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安眠 

小品文。

 --

 
  只是一個平常的舉動。
 
  早上七點半多三分,一個上學日會驚慌失措、假日會一無所覺的時間忠實地被呈現在房間的時鐘上,秒針滴答滴答地轉動著牽動分針與時針,時間總以人們察覺不到的方式緩緩一點一滴的流逝著。
 
  而且也不是臉上掛著鼻涕眼淚、奔跑在馬路上胡亂地揮舞雙手就可以追回來的……就算跌倒在路邊嚎啕大哭也沒用,只會得到路人的側目還有很芭樂劇的來自離去情人的安撫。
 
  時間從不回頭,分分秒秒的前進,不會為誰停留。
 
  所以就只是一個平常的舉動而已。
 
  晨間七點四十五分,身為假日但有約會的一天,鬧鐘很盡責地在主人前一晚設定好的時間響起。
 
──啾咪啾咪亮晶晶、啾咪啾咪亮晶晶☆
 
  蜷縮在床上的棉被團在接受到鬧鈴聲的時候動了動,水藍色的花紋因為底下人的動作而多了些皺褶,卻依舊不減其典雅美麗。
 
──啾咪啾咪亮晶晶、起床的時間到了唷
 
  因長時間的睡眠而有些凌亂的黑髮散在枕頭上,黑髮的主人側著身像隻無尾熊似的巴在某個東西上睡得香甜,而仔細一瞧,雙人床上的另一顆枕頭早已失去蹤影。
 
  ──啾咪啾咪亮晶晶、再不起床就讓你再也起不來唷
 
  床上隆起的棉被團驚慌地顫動了一下,隨即恢復鬧鈴響起前的平靜安穩。
 
  無意識地以臉頰蹭了蹭正被自己緊緊抱在懷裡的柔軟大枕頭,努力抗拒了鬧鈴聲大約五分鐘,最後終於因著那一聲又一聲彷彿毫無止盡的、語氣充滿機車的啾咪聲給硬逼著掀開了眼簾。
 
  「……啾什麼啾啊……」睡意矇矓。
 
  所以,真的就只是一個再平常也不過的舉動而已。
 
  懶洋洋翻了身、左手胡亂地摸索著床邊小櫃上頭的東西,而後才後知後覺地想起自己要找的東西其實一直都戴在自己手上。慵懶卻毫不含糊的唸出一連串啟動語,下一瞬、小巧的水藍色掌心雷出現在多年來被養得白嫩的手心裡。
 
  ──啾咪啾咪亮晶晶、學長要來了唷
 
  「……米納斯,爆了它。」
 
  ──啾咪啾咪啾咪啾咪不要亮晶晶了殺鐘啦殺鐘啦殺鐘啦啊啊啊啊!
 
  水藍微光纏繞在床上青年的掌心,連板機都沒扣,一發子彈準確地命中目標,絲毫沒有任何奇異聲響、也沒留下任何可以檢驗出來的硝煙反應。
 
  滿意地感覺周遭恢復了一片寧靜,青年唇邊凝著愉悅的淺笑,替自己調整了一個新的姿勢後逕自陷入沉眠。過了片刻,水藍掌心雷自行恢復成水藍大豆並且自發的回到了青年手中的黑色手環裡。
 
  一個很正常的、被火星鬧鐘給鬧得有點起床氣的早晨;一個很平常的,被火星同化的青年一槍爆了鬧鐘的舉動。
 
  於是房間再度回歸平靜,床上的青年睡得滿臉幸福,渾然不覺自己今天與人有約的事實。
 
 
  滿室寂靜。
 
  這是在約定地點等不到人、所以乾脆闖回家裡抓人的黑袍在推開房門時接收到的訊息。
 
  「……褚?」先是低聲呼喚,而後腳步輕移。
 
  床上的隆起沒有動靜。
 
  察覺腳邊的鬧鐘殘渣,黑袍的眉頭幾不可見地皺了些。蹲下身拾起被乾淨俐落一槍斃命的鬧鐘,一眼斷定了手中廢鐵的死亡時間。
 
  七點五十一分。
 
  而如今,已是兩小時過去。
 
  隨手將那與戀人一同選購的鬧鐘擱置於一旁,銀髮的黑袍走到床的另一端坐下,柔軟的床鋪塌陷了一小角。以最不會驚醒對方的方式掀起被睡得暖呼呼的棉被,頓時眉一揚。
 
  老早就知道對方一定要有些什麼抱著才會睡得好的習慣,畢竟自己也是會被抱著然後被開心磨蹭的物件之一。
 
  只是身為戀人的那一點私心……
 
  被窩裡面抱著自己枕頭睡得幸福無比、還不時以臉磨蹭懷裡枕頭的青年固然讓自己看著看著就會有了被可愛小動物治癒的滿足感,但是那被他抱著的東西卻是怎麼看怎麼礙眼。
 
  所以他很乾脆地一把抽走對方懷裡的枕頭,並且讓自己成功地遞補上那個空缺。
 
  「……唔……」
 
  像是察覺抱著的東西不一樣了,青年緊閉著的眼懶懶地睜開一條縫,盯著眼前黑黑的景象發了好久了愣,才終於認可般地點點頭、替自己調了舒服的姿勢而後把頭枕上黑袍胸口。
 
  平穩的呼吸聲傳進黑袍耳裡。
 
  就在黑袍以為對方再次入睡的時候,軟綿綿明顯就是還沒完全清醒的聲音傳來,「……我遲到了?」
 
  「嗯。」
 
  「對不起……」
 
  「沒關係,慢慢來。」
 
  靈魂和身體沒有完全契合的時候,最需要的就是好好靜養,也就意味著大量的睡眠。
 
  那種感覺他懂,所以他不急。他們有很多很多的時間,真的不急。
 
  沒有戰爭、沒有時間限制,所以他不要戀人趕、不要他因為急著讓身體靈魂完全同步而在身上種下病根。
 
  慢慢來,總會轉好的。
 
  「我覺得、今天有比較好一點……」眷戀地蹭了蹭,努力地想讓自己的眼睛稍微睜開。
 
  靜靜握住懷中人的手,「下午再出去走走吧,今天天氣不錯。」
 
  「好。」彎了彎唇角,「我覺得好像又回到了好久好久以前……那段可以被你擁著入眠、然後抱著你醒來的日子。……唔,會這樣想的我、是不是老了?」
 
  人總是要老了才會開始懂得回憶從前,而他們的年齡,早就穿越了世紀。
 
  「放心吧,我永遠大你一歲。」
 
  「也是……」小小地打了呵欠,「我們下午要去哪裡?」
 
  「回學院走一走,賽塔說大家很久沒見到你、特別準備了小點心想找你去喝下午茶。」順了順凌亂的黑髮,想了一會兒才又補充,「回程的時候還得去買個鬧鐘。」
 
  「咦,那原本的啾咪呢?」
 
  啾咪是青年替鬧鐘取的名字,因為鬧鐘不管怎樣都會發出啾咪的聲響。
 
  「它啊……」目光緩落到不遠處的殘骸上,「兩個小時前殉職了。」
 
  -安眠,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41-7b6e4e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