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醉月 

小品文,中秋節賀。

 --

 
  過幾天是中秋節。
 
  依照我過於常人的衰運來看,一定會有事情發生。
 
  捲著被單走到窗邊,我望著漸圓的月亮如此想。
 
  『咚!』
 
  「睡覺不睡覺還不穿衣服到窗邊吹風,你以為學校哪次活動有病假這種東西可以請?」
 
  床上的黑袍大爺隨手扔了個我從原世界夾娃娃機裡夾到的小型娃娃過來,正中我的後腦杓,很顯然是要我快點滾回床上去當他的抱枕。
 
  「知道就好。」
 
  ……我有包被單啊衣服都變成鹹菜乾了要穿很麻煩欸而且我也不想彎腰。
 
  「囉唆那麼多,給我把被子還來。」不屑的冷哼一聲,黑袍大爺隨手勾了勾食指要我乖乖回原位躺好。
 
  ……我有種在他眼裡我已經是寵物的淒涼感。
 
  「你以為我會讓寵物上我的床?」漂亮的眉挑起,某人把我穩穩摟在懷裡,用被子把我們兩個包得密不透風。
 
  從學長懷裡探出頭,「學長、中秋節真的有活動啊?」
 
  「有。」
 
  沒有冷笑邪笑陰笑燦笑,學長很直接給了我一個正常的答案,還趁機偷親了我一下。
 
  「我有嗎?我記得我很光明正大,要不要我立刻示範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偷親?」學長瞬間揚起迷死眾生的微笑。
 
  ……不用了謝謝請當我腦誤。
 
  「這次活動很安全,只要你的腦袋別亂想。」把我的腦袋壓回去,學長輕聲道,像是在提醒又像是在威脅。
 
  我想還是當成學長在對我做善意的提醒我會比較開心。
 
  「嘖,快睡。」
 
 
  活動當天,校園各處都熱鬧滾滾。
 
  這次的活動很奇怪。
 
  因為沒有活動說明也沒有分組,千冬歲他們也沒有什麼鬥志滿滿的表現,一切平靜到讓我幾乎產生了這次活動只是發個月餅然後大家晚上一起烤烤肉順便賞個月亮就結束了。
 
  「你要這麼說也不是不行。」很順地摟著我的腰,學長隨手開了傳送陣把我帶往這次的活動地點。
 
  ──這麼正常?
 
  「晚上的行程差不多是你想的那樣,至於早上……」
 
  抵達目的地後,我被瞬間襲來的強光閃的幾乎睜不開眼。啊、好閃……中秋節沒事弄這麼閃做什麼?
 
  「……那是活動入口。」學長牽著我絲毫不受強光影響。
 
  好不容易適應了光線,我終於看清眼前景象,而後納悶。明明就有兩邊不是嗎、為什麼要走這個可能走完也眼殘了的入口?
 
  學長,為什麼我們要走比較閃的入口?那邊不是有一個很正常的入口嗎?
 
  「因為月圓人團圓,有伴侶的人如果走那個入口會遭天譴。我是不把那點小東西放在眼裡,你如果想試試也可以過去。」學長相當乾脆的放開我。「醫療班今天照常營業。」
 
  居然還這麼壞心的在我耳邊補上這句!
 
  擺明了就是說我過去是找死嘛……如果我有骨氣點的話就應該要真的走過去死給學長看,可是我怕痛……
 
  「知道就好。」學長大人嘴角淺淺上揚。
 
  ──笑笑笑、笑死你啦!
 
  不過其實我還挺好奇天譴是什麼的……眼神亂瞥,我發現了一個很好的研究對象。
 
  五色雞頭大搖大擺的準備走進那據說有伴的人踏進去就會被天誅的入口,如果我沒記錯沒猜錯,那隻雞應該怎麼算也不會被歸類到沒伴的那一區。
 
  五步、四步、三步……
 
  「──漾~你怎麼在那裡?」
 
  我失算了。
 
  望著五彩雞朝我跑過來,我開始思考到底是為什麼每次都會被他發現,我身上到底是有什麼味道!
 
