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Pass By 

2016年全職Only的無料。
就讓鹹魚一樣的我,來混個更新吧。
我會努力振作的,德拉諾飛行已經放棄了我(。


哨兵周 x 嚮導葉
依舊不要跟我認真設定,答應我,別救我,好嗎?
--

   
  「那個,我說小葉啊,你也老大不小了……」
 
  被點名的男人停下了打包的動作,朝著站在門邊已然呈現中年謝頂的領導投以疑惑的注目禮,沒等對方開口繼續話題便懶洋洋地勾起笑容,「老馮你這是準備讓我直接退休了嗎?」
 
  馮憲君深深吸了一口氣,在心裡不斷想著這小渾蛋就要離開了別跟他計較,反覆安慰自己好幾遍以後,他才緩和情緒,露出了一個和藹的微笑繼續自己計畫中的話題,「你這年紀也是時候讓塔給你找個伴兒了,不然首席嚮導長期單身也不是個辦法,弄得好像塔辦事不利苛待你們一樣,影響不好。」
 
  「不用這麼麻煩。」又繼續開始打包的男人最後把辦公桌抽屜裡的東西通通倒進了已經堆疊了一半的紙箱裡,在中央塔的訓練所裡待了十年東西還是一樣少的男人朝著中央塔塔長愉快地笑了一下又聳聳肩,「我已經有哨兵了啊。」
 
  這個世界由哨兵、響導以及大多數的普通人所組成,由於數量稀少的關係,哨兵嚮導一旦覺醒以後都是經由各城市的塔集中管理,並不是從此失去了自由,而是讓專門的訓練教官教導基本的五感控制與精神疏導後再憑依個人意志決定是要留下參軍而是回到普通人的社會中。
 
  並不強制,但大多數的哨兵與嚮導都會選擇留下。
 
  哨兵嚮導的世界和普通人是不一樣的,他們擁有屬於自己的、只有他們這類人能看得見的精神嚮導,若是結為了伴侶他們還能深入彼此的精神世界留下烙印,從此生死相依不分彼此。若是選擇回到普通人的社會裡,最開始雖然能夠得到人們欣羨的目光,但久而久之,即使旁人不這麼想,也會感覺自己是孤獨的、是異類。
 
  畢竟就連眼裡看見的世界都不一樣。
 
  作為管理哨兵嚮導的塔自然也具備婚配系統,每位在籍的單身哨兵或嚮導都會登記在案,並且在適合的年紀到了卻還沒有找到心儀對象定下來時主動由系統做篩選,再安排雙方見面看意向如何。
 
  由於系統會先挑過的關係,大部分的會面都是相當愉快並且成功率極高的,所以大部分長期奮戰在第一線的軍人們其實一點也不排斥這樣的安排,甚至還有一小部份的人覺得很有趣、非常期待系統發出會面通知的那一天。
 
  馮憲君吃驚地張大了嘴,「什麼!誰?你怎麼都沒說過?」
 
  「這個嘛,因為我也不知道啊。」已然打包完畢的首席嚮導笑得無比坦然,和中央塔塔長一副天要塌了的表情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對比,「別露出這副表情嘛老馮,你看我就要離開訓練所去外頭繼續教老熊孩子們做人了,總有一天能讓我找到他的。」
 
  一點也沒有被安慰到的馮憲君黑著臉,「你別跟我說這就是你要離開嘉世的原因。」
 
  「當然不是。」伸手把裝了自己所有個人物品的箱子抱了起來,「主要原因其實是我年紀大了力不從心,無法負擔小熊孩子們無窮無盡的精力,只好自請調職。」
 
  馮憲君嚴肅著表情,自家中央塔首席嚮導兼全能教官竟然有個自己也不知道的哨兵,說出去能笑壞所有人,「葉修,這可不是開玩笑,你和誰結合了你自己能不知道?」
 
  雙手都忙著抱箱子的葉修只能聳肩,「別看我這樣,其實我也挺煩惱,真的。」
 
  他說的可從來就是大實話。
 
 
  劉皓覺得高興極了。在中央塔專職訓練的王牌嘉世訓練所熬了這麼久,作威作福了十年的葉姓長官總算待膩了想要自請外調並且還被批准了,那他終於也可以從副官的位置上解放了。
 
  他是個有野心的哨兵,雖然現今哨嚮平等的觀念已經十分普及、雖然他的長官是全軍區公認本事最逆天的首席嚮導沒有之一,但身為一個哨兵本能地還是會把嚮導是柔弱的需要保護的這些信條深深刻在骨子裡,但自家長官強悍到很多時候被留在辦公室裡整理文書資料的他忍不住都會思考起其實對方需要的只是一個文書處理助理。
 
