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衰運的妙用 

小品文。

 --

 
  事情發生在一個悠閒的午後。
 
  我正縮在被窩裡和那隻大兔子相親相愛,一邊在偌大的床上翻滾一邊揉揉我痠疼的腰……我發誓我絕對沒有說學長的壞話,真的。
 
  是說這隻兔子的觸感真的很不錯,總讓人有種抱了還想再抱磨了還想再磨蹭了還想再蹭的衝動,是說學長對我來說的功能好像也是這樣……
 
  不行不行這樣感覺學長的立場就沒有了……
 
  呃,那學長還可以做什麼?
 
  我懶懶地壓在大兔子身上蹭著,認真地開始思考起學長到底除了好抱好磨好蹭以外還有什麼其他的功能用途。
 
  「褚,相信我,我的用處多的很。」
 
  一陣天旋地轉,大兔子被丟到沙發上、我被擺到某人懷裡,至於那個某人,則是摟著我坐在床上,還很貼心地替我攏攏被子怕我著涼。
 
  如果不要去計較那雙正在亂摸的手的話。
 
  「你有意見?」
 
  ──沒有您請繼續謝謝。
 
  「繼續想啊,怎麼不想了?」冷涼的手直接探進衣服內部輕輕摩娑著,最後定在腰間緩緩揉捏,有效地解除了原先盤踞不去的痠麻。
 
  看來學長大人很介意自己的功能。
 
  基本上身為學長的枕邊人我可以保證學長完全沒有問題甚至好得過頭到令人討厭,咳咳……離題了。好吧、學長還可以在腰痠的時候提供按摩──等等、可是我會腰痠還不是他造成的……
 
  算了換個話題。有學長在,夏天不用吹冷氣冬天不用開暖爐、出門不用等公車旅遊不必帶地圖、吃霸王餐對方依舊恭敬到不行、白住最高級套房還附贈最高等客房服務……
 
  這麼說來學長真的很好用。
 
  ──『啪!』
 
  噢、學長你又打我!我是在稱讚你說你的好話欸為什麼要打我……
 
  紅紅眼冷冷一瞪。
 
  好啦好啦,有學長在身邊就會很安心、光是看著也會覺得心情很好。遇到危險學長總是會第一個擋在我前面保護我、常常在我沒有自覺時替我預先排除掉很多困難阻礙與惡意攻擊,學長對我很好、很疼我啦。
 
  「哼。」
 
  沒有多做表示僅僅冷哼一聲,學長略略上揚的嘴角洩漏了他的好心情。
 
  聽說這種人的性格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叫做悶騷。
 
  ……
 
  「褚,你看起來很閒的樣子,不如陪我去原世界走走。」學長揚起冷笑,興致頗高地提議。
 
  老大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很閒了沒看見我正在哀悼我痠疼不已的腰和幾乎天天被迫熬夜的人生境遇嗎?而且聽說親手造成這一切的人現在正抱著我然後不知道能不能算是良心發現的在替我按摩腰部。
 
  「……」固定在腰間的手緩緩收緊。
 
  我在他的眼神裡看見了逛街滾床二擇一的糟糕題目,無奈之餘,我決定選擇比較沒有生命危險的那一項。
 
  「我們回原世界吧。」
 
  乾脆地放開我,學長在我起床著衣的瞬間補上最後一刀。
 
  「對了,原世界你家那邊聽說有強颱。」
 
  ──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說你良心發現因為你根本翻遍全身上下找不到良心這種東西。
 
 
  走在大風大雨的街上,我第十三次看著學長黑著臉架起結界把前方正朝我迅速撲面而來的招牌給擋下,也是第九次驚險地閃過自上方跌落的盆栽。
 
  ──也許來逛街才是比較有生命危險的選項。
 
  我一邊熟練地閃過倒下的電線桿一面如此想道。不太對、通常如果我可以成功地閃過前方的小阻礙那通常就代表有更大的障礙在等著我……
 
  「褚!」學長瞬間摟著我往屋頂上跳。
 
  『轟!』
 
  我嘴角抽了兩三下,面無表情地望向下方,一棵看起來相當粗壯的樹正橫躺在我剛才站的地方。
 
  要是學長不在我大概又要進急診室了吧。不知道那群醫生護士有沒有很懷念我,畢竟那麼久沒光顧了,要去看看他們嗎?還是不要好了、搞不好他們以為我早就掛點了所以才這麼久不見蹤影,現在去鐵定會嚇死一票人,更何況現在還是颱風天。
 