  「你想知道?」學長挑眉,「動一下你貧瘠的腦袋,看看你都待在誰的房間裡躺在誰的床上抱著誰睡覺。」
 
  ……明明就是你抱我、我哪有抱著你睡覺。
 
  「那你沒事幹嘛臉紅。」
 
  ……
 
  「漾~既然要走這麼威風的門怎麼可以不找本大爺!來吧小弟、跟著本大爺一起邁向閃亮的未來吧!」
 
  誰是你小弟!
 
  ──「西瑞!」
 
  「吵死了你這個愛笑神經病少來騷擾本大爺!」
 
  某個愛笑神經病的聲音自遙遠的彼方傳來,而五色雞頭似乎是熟能生巧地看也不看便直接揮出拳頭,正中某隻水妖精飛撲過來的身子。……那個速度那個力道,我猜雷多可能等等就會回到他祖國的懷抱了。
 
  「褚,你想看天譴嗎?」學長突然開口問我。
 
  我是挺好奇的,但如果你是要我親自去嘗試的話那就不用了。
 
  「其實這個入口也是有天譴的,條件是沒和伴侶一起進場的所有生物。」學長伸出修長好看的指頭,指著前方某隻已經一腳踏進入口的台客雞。
 
  ……範圍已經大到要用生物這個詞來概括了嗎?
 
  算了這個世界裡不是人類的生物那麼多,用人類反而奇怪。我早就不應該天真的用原世界的價值觀來看待一切的。
 
  「你看。」
 
  我順著學長的話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在五色雞頭身上,原先讓我覺得快瞎了的閃光瞬間集中到他身上,接著五色雞飛了出去。如果我沒記錯、那個速度那個力道那個軌跡都和剛才水妖精飛出去的時候一模一樣。
 
  ……這能算同命鴛鴦嗎?
 
  「月圓人團圓。」學長只回了我這麼一句話,然後就把我給拉進去了。
 
  好吧這也算是另一種形式上的團圓。
 
 
  踏進會場,我發現情侶還真不是普通的多。滿滿的閃光和粉紅色氣息充斥場內,奇怪的是這個場地和另外一個場地是用一層透明薄膜隔開的,所以這邊是粉紅色閃光充斥全場,另外一邊是沉重的黑氣怨念不斷擴散。
 
  去死團的怨氣果然可怕,可是今天明明是中秋節為什麼學校還要這樣刺激去死去死團的團員?
 
  「因為分成兩隊在競賽。」學長帶著我走到透明膜前方,指著對面臉孔扭曲的某名路人這樣告訴我。「這層膜算是中心點,情侶們的甜蜜氣氛和去死團的怨念會互相衝擊,先突破這層膜的那一方就贏了。」
 
  好沒意義的競賽。……我能問一下贏了可以做什麼嗎?
 
  「勝利者會獲得中秋賀禮一份。」
 
  中秋能送什麼?月餅、柚子……還能送什麼?
 
  「你的腦袋還真貧瘠。」學長突然攬住我的腰,緩緩湊近,「中秋節賀禮項目有很多,所以我們一定要獲勝。」
 
  既然要獲勝那這位大爺你為什麼要靠這麼近?在這種緊要關頭是該像這樣窩在角落談兒女私情嗎、身為黑袍的你不是應該要上前線奮勇殺敵?
 
  「我們的確是在前線打頭陣啊。……褚,我教過你了,眼睛閉上。」略略勾起我的下巴,學長的唇不容反抗地壓了上來。
 
  既然他老大都下了命令我還能說什麼?當然是乖乖照做閉上眼睛。
 
  學長的吻很纏綿,感覺到所有的空氣都被學長掠奪殆盡,但他的手卻牢牢地鎖著我的腰和後腦杓不讓我掙脫。
 
  學、學長……我要沒氣了……
 
  「嘖。」像是感到十足掃興地嘖了一聲,學長移開唇讓我用力地吸了兩口氣後又再度吻了上來。
 
  ——你這個接吻魔!
 
