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那個世界 
放了很久差不多也可以擺上來了ya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職業倦怠特典A(????






 --



  清晨,大床上正睡著的金髮男人翻了個身,習慣性地伸手往旁邊一撈,卻意外落了空,讓他一瞬間睜開了眼睛翻坐起身。
 
  「……Harry?」
 
  偌大的床上只剩他一個人,旁邊本該躺著的另外一個人不見蹤影,甚至連餘溫或是任何被人睡過的痕跡都沒有,但昨晚他可是讓新婚的小伴侶累到直接睡倒在自己懷裡,這代表對方無論如何都不應該比自己早起。
 
  Lucius微微皺起眉,一面思索著一面踏進浴室準備盥洗,然後詫異地發現裡頭的清潔用品竟然僅僅只餘他一人的,手邊的動作頓了頓,最後鉑金貴族匆匆地盥洗完之後踏出浴室,隨手揮了下打開衣帽間,卻發現就像浴室裡他看見的一樣,只剩他一個人的物品。
 
  退出衣帽間,Lucius細細打量整間房間,到處都看不見另一個人生活的痕跡。雖然說昨天才辦了結婚儀式,但Harry滿十七歲就先搬進了Malfoy莊園,昨天的典禮不過就是向魔法界正式宣告兩人關係罷了。
 
  ……莫非昨天做過頭讓小愛人不開心了?
 
  但是Harry從來就不是那種會賭氣離家出走的個性啊,別提還得拖著痠軟的身子在短短幾個小時內把自己所有東西通通打包帶走一副再也不回來的樣子,更何況,今天還是他們準備出發去蜜月的日子呢。
 
  ……還是昨天婚禮上有發生什麼他沒注意到的、讓伴侶不悅的事情?
 
  鉑金貴族微微瞇起眼細細思索著幾個可能性,換好衣服便離開了主臥房。一路往餐廳的方向走,Lucius停住腳步細細打量,雖然和印象中的莊園相差無幾,卻能從細微之處找出一些蛛絲馬跡,觀察著和自己印象裡不太一樣的Malfoy莊園,發覺有些綴飾的材質被替換了,還有一些被魔法修復的痕跡。
 
  正想找個家庭小精靈來問是怎麼回事,還沒出聲叫喚,身旁便霹啪一聲出現了一個陌生的家庭小精靈。
 
  「Lucius主人,Draco主人請您下樓一同用餐!」
 
  淡淡點了頭,Lucius在家庭小精靈消失後皺起眉,Draco現在不應該在家裡,明明昨晚婚禮一結束他就帶著他的女友Granger陪著Narcissa一起去法國玩了。
 
  太不對勁了。
 
  踏進飯廳,Lucius立刻注意到更多不同於以往的細節,看起來簡直像是莊園曾經被徹底毀掉過一樣。不管是什麼東西,一旦壞了就不可能完整恢復原本的樣子,特別是些年代甚至跟莊園本身一樣古老的物件,即使是最完美的修復魔法都不可能讓其恢復最原始的模樣。
 
  「父親。」
 
  餐桌主位旁坐著一個年輕的男人,一頭Malfoy家族標誌的鉑金短髮,幾乎與自己如出一轍的面容。
 
  Lucius挑眉,「……Draco。」
 
  聽出自家父親語氣裡淡淡的遲疑與困惑,Draco Malfoy放下手裡的預言家日報,同樣挑起端正的眉,「有什麼不對嗎,父親?」
 
  鉑金貴族在主位坐下,揀選了幾個適合的單詞組成了他的句子,「你長大了,Draco,我記憶中的你剛滿十八歲沒多久。」
 
  「……時光流逝的速度總是令人驚異的快,不是嗎。」輕聲回應道,注意到Lucius的目光落到自己手邊的預言家日報上頭,Draco冷冷扯了扯嘴角,習慣性地報告了今日頭條。
 
  ──「聽說Potter失蹤了,也許他終於想開了決定走出自己的蝸牛殼?」
 
 
  渾身痛。
 
  蜷縮在地板上的青年縮了縮身體,原先緊閉著的眼睛掙扎著微微掙開卻又閉了起來,綠色的微光僅僅出現了那麼一瞬便又消失。本能地想朝旁偎去尋求溫暖,接著後知後覺地發覺觸感不對、自己所身處的地方也不太對。
 