  「有時間腦殘怎麼不先想想自己該怎麼躲?」學長拎著我的衣領往下跳,再次走回正常人該走的街道。
 
  因為、再怎麼躲都沒有用啊……
 
  摸摸鼻子,扯開有點無奈的笑,我開始解釋,「再怎麼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會發生在我身上,所以與其進了醫院承受醫生護士不可置信的眼神、還不如用最合理最可能的方式送醫,可以省下解釋的麻煩。」
 
  「你……」
 
  我搔搔臉,「更何況,如果我第一次成功閃開的話,之後受的傷會更重。」
 
  以前曾經有過為了閃開走廊上的障礙物而不小心整個人從樓梯上摔下去和為了躲開從上面砸下來的不明物體反而被車撞到的經驗。這種可怕的經驗多了就會寧願給東西絆倒砸到受點小傷換取進醫院的次數可以減少一點。
 
  「都訓練這麼久了,好歹也該有些反應能力。」不太能苟同地皺起眉,學長輕敲我的腦袋。
 
  我眨眨眼。有啊,我進學院以後傷口少很多。「學長、我們來這裡做什麼?」我想學長應該不會是為了要體驗颱風風速有多強雨勢有多大才把我從床上挖起來的。
 
  ……應該。
 
  「等等你就知道了。」學長領著我拐了個彎,又走了不知道多久,他停在一間超市前面,明明人家就掛著休息中的牌子他還硬是闖了進去。
 
  學長、颱風來了想搶購蜜豆奶也不是這樣子搶的吧……
 
  「在外面磨蹭什麼?快進來!」
 
  我喔了一聲趕忙跟上。不會真的是要搶購蜜豆奶吧……?
 
  走在沒有婆婆媽媽阿姨大嬸的超市裡還真的挺不習慣的,我走在學長身後、手裡推著學長要我負責的推車,走在最前面領路的似乎是超市裡面最高階的主管,走著走著,我發現這間超市還挺大挺有規模的。
 
  最後我們在其中一區停下腳步,我抬頭,望見琳瑯滿目的奶粉。
 
  「那麼,就麻煩你們了。」高階主管深深一鞠躬後就退到旁邊去準備當個隱形人。
 
  咦?要做什麼?
 
  我不解地看著學長,他老大勾起一抹別有深意的微笑。--幹什麼幹什麼你想對無知良民的我做什麼我每天都有乖乖吃飯上課寫作業孝順父母友愛兄姊富有同胞同學愛溫柔到連校園裡的螞蟻都不忍心踩死只差存款裡那些賣命錢沒有繳稅而已啊!
 
  「褚,你派上用場的時間到了。」把我推到商品架的正前方,「把你想買的品牌全都挑出來。」
 
  我不明所以地照做,反正學長說的話就是不可違逆反抗的真理,乖乖照著做就對了。
 
  大概挑了幾種,我看向學長,「就這些。」其他感覺起來都讓我不太想買,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直覺吧。
 
  學長點點頭,指著我擺到推車裡的那些奶粉,「就這些牌子。」
 
  那位高階主管的表情如釋重負,他急急忙忙向我們道了謝,然後要員工瞬間把那些品牌的奶粉全都下架。
 
  我不太明白。「學長,你買這麼多奶粉要做什麼?」
 
  「……」
 
  ──我問了什麼奇怪的問題嗎?
 
  可是學長你買這麼多奶粉要做什麼我真的很好奇你平常又沒有在喝牛奶、還是你以為蜜豆奶可以用奶粉泡出來?可是這樣也太誇張了你是想要自己製造蜜豆奶這樣就可以省下往來兩邊的麻煩嗎可是蜜豆奶不是奶粉可以弄出來的耶學長你要不要考慮清楚一點……
 
  「──褚,閉腦。」
 
  喔好我會乖乖安靜不腦殘。
 
 
  幾天以後,我才知道那時候學長要我挑出來的奶粉全都是有問題的毒奶粉。所以學長之所以讓我挑是因為我的衰運無人能及所以是再好不過的毒奶粉探測雷達嗎?
 
  「嗯。」
 
  你居然就這樣乾脆地點頭連點美好的幻想空間都不留給我嗎!
 
  「沒必要聽一大堆你的腦殘。」學長帥氣地捏扁蜜豆奶空罐,隨手丟進一旁的垃圾桶裡。
 
  「……」
 
  算了,這也算是功德一件。不過我怎麼從沒想到、我的衰運還可以這樣利用呢?
 
  「──因為你是個笨蛋。」
 
  -衰運的妙用,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50-55f4ab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