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牛奶與牆 


小品文。

 --

 
  早餐是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一餐。
 
  拿著托盤,我挑選著等等要端上四樓的餐點。以前都是學長負責端的,因為他都比我早起床,不過最近不知道怎麼搞得,學長似乎養成了賴床的興趣。
 
  唔,蛋餅昨天吃過了,吐司是前天……那今天……吃吐司好了。
 
  挑了果醬又拿了兩人份的吐司走回房間,學長還待在床上。把早餐擺到桌子上,我走到床邊輕喚,「學長,起床了。」
 
  曾經,如果沒有必要,我向來不會試圖去觸碰處於睡眠狀態的學長,因為有百分之九十七的機率我會被拖上去陪睡,剩下的百分之三則是學長那天突然想在床上享用某種只能滿足心靈與肉體但是填飽不了胃的早餐,然後那天我就不用去上課了。
 
  只是自從學長復原後,情況出現了一些改變。
 
  現在,最多最多就只是把我往下拉、吻得我喘不過氣,再多就沒有了。
 
  想到這裡,我突然發現自從學長醒來那天開始,他都沒有抱過我,保守的不像是那個三不五時就把我做到下不了床只能在床上哎哎叫的禽獸學長。雖然說這樣對我的出席率和腰部保健是有很大的幫助啦,只是難免還是會覺得怪怪的。
 
  覺得學長是不是厭倦了還是什麼的。……可是,學長其他的態度一點也沒變,甚至還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又在想什麼?」
 
  不知何時,學長已經從床上坐起身看著我,表情似笑非笑。我老是覺得學長其實還是知道我在想什麼,只是很陰險的不告訴我。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其實也沒什麼差了,反正我向來藏不住什麼秘密,而學長的消息來源又是那麼令人不敢相信的神通廣大,想要隱瞞什麼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沒什麼啦……」發現學長似乎還在等我的答案,我連忙搖搖頭。
 
  翻身下了床,學長走進浴室盥洗,而我則是先在早餐邊就定位,為了讓學長盥洗完畢就可以直接開動,我一手拿著烤好的吐司一手拿了閒置在一邊的叉子開始塗果醬。
 
  大致處理好後,我突然發現了一件事,一件某種程度上算是很驚悚的事。
 
  ──早餐的飲料沒有蜜豆奶。
 
  體認到這項事實後,我連忙衝到小冰箱旁把門一把拉開,裡面居然只有我的蛋糕。
 
  「你在幹嘛?一大早開著冰箱發什麼呆、要吃蛋糕就拿出來,不吃就趕快回來坐好。要是因為這樣感冒,你看我怎麼修理你。」
 
  已經就定位不知道多久的學長冷冷望著我,手中的飲料透過玻璃杯映出乳白的色澤,我想那應該是牛奶沒錯。
 
  關上冰箱的門,我走到學長對面坐下,「學長……你喝的是牛奶?」拿起一片土司咬著,我發現看學長喝牛奶會有一種奇妙的違和感。
 
  端正的眉毛朝上一揚,「有意見?」
 
  「沒有沒有。」就算有我也不敢講。「對了學長,我今天要回原世界一趟,要替你買蜜豆奶嗎?」我試探性的詢問,想知道學長對蜜豆奶的愛是不是衰減了。
 
  「……」學長考慮了好一會兒,「先不用,我這幾天有任務。」
 
  才剛好一點就又有任務?這公會還讓不讓黑袍活啊!
 
  「……只是需要我的能力,奴勒麗和蘭德爾也會去,不礙事。」發現我的表情不太好看,學長又補充道。
 
  你這麼一講我更擔心了。那兩個可怕的惡魔和吸血鬼……「要去多久?」
 
  「……因為不危險但是程序很繁瑣,最快、一個月之內會回來。」大約算了算,學長這樣回答,「別露出這種表情,我不是易碎品。」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易碎品,我只是怕了,也有點累了……
 