  終於被接吻魔放開了以後,我軟綿綿地掛在學長身上喘氣,不經意地望向薄膜另一端……學長你好殘忍。
 
  「敵人就只能殲滅。」學長冷靜地望著彼岸,完全沒把前方正倒成一片啜泣的去死團團員們當一回事。
 
  經過學長的威力掃蕩後,我和學長的正前方出現一條康莊大道,完全沒有任何黑氣污染,而其他人看這樣的招式這麼有用,也紛紛效法。
 
  而學長牽起我的手開始沿著薄膜朝更裡面走,所到之處、看到我們的所有去死團員們全部都尖叫哀號著跑走,不過因為隔音太好於是我只看到好多幅孟克的吶喊臉上掛著長淚跑開,有些脆弱點的更是直接倒地再起不能。
 
  ……已經連牽手走路都是一種傷害了嗎?
 
  我頭上忍不住降下斜線三條,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不過,如果連這樣都能造成傷害的話,那大概發卡的效果會更大吧。
 
  「發什麼卡?」學長停下腳步,好奇的問。
 
  我認真地凝視著學長的臉。難怪學長不知道,畢竟這是一張從生下來就完全和那張卡片絕緣的臉,真是讓人好羨慕又好忌妒……不對,這張臉的主人現在聽說好像是我的枕邊人我是在不高興什麼。
 
  ——噢、好痛!
 
  「廢話一大堆卻一點重點也沒有。」兇手一點罪惡感也沒有,直接招出他的殺人、不!是捏人動機。
 
  我揉著被狠狠捏了一把的腰,眼底含著淚。「就是好人卡啊。」學長你不知道、這年頭去死去死團的團員們除了討厭被閃以外也討厭收到好人卡。
 
  「什麼是好人卡?」相當具有好學精神的學長再度發問。
 
  而我為了避免自己的腰再度受到摧殘也只能趕快回答。「就是……『你是好人』。」
 
  ……
 
  學長皺起眉,「你有講和沒講一樣。」
 
  這要解釋很麻煩,我直接示範好了。鬆開學長的手,我很認真地走到某個人前面,因為隔著膜我想他應該是聽不見我的聲音,所以我很刻意的放慢速度讓自己的唇形更明顯。
 
  「你、是、好、人。」
 
  等待三秒,那個人瞬間流下心碎的眼淚,然後倒地狂泣。他的唇形我看不太清楚,不過我想應該是『你為什麼要發我卡』、『不要再說我是個好人』等等之類的話。
 
  ……這樣的示範應該就夠了吧?
 
  我看向學長,他了然地點頭,然後微笑,而我突然有種學長要放大絕了的感覺。
 
  他輕鬆的彈指,分隔兩區的薄膜上瞬間出現了火焰組成的字樣,如果我沒記錯也沒猜錯、那應該正好是我剛才說的那四個字的通用文版。
 
  五秒過後,對岸無人倖存。哀號聲據說傳遍了守世界各地,因為過了好幾天才終於找到路回來的五色雞頭有問我到底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慘叫聲怎麼那麼淒厲,不過此為後話。
 
  所以我們輕鬆獲得勝利。
 
  老實講,還挺沒有真實感的。不過就是張卡嘛,換個角度想,收到越多就代表自己真的是一個好人,傷心一下就過去了頂多情人節那陣子常常會感到撕心裂肺的痛楚、路上看見閃光會想衝進寵物點買隻可魯、出門一定要檢查自己有沒有帶好墨鏡和安慰自己的巧克力……
 
  ……好像還真的挺辛苦的。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用同情的目光看著那些正捶地嚎哭怨恨上天不公的可憐人們,接著頭馬上被學長強硬地扳向他。
 
  「誰准你看他們的?」
 
  幹嘛啦、三不五時就會看到你這張臉在我前面晃我已經看得有點膩了啦!
 
  周圍的溫度突然有點冷。……我剛剛想了什麼?
 
  「褚。」學長揚起好燦爛的微笑,「這樣可不行,這張臉你要看一輩子的。晚上我們就來好好討論一下,該怎麼做才會讓你覺得不膩。」
 
  現在說要退貨來不來得及?
 