  於是一雙翠綠終於緩緩睜了開,陰暗漆黑的室內讓他微微瞇了瞇眼,一股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瞬間襲上,突如其來的空蕩感。
 
  他記得昨天終於舉行完婚禮,送走了Draco、Hermione還有Narcissa表姊後自己就被心情愉悅的Lucius壓在床上滾了一圈又一圈。
 
  在一片黑暗中他只能感覺落在身上沒有間斷的吮吻舔舐與啃咬、然後身體被緩緩地撐開到極致、一波又一波襲上的顫慄讓他連指尖都發軟到抓不住任何東西,就連原先想揪在掌心的鉑金長髮都從指間縫隙不斷滑落,而他只能乖順地接受所有,然後被領著一次又一次地攀上頂峰直到失去意識。
 
  而一片空白的腦海裡最後閃過的念頭只是想著自己期待好久的蜜月旅行真希望不要因為此刻的縱慾過度而延期,但不管是怎樣的想像他都想不出自己竟然會在這種地方醒來,渾身發疼,而他的伴侶不在身邊。
 
  抬手施了個明亮咒,等終於看清自己所身處的景象時,Harry愣住了。過於熟悉的環境讓他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手腳並用地爬站起身,擴大了明亮咒的範圍,環視了自己所身處的環境一圈,瞪著地上一捲已經半毀的卷軸和旁邊的魔杖,黑髮的青年以極度緩慢的動作撿起了落在地上的冬青木杖,依著印象離開了漆黑的地下室。
 
  這裡是Black老宅。
 
  站在鏡子前,Harry凝視著自己的過去與未來,而鏡子裡看起來二十多歲的青年也睜著一雙冷漠的綠眼睛回望著。
 
  他回來了,二十四歲、失去了所有一切的Harry Potter。
 
  蒼白骨感的手揪住胸口,空蕩的讓他不知所措。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措手不及地回到原先的世界,等於多年以來自己所憑依著的那些在夢醒之後不復存在,意識到的瞬間,心臟突突地疼了起來。
 
  因為曾經擁有過那些美好與幸福,所以被剝奪時才顯得更加疼痛。
 
  然後突如其來地一股焦躁不安的情緒闖進意識裡,Harry恍了一會兒的神,才終於明白過來那是來自伴侶的情緒。
 
  自從他們兩人之間的締結正式完成以後,他們之間的情緒傳遞就變得越來越容易,和過去剛開始締結時必須要兩人相處在同一個空間才能夠感覺比較明顯不同,如今的他們只要任何一方有較為激烈的情緒波動,另外一方不分遠近就能感覺到。
 
  「Lucius……」
 
  如果現在他能感覺到Lucius的情緒,這是否代表Lucius也跟著他一起回到了這個世界?
 
 
  Lucius瞪著手裡的預言家日報,斗大的救世主失蹤的消息刊登在標題頭版,No.12,Grimmauld Place的大門口被刊在報紙上,漆黑的大門緊閉著完全沒有任何動靜。
 
  這完全不是他印象裡Black大宅該有的樣子,而且報紙上居然說那是戰爭後救世主長期獨居的地方。面對英雄毫無預警的失蹤,魔法部長甚至為此發表了一場慷慨激昂的演講,並且承諾民眾一定會派出最優秀的Aurors去尋找救世主的蹤跡。
 
  目光落到了日期上頭,最先映入眼簾的2004年讓Lucius的手狠狠一抖,而使中住異著今天似乎不太一樣的自家父親的Draco則是正想開口問問哪裡不對,卻讓一旁突然冒出來的家庭小精靈給打斷了。
 
  「Draco主人,大門外頭……」小精靈絞著手,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外面正停留著的那個青年,她認得對方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主Harry Potter,但對方周身縈繞著的氣息卻讓她想不自覺想要遵從他所有要求,簡直就像莊園的主人一樣。
 
  其實理論上大門外的那一位根本不需要特別請她進來通報,只要他想進來,憑他身上的氣息,莊園裡沒有任何一隻家庭小精靈敢攔住他,甚至她之所以會到門口去,也完全是因為小精靈獨有的魔法感應到大門口有位主人需要她。
 
