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跡] Inui Zone 
  不堪回首的黑歷史啊。
  屬於那段年少輕狂愛用小波浪的年代。

  忍足侑士 X 跡部景吾

  而當我的新注音都不再記得這兩個人的名字的時候,或許也代表著這對我而言是段遙遠的過去。


  不做任何更動,是我對過去自己的尊重。
  儘管我其實為此痛苦不已。


---

  大家都知道,青學網球社的帝王──手塚國光,有一個絕招,叫做手塚領域。

  是一招一旦使出便沒有人反抗的了的絕招。

  但是你知道嗎?有一個人更厲害,因為他的領域範圍並不僅僅是球場,而是擴散到了所有人的心中,讓人打從心底懼怕他。

  他的名字叫做乾貞治。

  沒錯!他就是人稱青學無敵資料男的蔬菜汁魔人是也!

  * * *

  「嗚哇哇哇!!!水水水水水~~~~~~!」快速衝出球場。

  「………………………」倒地。

  「……好難喝啊啊啊~~~!!」

  所有人的反應不外乎以上三種,除了……

  「嗯,真好喝,強力推薦!!」微笑微笑再微笑,絲毫看不出任何異樣。

  微笑者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幫兇。

  於是乾的領域不斷的擴張……

  * * *

  砰!!

  隨著一陣煙霧而來的是──

  「呼哈哈哈哈~~完成了!!白金版的乾汁!就將它命名為透明一號吧!」永遠帶著一副逆光眼鏡的乾得意的看著手中最新研發出的無色乾汁,透明的有如清水一般。

  「完成啦?我可以試喝看看嗎?」永遠的幫兇──不二滿臉期待的看著那杯透明一號。

  「當然。」倒了一小杯遞給不二。

  「真是令人期待呢……」不二開心的喝下,「好好喝喔!」

  「那就拿出去當他們的練習用水吧!」乾迫不及待的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杯子,卻被微笑的不二阻止。

  「等等,我有個更好的主意……」

  其實,乾的領域不只是存在於青春學園網球部,據說連外校的網球部也傳出了有人受害的消息。

  * * *

  假日,是情侶們約會的好日子。

  「喂!本大爺口渴了。」看著身旁笑的很燦爛的忍足。

  「那……小景等我一下唷~」出門在外依舊不改其色狼本性的吻了跡部臉頰一下,快速的跑開。

  下意識的看了看四周,跡部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臉頰微微泛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了,跡部嘴角上揚的角度越來越小,接著轉為不耐。

  「忍足侑士那傢伙跑哪去了?買個飲料也讓本大爺等這麼久?都已經過了三分五十秒了……」站在公園入口,跡部有些不耐煩的盯著剛剛忍足離開的方向。

  「咦?真巧,沒想到來這裡會遇到景吾。」將跡部的行動完完整整的看進眼裡,不二佯裝湊巧經過的樣子,開始與跡部攀談,「你在等忍足啊?」

  「別問廢話。」跡部不怎麼想理會不二,因為這種表裡不一的人他看太多了,眼前的不二就是一例;還有,現在正在買飲料途中的忍足也是。基本上,這種人還是少碰為妙。

  「景吾口渴了嗎?我這裡有飲料,要不要喝?」拿出了一瓶清澈如水的飲料,「我覺得很好喝哪!」按照自己剛剛擬定的作戰計畫,不二的笑容益發燦爛了起來。

  這傢伙笑的這麼燦爛,一定有問題!

  警戒的盯著不二手上的水瓶,跡部正打算拒絕時──

  「看你的表情……景吾,你不是怕了吧?」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向來是不二的座右銘之一。

  「誰說本大爺怕了?拿來!」自尊心不容許自己如此輕易的認輸,跡部伸手奪過不二手中的瓶子,「喝就喝,本大爺怕你不成?」仰頭,一飲而盡。

  「……」世界停止運轉了三十秒。

  「感覺如何?」不二一臉好奇。

  「好──」難喝!好勝心再度的氾濫起來,「好喝。」既然不二能夠忍受這種難喝至極的飲料,自己也絕對不能輸給他!

  「真的嗎?那下次我送去冰帝請其他人喝。」又有乖乖送上門的白老鼠了。

  你留著自己喝吧!「隨時歡迎。」標準的心口不一。

  接受的原因只是因為不想讓別人以為自己很小氣。

  「那就這樣說定了,哎呀~看來忍足回來了呢,不打擾你們了,再見。」不二開心的離去,急著想向在遠方的乾作最新的報告。

  「小~景~」忍足笑嘻嘻的拿著兩罐飲料走了過來。

  好不容易等到不二遠離,跡部頓時一陣暈眩,趕忙抓住忍足才不致於跌倒。

  忍足微笑的抱住了投懷送抱的跡部,「原來小景這麼渴望我啊?」

  「去死!」毫不留情的踩了忍足一下,用力的推開對方,暈眩感持續侵擾著跡部的腦神經。

  「唉唷!小景你下手還真狠……」再度的黏上跡部,「不過小景不是渴了嗎?讓我親自為你服務吧!」愛景守則第一、二條:小景打罵要忍得、小景需求要記得。

  剛剛那瓶詭異的飲料讓跡部對所有罐裝、瓶裝的飲料都喪失了信心,阻止了忍足的動作,「本大爺不想喝了。」

  察覺跡部神色有異,忍足不禁擔心,「小景不舒服嗎?要不要回家休息?」雖然難得一天出來約會,不過要是小景不舒服,那部電影不看也行,總之,小景最重要!

