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消夜 

小品文。

 --

 
  深夜時分,輾轉反側。
 
  我躺在床上乾瞪著天花板,數不清是第幾次的嘆息。晚上的氣溫很冷,不是個適合掀開被子吶喊的溫度。
 
  更何況,我萬一真的掀開被子吶喊,可能五秒之後我的房門就會被踹開,同住一個屋簷下的人們就會大義滅親、決定打死我這個在深夜擾人清夢的不孝兒子和笨蛋弟弟。
 
  而且,就算想,也要看我起不起的來。
 
  斜眼瞥了身旁看起來很像是陷入熟睡但我知道有一半的機率其實他只是在裝睡想看我又有什麼白痴舉動的壞心眼傢伙。
 
  其實,他不是重點。……至少他睡著與否目前而言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的手。
 
  其實呢,學長的手很漂亮,白白淨淨修長好看,肌理勻稱沒有絲毫贅肉,握著長槍有種模仿不來的優雅與狠勁,徒手揍人也有一定的美感與力道。……把人固定在懷裡或身邊的技巧與力度也是一等一的精準。
 
  努力地扭了扭,橫在我腰間的那隻手臂動也不動;用力地推了推,那個不知道是真睡還是假睡的傢伙反而把我更往他懷裡帶,要從床上脫逃的機率又變得更加渺茫。
 
  好吧,只能用最後一招了。
 
「……學長……」伸手戳戳那個正閉著眼睛呼吸平順的男人,我輕聲呼喚。「學長、放開我啦……」
 
  學長……呃,不對,重來一次。──精靈向來是種很淺眠的生物。
 
  所以我這樣扭來扭去動來動去又三不五時戳戳他吵吵他,除非他大爺真的累了才會由著我這樣亂來,否則,他一定會被我吵醒然後等待時機來進行一段愛的教育。
 
  「……」
 
  「學長學長放開我啦──」
 
  大概是被我煩得受不了,學長懶懶地掀開眼簾,漂亮的紅寶石上頭映著我,眼神帶了幾分無奈。「……餓了?」
 
  ──诶你怎麼知道!
 
  「你今天晚餐才吃那麼一點,怎麼可能會飽。」把我抱到身上正對著他,學長的手在我腰間游移著,微涼的指腹輕輕摩娑引起我的輕顫。
 
  「嗯……」瞇著眼,我蹭了蹭學長。
 
  今天因為頭有點暈所以晚餐吃得很少就先洗澡睡覺了,雖然難得回家不能狂吃老媽煮的好菜讓我覺得超遺憾,更何況老媽還特別因為我要回家而煮了滿滿一桌我愛吃的菜,可是吃下去又吐出來又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至於頭暈的原因,我想大概是今天一整天被五色雞頭和雷多拉著世界各地亂亂跑的下場。我沒說錯,真的是世界各地,五色雞頭不知道哪裡來的好耐性準備了好幾十張傳送陣,一看見雷多就馬上往地上丟一張逃到下一個地方。
 
  守世界從來就沒有正常人,而守世界的殺手當然也不例外。我記得有個網路遊戲裡面某個種族的NPC總會叫你走在正道上,不過很可惜的是五色雞頭大概沒有玩過所以他比較喜歡的是像古代電視劇裡的大俠一樣飛簷走壁。
 
  ──你讓我的腳好好地踩在地上行不行啊渾蛋!
 
  幸好最後學長有來救我於水火之中,才讓我只有些微的暈車症狀而不是直接升天找阿嬤泡茶聊天。
 
  「想吃點什麼?」
 
  我皺著眉想了好一陣子,剛剛都顧著想要怎麼把學長的手拔開,倒是沒想過我要吃什麼。看了看時間,凌晨三點多。
 
  是說現在也不知道有什麼能吃的,飯菜應該都收進冰箱裡、冰的都差不多了,要拿出來弄熱好麻煩。「還是先下去看看好了……」
 
  翻身下床,我隨手找了件薄外套穿上,回身想找拖鞋在哪的時候卻發現學長也下了床。
 
  察覺我的疑惑,學長給了個不算解釋的解釋,「抱枕不在沒那麼好睡。」
 
  ……原來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只是床上很好抱的抱枕嗎?
 
  我試著用指責兼受傷的目光攻擊學長,但他一點也不在意地直接伸手拎著我往樓下走。好吧看來我並不具備任何用眼神進行攻擊的能力……
 
  「早該知道了。」學長頗為不屑的冷哼。
 
  進入廚房,我認真地想了半晌,決定找出伴我成長的好夥伴。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如果我和這個家還有那麼一點熟悉度的話……應該是會放在這裡。
 
  我縮到一旁的櫃子裡翻了翻,果然看見了我想找的東西。
 
  只是看見那東西的學長明顯地皺起了眉,「你說這玩意兒是伴你成長的好夥伴?」
 
  我點頭。
 
  學長你不知道,這可是不管在家肚子餓還是窮學生在外念書沒錢吃飯還是工作太忙玩遊戲打BOSS抽不開身時的最佳良伴欸。只要三分鐘,就可以完美的解決一餐喔!
 
  「……你要吃這個?」
 
  對啊這個最簡單最方便最不容易出人命。幹什麼幹什麼這種眼神,不要歧視泡麵啊渾蛋!
 
  學長靜了好一會兒,隨後危險地瞇起眼,「下不為例,再讓我看見你吃這種垃圾食物……在你搞壞自己的身體前我就先玩壞你。」
 
  「……」默默的紅了臉,面對學長赤裸裸的威脅,我只能無奈地屈服。嗚嗚維力炸醬麵我對不起你以後不能吃你了……
 
  我說這位先生您就不能自重點有所節制嗎雖然現在已經過了深夜十二點但是這樣還是有可能會教壞那些晚上睡不著的小朋友的。
 
  「哼。」
 
  好吧,為了悼念最後一頓泡麵餐,我拿出鍋子加水,打算用煮的。趁著水加熱的時間,我把調味包擺在邊邊讓它慢慢融化,這樣等一下要拌的時候會比較好拌,至於湯的調味料……今天沒有很想喝湯,不過還是先擺著別丟掉好了。
 
  趁著煮麵的空檔,我看向學長,「學長,有想吃什麼消夜嗎?」
 
  「消夜?」
 
  噢,看來精靈族沒有消夜這個名詞。「就是深夜時的點心啦,說是點心其實也不太像,反正就是在這種類似的時間點吃的東西。因為有消磨晚上時間的意思,才叫消夜。」
 
  「我不用,你吃就好。」
 
  啊,水滾了。
 
  我連忙把麵放下去,過了幾秒之後輕輕地讓它散開。看著沸騰的滾水裡浮載浮沉的泡麵,我在心中默數到十,接著拿了一雙筷子打算把麵撈起來。在我把筷子伸進去以前,學長就動手抽走我手裡的筷子,看起來就是一副要幫我撈麵的樣子。
 
  「看你笨手笨腳成這樣,我來。」
 
  學長站到我身邊,把盤子放在鍋子旁,便開始進行撈麵作業。學長真不愧是學長,光左手就可以把麵夾那麼多起來。
 
  ……左手?
 
  我偏頭看著學長的右手,看來相當悠閒。於是我相當納悶,「學長,不是通常都用右手嗎?」我記得學長不是左撇子的。
 
  學長夾起最後一些麵條,好整以暇的看著我,表情像是等我問這個問題等很久的樣子。
 
  左手端起盤子,右手自然而然地攬上我的腰,學長微笑。
 
  ──「因為這樣,右手才可以空出來抱你。」
 
  -消夜,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49-3aa708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