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傘下 

小品文。

 --

 
  少有的,四季如春的學院裡飄起了綿綿細雨。
 
  遠遠地,你就望見了那道身影。
 
  獨自一人捧著剛從圖書館借出的書籍走在路上。少有的身邊沒有同學朋友陪伴,你不禁懷疑起對方究竟是如何通過那對他來說幾乎是惡夢的迷宮抵達圖書館。──雖然學院裡大部分的地方對某人來說都是惡夢。
 
  你皺起眉,雙手環抱著胸等對方抵達自己面前。
 
  經過許多日子,守世界終於再度步上以往平穩的軌道。經過醫療班強迫式的良好照顧,你的身體終於也恢復了以往的水平,一切都步回原軌。
 
  唯一沒有的是眼前這個笨蛋。
 
  「褚。」
 
  瞇細眼,你開口喚了眼前顯然相當專注於低著頭走路的少年,不悅地發現對方身上淺淺的水漬。
 
  你伸出手,不意外地發現對方瑟縮了一下、畢竟你的前科相當多,而你最初的動機其實也是對方心裡所想。歛著眼,你隨手替他潑去沾在髮上的水珠。
 
  「不想想自己什麼破爛身體,下雨了感覺不到嗎?」抬起少年的下顎,你湊近他耳邊低語,還故意輕含了下那小巧柔軟的耳垂。
 
  「學、學長!」瞬間紅了臉,少年驚呼了聲後連忙東張西望想知道附近是否有人正往這裡看。
 
  即使收回了傾聽對方心聲的能力,看著他的表情你依舊能輕易明白他的想法。你輕輕揚起嘴角,迅雷不及掩耳地吻了他,「都多久了還會害羞?」
 
  「……又不是你都不怕人家看。」少年不滿地鼓起臉頰,隨即又因為察覺到自己的年齡已經不適合擺出這樣的小孩表情而抿起唇。
 
  雨依舊靜靜飄落著,沾濕了路邊的樹葉、也讓少年身上再度蒙上一層水霧。而少年本身彷彿沒有感覺似的,偏頭望著你、像是不明白為何你眉頭再度皺起。
 
  看著他白皙到近乎有些蒼白的臉,你想起他前陣子才好不容易在提爾的許可下踏出房門。長期作息不正常和心理壓力讓他失去了健康,你知道有大部分是因為你,於是你覺得心疼。
 
  行動被限制在房裡靜養的他相當安然自在,像是早已習慣。你回想他曾經告訴過你的、他以往輝煌的紀錄,看著他蒼白卻平靜的臉龐,心口泛著疼。
 
  不懂為何有人能多難至此?
 
  你藉著每次擁抱確認他還存在,透過每次親吻證明他的雙唇依然水潤嬌嫩,經由每次親密感覺他即使蒼白但仍舊溫熱柔軟。
 
  「學長……?」
 
  他怯生生地拉拉你的衣角,晶亮澄澈的黑眸裡只映著你的倒影。你喜歡這種在他眼裡只有你的感覺,幼稚也好、獨占慾太強烈也好,你希望完完全全的擁有他、希望他眼裡只有你。
 
  他的語氣透著擔心。不懂你為何思考這麼久、也不知道你在打量著什麼。
 
  你抽走他手裡的精裝書,右手食指微彎,輕輕叩了對方額頭,「出來也不加件薄外套、下雨了也不知道要躲雨,你果然是個笨蛋。前幾天發燒終於還是把腦子給燒壞了嗎?」
 
  「才沒有。」
 
  看著少年不滿的表情,你略揚起眉。
 
  「那就別做出讓我覺得你腦殘的事情。」隨手施了傳送陣把書丟回黑館房間,你把他攬進懷裡,將臉埋進他頸間。
 
  少年回抱,「是你的標準太高。」
 
  你和他的心思其實一樣。
 
  你怕失去他,他同樣地也怕失去你。你們的人生充滿了種種不確定,你們都明白。
 
  「到時候又病上一個月我可不會管你。」話雖是如此,你仍是取出了早就為對方準備好的外套,有些粗魯地替少年套上。
 
  發覺對方臉上噙著的笑意,你不發一語。
 
  「可是你一定會照顧我。」少年的聲音有著無比的篤定,「就像我守著你一樣的守著我。」無關血緣與能力,如此肯定。
 
  雨還在下。
 
  你知道他會想在學院各處走一走,也許還可能會想要像原世界的人類一樣、撐著傘漫步在校園裡。
 
  有些不耐煩的嘖了一聲,你憑空抽出了雨傘。
 
  少年有些訝異的驚呼,「──咦?」
 
  看他的表情,你想他可能又在腦殘著你手中為什麼會有地球人才會用的東西。
 
  「要走一走再回去嗎?」你詢問著他,你知道答案不會是拒絕的那一個。
 
  少年眨了眨眼,而後笑瞇了一雙黑眸、彎彎如月,「好。」
 
  ──典雅的傘花綻放。
 
  站在傘下,你一手撐傘一手牽起他。
 
  十指交扣,而後前進。
 
  -傘下,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51-a0b7ad5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