  「完成你的句子,Cara。」
 
  小精靈蝙蝠似的大耳朵動了動,有點困惑有些為難的說:「Harry Potter主人讓Cara進來通報,說他來拜訪。」
 
  「Potter?」Draco挑起眉,戰爭過後的救世主可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怎麼突然來了,還在這種全魔法界都在找他的時候。鉑金短髮的青年站起身,正打算走出去,卻突然注意到自家小精靈對外頭蠢獅子的稱呼,「你剛剛叫Potter什麼?」
 
  「Harry Potter主人,Draco主人。」
 
  正想開口說什麼時候救世主偉大到連Malfoy家的小精靈都得叫他主人了,原本坐在主位的Lucius卻站了起來,隨手扔下了預言家日報,目光緊緊鎖在門口,於是Draco跟著回頭,發現那兒不知何時已經站了一個面無表情的黑髮青年。
 
  「Potter,Gryffindor總是如此自動嗎?我不記得我允許你進來了。」
 
  「……Malfoy。」黑髮青年站直了身體,周身散著淡漠的氣息,出口的招呼聽在Draco耳裡雖是與平時相同的冷冽,卻多了些僵硬與不自然,「沒記錯的話,上次的拜訪裡你鼓勵我出門走走。」
 
  「但不是弄到全魔法界都找不著你然後像路過一樣地抵達我家飯廳……我還沒問你是用什麼方法穿過莊園防禦的?Potter。」
 
  救世主沒有回應,在過往世界裡習慣冰冷的翠綠靜靜望向已經注視自己許久的灰藍,兩人目光交會,霎時明白了是對方就是自己最熟悉的那個人。
 
  「我不是來找你的。」
  「他不需要。」
 
  然後Draco Malfoy、Slytherin優雅的鉑金王子,滿臉驚恐地看著從五年級以後就沒有任何交集甚至還應該結下了深仇大恨的自家父親走向前一把抱住了門邊不請自來的Gryffindor救世主。
 
  ──Merlin,當年正面面對Voldemort都沒像現在這麼讓他感到害怕!
 
  「親愛的,用過早餐了嗎?」沒管一旁一臉世界末日的小鉑金,Lucius攔腰抱起一夕之間成長為青年的伴侶回到主位上坐下,習慣性地先啄了幾下,發現戀人的臉頰竟然溫溫熱熱的於是挑起眉。
 
  大概明白伴侶在疑惑的是什麼,Harry先是搖搖頭回答了早餐的問題,才回應,「……現在還是人類。」
 
  舀了口麥片粥餵給腿上的戀人,Lucius輕輕哦了一聲便沒再開口,而是專心地和心愛的伴侶一起吃起早餐。不管怎麼說,最重要的寶貝已經抱在懷裡了,那其他的任何事情都絕對不會比此刻餵飽伴侶還重要,更何況,那兒不是還有個十分能幹的兒子嗎。
 
  回到了原先的世界,由於身處於過往環境而不自覺恢復了為最初性格淡漠的救世主,Harry在Lucius先是不太自在地扭了扭有點彆扭,卻在抬起頭看見伴侶一如以往的溫柔表情後緩緩放鬆了下來,然後溫順地張開嘴接受了餵食。
 
  「──父親、Pottter!你們兩個、」
 
  「Draco,你的優雅跟禮儀呢?」Lucius頭也沒抬,細心地替烤得酥軟的吐司塗好果醬才送到Harry手上。
 
  胃裡已經先塞了一碗麥片粥的纖瘦青年咬著手裡的吐司又看看眼前堆了滿滿一盤裡顯然都是準備給自己的食物,不死心地瞅瞅正摟著自己的男人,得到了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後,才悶悶地嚼起嘴裡的食物,努力的放慢了進食速度,打算能拖多久是多久。
 
  顯然明白Harry的小算盤,Lucius溫柔地勾起微笑,「Harry、親愛的,我不介意陪你一整天都坐在這裡。」
 
  「……」
 
  「親愛的!?」自從過去的死對頭來到莊園後發現一切都變得不對勁的Draco瞪大了眼睛,死死瞪著坐在主位上頭的兩人,卻在接收到自家父親不悅的眼神後反射性收斂了自己即將破口大罵的情緒,強行壓下心中怒吼的衝動,Malfoy少主深深吸了幾口氣想讓自己激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疤頭,你對我父親做了什麼?」
 