  「你說呢?」
 
  答案顯而易見地是不行。
 
  「領獎品了。」繼續牽起我的手,學長領著我走向前方似乎是突然冒出來的舞台。
 
  舞台上有一個小妖精負責發禮物,不過很奇怪的是每對去領獎品的情侶都得穿過旁邊的布幕裡,很詭異的是明明不過就是一塊布而已,走進去最快居然要五分鐘才能從另一端冒出來,誇張一點的是進去了就再也沒有出來的……
 
  很好我看見在旁邊隨時待命的醫療班了。
 
  媽呀那塊布會吃人!我不玩了我要回宿舍睡覺不對我應該是要回我地球上可愛溫暖的家不對那個家好像也不太溫暖哎呀不管怎樣快放我走──
 
  『啪!』
 
  「走路就走路不要邊走邊腦殘!不過就是個小遊戲也這樣大驚小怪。」黑袍大爺相當不屑地阻止我的腦殘,而後繼續帶著我往吃人布前進。
 
  對火星人而言是小遊戲但我是地球人啊!快放我走我不要死在這裡──就算死了可以復活我也不要!而且你不是說這是很普通的中秋節活動嗎為什麼又會有這種會出人命的鬼東西!
 
  「你好煩。」學長皺起眉,發現我抵死不從後相當乾脆地一把扛起我、邁著大步走進布幕裡。
 
  媽媽對不起兒子要先走一步去找阿嬤了……
 
  「褚,你想要哪一對?」不想理會我腦殘的學長放下我,沒頭沒腦地開口問。
 
  什麼哪一對?
 
  「在前面,選好告訴我你喜歡哪一種。」指尖朝前,學長這樣告訴我,「之前那些出不去的就是因為手腳太慢和三心二意才會出不去,所以你最好快點。」
 
  ……為什麼?我將視線投向正前方在草地上蹦蹦跳的兔子,神奇的是兔子都是兩隻兩隻一起進行活動的,沒有一隻落單。
 
  「這次參加活動的情侶很多,為了不耽誤到大家晚上的行程,所以學校特地設了這項規定。……所以,你快選。」
 
  ……可是我不太想養兔子欸。
 
  「沒人要你養。」
 
  「那學長你要養嗎?」你要負責兔子的吃喝拉撒睡和那些巴拉巴拉的事情喔。
 
  學長額頭爆出了青筋,「……你快選!」
 
  好吧你沒反對我就當你是答應了。我開始尋找順眼的兔子,最後視線終於定在正在樹下睡覺的那一對,至於選牠們的原因……可能是圓滾滾的很可愛吧。
 
  「每隻不都長得一模一樣。」學長和我一起走到樹下準備抓兔子。「你乖乖站在那,我來就好。」
 
  學長的語氣似乎是代表我很有可能會被兔子攻擊然後一擊倒地。
 
  「我很高興你很有自知之明。」從口袋裡抽出爆符,學長的動作快到我看不清楚,只知道被驚醒的兔子很直接地伸出毛茸茸的兔爪張口撲向學長,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兩隻兔子的牙齒看起來相當銳利。
 
  ──哪個品種的兔子牙齒像鯊魚的啊!
 
  一陣鏘鏘鏘,等學長動作終於停下來,那兩隻兔子已經被他拎在手上不敢反抗了。
 
  真不愧是黑袍。
 
  「走了,別發呆。」向我招招手,學長把兔子分了一隻到我懷裡,看我縮了一下,「放心,被抓到了牠就不會再攻擊人。」
 
  有了學長的保證,我很安心的把兔子抱在懷裡。說真的,兔子毛茸茸的觸感真的很好。
 
  踏出布幕,手上的觸感也一併消失,我愣愣地望向學長。
 
  「那些不是真的兔子,之後你就知道了。」
 
  點點頭,我和學長一起走到小精靈面前。
 
  她把一袋像是逢年過節親戚朋友間會互送的那種禮盒袋交到學長手上,帶著可愛的笑容開口,「中秋節快樂!恭喜你們獲得勝利,祝福你們兩位未來可以順順利利長長久久,感情永遠像滿月一樣圓喔!」
 
