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公主排除 

  小品文。

 --
  你一直記得那一天。
 
  在你推開房門的瞬間、帶著淺笑的少年的容顏。那笑容溫潤如昔,但在戀慕中卻染著淡淡愁緒。
 
  你不明白那份名為憂愁的元素為何會出現在對方臉上、也不明白對方此刻迴盪在心底正準備開口的字句究竟代表著什麼。
 
  你明白,但你不願懂。
 
  於是你假裝你看不懂他的表情他的情緒、也並不打算探究此刻對方提在手邊的簡便行囊。
 
  其實你們都知道總會走到這麼一步、但他比你更早跨向面對這條路。
 
  他說,學長,我想要一個人去旅行。
 
  他的聲音清澈如水,一字一字清晰地傳進你耳裡。
 
  你張開口,卻不知道該發出什麼聲音。你沒有立場阻止他,不能如同以往吵架時將人扛到床上解決一切爭端。你懂他的考量他的掙扎,他也考慮過你的心情你的不捨,但他依舊做出了決定。
 
  所以你只能不發一語地將他攬進懷裡,以像是要觸及靈魂的力道將他緊緊抱住、把早已準備好卻始終找不到機會送出的耳環輕輕扣上他的左耳。
 
  小小的透明水晶,既冷涼又熾熱,代表了你的一切、也道盡你所有在心中喧嘯著卻開不了口的心意。
 
  這也是你最大的讓步,你並非無所畏懼,你怕他就此消失在你的生命裡。你總是處心積慮地想保護他,不想讓他受傷。你曾在他的生命裡缺席過好長一段時間,因此你不願錯過他未來的每一天。
 
  如今,他提著行李告訴你,他想離開你、踏上獨自一人的旅程。
 
  「……颯彌亞,你是王子、是騎士。──但我不是公主,我不是、也不想當個總是需要等待王子或騎士拯救的公主。」
 
  他少有地主動喚了你的名。
 
  你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最後緩緩鬆開。
 
 
  我們都迷了路,在這名為愛情的迷宮裡。
 
  坐在窗邊,你悠閒地喝著紅茶,一邊睇凝著窗外。
 
  在你的戀人離開學院以後,你養成了這樣的習慣。習慣在午後替自己泡一壺紅茶,習慣在有暖暖陽光的日子悠閒地坐在窗邊,習慣體驗過去每一個對方等待自己的日子。
 
  總是他在等你,偶爾也該反過來。
 
  目光流轉,不經意地瞥過擺在一旁書桌上的小筆記本,你瞇起眼凝神看著,而後因著封面上頭那略顯生澀的筆跡而勾起一抹淡笑,那是通用文字。
 
  死拖活賴了這麼久,總算還是會用了啊,褚。
 
  風輕輕撫過,柔軟的書頁飛翻,最後停駐在只書寫著寥寥數字的頁面,依舊是少年最熟悉的中文方塊字。
 
  伸出手指勾了勾,筆記本在轉瞬間出現在你手裡,「……因為你不用我給你的地圖啊,笨蛋。」
 
  嘴裡罵著,指尖卻無比愛憐的輕撫過那行字。總是犀利的紅眸漾起少有的柔和,專注地看著那行像是考慮許久又像只是靈光一閃而留下的痕跡,少年那單純的臉龐又在你心頭浮起,清晰的彷彿就在眼前。
 
  你才發現,原來你比自己以為的還要更加想他。
 
 
  每個人都有自己該走的方向,但那究竟是一開始便決定好的、還是可以自己選擇的呢?
 
  把玩著手機,你熟練地點開訊息匣、收取對方三不五時傳來的話語。有時是一張照片,有時只是一句問候或是一句他突然想到的句子,沒有邏輯也無絲毫愛語,卻能讓你感受到他滿溢的想念。
 
  你才懂原來沒有人性的科技機器也可以傳遞那份抽象的、看不見的相思。
 
  「拿這種早就知道答案的問題問我,你還真大膽……」
 
  手指輕點將訊息儲存,你放下手機,站起身打算找本書來打發掉接下來的午後時光。晚上你有個任務要出,這段時間理應用來補眠,但是沒有他的床在你眼裡、空虛寂寞、大的讓人睡不著。
 
