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 絕望不死牧 - 戰牧之路 

  線上遊戲「魔獸世界WOW」衍生。

  關於愛與冒險。
  關於一個不死族牧師的成長,不保證完結。


  戰牧之路


---


  我是個牧師。

  一個不死族的牧師。我不知道我生前的家鄉在哪裡,但當我醒來,就是在喪鐘鎮。幸好我醒來的早,在我摸摸索索終於踏出那個陰暗潮濕的建築物後,外頭那位老伯說他正準備要放火把裡面的屍體燒光光。

  也是那時候,我才知道我成了不死族,成了被遺忘者的一員。

  我不知道我來自哪裡,也不知道我從前是個怎樣的人,不過這不重要,至少最重要的、我的名字和職業我還沒忘記。

  我叫做Lueer,是個牧師。

  為了追尋我往後的人生目標,我遵照那位縱火老伯的話,走進喪鐘鎮,再抵達了布瑞爾。

  一路上始終陰陰暗暗,見不到一絲日光。我不太明白,也許這就是被遺忘者的宿命?只能在這樣幽暗的地方生活。

  我不太甘心,於是我努力的接任務,一步一步累積自己的實力和實戰經驗,也找到了總是縮在旅館角落讓我怎麼找也找不到的牧師師傅學技能。

  牧師其實是個很艱辛的職業,因為這職業本來主要的目的就不在戰鬥而是補血。……但是我總不可能在戰鬥的時候一個勁兒的幫自己補血吧?於是我拿著破損的木槌,努力地槌著那些殭屍。

  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為了活下去,就只好請你安息了。

  用木槌用久了,總會有點力不從心。於是我捧著從那些敵人身上搜括來的銅幣,開心的踏進武器店。

  巡視一圈,我想我這還沒過一年的死人生涯裡的第一句髒話就要這樣貢獻出來了。

  平常出外打拼幹架的時候永遠只能圍塊布就要假裝自己是個戰士就算了,為什麼我不能當個真正的偽戰士拿刀拿劍的揮?而是只能像個工匠一樣的拿著槌子敲敲打打?

  雖然我是個死人牧師、雖然現在這樣從河水的倒影我只看得到一堆骨頭,但我好歹也是個細皮嫩肉的女性欸,曾經。

  但是既然這個世界的規則是如此,我也只能乖乖照著規定走。所以我還是繼續圍著布拿著槌開始追著布瑞爾外頭那群沒大腦的殭屍們窮追猛打,玩著來追我啊喔呵呵呵、哎呀你別逃你這磨人的小殭屍的血腥遊戲,儼然就是一個有模有樣的……偽戰士。

  反正我的血又不多,受點小傷就緊張的東補西補不是我的作風,但是真的等到血條見底的時候……要補也來不及了。幸好我都在離守衛大哥不遠的地方玩,所以只要我發現自己離死不遠的時候我都會死命地衝回守衛大哥身邊。

  啊、問我為什麼不吃點補血的食物?廢話,邊逃命邊咬片吐司或是邊逃邊啃蘑菇這能看嗎!雖然我現在已經是爛一半的不死族了,雖然身為細皮嫩肉的女性已經是過去式了,但我還是有身為女性的尊嚴要維護的好不好!

  所以最後的結論還是只能尋求守衛大哥們的協助,我最喜歡躲在他們後面看他們秒掉那群噁心巴拉鬼了,也好險守衛大哥沒把我當成在我後面追我的那群殭屍。

  也是因為這樣,我和守衛大哥們交情都還不錯,雖然他們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像是在告訴我:Lueer,記住妳是個牧師,不是莽衝莽撞血多肉厚打不死的戰士!

  我只能心虛地別開視線。

  哎呀,這年頭,牧師都不牧師啦……



  我不是個合格的補師,我自己知道。

  從一開始打第一隻殭屍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我就像是個怕死的戰士,卻意外地擁有替人治癒的能力。那位和我同族的盜賊不只一次的抓著我的肩膀猛搖並且吶喊:妳是戰士吧、妳是戰士吧!妳其實是一個披著牧師皮的戰士吧?

  最初,我還會不好意思滿懷愧疚的看著他傻笑;時日漸久,我只能眼神遙望遠方目眶含淚地告訴他:這都是因為牧師的宿命,而我為了要逃脫那種可悲的宿命,只好當個擁有戰士靈魂的牧師。

  ──嗄?

  這是他給我的回應。

  我早該知道盜賊的智商和牧師不能比,這麼淺顯易懂的道理還要我講解。

  於是我仔細地和他解釋,不管是在布瑞爾還是幽暗城,我總是找不到我的牧師師傅,就連上次我和那位好心的術士一起解任務跑去奧格瑪的時候,我也找不到那裡的牧師師傅。

  甚至有一次,我和那位同族盜賊在幽暗城裡鑽來鑽去,他要找他的挖礦師傅我要找我的牧師師傅,結果我繞來繞去居然找到了他的挖礦師傅卻沒找到我想找的牧師師傅,我那時候都難過了。

  想了好久,我終於得出結論。正因為我們牧師是這麼的手無縛雞之力,所以我們的師傅才要這樣躲躲藏藏深怕隨便來個路人甲來和我們插旗,五分鐘後就只能靈魂含著淚開始邁向尋找自己屍身的旅程。

  其實跑魂也沒什麼,對一般種族而言。可是我們不死族的尊嚴咧!就是因為死過了又活起來才叫做不死族啊,為什麼都叫做不死族了還是會死?

  什麼?復活術?……拜託,牧師只能替人復活,有誰聽過牧師能幫自己復活的嗎?所以為了不要太常變成靈魂飄來飄去讓小牧師們找不到活著的老師,牧師師傅們只能活得躲躲藏藏。

  一切都是為了牧師的傳承!

  雖然我了解師傅們的用心良苦,可是躲得太隱密讓小牧師找不到,那牧師的技能是要怎麼傳承呢?每次在尋找牧師師傅的時候我都想這麼問,但是只要一在陰暗處看見師傅的身影,又感動的只記得要學新技能其它什麼都忘了。

  也許下次要請那位同族的盜賊提醒我一下。

 
 
太讚了XDDD
好想看D3喔喔喔(滾動)
順帶一題我是從噗浪一路連過來的路人w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5-a0d04db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