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盡頭 

小品文。

 --

 
  許多許多年以後,熟悉的人一個個離去,但卻有更多熟識的人依舊存在。
 
  長壽的種族依舊存在,一般種族卻已消逝等待下一次輪迴。無論是什麼種族都會有消逝的一天,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你還記得,你有個很可愛的戀人。有著一頭柔順的黑髮和晶亮的墨眸,腦袋裡常常會有許多莫名奇妙的想法,老是對自己沒有信心。
 
  從相識到在一起,都是那麼理所當然。
 
  你還記得對方清秀的臉蛋和純真的笑靨,也記得對方眼角泛著粼粼水光的樣子有多迷人。
 
  從戀上的那一刻就沒有想過放手的可能性;從吻過那雙水潤唇瓣後就沒有再思考過接觸其他的念頭;從觸碰過那人白皙柔軟的身子後就認定了此生再無其他。
 
  也許思考過,但又像是沒有。精靈總是善忘,即使你是混血的精靈也不例外。
 
  思考過是否能真的能攜手相伴直到盡頭?而永遠,又是誰的永遠?
 
 
  那個人曾經這樣問過,在夜裡耳鬢廝磨的時候。你總喜歡抱著他暖暖的身子,他也習慣的會往你懷裡鑽。
 
  情事過後的他唇邊總漾著笑意,即使疲憊令他幾乎快睜不開眼,仍是執意要說上一兩句話才願意在你的擁抱中入眠。
 
  ──學長……
 
  他是這樣叫你的,學長。即使關係不再是學長學弟,即使已經從學院裡畢業,他仍執意喊你學長。
 
  ──學長、學長……
 
  你有無數的學弟妹,但是他喊出口的學長即使再微弱你都聽的見、你也永遠都不會錯認他究竟在喊誰。
 
  你終於明白,原來這就是愛情。
 
  ──吶,學長,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嗎?
 
  瞇著眼,他在你懷裡微仰著頭,認真的傾聽你的心跳聲如此問道。那是在大戰之後、你終於在醫療班首領的許可下踏出病房、第一個相擁入眠的夜晚。
 
  ──會的。
 
  你記得你是如此回答,而後緊緊摟住對方。多少個夜晚,你讓他獨自一人守著空盪盪的房間和床舖。
 
  ──一直到盡頭?
 
  細緻的眉皺起,小小的腦袋裡開始認真計算著你從來沒想過的問題。你輕叩了他的後腦強迫終止他的想法。
 
  ──我們會在一起,永遠。
 
  但你沒有告訴他,那個永遠,是誰的永遠。
 
 
  時間不停流逝,遭受重創的鬼族長時間內不可能再次崛起。而守世界的長時間,也許又是好幾個千年以後。
 
  平靜的日子過了許多年,少年成了青年。
 
  不再是遇上事情只能由人拉著衣領逃跑,你的戀人經由大戰與之後的訓練,成長許多,雖然你依舊可以輕而易舉的隨時壓倒對方,對練的時候在十招之內讓對方慘敗。
 
  但是那個曾經讓人隨手拉的衣領已經不再需要其他人在逃生的時候隨手攜帶了。
 
  你沒有讓他考取袍級,雖然在你的搭檔休養時他是你得力的幫手。但你不想讓他被袍級、被公會束縛住。大概是私心使然,你希望能羈絆住他的人、除了家人以外只有你一個。
 
  而他本人不知為何也對考取袍級避之唯恐不及。
 
  時間不斷流逝,而你發現了他的衰老比一般人類都還要緩慢,也許是血緣的關係,你看的出那位紫袍巡司以及妖師首領亦然。歲月帶不走他們美麗的容貌,只能在他們同樣清澈的眼眸裡增添風霜。
 