  Harry視線投向似乎再不給出一個解釋他就要崩潰爆發的金髮青年,然後扭過頭看著似乎迅速釐清了眼前情勢的伴侶,但對方的表情卻帶著微微的納悶,「……Lucius?」
 
  男人撈起自己先前隨手扔開的預言家日報,比了比上面的日期,「看、現在是2004年,日期沒變……只是,這裡可不像我們該有的未來呢,親愛的。」
 
  他注意到Malfoy莊園的不同以往、Black祖宅的破敗、自家兒子對伴侶的稱呼與態度,以及報紙上所報導的內容。
 
  「不是未來,Lucius,這裡是、我的過去。」Harry抿抿唇,轉看向一旁仍站立著的金髮青年,想了想還是用了在這裡較為熟悉的稱呼,「……Malfoy,他不是這個世界的Lucius Malfoy,我……算是半個這個世界的Harry Potter。」
 
  「……我需要一個解釋,立刻。」
 
  Harry放下手裡吃到一半的吐司,思考般地歪了歪頭,在場三人裡他是最明白如今狀況的一個,於是他擺擺手讓Draco坐下,才簡要地說了他從這個世界到了另一個世界過了十幾年然後又莫名其妙地回來了的經過。
 
  趁著在場兩個Malfoy都陷入思考,算是說明完現今大概情況的Harry緩慢地喝了一杯牛奶又吃了兩三片烤吐司,接著擅自決定自己不需要再吃下更多食物,然後伸手打算把其實消不到三分之一的食物盤子推得離自己遠遠的。
 
  發現了Harry的小動作,Lucius挑起眉,「Love,要推開可以,午餐份量加倍。」
 
  Harry懊惱地縮回手,轉而拿起叉子開始吃起應該比較容易入口的水果,吃到第二顆蕃茄,黑髮青年執叉的手突然頓了下,放輕了聲音問道:「Lucius……你現在、還是Veela嗎?」
 
  現在的他還是普通人類、沒有轉化成血族,而在他的記憶裡,原本世界裡的Lucius Malfoy可沒有因為他而覺醒什麼Veela血統,看他們每一次的對峙就知道了,他們第一次近距離的接觸在他二年級,但那男人一點特殊的反應也沒有,他是真的厭惡他,真心誠意。
 
  Lucius知道Harry真正想問的是什麼,但比不被信任的憤怒委屈更先出現的是心疼,即使給了再多保證再多承諾,他容易不安的小愛人依舊患得患失地認為只要去除掉魔法生物血緣的影響,他們就不再會是靈魂伴侶、自己就會從那樣虛幻的愛情裡清醒,然後不再愛他、也不再要他。
 
  到底是怎樣的成長環境,可以讓一個孩子對情感如此膽怯陌生,明明渴望著卻又總覺得哪裡不紮實,所以不敢期待永恆也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夠被這樣深深愛著珍惜著。
 
  「Harry、My love,我說過那不會造成任何改變。」扳過Harry的臉懲罰般的用力咬了咬青年柔軟的唇瓣接著深深吻住直到對方先是即將缺氧的掙扎然後無力反抗地癱軟在自己懷裡。
 
  性感的薄唇貼近救世主的耳畔,親暱地啄吻正微微發紅的耳廓,然後柔聲低喃,「是的,My dear,在這裡我不是Veela,沒有魔法生物的本能衝動,但我還是愛著你,想要把世界上所有美好都捧到你面前。也還是忍不住想要疼你、抱你,親吻你,然後深深佔有這樣毫無防備倒在我懷裡的你。」
 
  耳朵被男人輕暖的呼息弄得癢癢的,再搭上對方的話語更是讓Harry瞬間暈紅了臉,徒勞地用手摀住被騷擾的耳朵,手背卻被細細舔吻,讓他收也不是放也不對,「……Lucius!」
 
  「嗯?」輕咬Harry的指尖,滿意地看著青年的耳朵爆紅,「我在展現我對你不變的愛,親愛的,讓你不安是我的失職,請給我機會彌補這一切。」
 
  「不、不用了!」在男人懷裡縮了縮,「我相信你就是了。」
 
  「Love,千萬別勉強。」Lucius噙著淺笑,把Harry正摀著耳朵的手給拉開,輕柔的吻緩緩落在掌心,再印上可以清晰感覺到加快的脈搏跳動的手腕,接著親上正目不轉睛看著自己一連串動作因而顯得有些怔愣的青年的臉頰,然後是落在唇瓣上的輕吻。
 
