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勝負 

小品文。

 --

 
  大戰結束第五年,感覺什麼都步上了軌道。
 
  在這間異能學院裡,你幾乎得到了你過往從來不曾擁有的一切。你得到了友情,沒有人因為你的運氣而排擠你;得到了愛情,不管是不是你原先希冀的方式;得到了掌聲與讚美,因為你的努力與改變。
 
  你的戀人是你曾經的代導學長,他為了你做了很多很多,無論你知道或不知道。大戰以後,他被鬼族強行撕裂的靈魂在你的努力之下逐漸復原,而他的名字終於能夠暴露於空氣當中、那個由他父母所賦予的美麗名字。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你的身體不如以往健康,但日常生活還算可以應付。於是你會在那人出任務前說一句路上小心,心情好會送上暖暖甜甜的笑容,但若心情差點就會任性地把自己埋在被窩裡不想見他。
 
  你心情好,他會親親你的臉再離開;你生悶氣,他會隔著棉被抱抱你,也許偶爾哄哄你。
 
  他是這樣地寶愛你。
 
  小心翼翼地不敢有任何損傷。
 
  雖然對那個人來說只要是醫療班能夠治得好的都不能稱得上是損傷,至少看你難受他會心疼,看你流淚他會不捨。
 
  你們從不把愛和喜歡掛在嘴邊,總是以行動表達。
 
  你會去圖書館尋找世界裡各個種族的示愛方法,也許是一束花、也許是個特別的數字也可能是某種特殊的舉動,而他總是有辦法理解你想表達什麼、並且做出完美的回應。
 
  所以你很認真的覺得你的戀人大概熟知世界上各種示愛的方法。
 
  於是上圖書館翻書查資料成了一種樂趣,在發現新方法的同時猜測對方是否會明白、在對方做出回應時再次確認雙方的感情,而後感到小小的不甘心於是繼續埋首在書堆裡翻翻找找。
 
  並且樂此不疲。
 
 
「褚冥漾、出來決鬥!」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語調以及熟悉的句子,唯一讓人感到不熟悉的是地點,現在的你們,已經是大學部的學生。
 
  藍袍的喵喵紅袍的千冬歲白袍的萊恩以及無袍的你,感覺起來是真的是什麼也沒變,卻又什麼都變了。
 
  不變的變也是一種改變。
 
  不過在門外吶喊的女孩確實是變了,她現在穿的衣服是紫色的。
 
  照往例是那位情報班的神諭世家下任家主率先走了出去,「這位女同學,如果不分青紅皂白就在別人教室外吶喊異性的名字,就會有厚臉皮前來找男友的嫌疑喔。」
 
  你和金髮的女孩對看了一眼,無奈地笑了笑。兩人視線同時望向另一端沒什麼存在感的友人,看見對方一如往常的模樣,你們沒有多說什麼、三人一同邁開腳步走了出去。
 
  「……我是來找萊恩吃飯的、不小心喊太習慣喊錯了而已!」紅著臉小小聲反駁,紫袍新人不自在地看了看四周。
 
  「沒關係的啦莉莉亞我們都知道的喔!」喵喵柔聲安撫,「千冬歲是和妳開玩笑的啦!」
 
  另一名當事人則是緩緩開口「……今天有限量的飯糰……」
 
  …………
 
  「──萊恩˙史凱爾!你這個飯糰偏執狂!本小姐真是倒了八百輩子的楣才會喜歡上你這種渾蛋!」
 
  「啊、莉莉亞!──萊恩你快點去追啊!」
 
  你偏著頭,站在日本友人身旁,靜靜地欣賞著這齣幾乎天天上演的鬧劇,而後微笑。
 
  這樣的生活,真的挺愜意的。
 
  不過你其實不太懂,為什麼那名女孩如此堅持要與你分出勝負。明明你只是個無袍級,而且還是個很虛很弱很蹩腳的無袍級,想要挑戰要決鬥怎麼看都應該輪不到你才是。
 
  大競技賽也舉行了你進入守世界後的第二次,不久的將來會有第三次。紫袍的莉莉亞聽說最近也挺讓人看好的不是嗎?
 
  更何況上一次你也沒有參加。……那怎麼還會這樣三番兩次地想要決鬥呢?
 
  你不懂,你想這大概是個不解的謎。
 
  「漾漾,今天要去清園,他們先去張羅食物,我們也出發吧。」千冬歲突然開口喚你,你點點頭,跟著對方的腳步一同前往目的地。
 
  已經很習慣身邊通常有個人陪著。
 
  學長不在的時候,大家都會很有默契地輪流陪著你不讓你落單,不是怕你被人攻擊遇到危險,而是怕你不會好好照顧自己,天冷了不加衣下雨了不撐傘受傷了不就醫。
 
  大家都很疼你,沒人捨得你難受。
 
  大多數陪著你的是身旁這位友人,因為通常你戀人不在的同時、他的兄長也會一併消失。畢竟是搭檔,而且兩人一起進行任務速度也會快上許多、當然就會有更多時間回來陪伴你們。
 
  至於大家都很忙的時候,你會回家、或是乖乖待在宿舍裡,不讓人擔心。
 
  那位紫袍的妖精貴族,雖然嘴上老是喜歡嚷嚷、常常吵著說要和你決鬥,但你懂她只是不小心養成三不五時就要喊一下才會舒坦的怪習慣,畢竟她也明白你不再適合那種過於勞動的體能競技。
 
  偶爾,當你興致來了,也會提議一些並不需要過多體力的決鬥方式,比方說猜拳、下棋、玩牌這些對普通人類來說相當一般的小遊戲。其中有輸有贏,只是你從來就不在意勝負。
 
  因為早就輸了。
 
  ──「對了漾漾,你知道嗎……?」
 
 
  「學長,這給你。」
 
  你漾著燦爛的微笑,把手中準備好的小盒子放到對方掌心裡。略略揚起眉,他打開盒子,而後嘴角向上十五度。
 
  小巧精美的盒子裡是一顆圓滾滾的小石頭。黑漆漆的表面有著點點晶亮,像深夜裡漾著點點星光的天空。
 
  黑袍沒有開口,你期待著他終於因遇見難題而認輸的時刻到來,雖然心中同時出現了那麼一點的失落。
 
  「褚。」
 
  你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戀人突如其來地喚了你,於是你抬起頭,望進一對艷紅。
 
  來不及驚呼出聲,冰涼柔軟的唇就貼上了你的。
 
  「──你怎麼好好的人類不當跑去當企鵝?」結實有力的臂膀環著你,親暱地在你耳邊輕喃。
 
  啊、居然連這個也知道。
 
  順從地靠在對方懷裡,你眨眨眼,忍不住好心情地笑了。看來你又輸了,不過輸得很心甘情願。
 
  反正整個人早就已經全輸給他了,多輸幾次也無妨。
 
  ──你如此想道。
 
  -勝負,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52-e5c7af7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