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科科 


小品文。

 --

 
  我和學長手牽著手漫步在原世界的某條人行道上,我只能確定這裡不是台灣也不在亞洲,研究仔細一點的話,這裡應該是歐洲的某個地方。
 
  落日餘暉,懶洋洋的氛圍。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一直很喜歡這樣的感覺,悠悠哉哉的,沒有什麼需要煩惱的事、也沒有什麼需要匆匆忙忙來來去去的任務,可以盡情欣賞路上風景的自在。
 
  我的腳步從來就不快,很久以前是才走兩步就有辦法跌一路或是被撞飛後直達急診室,時間往後一點是幾乎足不點地的讓人拎著後領走,過了幾年則是仰仗一張薄薄的符紙周遊世界各國,再來就是藉由冥道往來各界的阿飄生涯。
 
  說實在的,我這一生親自用自己雙腳走路的機會真的不太多,和一般人比起來,真的不多。所以我總是很珍惜自己可以腳踏實地站在地上走路的每分每秒,也因為比別人還要來的容易出事,我總是小心翼翼地踏出每一步。
 
  學長不會催促我,在這種時候,他總會陪著我慢慢一步一腳印地留下我們的足跡。通常這種時候我們都會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聊聊最近發生的事、執行任務遇到的小插曲還有很多很多,但是今天很安靜。
 
  我們只有牽著彼此的手,漫無目的地走著。學長在等我,而我在思考之前賽塔和我說的話。
 
  擔任教職是我一輩子想都不敢想的職業,以前是學生就造成教室裡一堆混亂還讓不少老師有了心理陰影,如果去當老師……不曉得會造成多少學生的心理陰影。
 
  雖然我想、守世界的小孩心靈素質應該會比一般原世界的正常人還要堅韌許多,這也不是我擔心的問題,反正死了有醫療班不用怕……我煩惱的只是我能有什麼東西可以教他們?
 
  我所擁有的一切,都不是我的,比我厲害的大有人在,不是嗎?
 
  「吶、學長,你知道他們為什麼會找我嗎?」
 
  「因為他們認為你有這份能力……雖然扇那老妖怪總愛開玩笑,但該認真的時候也不會胡來。所以既然找上你,就是因為他們認可你所擁有的、並且相信你可以。」斜斜瞥了我一眼,握著的手加大了力道,「……當然、我也是。」
 
  太卑鄙了,居然趁亂說出這種讓人害羞的話。緩緩紅了臉,我忍不住地也將掌心收緊,「……嗯。」
 
  「所以,不需要煩惱那麼多。既然答應了那就放手去做,想教什麼就教什麼,學院裡的小鬼優點就是怎麼玩都玩不死,也從來不用擔心沒有下一個犧牲者。」
 
  雖然話是這樣說沒錯,不過我從來就沒有考慮過自己會教導任何有玩出人命可能性的課程,太危險了、而且輔長的哭臉實在不是很賞心悅目。
 
  「學長,你這樣說會讓輔長哭的。」
 
  「我又看不到。」
 
  ……但是如果我課堂上的死亡率太高的話,我非常確定我會看到。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學長腳下展開了不管看了幾次都讓我很驚艷的傳送法陣,「時間差不多了,走吧。」
 
  「要去哪?」
 
  「買鬧鐘,你忘了啾咪一早殉職了?」
 
  於是陣法運轉。
 
 
  琳瑯滿目的鬧鐘呈現在我眼前,這讓我有點困擾。
 
  這是間很有趣的店,完全依照主人的心情開店,顧客可以選擇要買的東西,而店主則是可以任性的選擇他要賣給誰,很有個性的一家店,幸好學長之前有替店主解決一些小麻煩,我們才得享有比較溫柔和善的對待。
 
  至少來的時候不會撲空,店主偶爾甚至會親自替我們開門。
 
  「有何貴幹?」懶洋洋的眼皮一掀,櫃台裡的店主望著我們,語氣是一貫的不客氣。
 
  「買新鬧鐘。」
 
  「……之前的小啾咪壞了?」
 
  我點點頭,接著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的,我突然感覺到店主的眼神變得有些銳利有點刺、空氣中似乎開始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連忙扯扯學長的衣角,於是學長也不負所託地開了金口。
 
  ──「品質不好,不耐操。」
 
  等等我沒要你激怒人家啊!
 
