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那天周澤楷打開了他的抽屜(06)Fin. 
這系列的全名是寶貝啊我突然有了個畫風特別清奇的腦洞你先聽聽看再告訴我可不可行好嗎

可以確定的是CP都是周葉,但是腦洞這個部分…總之醫生、保小吧。

清奇腦洞第二彈--那天周澤楷打開了他的抽屜》


+ Warning!! +
-架空背景
-偽科學、設定不嚴謹,唯一認真的只有作者腦袋有洞這件事
-腦洞大了當然就什麼東西都有
-莫慌,抱緊我

--
   
  周澤楷揹著背包走在校園裡,距離那場意外已經過去了五年,他也從青澀的高中生成為了大學生。當年他毅然決然地在分班時改選理工科著實嚇壞了所有人,但他只是沉默地用成績說服了每一個讓他再考慮考慮的人。
 
  臨近學期末,把學生逼瘋的考試與作業也漸漸告一段落,提早結束了期末地獄的學生們則是收拾著行李準備返鄉,而同樣也已經屬於無事一身輕狀態的周澤楷則是為了自己額外的研究課題約了指導老師進行討論。
 
  一月的天氣還是冷的,但由於一直都有在鍛鍊身體的關係,周澤楷並不怕冷,因此他的禦寒也就是在身上套了件毛衣再搭件防風外套的程度。於是當他走到教授辦公室所在的大樓時便立刻注意到了正前方有個腳上踩著雪靴、身上穿著長版羽絨外套、戴著毛線帽、脖子上圍著圍巾,手插在口袋裡看不到有沒有戴手套的、感覺非常怕冷的人。
 
  「那個、這位同學?」
 
  被包在圍巾裡面的聲音相當模糊,卻讓周澤楷有些不可置信地抬起了眼。
 
  「老馮的辦公室還是在這兒沒錯吧?」沒有注意到周澤楷的眼神,等了好久終於等到有人經過的發話者就是望著眼前的大樓,語氣相當感慨,「快兩年沒回來了,學校的樣子我都快不認得了。」
 
  「……葉修?」
 
  聽見自己名字的青年偏過頭,一張臉明明被帽子圍巾包得只剩下一雙帶著笑意的明亮雙眼,但周澤楷就是認得出來,那就是他。
 
  「哎,你認識我?」
 

  --正文完
 

 |後續|
 
  葉修最近日子過得不太順遂。也或者說是,因為過去的日子過得太安逸,才導致如今不順的每一天。簡單來說,他就是讓某人寵壞了。
 
  但是那個寵壞他的某人最近正在單方面的和他冷戰中。
 
  軟爛在公共休息室的沙發上,葉修嘴上叼著根沒點燃的菸,身邊的人來來去去,但沒一個要湊過去關心關心他,就是經過的時候用眼神打招呼,然後再用唇邊半揶揄半八卦的上揚弧度表達所謂的同事愛。
 
  自從葉修把人家輪迴實驗室第一把手耗費了多年心血、一個零件一個零件精挑細選組合而成的高智能機器人給拐帶出門最後卻弄得十分狼狽地回來以後,輪迴實驗室就和對門的興欣實驗室單方面的斷交了。
 
  葉修扳著手指算算日子,想著自家戀人已經七天沒回家了。
 
  時間是很奇妙的玩意兒,研究主題恰好就是時間與空間的葉修在沙發上蠕動了會兒直到找到了舒服的新姿勢才停下來,嘴裡繼續咬著菸,研究課題也為了同樣的原因陷入了停滯狀態的他輕輕嘆了口氣。
 
  已經說不清楚他和周澤楷是誰先招惹誰的了。
 
  在自己以往的認知就是對方明明是初次見面卻能認出自己、然後在各式各樣明示暗示的示好追求中終於兩個人走到了一起,可對周澤楷來說,所有的一切都是從那個來自未來的葉修闖進他房間的晚上開始的。
 
  不過糾結這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其實沒什麼意思,畢竟都是向著科學女神發誓過之後都要一起過日子了的這種關係,他暫時沒有打算要跪到女神腳邊懺悔自己打破了誓言的意思,相信對方也沒有這樣的打算。
 
  所以究竟是在生什麼氣呢小周。
 
  覺得有些煩惱,葉修揉揉下巴,目光落到還纏著紗布的手上,思緒瞬間跳到了似乎到了該換藥的時候,才想著到底是要去找人幫忙換藥還是就乾脆拆了省事,就見有個穿著實驗室白袍的修長人影提著醫藥箱大步朝著自己前進。
 
  來人不發一語地把癱在沙發上的葉修給攬進懷裡,讓男人舒服地窩在自己懷裡,然後才捧起對方還纏著紗布的手掌,先是不開心地抿抿嘴卻還是小心翼翼地打開醫藥箱沉默地開始換藥。
 
  任由對方動作,葉修就是定定地瞅了周澤楷好一會兒,才開口,「小周。」
 
  周澤楷不說話。
 
  看著正上方的青年露出了和過去的那個少年一樣委屈的小表情,葉修忍不住地用沒受傷的那隻手揉了揉對方的腦袋又捏了捏那張即使不笑也很帥的帥臉,「還不開心啊?」
 
  「……」乖巧地任由葉修搓揉自己的臉,周澤楷在傷口上薄薄地塗了一層藥以後又用紗布輕輕地把年長戀人漂亮的手給包了起來,「危險。」
 
  福至心靈地突然懂了戀人不愉快的理由,把原先準備好在嘴邊的對不起我不應該偷偷把一號帶出去玩還讓他受傷回來不著痕跡地吞了回去,葉修就是改揉為摸地用指腹蹭了蹭周澤楷的臉。
 
  「這都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沒什麼危險不危險的。」葉修瞇著眼睛輕輕地彎起嘴角,「你還在,證明我沒失敗。」
 
  「你受傷,」周澤楷盯著自己才剛剛包好的傷口,表情明顯地不開心,但比起對葉修生氣他更氣的是當年那個一無所知的自己,「我不知道。」
 
  「你啊……」雙手搭上周澤楷的肩膀把自己抬高了些,葉修笑意盈盈,溫柔繾綣的語氣裡揉進了無可奈何的寵溺,「我不是說了嗎,你要做的就只有乖乖長大啊。」
 
  乖乖地長大,然後我們會遇見彼此。
 
  Fin.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89-42bd9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