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那天周澤楷打開了他的抽屜(05) 
這系列的全名是寶貝啊我突然有了個畫風特別清奇的腦洞你先聽聽看再告訴我可不可行好嗎

可以確定的是CP都是周葉,但是腦洞這個部分…總之醫生、保小吧。

清奇腦洞第二彈--那天周澤楷打開了他的抽屜》


+ Warning!! +
-架空背景
-偽科學、設定不嚴謹,唯一認真的只有作者腦袋有洞這件事
-腦洞大了當然就什麼東西都有
-莫慌,抱緊我

 --

  
  把自己悶在被子裡的周澤楷則是像是嫌被子不夠一樣地把臉埋進了枕頭裡,腦子一片亂糟糟的,想著自己最近脫序的生活以及似乎和自己所期望的完全不同的未來還有葉修、很多很多的葉修。
 
  接下來的生活除了葉修開始會陪著他上下課以外沒有什麼不同,葉修會一手提著傘一手牽著他,從家裡到學校的路大約走個十來分鐘就會到,偶爾會有人攔路偶爾不會,但每個攔路的人都會被葉修擋下來。
 
  周澤楷問那些人最後都去哪了,因為他從來沒瞧見警察一類的人員經過,也沒有在新聞或是同學間的閒聊裡得知附近有人被逮捕的消息。這種感覺很奇怪,明明就有事情發生,但除了自己以外卻沒有人知道。
 
  而葉修則是相當乾脆地告訴他,那些都是違法穿越時空的傢伙,當然逮著了就扔回時空管制局裡關起來做個奉公守法的好人民,但關於葉修來到這裡究竟合不合未來的法律條文,周澤楷很明智地選擇不問。
 
  然後……葉修再也沒吻過他。
 
  想問又覺得要是真的問出口了的話很奇怪,把疑惑默默壓在心底的周澤楷就是每天機械式的起床上學,課堂中途無聊就盯著葉小修的背影發呆,下課後靜靜等待儼然成為自己保鑣或者說是監護人的葉修來接他回家,晚上吃飯的時候在對方注意到自己其實正看著他的嘴唇發呆以前低下腦袋猛扒飯,最後睡前努力把腦袋清空但偶爾還是會做起有關葉修的夢。
 
  事情解決了以後他會不會留下來繼續陪伴自己?
 
  周澤楷當然知道答案。
 
 
  兩個葉修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一個握著傘一個叼著菸。
 
  握著傘的葉修看著另一個葉修咬在嘴裡的菸,露出了不贊同的表情。「……您知道我身上的紀錄會被調閱的吧?」
 
  「我沒點著,怎麼榕飛幫你更新了版本以後變得跟秋秋一樣不可愛了,等回去我給你整整。」挪了下姿勢讓自己坐得舒服點,葉修咬著菸抬頭望天,「也差不多到時候了,沐橙給你傳資料了沒?」
 
  「還沒有,我覺得自己這樣挺好的。」拿著傘的葉修轉了轉傘柄,還想說些什麼的同時眼睛卻閃過了一道道資訊流讓他整個人的動作都停滯了下來。
 
  「一號?」注意到身旁人突然就安靜了下來,覺得疑惑的葉修偏頭看過去,發現對方正在接收來自遠端的資料後就也沒打擾,耐心等了幾分鐘,終於接收完資料的機器人突然面色凝重地拉著葉修站起身。
 
  「有危險,沐橙小姐剛剛追蹤到有大批武裝分子越過了時空之環,座標離學校很近。已經緊急請求支援,但是因為追蹤儀被干擾,怕會有時間差。」
 
  葉修臉色一變,立刻扯著一號往周澤楷所在的地方狂奔。
 
  周澤楷的眼皮突然跳了起來,原本背對著自己正在聽課的葉小修突然站了起來咚咚咚地跑回他胸前的口袋,手裡不知何時已經準備好了之前那把小傘,警惕地左右看了看,才仰起頭看著注意力一直放在自己身上的周澤楷。
 
  「等會兒別亂跑乖乖跟著人群走,事情解決了你再回家。」
 
  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校園一隅突然傳來了爆炸聲,周澤楷分辨了下發現那是校門口的方向。極大的爆炸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沒等多久就有校園廣播因校門口有重大事故發生,基於安全考量、要求所有師生依年級次序前往體育館避難。
 
  雖然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由於學校定期就會有類似的防災演練,師生們倒是很快地就列隊整齊地依序移動到了體育館進行避難。周澤楷跟在大隊伍裡面,口袋裡還裝著一個葉小修,周圍的人都在竊竊私語討論著究竟校門口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他還是靜悄悄地不說話臉上表情淡淡地看不太出情緒,就是有些被動地跟著江波濤的腳步走。
 
  待在體育館的期間,有些任課教師還不死心地想要繼續上課,但因為學生們正七嘴八舌地討論剛才校門口傳來的爆炸聲,根本沒辦法靜下心來好好聽課,也只得作罷,到了後來老師們乾脆也就湊在一塊兒討論究竟是出了什麼事。
 