  而且老實說啾咪也沒什麼不好,除了愛亂叫以外……不過它是鬧鐘啊,吵一點是正常的,所以嚴格說起來,啾咪是個好鬧鐘,只是白目了點。
 
  沉默了好一陣子,我的眼神緊張的在學長和店主之間來回奔波,生怕一個不注意兩個人就一言不合的打了起來。這個店主可是出了名的寶貝自己的商品,當然也對自己賣出去的東西極有信心,學長剛才說的那句擺明了就是要找碴,馬上打起來我也不覺得意外,結果居然沉默了,害我緊張得要命。
 
  「哦,不耐操啊。」店主突然燦爛地笑開了,但那樣光明的笑容卻讓我忍不住地寒毛直豎,接著語調一轉氣勢十足:「我家的小啾咪可是受過專業的鬧鐘訓練呢,堂堂一個喊床學院第一名畢業的高材生你說它不耐用?」
 
  「耐用的話我今天就不會來了。」眉一挑,學長的氣勢一點也不輸給店主。
 
  「……怎麼弄壞的?」
 
  「一發子彈正中紅心就壞了。」
 
  「挺準的嘛。」
 
  「那當然。」
 
  我說你們話題也跳太快。
 
  ……這裡果然不是我能理解的世界,不管是剛才店主說的那些話還有氣氛話題轉換的速度,我想無論活了幾輩子我都還是理解不能。
 
  我轉身望向店裡五花八門的鬧鐘,決定把他們的交談聲當作背景音。
 
  於是畫面回到本段第一句。啊啊,好多鬧鐘啊。
 
  「怎樣,有看到喜歡的嗎?」學長走過來讓我靠在他懷裡,在我耳邊低聲詢問。
 
  我搖搖頭。
 
  接著店主站到了我身邊,也望著眼前無數的鬧鐘開始沉思,「要可以叫醒人、還要防彈?」
 
  我看了手上的老頭公一眼,米納斯靜靜地躺在裡面,「還要防強酸強鹼。」
 
  「會逃跑的話就更好了。」學長隨後補充。
 
  「你們真是史上最難搞的客人。」
 
  「過獎了。」
 
  「不,我一點也沒有想要稱讚你們的意思。」店主轉身走回櫃台拿出一個小盒子,「喏,這個拿去。」
 
  我接過盒子,意外的輕盈。「好輕。」
 
  「這就是你們需要的,一個沒有真正形體的鬧鐘,沒有形體自然就攻擊不到了不是嗎?……每天晚上它都會在主人睡前問主人隔天要幾點起床,套句不曉得哪裡聽來的話:『使命必達。』算是個性非常認真的鬧鐘。」
 
  「聽起來是很不錯的鬧鐘,但怎麼沒有擺在外面賣呢?」
 
  店主斜斜睨了我一眼,「壓箱寶,沒聽過?」
 
  所以我說,最近的店家老闆都越來越有個性了,前陣子我去買水晶的時候也是,不過就是問題多了一點就被那裡的主人用這樣的睥睨眼神看我。……怎麼可以這樣刺傷客人脆弱的心靈?真是太沒有服務業的精神了。
 
  但是雖然這樣說,我還是掏錢買了他推薦的壓箱寶鬧鐘。捧著盒子離開前,我突然想起我還沒問店主這個鬧鐘的叫聲,雖然之後也會聽見,但是還是想要先知道。
 
  法陣的光芒即將亮起,我只得抓緊時間問,「對了,這個鬧鐘的叫聲──」
 
  「科科。」
 
  啊?
 
 
  一周後。
 
  清晨六點半,我睜開眼睛正在思考早餐要吃什麼,剛結束短期任務的學長正好推開房門走進來。
 
  「怎麼起這麼早,不多睡一會兒嗎?」隨手把黑袍掛在一旁,學長朝我走了過來。
 
  如果可以,我當然也想多睡一下。
 
  只是科科它……實在是太盡責了。一開始,我明明鬧鐘設定是六點半,但他的聲音居然提早十五分鐘響了起來,我該說這鬧鐘真聰明還是要誇獎設計的人真懂人性?
 
  還有鬧鐘的聲音,真的是科科。不像啾咪是很有活力白目的叫聲,科科的叫聲和它名字一樣令人摸不著頭緒、又有種和它形體一樣令人費解的神秘,要說陰森也不對,可是又沒有朝氣,就像個顏面神經失調的人一樣,冷靜平穩地在你耳邊說著:「科科。」
 
  一點也不吵,卻特別醒腦。
 
  米納斯雖然有自動修正彈道的功能,但是連目標都沒有是要怎麼打?當然我也有想過先起床之後再躺回去睡回籠覺,只可惜這樣要面臨的只是有如超渡唸經般的科科魔音地獄。……於是兩三天以後,我只好在設定起床時間的時候刻意延後十五分鐘,這樣才會剛好。
 
  「……科科太盡責了。」
 
  英挺的眉毛一揚,「哦,那要換掉嗎?」
 
  搖搖頭,「不用啦,盡責不是壞事。」離開床,從一旁拿了件薄外套穿上後,主動牽起學長的手,我微笑。
 
  「至少、這樣一來,我就可以不用煩惱總是錯過和你一起吃早餐的時間了。」
 
  -科科,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48-da8605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