  「本大爺身體好的很。」看到忍足眼裡浮現的些許落寞,既然答應了陪他出來看電影,那就要做到。

  「小景,不用勉強,真的,我不在意那部電影,我在乎的只有你呀!」表情是標準的小媳婦臉。

  「本大爺就說沒事了!」真是囉唆的傢伙!就說沒事了他還在猶豫什麼?

  「可是小景你……」臉色看來很差哪!忍足臉上流露的擔心不是騙人的。

  「本大爺怎樣?啊嗯?」終於祭出他跡部景吾從不輕易示人的絕技、傳說中對忍足侑士最有效用的──語調放軟、媚眼一拋。

  「え——!」此舉對忍足的震驚可是非同小可的。

  「一句話,還要不要看電影?」跡部實在沒那份體力和他周旋下去了。

  * * *

 隔天早上,冰帝學園國中部內再度上演著冰帝學園七大不可思議之首──

 『忍足侑士的瞬間移動之術!』

  下課鈴聲一響──

  「小景~~~我好想你!」瞬間出現在跡部教室門口的不就是教室在遙遠的另一邊的忍足嗎?

  跡部皺眉,心情極度不佳的瞪著忍足臉上閃亮亮的笑顏,「你……」正想開口罵人,沒想到胃部突然一陣翻攪,只好保持優雅的閃過忍足的襲擊,接著快步離去。

  忍足追了上去,「小景~你怎麼了?」奇怪,小景今天從早上開始就不太對了,居然反常的沒有打自己,甚至連要自己去死的話都沒說,太奇怪了!

  臉色不斷的發白、忍不住的冷汗直冒,右手快速的摀住了嘴,接著衝入男廁。

  「嘔……嘔……」胸腔不斷傳來壓縮過度的疼痛,姣好的眉緊緊皺著。

  「小景,你沒事吧?」忍足在門外詢問著,臉上寫滿了擔心。

  你是笨蛋嗎?本大爺如果沒事還會有事沒事就來男廁報到嗎?「嘔……」滿腔的怒火最後轉換成一個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的字。

  真的該考慮去看腸胃科了……

  昨天昏昏沉沉的過了一整天就已經讓跡部氣的快發瘋了,沒想到自今早開始,胃部便不斷的努力翻攪著。

  「嘔……」胃好痛……

  門外的忍足正計算著若是自己破門而入、不被跡部攻擊的機率有多大。

  該死的……不二周助你給本大爺記著!居然害得本大爺變成現在這狼狽的樣子……真是不想活了!

  「嘔……」以後,絕對、絕對不能喝任何被青學那群怪胎接手過的飲料!特別是不二周助!跡部在心中不斷的告誡著自己。

  「小景……好一點了嗎?」忍足豎起耳朵貼在門上認真探聽。聽裡面的聲音好像有比較平緩一點了。

  「……嘔……」總覺得沒什麼東西可以吐了。等、等一下……一定要去看腸胃科!

  心疼的看著跌跌撞撞自廁所走出的跡部,忍足連忙扶住他,「小景……」天啊,小景的臉色蒼白的嚇人。

  「……」靜靜的看著忍足,昨天整天持續不斷的暈眩感再度出現,下定決心,倒向忍足懷裡。

  跡部的想法很單純,投懷送抱總比昏倒在冰冷的地上好,至少忍足還有基本的人體溫度,而且撞下去比較不會痛。

  「小景!小景!你別嚇我呀!」忍足著急的抱著陷入昏迷狀態的跡部。

  於是,跡部景吾,正式成為乾的領域之下的第N個受害人。


  寸步不離的守在跡部身旁,忍足不斷的思考著跡部這兩天為何如此反常。

  心疼的看著床上的人,一想到他剛剛才昏迷在自己懷裡,一顆心又糾結了起來。

  小景到底怎麼了呢……

  突然一個想法闖入了忍足的腦袋。

  小景不會是……懷孕了吧?

  忍足心中湧起了一股莫名的狂喜,幾乎是毫不猶豫的便接受了這個想法。

  他要當爸爸了!

  所以小景昨天陪自己看愛情片時才會難得的沒有睡著、昨晚毫不猶豫的把自己趕出房門不准自己壓他、今早起床被自己吻的暈頭轉向時沒叫自己去死或是隨手拿起一旁的杯子砸過來……

  小景果然是個重視胎教的媽媽!記得在懷孕期間不能作激烈的活動、不能說出有損自己氣質的話、偶爾還記得要體貼老公一下。

  小景,你一定是想讓我自己找出答案來才會不告訴我的吧……現在我知道了,小景,安心待產吧!

