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花語 

小品文。

 --

 
  「被擋住了。」
 
  學長伸出手,戴著黑色手套的手在空氣中的某個地方停下,就像是被無形的障壁給擋住般,停滯不前。
 
  ──如果不是真的有東西擋著我只能說學長演技太好。……噢,好痛!
 
  「你以為我時間很多有空和你開這種無聊的玩笑?」
 
  你時間不多可是你常常和我開一些很惡劣的玩笑啊……我揉著後腦勺,決定不去和學長爭論此類無意義的話題。「是結界嗎?」
 
  「很像,但不是。」學長收回手,靜了半晌,才又補上一句,「不完全是。」
 
  我伸出手,然後伸到某個地方就有一層無形的薄膜擋住了我的手,會隨著空氣流動而改變形狀,如水般柔韌,不強制擋住,卻也不容入侵。
 
  我試著加強了力道,手掌有種陷入的感覺。
 
  學長皺起眉抓回我的手,「別亂來。」
 
  於是我和學長一起無言地凝望著前方,陷入了一種明明目的地就在前面卻不得其門而入的窘境。雖然說之前也會有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不過通常只要結界被干擾了都會有個守護獸或是守護精靈出來叫一叫吼一吼的,從來沒有這麼安靜的時候。
 
  「……不能用炸的。」學長思忖片刻,這樣說。然後從懷裡拿了一顆水晶出來,放在我的手掌心。
 
  ……你想這麼久就是在思考要不要把這層膜炸開嗎……我說你好歹也有一點永續經營與和平解決問題的觀念……
 
  「囉嗦。動作快點,別拖拖拉拉的。」
 
  學長催促著我。
 
  好啦好啦,可是不管這種事情做了幾次我還是覺得這些地方最不自然的東西就是我們兩個……欸欸你別瞪我開始就是了。──不准打!不然我會分心。
 
  我抬起手,攤平手心,「指出不自然之物。」
 
  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水晶一點反應也沒有。我望向學長,學長向來銳利的紅眼瞇起,讓我瞬間倒退了兩步。
 
  ──我我我我真的沒有亂想其它什麼有的沒有的!
 
  「我知道。」嘖了一聲把我抓回身邊,學長蹙著眉,「沒有任何媒介物……看來還是只能硬來了。」
 
  我說學長,你還是沒打消要把這層膜炸開的念頭嗎?存款太多也不是這樣的花法吧……
 
  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從後方傳來。
 
  我和學長轉身,一個女孩子站在我們後面,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不過真正吸引我目光的,是她掛在腰間的那條鍊子,墜飾是顆我怎麼看怎麼眼熟的黑色石頭。
 
  「日安。」女孩欠了欠身,「兩位來此有何貴事?」
 
  我想了想,有點苦惱。總不能直接說我的目的是妳綁在腰上的那顆石頭吧,太沒禮貌了。
 
  「妳是這裡的守護者?」
 
  「算是,但嚴格說起來,我只是負責照料這些花花草草。」女孩一點影響也沒有的踏進先前我和學長一直進不去的區塊,蹲下身望著那些生長茂盛的植物,沉靜片刻,勾起了然的微笑。
 
  「這裡都是很珍貴的植物,是值得被珍視寶愛的,請不要隨隨便便就動了想傷害她們的念頭噢,精靈。」
 
  我轉頭望著學長,他顯然也吃了一驚,不過沒有表現地相當明顯。
 
  「不好意思,這是他的職業病。」總覺得女孩不是很難溝通的那種難搞角色,所以我在學長還沒開口前先回答,而學長的回應是在我腰際一陣狠扭。
 
  好痛……
 
  「這樣啊,感覺起來是相當辛苦的職業呢。」女孩微笑,「那麼,來此有何貴事呢?她們說你們站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是單純想路過呢,還是另有所求?」
 
  ──她們?
 
  我下意識地左右張望,除了學長和那個女孩我沒看見任何人。……該不會是阿飄吧?我看向學長,但他搖搖頭。
 
  嘴角微微抽動,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突然覺得涼颼颼的。連學長都看不見的飄飄……光想就覺得很可怕。
 
  「這裡很乾淨。」學長瞥了我一眼。
 
  「真是謝謝你的稱讚。」女孩彎下身摸了摸腳邊一朵漂亮的花,「她們說很高興。」
 
  「請問……妳說的她們是指?」我鼓起勇氣,認真地開口詢問。
 
  「這些花。」女孩微笑,「差點忘了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做花語,意思是聽得見花草語言的人。」
 