  在心中暗暗地回答,我勉強地點點頭,「那你小心點,受了傷一定要記得包紮喔。」拿了下一片吐司繼續咬。
 
  「褚……」皺起眉,學長沒有繼續說話。
 
  解決了早餐,我背起書包走到門邊,「那我去上課了。」才轉身想向學長說再見,卻發現學長就站在我背後,貼得很近很近。
 
  所以我真的是長高了。我居然可以和學長的視線平行,這真是可怕,所以這告訴我們那些小說漫畫的情節都是不可信的,躺在床上或泡在水裡一直睡一直睡,都對身高沒有任何助益。
 
  我好像看見學長額角冒出了青筋?「呃……學長再──唔……」
 
  沒說什麼話,學長直接把我壓在牆上吻了過來。大概是壓抑太久,學長吻著吻著就越吻越下面、手也不規矩了起來,沿著衣服下擺探入,冷涼的手讓我忍不住瑟縮了一下,而冰涼輕撫過後,肌膚上旋即燃起久違了的炙熱。
 
  「哼嗯……學長……」雙手不自覺攬上學長的後頸,我主動貼了過去想渴求更多。
 
  沒想到,學長居然住了手,替我整理好有點凌亂的衣服,輕輕給了我一個淺吻,「──褚,等我回來。」
 
  然後學長就很不負責任地開了門就走,留我一個人無力地癱軟在地上喘氣。
 
  ……這真是太過分了!
 
  那有人這樣點完火就跑的,又不是縱火狂……早上沖冷水澡很冷欸!
 
 
  距離學長點火不滅火便出任務去的惡劣行徑已經過了三個星期,昨天聽千冬歲的線報表示,學長他們出的任務似乎遇上了一點小麻煩,所以會花費比預期更多的時間。至於千冬歲為什麼會這麼清楚,是因為昨晚凌晨,夏碎也被徵召了。
 
  到底是什麼任務這麼危險?
 
  疑似知道內情的千冬歲和喵喵只是微笑的看著我,而萊恩則是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要我別擔心,儼然就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學長出了什麼任務但身為他枕邊人的我卻不知道的樣子。
 
  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一開始我會覺得還可以,但次數多了,每次每次都讓我覺得不開心。因為只要是這種情況,不是學長瞞著我去做危險的事情就是他有預謀要嚇我,不管哪一種,都讓人不甚愉悅。
 
  哼,等著吧,我要從現在開始累積憤怒值,等學長回來一口氣爆發讓他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呃,漾漾……」
 
  喵喵突然叫了我,把我從內心世界拉回現實世界,順帶一提,我現在在做健康檢查。
 
  「……你最近是不是又長高了啊?」喵喵皺著眉望著手中的記錄板,表情有點傷腦筋,好像我長高對她來說是很大的困擾似的。可是……我長得再高也沒有那群火星人來的高吧,要是不趁現在生長期多長一點,以後長不高真的很丟臉欸。
 
  「大概吧,最近是男生的成長期啊。」脫下鞋子站到儀器上,我看了看機器上顯示的數據。嗯,果然是長高了。
 
  之前不小心說學長變矮觸怒了黑袍大人的逆鱗差點讓他拼著最後一口氣也要和我同歸於盡,我說的一點都不誇張,因為學長那時候的樣子也差不多只剩最後一口氣,至於為什麼只剩一口氣也能斃了我這個身上沒病沒痛也沒傷的人?
 
  ──因為他是黑袍。
 
  「漾漾最近有常喝牛奶嗎?」喵喵偏著頭,手中的筆桿沒停過。
 
  「沒有特別喝,就和以前一樣想喝才喝。」而且這陣子常喝牛奶的不是我,是學長。「對了喵喵,有什麼原因會讓一個人突然改了性子放棄自己最愛喝的飲料改喝其他東西?」
 
  喵喵想了想,「大概是受了什麼打擊或是下了什麼決心吧。是漾漾身邊的人嗎?」
 
  「噢,是前幾天聽人家聊天聊到的。」
 
  「這樣啊。」喵喵微笑,「好啦,檢查都做完了,結果後天就會出來。下午一起去吃點心吧,千冬歲和萊恩也會一起去喔。」
 
  「嗯。」
 
 
  時間又過了兩個月。
 
  結束一天的課程,我踏進黑館正準備要回房休息的時候,賽塔笑瞇瞇地給了我一箱……蜜豆奶。
 
  噢天啊好懷念的感覺這是蜜豆奶欸是蜜豆奶欸!
 
