胖了。
 
  駁回。我還記得,前兩天才在隔壁房這張床上抓著我翻來覆去搖來搖去折騰了一個晚上才願意放過我的那隻禽獸身材可好的咧!怎麼可能過了兩天就肥這麼多?說是因為愛挑釁所以被人打腫的我還比較相信。……可是誰敢打他?
 
  第三個可能、也就是最不可能的可能──學長在睡覺,然後抱著他的同伴。
 
  「褚,有膽就把你剛剛想的全都再想一次。」棉被被冷不防掀開,露出一雙飽含殺意的紅眼。
 
  眼神瞥向學長身旁露出的一雙雪白耳朵,我的臉頰抽了兩下。明明就是嘛,抱著那隻我送你的兔子在睡覺啊。
 
  為了生命安全著想,我連忙扯開話題,「學長你怎麼會來我房間睡覺?」還帶著那隻大兔子。
 
  那個畫面光想像就覺得很不可思議。
 
  「沒為什麼,想來就來了。」學長朝我勾勾手指,「來。」
 
  所以說,人類的奴性真悲哀,我不明所以的靠了過去,然後被學長一把抓住往床上拖。
 
  感覺和我以前國中在泳池裡被阿飄拖下水的感覺還挺像的,不過目的地倒是非常不一樣。
 
  一個是排水孔一個是學長懷裡。
 
  被學長攬在懷裡當抱枕,我疑惑的眨眨眼。學長心情不好?別問我為什麼知道,就只是有這種感覺而已。
 
  「……不算好。」沉默片刻,學長難得開了金口回答我。
 
  最近有發生什麼讓學長不開心的事情嗎?
 
  我努力回想。最近我都沒有亂跑、學長的電話也都有接、也都有乖乖去找安因練習符咒,前幾天他才誇我有進步呢……而且我也沒有拿爆符變出奇怪的東西啦……
 
  「不是你。」學長的手不安分的四處摸,可是就真的只是隨手摸摸而已,感覺只是癢。
 
  唔……那會是誰?基本上我覺得除了我的腦殘會惹到學長以外,沒什麼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的。啊、是去保健室的時候被輔長多摸了兩把嗎?
 
  「他敢摸我會直接埋了他。」
 
  腦袋又轉了轉,一個訊息突然跳進思緒裡讓我愣了好一下,試探性的抬頭看著學長。「學長,你今天有去原世界嗎?」
 
  「……」他點頭。
 
  「……你心情不好,該不會是因為、蜜豆奶漲價了吧?」
 
  學長很理所當然的又點點頭,「我今天去要買,結果從原本的台幣十元變成十二元了。」
 
  ……我說這位黑袍大爺,那兩塊錢在你的戶頭裡不過就是比九牛一毛還要微小很多的毛渣渣,你是在在意什麼啦!
 
  -學長的憂鬱,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59-ba922b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