  作為一個有野心並且覺得自己應該要很有前途的哨兵,這樣幾乎肉眼可見的黯淡未來怎麼看都覺得很悲傷啊。
 
  「葉哥,我會想念你的。」把自己精心準備的離別小禮物恭敬地放進葉修手裡捧著的箱子裡,劉皓眼裡淚光閃閃,一副依依不捨欲言又止的模樣。
 
  葉修挑眉,嘴角突然俏皮地勾起,「我沒跟你說你要跟我一起出發嗎?」
 
  劉皓瞬間就心碎了。
 
  大概是劉皓的情緒波動實在太明顯,被娛樂到的葉修呵呵一笑,騰出手拍了拍自家前副官的肩膀,語氣溫柔又認真,「哥逗你玩呢,接下來好好幹啊,咱們嘉世王牌訓練所的招牌可不能垮,知道嗎?」
 
  原本一直期待著葉修趕快離開的劉皓突然就不想要對方離開了。
 
  「得,知道你開始想念我了,那我走了。」
 
  隨後葉修收回手,相當俐落地轉身離開,留下了是真的突然想說些什麼卻又來不及開口的劉皓。
 
  「……」
 
  怎麼就有人可以這樣讓人又喜歡又討厭呢。
 
 
  「隊長──」
 
  輪迴駐地,江波濤手裡抓著一疊文件敲敲自家長官辦公室的門,等了一會兒便熟門熟路地自己推開門走了進去,裡頭人沉默寡言的性子可是舉國知名的。
 
  辦公室裡,一身筆挺軍裝的青年正一臉認真嚴肅地端坐在沙發上,手裡的動作一下一下有規律地慢慢撫著,而同樣作為哨兵的江波濤自然看得清清楚楚,那隻不知道主人是誰卻又老愛往自家長官附近閒晃的大貓正將碩大的腦袋擱在青年大腿上,模樣十分愜意。
 
  「啊,笑笑又來啦。」把手裡的待審批文件放到辦公桌上,江波濤坐到了沙發的另一側,相當謹慎地並沒有伸出手試圖摸摸正愜意地甩來甩去的毛茸茸大貓尾巴。
 
  說起來,笑笑這個名字還是大貓自己拍爪子告訴他們的。
 
  周澤楷將注意力分給了自家副官一點,確認了暫時沒有要緊事項須處理,便又垂下視線繼續給大貓順毛,溫柔細緻又認真的模樣,分分鐘讓人誤以為大貓就是他的精神嚮導。
 
  「穿雲呢?」想起本來應該趴在主人腿上享受順毛服務的正牌槍王精神嚮導,江波濤左右望了望,卻沒發覺對方的身影。
 
  聽見某精神嚮導的名字,原先蹭在槍王腿上的大貓腦袋突然抬起,漂亮的眼睛銳利地瞇了起來,然後被腦袋上的手掌輕輕揉了揉後又趴了回去,尾巴甩了又甩。
 
  「不在。」周澤楷眨眨眼睛,修長帶著薄繭的指腹慢慢搔過柔軟的渾圓獸耳,熟稔地捏捏搓搓。
 
  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在心裡忍不住想著這樣子對自己的精神嚮導真的好嗎的江波濤替自己倒了杯水,「聽說葉修前輩最近在巡視,現在還在H市,過一陣子該來我們這兒了。」
 
  周澤楷手裡的動作一頓。
 
  「所有人都在猜他離開了中央的嘉世訓練所後想去哪兒,目前藍雨呼聲挺高的。」
 
  各大軍區自然都爭著想要得到第一嚮導,即使在傳言中對方再怎麼嘲諷再怎麼難搞也無所謂,畢竟人家實力擺在那兒,沒有發生大事就算只是在位置上供著也是一份安心的保障。
 
  他們輪迴軍區也針對這件事情開了幾次小小的臨時會議,但周澤楷因為前陣子出任務不在基地的關係基本上並沒有參與到這些部分,甚至是一直以來在中央區嘉世訓練所擔任新人教官的葉修已經離開了中央塔這件事情估計他都是第一次聽聞。
 