  這是他離開的第三個月,時序進入秋天,那個人在自己手機輸入簡訊按下傳送的次數在不知不覺中也突破了三位數,雖然你原本以為會更多。
 
  畢竟是那個對自己過份依賴的孩子啊。
 
  究竟要多麼的壓抑,才能夠這樣控制著自己不把看見的美景、轉瞬而逝的念頭全數傳遞?回想著過往收到的訊息,你輕輕勾起笑。光是想像著文字、就好像能夠瞧見那個正面對著手機小小螢幕認真輸入的臉龐。
 
  果然是長大了呢。
 
  再也不是那個可以輕易被自己唬得一愣一愣的小笨蛋了,那個單純的少年開始懂得在意那些他從來沒有注意到過的問題,而且認真的想改變。你想你該感到幸運,能夠擁有這樣一位伴侶。
 
  你其實不介意將他永遠納在羽翼之下,畢竟欣賞他驚慌無助的表情也是你這些年來的樂趣之一。但你尊重他的選擇,雖然你們是戀人、是要牽著手走過未來歲月的伴侶,但你不認為你有任何權利去阻止他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因為那是他的人生,你只能參與、不能左右。
 
  即使他想做的事情,會讓你們分隔許久。你所能做的就只有靜靜的等他歸來,以及藉由對方左耳上的耳環來確認他的安危,僅此而已。
 
 
果然還是當不成騎士啊。
 
  第六個月,時序進入寒風刺骨的冬。前陣子傳送過來的照片上映著輕舞落下的雪花,很美麗的一瞬間,即使看過的人都明白在被收入畫面的下一刻、那瓣雪花便會破碎。
 
  坐在床緣,你手著舉著正準備入口的花草茶,聽見簡訊聲時反射性地將茶杯放下,伸手取過擺在床頭櫃的手機。
 
  端正的眉毛輕挑,因著手機螢幕上的一句話。
 
  你想也許他遇見了什麼,嘴邊勾起一抹笑,心中替對方回來以後的行程又多加了一筆,你還挺想知道究竟是發生什麼事讓他得出這樣的結論。
 
  指尖在手機鍵盤上輕輕移動著,你簡單地回應了幾個字。這是你這半年來第一次回應他的簡訊,或許累積多時的情緒正好到達臨界點需要個出口,於是你幾乎沒有多做考慮便按下了傳送鍵,等你終於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以後,螢幕上傳送完成的字樣狠狠撞進你眼底。
 
  瞬間感覺到有些苦惱與懊悔,但也只是瞬間。你把手機擺回它應該在的位置,再度拿起仍散著熱氣的茶杯喝著,你開始思考起正在旅途中的對方有沒有注意自身保暖。
 
  你恍然想起去年的這個時候,那個笨蛋明明躺在床上發著燒仍是吵著要你帶他去看雪,因為約定好了。
 
  因為已經約定好了,冬天要一起去看雪。
 
  但是因為他燒得太嚴重,你只好輕聲安撫他,並且讓房間裡下了一場小小的暖雪。那時候你答應他,下一次的落雪時節,你會陪他一起去、還要帶他回你兒時的居處,見證你成長的軌跡。
 
  你突然一切都想通了。
 
  包含他的遠行與他的決心。
 
  只是想要站在一起擁有同樣高度,想要不成為你的累贅,想要像個男人一樣和你對等,想要證明、找出自己成長的痕跡,想要認真的考慮未來、同時考驗著他自己也考驗著你。
 
  所以你放下茶杯,走到衣櫃前隨手抓了一件大衣套上、又認真地挑了一件保暖的大外套掛在手上,你輕輕丟下移動符。
 
  陣法消退後,你看見一個少年背對著你正盯著自己的手機喃喃自語。
 
  「真壞心,說什麼乖乖當王子的侍從就好……就不能說些好聽話嘛這個人。」
 
  無聲無息地接近對方,你彎身將準備好的外套披到對方身上,「……那換個說法,乖乖當王子的侍寢吧,褚。」
 
  在你心底,他永遠也不會是那些總是待在城堡裡等待著別人救贖的公主。
 
  「學長!」
 
  輕巧地在對方身旁坐下,你順手把對方壓進自己懷裡,「……」
 
  他就只是褚,你的褚。
 
  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被你壓在懷裡的少年緩緩抬起頭,冷涼的掌心覆上你的手。而你深深望著那雙墨黑,覺得上一次這樣仔細看著對方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好想你。」
 
  -公主排除,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9-659c0c5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