  還真是應景的祝賀詞。
 
 
  晚上,學校特地弄了一塊空地讓大家一起烤肉賞月。
 
  至於我和學長是先回宿舍去放禮物才到烤肉會場。因為好奇,於是拆禮物又花了點時間,禮物很可愛、是兔子形狀的月餅,我越看越像是學長抓到的那兩隻兔子,而學長直接點頭證實了我的猜測。
 
  ……我不敢吃月餅了,哪有月餅會咬人抓人攻擊人的……
 
  「漾漾!這邊這邊!」
 
  遠遠地就看見喵喵興奮地跳上跳下,我連忙拉著學長過去。他們已經生好火、烤肉架上堆滿了各種食材。
 
  「漾漾今天過得開心嗎?」千冬歲推推眼鏡,打量著我。
 
  我點點頭,和學長一起坐下。「你們呢?」
 
  「因為敵人被解決的太快所以一點成就感都沒有。」千冬歲抽出隨身的筆記本,「我記得是冰炎學長的好人卡攻擊讓我們一舉獲得勝利。」
 
  「那是褚提供的方法。」學長突然開口,手上是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汽水。
 
  「我就在想你怎麼可能知道好人卡這種東西。」夏碎微笑,一邊烤肉一邊看著學長,「畢竟你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和好人這個詞搭上邊的樣子。」
 
  對啊學長怎麼看都不是個好人。
 
  「褚,閉腦。」
 
  學長乾脆塞了杯飲料給我,紅眼透著殺氣。
 
  「真好,大家都有伴了。」喵喵看著所有人,突然這樣開口。
 
  我看了看四周,大概數了一下。
 
  學長和我、夏碎和千冬歲、萊恩和莉莉亞、蘭德爾和尼羅、戴洛和阿利、賽塔和安因、還有不知道飛去哪的雷多和五色雞頭……
 
  真的還挺多對的。
 
  「不過沒關係、喵喵還有蘇亞!」喵喵很快地打起精神抱起原先趴在頭上的蘇亞轉圈圈。
 
  ──這樣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覺真好。
 
  黑袍們、同學們、學長姐們、還有其它學院認識的朋友們,我認識的所有人,不管有伴沒伴,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很幸福。不過、好像還是少了什麼。
 
  「漾漾,抱歉我來晚了。」一個溫和的聲音從後方響起。
 
  「中秋節竟敢不回家,褚冥漾你膽子越來越大了嘛。」接在溫和嗓音後面的是我一輩子都不敢忘記的女魔王聲音。
 
  我立刻站起轉身,「姊、然,你們怎麼來了?」
 
  「來看你啊。」然笑笑地照往例遞上一籃點心給我。
 
  傳說中的紫袍邪惡巡司褚冥玥則是冷冷哼一聲,順手接過旁邊路人恭敬呈上的飲料和食物,「老媽和老爸一起出去玩了,出門前要我來看看你是不是還活著。」
 
  ……這種關心我不知道該哭還該笑。
 
  「啊,好久沒烤肉了呢。」然微笑著坐到了一旁、也順便拉著冥玥一起坐下。只是在冥玥附近的人們動作都變得很不自然。
 
  看見附近的袍級個個都是芒刺在背恨不得馬上逃跑的表情,我說老姊妳當巡司會不會當得太敬業了?
 
  「今天中秋節,我來找我弟團圓,沒打算工作。」冥玥冷冷開口。
 
  大家瞬間如釋重負。
 
  ……公會巡司的工作內容到底是什麼!
 
  「你真的想知道的話,可以來打打零工。」冥玥看著我冷笑。
 
  不了我一點都不想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妳為什麼可以知道我到底在想什麼所以請不要回答我謝謝。
 
  「呵。」冥玥輕笑一聲,轉頭和然聊著天。
 
  呀、這樣大概就真的是所謂的月圓人團圓了呢,感覺大家都到齊了。
 
  ──真好,大家都平平安安。
 
  「褚,過來。」學長朝我招招手,我不疑有他地走過去,旋即被抱了滿懷。學長輕輕在我額頭印上一吻,「中秋節快樂。」
 
  窩在學長懷裡賞月、身邊圍繞著朋友家人,總讓人覺得今年的月亮看起來特別的圓。
 
  「嗯,中秋節快樂。」
 
  -醉月,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58-6021f5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