  周澤楷沉思了起來,腦子糊成一團地其實也不知道自己都想了些什麼,手就是僅憑本能地繼續給猛獸順毛了好半晌,直到被毛茸茸的獸尾給掃了一下臉才回過神,一人一獸互看了幾分鐘,最後以精神嚮導甩著尾巴大搖大擺地離開結束。
 
  沒有人知道笑笑從哪裡來,也不知道牠究竟屬於誰。牠總是毫無預警地出現然後突如其來地離開。
 
  和周澤楷一起目送大貓消失,江波濤先收回視線,輕輕咳了一聲拉回話題,「不過按行程表來說咱們這排序還是比較靠前的,總之還是先準備一下接待葉神吧?」
 
  「嗯。」
 
  葉修頭上頂著一團雪白走進了臨時搭建的會議室裡,在場的幾個人見他頭上一團都有些吃驚地瞠大了眼,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魏琛一樣毫不猶豫地哈哈笑了起來然後抹著眼淚問他腦袋上的毛茸茸是哪裡來的。
 
  「哥自帶的絨毛光環,怕了吧。」葉修倒是面色不改,還順手扶了一下毛團避免牠掉下來。
 
  「哎唷好怕好怕,哈哈哈──」
 
  沒花太多時間在嬉鬧,在座幾個人幾乎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很快就調整好心態,葉修在首位坐下,頭上的毛團由於過大的幅度擺動因而不安地動了動,然後被葉修伸手撈到了腿上,而原先一直被擋在視覺死角的一黑一白兩隻長耳朵也終於落入眾人視線。
 
  要不是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討論,幾個與會者肯定是要追問葉修哪裡拐來的乖毛團,但時間可不容許他們繼續閒嗑牙下去,只得作罷。會議進行得相當流暢,主要是一些未來的區域規劃、各種職務區分以及一些需要及時做出決策的臨時事件,畢竟在場人員一半以上都是有過相關經驗的人,自然討論起來一點也不含糊。
 
  會議進行告一段落,葉修闔上桌面的文件夾,「雖然你們肯定都知道了,不過為了不讓老馮覺得我怠工還是得再說一次,上頭在H市這兒成立的這個新區要讓我接手,暫時還沒有其他區的人知道這件事情。」
 
  葉修一手撫著腿上特別乖巧招人疼的兔子一手敲敲桌面阻礙了幾個人正打算意思意思喊聲首長好的動作,「不過,為了某個既私人又公開的原因,我還是會先到各大軍區巡迴一遍,這段時間咱們興欣就交給你們了,詳細安排會再發到你們信箱。」
 
  魏琛摸摸下巴露出了深思的表情盯著葉修看了好一會兒接著特別討人嫌地哦了一聲,方銳用椅子在原地轉了一圈突然露出了那種讓人看了就想揍的曖昧不明的笑,作為在地人代表的陳果則是左看看又看看,想了好一陣子才默默地紅了臉,而同樣身為在地人代表所以被陳果拉來的唐柔則是優雅地勾起微笑並不發表評論。
 
  「幹嘛那麼麻煩全國跑一輪相親,我瞧著小韓就挺好,適合你這個禍害。」
 
  葉修微笑,低頭摸摸毛團。
 
  方銳睜著一雙特別真誠的眼睛,「不然過陣子蘇姐姐不是也要調過來了,我覺得能長期忍受你的也就只有他們倆了,還是二選一吧老葉。」
 
  毛團乖巧靈活地在嚮導腿上滾了半圈露出肚子求撫摸,葉修還是沒說話,漂亮蔥白的指尖順著毛團肚子輕輕滑過,引起腿上的小動物小爪子朝著空氣揮了揮然後舒服地軟成一灘。
 
  「是說你哪裡拐來的兔子?」見會議其實已經告一段落,魏琛又燃起了對毛團的興趣,依照他對葉修的理解,按對方沒有下限的無恥程度應該是貓見貓厭狗見狗嫌的沒動物緣,怎麼就讓他遇到了一隻沒眼力的兔子這樣可勁兒地一直在討好呢?
 
