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摽有梅 

小品文。

 --
 
  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實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只是一個月。
 
  你就著窗外傳來的陽光看著隔壁學弟的惡鬼姊姊在你回報任務時強行塞給你的書籍,據說是中國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之一。閱讀對你而言當然不是難事,想要明白其中的意思也沒有多艱難,就算看不懂那種精簡文字想表達的意思,現在網路也很發達。
 
  你不明白的只是對方塞給你這本書的用意。當然更不能理解其中有一篇為何特別被標上了標籤。你當然知道那篇的意思,但是你也知道那絕對不是那個女人想要表達的意思。
 
  不過就是一個月。
 
  隔壁房的小學弟一個月沒有消息了。不是失蹤也不是意外,只是單純的請長假,據說是回本家特訓去了。
 
  你記得對方在回家的前一天晚上有來敲你的房門借浴室,磨磨蹭蹭地洗完澡後卻沒有立刻離開,只是在你的默許之下安靜地坐在沙發上望著你,無比地專注認真。。
 
  你有想過那也許是他房間裡的偶人在打掃他房間的時候被他看見了所以他才跑來這裡避難,但你沒有聽見任何的慘叫聲,對方的眼裡也沒有任何的驚慌失措,而心臟跳動的頻率也沒有變快,你因此而乾脆地否決了這項可能性。
 
  於是你挑眉看著他,示意他有話就說。
 
  但他什麼也沒說,只是沉默地望著你,像是在思考著什麼般目光閃爍。
 
  於是你發現自己越來越不能輕易推測出眼前小學弟的心意了。過去因為任務需要所以你在那位巡司的同意下展開了一年多的心思監聽,但在經過了一年的睡眠與一陣子的長途跋涉後,你發現很多事情都變了。
 
  曾經單純的學弟不再單純,他會想的、會考慮到的也許已經遠遠超出你所能想像。
 
  現在的你,聽不見,也看不懂。
 
  只是也沒有趕人的意思。
 
  不能否認的,你對待你曾經的代導學弟的方式很特別,你從來就沒有辦法對他一視同仁,也沒辦法真的狠下心拋下他不管。
 
  最初也是一個月。一個月的期限,讓你更了解他,也讓你更放不下他。
 
  這曾經讓你感到很困擾,非常非常的困擾。只是三十天的相處就讓你變成這樣,那未來該怎麼辦?於是等代導期一過,你開始比平常更加頻繁地出任務,開始遊走於世界各地剿滅各種異變。
 
  但等你出完一連串的長期任務回到宿舍,第一眼瞧見他平靜的微笑和嘴裡說著的好久不見還有旋即歪了歪頭又補充的歡迎回來,你發現出任務只是讓你更加深陷。
 
  最後你決定順其自然。
 
  無論是你喜歡他或是他也喜歡你的事情,你都沒有開口對他說,而他本人也一點自覺也沒有。
 
  就這樣你什麼都不說,而他什麼也沒感覺,一直拖拖拉拉到了現在,你的心意沒有改變,但你不知道他究竟想通了沒有,因為經歷了這麼多事,一切仍舊如常。
 
  唯一不一樣的是他離去前的那天晚上。
 
  房間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口告訴你他要回本家進行一個月的訓練,然後跟你說再見。在他打開房門踏出去的那一瞬間,你覺得自己的心猛然地喧囂了起來,想要攔住他要他別走,因為你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總有種彷彿他這樣踏出去就不會再回來的感覺。
 
  但你沒有開口留住他,他也沒有停下他的腳步。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
 
  你沒有去看他,他也沒有傳回任何的訊息。而今天是他離開的第三十天,在你手裡的是那位巡司在前天強硬地要你收下的書籍。
 
  時針走向晚間十點。
 
  第二十遍從頭到尾仔仔細細地看完手中的書籍,第五十次看過那篇特別被標上標籤的詩,第一次,如此期待能在自己的房門前看見那個小學弟的模樣。
 
  就算只是以學長的身分靜靜在一旁看著也好,精靈的時間無窮無盡,你過去曾經怨恨過自己的生命為何如此漫長看不見盡頭,但認識了他以後你很慶幸你可以將他的生命完整收進眼底也放進心中,因為你如此幸運,能夠擁有這樣的恆久。
 
  秒針答答答地走過,分針和時針接連著喀的一聲,時間來到十一點。
 
  依照醫療班所配給你的正常作息表,其實你該睡了,只是你從來就沒有真正理會過那張早就已經被你一把火燒掉的紙張,當然紙張著火的瞬間從那裡面竄出的詛咒也早就被你解決。
 
  於是你看了那首詩一遍又一遍。
 
  直到手機響起,你漫不經心地接起。
 
  「我家笨弟弟就交給你了。」巡司頓了頓,「他啊……可是熟透了呢。」
 
  通話被切斷,但你的思緒卻立刻連結上了。
 
  ──原來如此。
 
  接著你的房門被輕輕地敲了敲,你當然認得這樣的敲門聲。於是你單手拿起書本,走上前去打開了房門。
 
  一如你所想的黑髮少年正站在你的房前,臉上掛著有些害羞靦腆的微笑。你挑起眉,看著他,等待著他的第一句話。
 
  「那個、學長……我回來了。」
 
  你安靜地看著他,嘴角微揚。
 
  他不解地看著你,臉頰泛起了淺淺的粉紅,「那、那個,如果沒事的話……我、我先回──」
 
  「褚。」你突然打斷了他,然後在他驚愕的目光中抬起那隻拿著書的手晃了又晃,「──摽有梅?」
 
  「我、我的詩經怎麼會在你那裡!」小學弟的臉猛然燒紅了起來,然後朝你撲了過來想搶走你手裡的那本書。
 
  於是你心情頗好的順勢摟住他的腰將他攬進懷裡,轉身關上房門後再把手裡的書還給他。
 
  「書就當作是代價,你這顆熟透的梅果,就讓我帶回家吧。」
 
 
  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梅子熟了,裝進了筐裡;愛我的男人呀,快來娶我為妻吧。
 
  -摽有梅,完-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 0w0 
謝謝噢噢噢噢(噴淚)
我為了這個困擾好久了T^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56-4baf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