  藉著江波濤的掩護,周澤楷把胸前口袋裡的葉小修捧在手心,小小的機器人閉著眼睛抱著傘盤腿坐在少年的掌心上,這樣的姿態維持了好半晌他才緩緩睜開眼睛,然後相當人性化地嘆了口氣。
 
  「還得等。」葉小修抬頭看著周澤楷,小小的手輕輕拍了拍正捧著自己的手掌,「不過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放心吧!」
 
  江波濤看看自家髮小又看看髮小手上的小機器人,相處的這幾天他其實就知道隔壁周家來了個人說是要保護周澤楷,那個人叫做葉修,還弄出了這個小小的不知為何相當人性化的機器人可以跟著周澤楷一起上學,但更多的內容不管是葉小修還是周澤楷卻是什麼也不說。
 
  他畢竟也不是個愛探測人家隱私的孩子,頂多就是確定了周澤楷並不危險,而且腦子足夠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以後也就由著他去了。從他們簡短的對話中江波濤可以推斷出他們對於校門口突然發生的意外事件是知情的,但在注意到兩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即使是很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的他還是特別貼心的什麼也沒問。
 
  「葉修……安全嗎?」在心裡把問題過濾了幾遍,周澤楷低聲詢問。
 
  葉小修對著他眨了眨眼睛,特別真誠地點點頭,然後像是葉修日常那樣自信地笑了笑,「我們不會讓他受傷的。」
 
  鬧烘烘地在體育館裡待了幾乎一整個下午,終於葉小修在周澤楷的大腿上伸了個懶腰,然後他收起了一直抓著的傘,「沒事了。」
 
  像呼應葉小修的話一樣,很快地老師們就都收到了通知可以帶學生回到各自的班級繼續未完的課程。一如來時般依序整隊離開,周澤楷把葉小修放在胸前口袋,看了眼時間發現其實也已經接近放學。
 
  回到教室等所有人正式坐定以後距離放學時間只剩十分鐘,老師看看時間又看看學生,非常明白這時候就算上課也完全沒辦法起到應有的效果,只得順從民意讓學生們自習到下課,然後一點也不意外地收穫了大多數人的歡呼。
 
  下課鐘響,周澤楷收拾好東西帶著葉小修跟著人群慢慢往外走,想著既然事情解決了那葉修應該就不會再特別過來接自己放學吧,結果才走出教學樓就看見那個他原本以為不會出現的男人就像之前每一個日子一樣站在同樣的地方等著他。
 
  「嗨,小周,今天過得好嗎?」
 
  一手提著傘一手牽起了周澤楷,葉修見少年還有些傻愣的模樣忍不住笑了下,漂亮的手捏了捏握在掌心裡的手,「怎麼,被哥帥傻了?」
 
  怔愣愣地看著葉修,而葉修也什麼都不說就是大方地任由他看,最後周澤楷眨了兩下眼睛,幾天來第一次用力地回握住葉修的手,「嗯!」
 
  隨口的調侃被認真對待了的青年定格了一瞬間,「回去吧?」沒讓手裡牽著的少年發現,而是邁開了腳步朝著回家的方向走去。
 
  葉修的腳步很慢,周澤楷也是。
 
  「事情結束了呢,小周。」十多分鐘的路程就算放慢了腳步也頂多變成二十來分,終於在家門口站定,葉修偏過頭看著一路上都一言不發的少年,語氣和緩。
 
  周澤楷低著頭,沒說話,就是抓著葉修手的力道緊了緊。
 
  見少年倔強的模樣,葉修放下了手上的傘,動作極其熟稔地揉了揉周澤楷的腦袋,然後他抽出被握著的手,有些強硬地捧起了叛逆小孩的帥臉。
 
  「……」
 
  「我要走了。」
 
  周澤楷抿唇,漂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葉修,一眨不眨。
 
  「你呀,別太常對別人露出這樣的表情。」讀出了周澤楷眼裡訊息的葉修輕輕笑了,覺得周澤楷果然是個從一歲帥到九十九歲帥哥料,「完成了拯救你的任務後我得回去寫報告啊。」
 
  「……這裡也能寫。」
 
  「這次不能再多想些理由逗你啦,」葉修笑瞇瞇地揉了揉青少年的臉,「我的能源系統故障了,再不回去就只能等著被回收然後拆解做成吸塵器了,你不會忍心吧?」
 
  任由葉修恣意揉捏自己的臉,周澤楷的聲音悶悶的,最後乾脆像小牛一樣地撞進青年懷裡抱住了對方,「不想你走。」
 
  「乖,走還是要走的,但是我們未來還是會見到面的,我保證。」
 
  「你看,我還得回去被修理,搞不好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個未知數。」葉修把周澤楷抱在懷裡,搭在少年後背的手拍了又拍,聲音輕軟得不可思議。
 
  「──而你要做的就只有乖乖長大,這不是簡單多了嗎?」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88-ed29e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