  看那小模樣還挺軟萌的,和老葉可一點也不搭。
 
  「路上撿的。」葉修一臉淡定,完全沒在意腿上毛團在聽見他回答以後受傷的小眼神,美麗的手指捏捏又揉揉兔子的耳朵,眼神突然變得柔和,「不過,應該是我家哨兵的吧。」
 
  葉修最後在一片寂靜中頂著顯得志得意滿的絨毛光環離開了會議室,真正的男人可從不回頭看爆炸。
 
 
  他們頂著這樣莫名綁定的狀態五年了。因為雙方恰好都是狀況穩定自控能力極強的人,因此也沒人對這樣的狀態提出異議。
 
  或者該說,由於對這樣的狀態太滿意了,感覺彼此都對這樣的綁定狀態一點抗拒之心都沒有,又確認完彼此應該都是暫時不想找伴侶的人,他們甚至沒有費心去尋找到底對方是誰就接受了這樣的設定,頂多偶爾會在彼此情緒波動強烈點的時候在精神世界裡感受到屬於對方細微的情緒反應,但他們從來不深入探究,當著最親密的陌生人。
 
  按照常理而言,如果精神結合了的哨兵嚮導距離過遠或者是太久沒見面的話,彼此的連結就會逐漸失效最後消弭,但他們的卻一直都在,連接得異常穩固,像個永不熄滅的燈塔,只要一想、回過頭就總是在那兒。
 
  五年前的周澤楷還只是個初入聯盟的菜鳥小哨兵,剛從輪迴軍區的選拔中脫穎而出並且千里迢迢地到中央塔報到順便錄入哨兵資料,然後……然後他就在一場由某個新人嚮導不小心的精神爆發共鳴引起的混亂騷動中、和人群中的某個應該和他頻率相容度極高的嚮導結合了。
 
  五年後的周澤楷已經是聯盟的臉面、輪迴軍區的第一哨兵,並且根據不記名調查他還是不分區嚮導最想結合排行榜第一名,而這些褒獎靠得可不僅是他逆天的顏值,其實更多還是因為他無解的實力。
 
  葉修嘴裡咬著根沒有點燃的菸,在軍區大門刷了自己的身分識別証後沒等多久,輪迴區他比較熟悉的、目前已經轉職成為軍需官的佟林便從裡頭迎了出來,帶著許久未見老朋友的笑容。
 
  「喲老佟,好久不見。」
 
  「終於捨得從中央塔出來了?」輪迴的軍需官領著來自中央塔的首席嚮導逛起了輪迴,「接下來什麼打算,偷偷告訴我,盤口開了獎金咱們八二分。」
 
  「你只拿二我多不好意思。」葉修一臉真誠,「七三吧,畢竟你出的錢。」
 
  「呵呵,你還是這麼會開玩笑。」早就習慣這種的對話方式的佟林笑著拍了拍葉修肩膀,「差不多也到吃飯時間了,一定要讓你嚐嚐我們大輪迴食堂的厲害!」
 
  走進食堂的時候恰好是人潮陸陸續續湧入的時刻,每天的用餐時間是屬於可以稍微放鬆的時刻,人們成群結隊地邊走邊交談,雖然並不會刻意地去看周遭的人們,但在一片灰白黃相間的制式軍服中,僅僅穿著白T恤與迷彩褲一看就十分休閒的葉修就是顯得那麼突兀,幸好他旁邊站著佟林,人們也不至於對他產生敵意,就是時不時地會將視線落在兩人用餐的那個小角落。
 
  葉修頂著眾人的注目禮面不改色地將自己餐盤裡的生煎包一顆顆消滅,還順手從佟林的盤子裡打劫了一塊排骨。被搶了塊肉的佟林也不惱,依舊按照自己的步調吃飯吃菜,直到葉修終於懶洋洋地放下筷子,拿起一旁的熱麥茶喝了一口。
 
  「真沒打算,別這樣看我。」麥茶帶著穀物的香氣暖呼呼地舒緩著胃,葉修抬起手揉了揉太陽穴讓自己放鬆些。其實他一早醒來就有些腦熱暈眩的症狀,但這樣輕微的身體不適總是很容易就讓他忽略,畢竟對他而言只要不是要命的傷口基本上都算不上什麼大事。
 