  「褚同學,這是亞殿下訂的東西,就麻煩你替他收好了。」
 
  「好。」是說不是在出任務嗎怎麼會有空買蜜豆奶?我搬著箱子走回房間,還是不太明白為什麼。
 
  依照以往的習慣把一部分蜜豆奶擺進小冰箱裡,我想,大概是任務完成了所以學長自然就有空買蜜豆奶了,可是我怎麼看見購買的日子是一個月以前?
 
  就在我思緒陷入膠著的同時,一個人影從後籠罩著我,「坐在冰箱前面發什麼呆?」
 
  「我在放蜜豆奶……」反射性地回答,然後我仰起頭,「學長,你回來了?」
 
  輕鬆地把我拉起來摟進懷裡,「廢話,不然站在這裡的是誰?」
 
  啊,快三個多月沒見了呢,好想這個暖暖香香的懷抱。我心滿意足地在學長懷裡蹭呀蹭的,然後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於是我抬頭。
 
  奇怪……這種感覺好熟悉又好陌生……
 
  這種角度、這個感覺……
 
  ──這熟悉的身高差!
 
  「學長……」我的臉色陰暗了下來。不要告訴我你這三個月是去做特訓、為的只是要追回原本的身高差……
 
  我感覺學長的笑意又深了一點,「嗯?」
 
  「你明明就聽的到……」不要再裝了啦小人黑袍、你明明就聽得到我心裡面在想什麼,還有說真的你那個笑容實在是讓人覺得好討厭好討厭。
 
  「這次變聰明了呢。」獎勵似的摸摸我的頭,學長間接承認了他其實還是在當竊聽狂。
 
  好啦說真的其實我真的不介意,因為這樣溝通起來方便多了。
 
  「不過,」學長臉上掛著很無良的笑容,「褚……才三個月沒見、你是不是變矮了啊?」
 
  ──!
 
  可惡啊學長這個小人、絕對是在報我之前說他變矮了的仇!
 
  好吧我大人大量不和他計較。所以學長你這三個月該不會真的跑去做特訓吧?
 
  「你說呢?」低頭啄吻著我的臉頰,「有時候我覺得,你們原世界的想法也挺有用的,把身高畫在牆上真是個激勵人的好方法……」
 
  「嗄?」為什麼話題突然扯到那裡?
 
  「沒什麼,你不用知道。」不知不覺把我壓到門邊的牆上,學長低頭含咬著我的耳垂,「你只要知道,我們等等要做的事情就好……」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學長三個月以前的那一句等我回來。……原來是這個意思嗎、等他長高了再回來繼續?
 
  「褚,有時候,都是你的腦殘逼得我不得不下重手的,你知道嗎?」手探進我的衣服下擺,學長的指尖在我腰間曖昧地畫著圈,引起我陣陣輕顫。
 
  ……好吧我認了,再見了我的出席率──
 
  -牛奶與牆,完-
 
 
 
 
 
 
  。身高與牆。
 
  「唷,可愛的漾漾小朋友似乎又長高了呢!」睇著從某位鳳凰族女孩直接傳送過來的資料表,吸血鬼悠悠閒閒地把資料交給一旁的管家。
 
  從口袋中抽出筆,狼人管家走到牆邊在最高的橫線上方又加了一條橫線。
 
  而一旁運動到一個段落正在把牛奶當飲用水灌的混血精靈則是臉色陰沉的瞪著那面牆。
 
  「哎呀哎呀,冰炎去比一下吧。」剛進門的惡魔嬌笑著把混血精靈推到牆邊,順手拿出原世界知名的口紅做了個記號。
 
  混血精靈恨恨地瞪著眼角餘光的橫線,「該死……」離開牆邊看著牆上相近的兩條橫線,他轉頭看看日子又看看牆,「從今天開始,訓練加倍。」
 
  他絕對要恢復到原本的身高差!
 
  混血精靈在心中如此發誓道。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40-8f31732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