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復歸 

小品文。

 --

 
  踏進久違的校園,因為實在是很懷念的關係,我硬是要求學長陪我慢慢從校門口走到和賽塔約定好的地方,而他雖然擔心我的身體,卻也拗不過我,只好由著我亂來。
 
  「褚同學,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賽塔,希望在主神的眷顧下您一切安好如以往。」
 
  「感謝您的祝福。眾人都在期盼著這天的到來,走吧,大家都在等著你。」
 
  讓學長攙扶著走進風之白園,最先看見的是賽塔,再來是其他熟悉的臉孔。其實過去認識的人有大部分已經隨著時間流逝而只存在於我們記憶裡,畢竟長壽的種族真的不太多……
 
  但是被留下的人也沒什麼好難過的,哀傷其實只有一陣子,一旦有生命逝去就必定會有新的生命來到這個生生不息的世界,這是世界的規律。於是我們會懷念、會回憶著那樣有著彼此存在的記憶,但也僅止於此。
 
  每一個生命都是獨立的個體,我們不需要、也不能透過誰來緬懷誰,即使靈魂相同,但那畢竟已經不是我們所熟悉的人,對方也沒有那些與我們共同經歷的記憶,對我們而言,那就已經不是我們所認識的朋友了,而是另一個嶄新的生命。
 
  一開始我其實看不破這些道理的,只是時日漸久,看不破也得看透了。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我一樣好運,可以遇見這麼多貴人給我幫助。
 
  得到什麼的同時代表其實也失去了什麼,因為擁有的時間太多,背負著的東西會越來越多,必須一次又一次的忍受短暫的相遇相知最後分離。沒有哪一個種族注定堅強,只有願不願意樂觀面對綿長的時光。
 
  說完全沒有猶豫過是騙人的,但是一旦決定了就不要後悔是我自己給自己的承諾。於是放棄進入輪迴的權利,我選擇讓「褚冥漾」這三個字緊緊地鎖死在我的靈魂上,這個名字將陪伴我一直到最後,伴著我的靈魂一同灰飛煙滅。
 
  雖然大概還要好長一段時間才可能灰飛煙滅。
 
  「漾漾,身體好多了嗎?」喵喵關心地詢問我,我點點頭,然後跟著她一起坐下。
 
  最初的友人到現在嚴格說起來也只剩喵喵了,千冬歲和夏碎早就踏進了下一次的輪迴,過幾年或許可以邀喵喵一起去偷看他們的成年禮……
 
  唔,有學長在的話應該會從偷看直接變成在貴賓席觀禮……但是我其實比較喜歡偷看耶,因為這樣才不會被一堆不認識的陌生人搭話攀關係。……沒關係反正到時候叫學長跟我們一起蹲草叢就好。
 
  至於萊恩,不知道為什麼……找不到他的靈魂。不知道是靈魂和身體一樣沒有存在感還是在進到冥府以前就跑去其他地方、比方說飯糰聖地之類的,總之就是找不到萊恩……
 
  不過我相信萊恩自己應該會過得挺好,而且我想我們一定會再遇到,只要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我們就一定有機會見面。
 
  「最近好嗎?」倚著學長,我小小口地喝著飲料,看著喵喵。
 
  「喵喵忙得很充實喔,也遇到很多有趣的孩子。啊、這是喵喵早上做的,吃吃看吧!」從身旁的盒子裡小心翼翼地端出蛋糕,喵喵熟練地切了一塊遞給我。
 
  用叉子切了一口送進嘴哩,甜蜜的感覺頓時在舌尖化開,是我最喜歡的巧克力蛋糕,「妳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喜歡的話這些可以帶回去、」喵喵笑嘻嘻地把蛋糕放進盒子裡再擺到我身邊,「因為本來就是要做給漾漾吃的喔。」
 
  沒等我開口,喵喵又繼續說了下去。
 
  「我很高興漾漾可以回來,真的很高興。不是這幾年沒有認識其他人,也不是這幾年過得不快樂,但是就是會很想你們大家,有時候會覺得你們怎麼可以這麼卑鄙的丟下我先走,有時候遇到有趣的事會覺得好可惜你們都不在了沒辦法和你們分享……」
 
  默默地從學長口袋裡挖了手帕出來遞給喵喵,我拍拍她的肩膀。
 
  「漾漾回來了、沒有輪迴也不是轉生,喵喵真的好高興、好高興……」
 
  「能再看到妳,我也很開心。」看著喵喵怎麼擦也擦不完的眼淚,我輕輕嘆了一口氣,「而且這一次,我會存在很久很久,所以我們可以一起想念他們、一起分享快樂的事情……偶爾,還可以稍微去打擾一下他們噢。」
 
  「所以不要哭,女孩子的眼淚是很珍貴的。」
 
  經過了好一陣子的軟言安慰,喵喵才終於漸漸收住了眼淚、破涕為笑,這才讓我鬆了一口氣。
 
  不管經過多久,我始終對女孩子沒轍。……更正,我是對溫柔的人沒轍。
 
  「啊!」看著手錶,喵喵突然驚呼一聲,然後對著我雙手合十,「漾漾對不起噢,喵喵值班的時間到了,下次有空再去找你玩!」
 
  「好,路上小心。」
 
  笑著目送喵喵離去,我緩緩呼出一口氣,察覺了我有些疲憊的學長則是輕輕把我攬進懷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學長對我總是這麼溫柔這麼小心翼翼,讓我知道我是完完全全被他捧在掌心裡呵護的。
 
  每次只是想到,就會覺得心裡頭甜滋滋的,像最純淨的蜂蜜一樣濃得化不開的甜蜜漲滿胸口,而後沿著血管流竄到四肢百骸,於是整個人就這樣被他的溫柔緊緊包圍並且深深地陷進去無法自拔。
 
  「要睡一下嗎?」
 
  搖搖頭,「已經睡好久了,至少在外面要盡量清醒著。……好久沒看到大家聚在一起了,好懷念。」
 
  「漾漾,身體還可以嗎?」安因和賽塔一起緩緩走了過來,手中端著一些簡單的小餅乾。
 
  「謝謝關心,和之前比起來好太多了。」忍不住揚起笑,我招呼著他們一起坐下,「最近學校的情況還好嗎?」
 
  賽塔溫柔地笑著,「最近年輕的學生們依舊朝氣蓬勃,學院的運行一如往常,只是人手有些短缺。」
 
  「這算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的周期,行政人員和教師的部分會人手短缺但是學生的數量卻沒有跟著減少,於是、只好藉由增加教職員和行政人員的人數來達成平衡。」安因微笑著隨後補充。
 
  真是辛苦他們了。
 
  「於是,如果可以的話,有件事我想徵求褚同學的同意。」賽塔替每個人都倒了一杯茶,悠悠哉哉的,「來自董事們的邀約。」
 
  董事們?
 
  「……請說。」
 
  「Atlantis的畢業校友,無袍級的褚冥漾,請問您是否願意重返校園、將您的知識與技藝傳授給那些年輕的學生們?」
 
  ──咦!
 
  所以是要我當老師的意思嗎?
 
  「……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勝任。」靜靜地抓住了學長的手,我有些不知所措,「這麼重要的事……」
 
  「褚同學,既然邀您,就是相信您有這份能力。」
 
  輕輕地將我的手包覆在手心,學長緩聲說道:「只要相信,就可以做得到,那麼褚、你怎麼說?」
 
  ──面對眼前的道路、看著唯二選項的單選題。你、會怎麼說?
 
  ……
 
  「我──」
 
  -復歸,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53-0fb95a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