  他也曾經為此煩惱過。
 
  ──吶,學長,我前幾天在街上遇到幸運同學,他都是兩個孩子的爸了。看起來也像正常人類一樣……
 
  面對著鏡子,容貌依舊清秀的他苦著臉。而你毫不猶豫讓手接觸到了他的後腦。
 
  ──他本來就是正常人類。
 
  ──哎?不是啦……是他的樣子啦,我都多少歲人了還是這樣子……他還一臉驚訝的問我怎麼保養的,怎麼還和二十幾歲差不多……
 
  ──說你天生麗質就好了。
 
  ──我知道了!原來就是因為圍繞在我身邊的都是一群不老不死的火星人所以我才不覺得我這樣很奇怪……噢!學長這樣打會變笨啦……
 
  輕輕鬆鬆的把他抱起丟回床舖,你不發一語地狠狠將他吃了個乾乾淨淨。
 
  你沒有告訴他,或許他心裡也明白。你們兩個的極限,真的不一樣。你在他的生命裡幾乎要霸佔了全部,但他在你的生命裡只是短暫的一瞬間。
 
  而後,你希望自己不要想,但卻又不住的開始替兩人計算究竟還可以在一起多久。
 
  你們的盡頭相差太多。
 
  你沒有動過利用法術或是藥物令他長生不老的念頭,因為你明白他畢生的心願就是像個平凡的正常人一樣。你愛他、深愛著他,所以不願意讓他面對親人離去後只剩自己一人長生的苦楚,不願意讓他失去在原世界可以回去的家。
 
  雖然在他的雙親雙雙離開後他幾乎不再回去,但至少他的姊姊還在,他的表哥也在,他還有可以在傷心難過寂寞時回去的家。
 
  鳳凰族的醫術精湛無比,但是他們挽回不了自然逝去的生命。
 
  時間帶走了他。
 
  他在你的懷裡嚥下最後一口氣,眼角泛著水光卻依舊帶著笑。在你眼裡看來只是如以往般靜靜睡去,但你同時明白他再也不會醒來。
 
  一樣是那樣清秀的年輕面容,但你知道他已為了自己忍受太久太久這樣等同於時間靜止的遲緩衰老。
 
  ──我好想再多陪陪你,但是我的時間好少……學長,答應我,不要難過太久,因為你一定會遇到,可以陪你很久很久的幸福……
 
  你心疼著這樣的他,明明應該在睡夢中安然離去的他硬是在最後使用了妖師之力,只為了可以道別。他為了這一刻準備了多久呢?你不知道。
 
  你沒有開口,只是握緊了他的手。
 
  ──我不會要你別哭,也不會要你忘了我,因為那真的好殘忍。但是請你答應我,不要為了我而獨自忍受長生的寂寞……不要用我短暫的一生限制住你的一輩子,那樣的負擔太沉重……答應我,好嗎?
 
  你知道,他像你愛著他一樣的深愛著你。
 
  ──好。
 
  所以你不忍心拒絕他的要求。
 
  ──學長,先離開的人總是比較殘忍。……對不起……
 
  輕聲開口,他的眼眶裡氤氳著水氣,呼吸微弱到幾乎令人察覺不到,但他依舊揚起微笑。
 
  ──謝謝你,親愛的……這一生,我過的很幸福……
 
  那是你記憶中最美麗的微笑,而他終於在人生的最後一刻開口喚了你一直很想從他嘴裡聽見的稱呼。
 
 
  精靈善記,也同樣善忘。
 
  時間會將記憶淘選到只剩純粹的美好。但是在你心裡,他的一切就連缺點都是如此美好,讓你想忘也忘不了。
 
  但你堅守著與他的承諾,很認真的在等待那個可以陪伴你很久很久的幸福到來。
 
  雖然到了很久很久以後的現在,你都還沒等到。但是精靈的時間很漫長,你相信總有一天你會遇見。
 
  「哪,冰炎,會後悔嗎?」
 
  「一點也不。」
 
  -盡頭,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57-3e0e9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