  「那你打算在輪迴這兒留幾天?」
 
  「大概就兩三天吧,所有軍區巡起來也是個不小的工程。」葉修挑起眉,一眼看穿佟林的小心思,「想要我順便幫你們練練新人啊?哥的教練費可是以秒計的。」
 
  佟林沒有接下去,反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食堂門口。那兒又是一波人走了進來,唯一不同的是那是連葉修也能認出來的幾個年輕小夥,穿著一身筆挺帥氣的軍裝走在最前面的是近年來風頭正盛的周澤楷,原先正側著頭聽江波濤說話的他突然就停下了腳步看向某個角落。
 
  葉修正瞧著他,眉眼帶笑。
 
  「穿個制服也能走出伸展台範兒的也就你們家這尊了。」放下手裡的茶杯,葉修單手托著腮靠在餐桌上,看起來渾身軟綿綿地一點幹勁也沒有的樣子,見周澤楷朝著自己走過來時倒是十分順手地抬手揮了揮,「呦。」
 
  周澤楷眨眨眼,嘴唇彎成了一個高興的弧度,「前輩。」
 
  「一段時間沒見小周又變帥啦。」
 
  葉修對眼前這個不常見面卻總是很有禮貌的帥氣後輩挺有好感,不過誰會討厭這樣一個話少做多顏正靦腆的帥小夥呢。說到不常見面的理由則是很巧的每當周澤楷回中央塔述職或開會的時候十次總有八次葉修人在外頭浪,有機會見面的兩次卻又總會有五成以上的機率葉修會躺在宿舍裡莫名其妙地燒個兩天。
 
  能這樣好好坐著仔細端詳聯盟第一臉的機會對葉修而言實屬難得。
 
  對周澤楷亦同。
 
  某種程度而言,周澤楷可說是為了葉修才進的聯盟。沒有什麼特別狗血地被路過的少年英雄救了一命從此芳心暗許的劇情,就是一個突然覺醒了於是對未來相當迷茫的小哨兵順從輪迴塔的安排聽了一場對他而言特別勵志的全國同步演講後從此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個酷炫狂霸跩哨兵的故事。
 
  主講人毫無疑問就是當年的葉修,而他在講台上做過最震撼人心的事情,也就是嘴裡叼著菸輕輕鬆鬆地用精神力拍暈了一隊訓練有素的哨兵,接著在台下提出用精神力對哨兵不公平時又一臉淡定地用半根菸的時間身體力行就算是既定觀念裡身嬌體軟易推倒的嚮導也能夠靠精湛的格鬥技巧成為哨兵們永恆的惡夢。
 
  「嘶──」葉修突然地覺得頭有點疼,物理上的。像針刺一樣地尖銳刺痛從兩側太陽穴蔓延開來,就算是習慣了忍耐痛楚的首席嚮導也忍不住皺起眉抬手揉了又揉,卻發現沒什麼效果,甚至腦袋還開始有些暈眩。
 
  立刻就發現葉修的不對勁,周澤楷一個跨步向前動作迅速地伸手扶住了顯得有些搖搖欲墜的嚮導。
 
  沒想到才剛碰到葉修,周澤楷也渾身一震,像是經歷了範圍僅限他一人的爆炸一樣,幸虧作為哨兵的他反射神經了得才避免了以頭搶地的悲劇發生,但由於一群人的身分擺在那裡,一舉一動也早就吸引了大多數人的注意。
 
  但隨後直接在所有人腦海裡響起的轟鳴聲則是讓身處於輪迴的哨兵嚮導們不約而同地停下了動作,一部分人扛不住這樣劇烈的精神共振甚至直接就昏迷了。
 
  但身處風暴中央的兩人此時都沒空理會周遭人們的反應。
 
  ──原來、
 
  葉修突然就瞠大了眼看著周澤楷,對方也瞪著一雙黑曜石般的漂亮眼睛,一臉不可置信。
 
  ──是你。
 
  在滿腦子頓悟後的錯愕傻眼驚嚇以及些微慶幸中,他們迎來了延遲五年的結合熱,並且絲毫無法反抗地被本能強行拉扯著彼此進入了精神世界的共鳴裡。
 
 
  後來,不管是輪迴軍區還是新成立的興欣軍區,常常可以見到大白天窩在各個溫暖角落裡圈著隻白兔睡覺的大貓,甜膩膩的、充滿了令人無法直視的、屬於戀愛的酸臭味。

 
  Fin.
 
 
 
 
戀愛的酸臭味(*´ω`*)色付きの文字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93-6aa42a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