  「如果只是敷衍,那就毫無意義。我希望你能夠相信,發自內心的,相信我真的想珍惜你、擁有你,想每天摟著你入睡然後看著你在我懷裡醒來,這些、都不是說說而已。」
 
  ──他說得那樣虔誠。
 
  「我愛你,Harry。」
 
  明明不是第一次聽見,但他的心臟卻像是被狠狠絞緊一樣,情感猛然在胸口炸開翻湧的讓他幾乎要喘不過氣。
 
  「……嗯。」
 
  ──讓他幸福得想哭。
 
  「我也愛你,Lucius。」
 
 
  Malfoy家的父子倆花了一點時間來適應變得不一樣的彼此,他們熟知對方的小習慣,但由於身處的世界不同,很多事情他們彼此之間的認知便有了小小的落差,讓他們一面在心裡糾結著又努力維持表面上的面不改色,然後鉑金少爺會望著兩個世界都待過並且過得十分怡然自得的的救世主一臉哀怨。
 
  心情頗好地端著盤小點心一口口餵著正趴在自己懷裡翻著Quidditch雜誌的伴侶,Harry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毫無所覺自己究竟吃了多少他也只好趁這種時候多餵一點,「對了Draco,你還沒結婚?」
 
  正在一旁審視著家族事業報告的小Malfoy的手不著痕跡地僵了一下,同樣聽見問句的救世主被剛入口的小餅乾猛地噎了一下,咳了幾聲之後他抬起頭望著反應極快正幫他拍背順氣的Lucius。
 
  「呃,Lucius,這裡和你知道的有一點不一樣。」
 
  鉑金貴族挑起眉,自從來到這裡以後他發現每當Harry這麼說,就代表絕對不是只有一點不一樣,「嗯哼。」
 
  看著男人顯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模樣,Harry直接開口,「Hermione已經嫁給Ron了,現在應該是魔法部高階執行官,不過聽說民眾們想選她當下任部長的呼聲還挺高的。」
 
  Draco不屑地撇撇嘴,算是默認了Harry的說法。然後他狐疑地瞪著救世主,「慢著、你們為什麼突然提到Granger?」
 
  從另外一個世界過來的兩人看著他,一個高深莫測一個天真純良。
 
  Draco被自己的猜測嚇得臉瞬間青了一半,「……你們不是想告訴我,另外一個我打算娶那個連個混血都不是的Granger吧?」
 
  「Well,Draco可從來沒有考慮過Hermione以外的人選。」Harry聳聳肩,視線又回到了原先的Quidditch雜誌上。
 
  他叫這裡的小鉑金Malfoy,叫另外一邊的則是Draco;相對的Maloy喊他Potter,而Draco叫他Harry。雖然其實現在和Malfoy也算是不錯的朋友了,但不管怎樣和從小一起長大的Draco相較起來還是有哪裡不一樣。畢竟一起經歷過的不同、而他們所認識的Harry Potter也不盡相同。
 
  Draco的表情頓時變得像是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原來是個Muggle一樣。先是不可置信的震驚,接著泛青的臉在發現眼前兩人都沒在開玩笑時迅速褪色發白,最後才顫巍巍地起身離開,嘴型不斷重複著怎麼可能會這樣搞什麼Merlin該死的千年不洗的蕾絲吊帶襪這是什麼見鬼的世界。
 
  「抗壓性有待提高。」目送Draco離去,Lucius若有所思地低下頭,恰好和正巧翻身面對他的愛人對上眼。
 
  「這樣說好像有點自私……」雙手施力坐了起來然後磨磨蹭蹭地偎進了男人懷裡,青年蹙起眉,把臉埋進了對方的頸窩,「可是我想回去了,Lucius,我想念大家都在的那個世界。」
 
  「我也是,親愛的。」Lucius偏過頭準確無誤地叼住戀人的唇,「這一點也不自私,他們有他們的人生,而你也有你的。」
 
  這個世界和他的世界相差太多,而他看得出來他的伴侶在這個他所謂的過往的世界裡過得並不開心,這裡為了勝利而做出的犧牲太多,Harry生命裡最重要的那些人幾乎都已經逝去,徒留他隻身一人活在這殘破的世界裡。
 