  忍足緊緊握著跡部的手,背後彷彿出現了燃燒中的小宇宙。


  「……所以呢,小景,等你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忍足興奮的對著半小時前才悠悠轉醒的跡部說著。

  被忍足荼毒了將近半個小時,跡部終於得到了一個結論。

  忍足侑士瘋了。

  他在想什麼?居然以為自己懷孕了,這傢伙都不用大腦思考的嗎?好端端的一個男人怎麼會懷孕?而且自己身體怎麼可能有多餘的空間放一個小孩?這笨蛋真的是醫生世家出來的嗎?他真的以為自己有強到讓男人受孕的地步嗎?

  「……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組成三人幸福小家庭了!小景覺得如何?」不待跡部回答便又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對了!我們的小孩就叫忍足小景吧!」

  皺眉,「為什麼是姓忍足?」自忍足手中抽走自己的手,完全忘了自己剛才腦袋中一大堆反駁的話,跡部毫不猶豫的問著,「為什麼不姓跡部?」

  「因為小景是被我壓啊!而且是小景懷孕呀~所以小景就是媽媽。」很認真的回答著,忍足推了推下滑的眼鏡。

  好吧!勉強接受,但是──「不准叫忍足『小景』。」對於那兩個字特別強調。

  「叫小景很可愛呀!」忍足理直氣壯的反駁著。

  「本大爺不管,不准就是不准。」到時候搞混了誰負責?

  「那叫忍足小侑?」

  青筋爆現,「你自己去生!」不會想個有深度一點的名字嗎?

  忍足連忙陪笑,「哎呀~小景,懷孕的人火氣別這麼大嘛……」

  一句話驚醒了仍在氣頭上的跡部,讓他想起了問題的癥結所在──

  「見鬼的懷孕!就跟你說了本大爺沒有懷孕是聽不懂嗎?啊嗯?」迅速的導回正題。

  「可是你已經出現嘔吐的症狀了,不是嗎?」忍足的表情不見一絲動搖。

  瘋了!忍足侑士這傢伙想孩子想瘋了!

  無奈的翻了翻白眼,「那是因為青學的不二周助給本大爺喝了一瓶噁心至極的飲料!」

  「那……」忍足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了,嗚嗚……他和小景的幸福小家庭計畫……

  「本大爺根本沒有懷孕!想要小孩,去找外面那些具有生育功能的女人!」但表情卻寫著,你敢去就死定了!

  「我想要的是我和小景的孩子,不是和小景生的我才不要。」像是賭氣般的自語著。

  「忍足……」跡部皺起眉,該死!這傢伙在難過個什麼勁啊?「男人不可能會生小孩的。」很認真的告訴忍足這個基本常識。

  「……」忍足默然不語。

  就在跡部心中開始有那麼一點小擔心、正打算發揮難得自己也擁有的戀人功用來安慰忍足時──

  「決定了!我要更加努力,創造醫學史上第一個男性受孕的奇蹟!」忍足背後再度出現了小宇宙。

  跡部一臉不可置信,這傢伙想了這麼久就想出這麼一個荒謬的結論?

  跡部家的家庭醫生拿著檢驗報告走了進來,「食物中毒,景吾少爺,你之前吃了什麼東西?」

  「……別問。」跡部面色陰沉的,接著又開口,「醫生,幫個忙。」

  「景吾少爺有什麼吩咐?」

  指著瘋狂狀態的忍足,「把這傢伙帶去好好教育一下,順便讓他徹底的明白,會生孩子的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

  * * *

  此時冰帝學園網球社,來了一位稀客──

  「不二?有事嗎?」鳳疑惑的看著眼前笑瞇瞇的不二,他手上拿著一打瓶裝的飲料。

  「是景吾要我拿這個來的。」將小紙箱放下,微笑不用錢一直是不二的生活美學。

  「那是什麼?」冥戶走了過來,不解的看著。

  不二的笑容益發燦爛,「連小景都說好喝的飲料喔!就送給你們了,還有需要的話,再來青學找我拿吧!」愉悅的離去。

  「長太郎,你相信他的話嗎?」冥戶盯著地上的小紙箱。

  「找人試試看就知道了。」鳳的笑容依舊如同陽光般的耀眼。

  「啊~侑士不在好無聊唷……」向日無精打采的走了過來。

  冥戶和鳳眼神交會,彼此的默契不必言語就能溝通。兩人相視而笑,心裡想的是同一件事——

  「咦?這是什麼?」向日突然瞥見地上的飲料。

  「青學的不二送來的,他說部長說這個很好喝。」鳳微笑的看著向日,「岳人學長,要不要喝喝看?」

  ─Inui Zone,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4-ad253f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