  能聽得見花草說話,好神奇的能力。
 
  「在多數種族眼裡,這是個沒用處的天賦,但我以我擁有這份天賦為榮。這可是完完全全屬於自然世界運行的一部分呢,而且,用在傳遞訊息也相當好用,不怕被竊聽。」
 
  我點點頭,這真的很好用。
 
  「植物在一般生物眼裡總是不說話,安安靜靜的。但是每個種族每種物種誕生一定有它存在的意義,而花草自然也需要個可以傾訴的聽眾存在。」花語眨眨眼,「啊,都離題了呢。請問兩位來這裡有什麼事呢?」
 
  「我們前來尋找時間交際處主人想要的東西。」
 
  花語歪著頭,像是在傾聽著什麼卻又像是在發呆。良久,才試探性地拉起繫在腰間的黑色石頭,「……你們說的是這個?」
 
  我和學長同時點頭。
 
  「那,你們願意付出什麼代價呢?」
 
  學長不假思索,「只要是妳想要的,在我們能力範圍內我們都能給。」
 
  花語呵呵笑了,「這答案很狡猾呢,精靈。」
 
  學長沒有回應。
 
  「老實說,這東西對我而言用處不大,不過用它換兩個免費勞工似乎也代表它有一定的用處。」自腰間取下鍊子,「我的要求很簡單,請在我不在的時候替我照顧她們。」
 
  「呃……這些花嗎?」
 
  「是的。她們剛剛和我說有些口渴了呢,然後她們也不喜歡自己住的地方亂糟糟的,植物其實地域性很強呢。」
 
  「……怎樣的照顧?」學長挺務實地直接問道。
 
  「澆水和除草就可以了,我不會離開太久,只是附近來了新朋友,我得先去安置好她們。」花語眨眨眼。「對了,我還沒問你們的名字呢。」
 
  「冰炎。」學長微微頷首,再伸手指著我,「褚冥漾。」
 
  「難怪我覺得面熟,原來是冰牙的孩子。」花語甜甜笑開,「那麼,她們就拜託給你們了,希望我回來不會聽見任何抱怨的聲音喔。」說完話,她便一溜煙的消失了蹤影。
 
  歪頭想了想,我喚出了米納斯,隨手朝天開了一槍。漫天水霧,細小的水珠順著地心引力落下,平均地降落在每朵需要澆灌的花朵上。
 
  「……褚。」
 
  學長喚了我,語氣中有著暴雨前夕的寧靜。我不明白地轉頭望著沒什麼表情的學長,他看起來有點……錯愕。
 
  「怎麼了嗎?」
 
  「你這招,怎麼會的?」像是壓抑著什麼,學長開口詢問。
 
  這很神奇嗎?「我回本家的時候,發現那些僕人每天替植物澆水很辛苦,因為本家很大植物很多,所以就和米納斯研究出這招來了,這樣他們就會比較輕鬆。」也是這樣我才知道原來米納斯還兼有澆花器的功能。
 
  「……你……」
 
  學長瞪著我,眼神像是想把我的腦袋撬開來看。
 
  「原來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我想把你的腦袋打開。……算了,幻武是你的,隨你怎麼使用吧,反正米納斯要是有不滿會自己解決。」
 
  這讓我不禁好奇起了萬一米納斯真的不滿是要怎麼解決,把我這主人做掉另覓良人嗎?
 
  「你說呢。」學長勾起冷笑,悠閒地環起手臂看著我。
 
  ──看起來就是沒打算要幫忙的意思。
 
  「我看你挺順手的。」
 
  「……」就算我順手也不代表你可以就這樣看我操勞啊,一起來幫忙啦。而且你的能力也很好用啊,先弄出冰塊再用火把它熔化,這樣就有水了。
 
  『啪!』
 
  迅雷不及掩耳地,學長賞了我一巴。讓我只能摀著後腦眼角掛淚縮去邊邊角落畫圈圈等發芽。
 
  好啦好啦大爺您就旁邊納涼看表演,園丁小的來當就好。
 
  「你澆水,我除雜草。」把我抓回身邊,學長手掌心出現了一團小火球。
 
  救人啊救人啊馬麻這邊有縱火狂要放火燒花草啊啊啊啊──!
 
  「褚,腦袋淨空,還是你需要我代勞?」
 
  沒有沒有我自己來就行不勞您費心。
 
  在我和學長合作無間的縱火滅火澆水除草完成花語的交代後,我們坐在草地上肩靠著肩,望著隨風搖曳的花花草草。
 
  「褚,接下來想去哪裡?」讓我膩在他懷裡,學長問著。
 
  我扯了扯垂落的銀絲,「唔……假期也剩沒多少,而且只要有找到一顆石頭可以拿回一句百句歌我就覺得有很好的收穫了,我在這個假期想達到的目標已經完成啦。學長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
 
  學長靜了半晌,「有。」
 
  「那我們就走吧。」
 
  -花語,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46-dee3f19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