  多殘酷,幸好Merlin給了他重來一次的機會,也讓自己有機會能夠好好珍惜這個受過太多傷害卻依舊如此美好的孩子。
 
  Harry嘆了口氣,「……我還是對我們怎麼過來的這件事情毫無頭緒。」
 
  Lucius想了想,然後突然抱著Harry站起身,「不如這樣,我們把那天的事情再重複一遍好了,也許這樣就回去了?」
 
  「……婚禮好累。」光是想起那一連串繁瑣的禮儀規範就讓他頭疼,他可是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才把那些規定通通記起來,但正式舉辦婚禮地當天他還是因為緊張而販了好幾個小錯誤,幸好都讓旁邊的人給掩蓋過去或是及時給糾正了回來。
 
  Lucius認真地點點頭,接著像是早有預謀般地勾起溫柔的笑意,一雙灰藍熠熠生輝,「那麼就跳過婚禮吧,Love。」
 
  Harry一愣,反射性地回想起婚禮之後的行程,然後瞪大了一雙翠綠的眼睛,掙扎著就想掙脫Lucius的懷抱回到地面,但早就預料到伴侶會想逃的鉑金貴族怎麼可能讓到手的獵物逃走,於是心情愉悅地緊緊抱著無法掙脫的救世主邁著大步回到了臥房,關門落鎖。
 
 
  清晨,Harry帶著一身痠痛醒了過來,腰間還橫著一隻手,他身旁的男人還在睡。
 
  「嘶──」
 
  萬般艱辛地撥開伴侶坐起身,Harry揉著又痠又疼又麻的腰,小心翼翼地慢慢跨下床,卻被床邊地板倒著的一個空玻璃瓶給吸引住了目光,利用魔法把瓶子拿了起來,Harry凝神觀察了一會兒,才想起這是什麼。
 
  他在新婚之夜偷偷喝的、Potter家族的藏書裡記載著的生子魔藥。
 
  對於自己的魔藥能力還是不太有信心的Harry想了想,最後他選擇把配置方法給了當時似乎正煩惱著什麼的Gellert,於是來自德國的老魔王笑咪咪地帶著那張單子去了Hogwarts,目標地窖,過沒幾個星期就樂呵呵地給了他兩瓶,然後揣著滿懷的魔藥叮叮噹噹地又回了Hogwarts,目標毫無疑問是校長室。
 
  確定了是Hogwarts壞脾氣的魔藥大師出品,Harry才敢放心喝下去。
 
  只是他可沒想過新婚隔天會回到原本的世界……等等、所以他們回來了?
 
  後方突然伸來一雙健壯的手臂把Harry攔腰抱了回去,Lucius讓Harry趴在自己身上,溫熱的大手在纖瘦的腰間揉了揉緩緩按摩起來,「早安,親愛的,怎麼醒這麼早?」
 
  彎著一雙好看的綠眼睛,Harry扭了扭湊上前輕輕啄了啄伴侶的唇。
 
  「我們回來了,Lucius。」
 
  順從地任由心情很好的丈夫恣意親吻了好一會兒,Harry甜甜地勾起笑,隨手拋開了還握在手上的玻璃瓶子。知道自己得再等一陣子才能用檢測魔法看是不是真的成功了,年輕的救世主眨眨眼睛,在男人身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待著。
 
  所以……還是先暫時別告訴他吧。
 

  Fin.
 
發現好文!!! 
太晚發現啦:(
謝謝作者寫了篇好文👍💖
留個足跡♡
 
我,真的,要為少爺點上蠟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整個三觀被顛覆了超可憐〈等等
天呀我重刷一遍這篇文,就看到有更番外,真是....幸福!我圓滿了真的〈冷靜
話說原本世界的L爹去哪裡了那一天?該不會...是對調的吧?應該不會吧?!那真的要點蠟了【。】
 
已無遺憾了 感謝作者 我真的超想看
我要再去重溫一下本書了
 
這幾天才從書櫃裡重溫了職業倦怠,想著似乎好一陣子,可能兩、三年沒有上來追文。真的很喜歡職業倦怠呢,字裡行間充滿著溫柔。
 
大大
職業倦怠出版已經好幾年了
您真的不打算再版嗎?
真的好想買QAQ
網路都沒有人出售
也希望再版 
我也是~
當初沒買到本子,讓我一直很捶心肝
然後之前電腦裡有存到文,也讓我一直收藏著
結果主機壞掉,連帶所有收藏的文,全部消失掉
我還是想要有實品,或是隨時想看都能看到(哭)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97-faf0c9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