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愛有多美麗 

小品文。

 --

 
  傷腦筋。
 
  畫著一張又一張的符咒,我時不時翻閱著一旁安因借我的書。前陣子上課時安因誇我有進步,讓我開心了五秒鐘。為什麼只有五秒鐘?因為安因之後交待下來的龐大作業讓我瞬間變臉維持不了快樂的情緒。
 
  數了數畫好符紙的數量。嗯,再加上現在畫的這一張就夠了。最後一張這個詞讓我瞬間打起精神,筆畫迅速確實地添上。
 
  明天開始是扇董事所謂的『初戀紀念日』,全校的情侶都無條件放假一天。很扯,但是還有更扯的,因為明天開始是十天連假。至於放假的原因則是……
 
  ──『交往紀念日』、『牽手紀念日』、『初吻紀念日』、『擁抱紀念日』、『冰塊開竅紀念日』、『改造成功紀念日』、『誓約紀念日』……
 
  一共八天,但是扇董覺得只放八天太小氣所以決定一口氣放十天。但是能放假的只有情侶,事情宣布的昨天學校就發下了情侶專用識別徽章,只有拿到徽章的人才可以放假。
 
  至於學校是怎麼知道誰和誰是一對,這不在我想理解的範圍內。
 
  這項決定自然讓仍是單身的學生們非常不服氣,於是扇董開了金口。
 
  ──「學校的結界只認徽章不認人,想放假的就各憑本事吧喔呵呵呵呵!」
 
  撂下這句話的扇董事就這樣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離去。接著,徽章發下的瞬間整個校園內的氣氛也不一樣了,身為蹩腳路人的我只好東西收一收趕快回黑館避難直到現在。
 
  拿出旅行用的小背包,我開始收拾一些必備用品。簡單的換洗衣物和完整的保命用品。爆符、風符、護符、移動符、其它符咒和水晶……我一股腦地放,反正多帶多保庇。
 
  「褚,你要去哪?」學長推開房門,在我身後問道。
 
  「要去流浪啊。」打開抽屜拿出地圖看了看,我漫不經心地回答著。唔……這裡去過了、這幾處也去過了……有十天、那到這區好了。
 
  決定好目的地,我轉身看著臉色不太好的學長,緩緩勾起笑,「學長連假有安排任務嗎?」
 
  老實說,十天的假期如果都沒有學長在身邊,那這些專門讓情侶放的假就沒有意義了。
 
  「沒有。」
 
  聽見學長的回答,我把地圖收進包包裡,接著撲進學長懷裡,由下往上笑望著他,「那,陪我一起去流浪吧。」
 
  我知道學長是特別為了我把任務推掉的。
 
  「想去哪裡?」摟著我坐到床上,學長問道。
 
  通常他會這麼問就代表他已經答應我的要求了。
 
  「我想去……」輕輕在學長臉下印下一吻,「──找回我的精靈百句歌。」
 
 
  我花了一點時間和學長解釋前因後果,而他只是抱著我靜靜地聽。
 
  在他沉睡的那年,我利用所有空閒的日子找遍學院附近的每一處;在學長醒來以後,我則是用學長出任務不在的時候繼續持續不停地找。
 
  現在的我已經是大學生了,這幾年零零散散地也找了不少,也許和我身上的妖師血源有點關係,我找起來似乎不像白川主那樣困難重重。雖然我個人不太滿意那個數量,但白川主顯然滿意極了,可惜的是他並沒有因為這樣就多還我幾句百句歌。
 
  我做了一張表格來記錄我拿回了哪些句子,定期會拿起來翻一翻。即使上面依舊是空缺多於被填滿,我還是堅信著總有一天我會把它們補齊。
 
  學長用力摟緊我,也許是想表達他的心疼與不捨,我輕輕蹭了蹭包圍著我的熟悉冷香。
 
  ──放心,我沒事的。這樣的旅行,我很喜歡,就像是在環遊世界。
 
  「都是一個人?」
 
  我偏頭想了想,「出發的時候都是我一個人,回來就不一定了。」偶爾,會在目的地遇見正好在出任務的朋友們,就會順路一起回來。
 
  他們從來沒問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那麼危險的地方過。
 
  「難怪千冬歲說你常常四處亂跑,哪裡有危險就往哪裡鑽。」小力地彈了我的額頭,學長瞪了我一眼。「都不怕遇到危險?你不是很怕死,怎麼還這麼努力往死裡跑?」
 
  反正到現在也沒出什麼大亂子啊……我只能傻笑,然後繼續窩在學長懷裡,接著毫不意外地被學長巴了一下。
 
  「都已經很笨了還一直打……」我揉揉被攻擊的後腦,委屈地瞅著學長,「我有把你畫的移動符收在口袋裡隨時準備逃命用啊……」
 
  幹嘛說得我好像是那種只圍一塊窗簾布就跑去槍林彈雨中打滾的人啊……
 
  「哼。」
 
  「而且我還有老頭公和米納斯,還有大家給的護符……」
 
  學長瞇眼瞪著我。
 
  「好啦好啦別氣了啦……我都成年了,總不能一直護著我不讓我出去闖一闖啊,你之前不是一直很希望我多成熟點趕快長大?」
 
  「成熟長大的定義不包含找死。」翻身壓住我,把我困在床鋪與他之間,學長由上而下俯視我,「褚,我會擔心。」
 
  啊,難得學長這麼坦白。
 
  我揚起笑,「別擔心,我很怕死,是個標準的膽小鬼。」
 
  我想起之前在某個地點曾經遇過扇董事,她老人家難得有興致不搗蛋而是和我聊了聊某對個性異常相似的師徒。
 
  她說她家那口子總是刀子嘴豆腐心,動手動得比嘴巴還快,彆彆扭扭地要他說句情話比和他決鬥還辛苦。
 
  聽到這裡,我忍不住笑了,因為這和學長幾乎是一模一樣。
 
  但扇董事話鋒一轉,也說了一點傘董事的好話,其中自然免不了帶有扇董風格的挖苦稱讚法。說真的,我很佩服傘董事能夠容忍這樣的扇董事這麼久。
 
  然後扇董開口問了我一個問題。她問,談了戀愛,有發現愛情這玩意兒有多美麗嗎?
 
  我當時只是傻笑,沒有回答她。
 
  ──愛有多美麗啊……
 
  我望著學長好久好久,我想,我可能懂了。
 
  -愛有多美麗,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54-0feae6d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