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那天周澤楷打開了他的抽屜(03) 
這系列的全名是寶貝啊我突然有了個畫風特別清奇的腦洞你先聽聽看再告訴我可不可行好嗎

可以確定的是CP都是周葉,但是腦洞這個部分…總之醫生、保小吧。

清奇腦洞第二彈--那天周澤楷打開了他的抽屜》


+ Warning!! +
-架空背景
-偽科學、設定不嚴謹,唯一認真的只有作者腦袋有洞這件事
-腦洞大了當然就什麼東西都有
-莫慌,抱緊我

--
 
 
  「小周同學。」在一人吃一人看的情況下解決了晚餐,自告奮勇地說要洗碗卻不知為何在廚房裡面待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機器人先生人未到聲先到,手裡捧著一盤削成兔子形狀的蘋果獻寶似地捧到了正在房間裡認真複習作業的青少年面前,「念書辛苦了,給你補充營養。」
 
  周澤楷眨眨眼睛,有點遲疑。想起之前據說原型應該要是煎蛋吐司卻只剩一片焦黑的愛心早餐以及酸甜苦辣五味雜陳外表有多完美內部口味就有多複雜難懂的特製營養午餐飯盒,隨後他又在心裡說服自己,蘋果這種東西就只需要切一切就好,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謹慎小心地叉了一塊,在葉修飽含期待的目光下咬了一口,味道透過神經傳輸到大腦的那一瞬間周澤楷只覺得自己怎麼會這麼天真,人類和機器人果然還是存在著無法彼此理解的溝通鴻溝。
 
  「我在裡面注入了一些魚肝油,讓蘋果的營養效果更高,吃起來怎麼樣?」
 
  覺得自己的舌頭小死了一次的少年認真地考慮起在對方愛吃的仙貝裡混螺絲釘的可能性,但在對方期待的小眼神裡周澤楷只能無聲地微笑,屏住呼吸硬是面不改色地吃下了一整塊蘋果,但無論如何無法昧著良心開口說出好吃的評價,只好眨眨眼睛一臉誠懇地點下了頭,「嗯……飽了,你吃。」
 
  葉修於是滿足了,愉快地接過周澤楷交回來的叉子三兩口地把盤子裡的水果喀吱喀吱地吃了乾淨。
 
  這種時候的味覺就很像是機器人呢,不知道需不需要在食物裡面拌機油。見葉修吃得香,周澤楷不著邊際地想了會兒,才回過神繼續念書。
 
  周澤楷一直是個資優生,文史哲難不倒他,而理工數也沒法成為他學習上的絆腳石,按理來說這樣的一個學生都會選擇念個理科或醫科讓未來的選擇更加多元,但由於父母職業使然,從小到大一年到頭見不到家長幾次面的周澤楷本能地就是有些牴觸成為理科生。
 
  吃完水果把餐具清洗乾淨後又回到周澤楷房間的葉修左摸摸右看看,安靜了半小時後坐著電腦椅一路滑動到了周澤楷身邊用椅背撞了撞正在認真學習的青少年,「少年我看你根骨奇佳,是做技術宅的好料子,不來嗎?」
 
  目光落到了書架旁被翻了一半的武俠小說,「……不。」
 
  突襲失敗的機器人先生相當靈活地做出了聳肩的動作,也沒再糾纏,只是靜靜又滑回書架前繼續看自己沒看完的小說。不按照武俠小說套路來的青少年凝視了安靜的機器人背影好一會兒,總覺得似乎從背影看出了頹廢失望的訊息。
 
  「葉修……」鬼使神差地,他對著來自未來的機器人先生發出了詢問,「未來、是怎麼樣的?」
 
  幾乎是在周澤楷發出聲音的下一秒就轉過身的葉修在聽完對方問題後有些苦惱地皺起眉,然後端正了神色一臉嚴肅地豎起食指搖一搖,「年輕人,不要老想著劇透快速通關。」
 
  「不能說?」
 
  「提前爆雷天打雷劈。」但說完以後葉修對著他眨了眨眼。
 
  周澤楷想了想,「……那、我?」
 
  「特別牛逼。」葉修讚許地點了點頭,「技術宅拯救世界說的就是你。」
 
  還是個高中生的周澤楷暫時無法想像自己作為一個拯救世界的技術宅的模樣,於是他回頭看著自己擺在桌上的書本,又看看表情真誠的葉修,「……你?」
 
  「我當然就是你製造出來,要回來拯救你的呀。」
 
  在課堂上難得地走了神,手裡握著筆目光望著黑板腦子卻在神遊物外,周澤楷還是覺得有些摸不著頭緒,畢竟在他十多年的有限記憶裡,自己一直都是個安分守己的好學生,早早就立下目標不管怎麼樣就是不往理科走,結果有一天從抽屜裡鑽出了一個自稱是未來的自己製造出來的高科技機器人,說他周澤楷未來是個牛逼的、可以拯救世界的技術宅。
 
  怎麼想都覺得像是一個惡劣的玩笑。
 
  從筆記本翻開了一頁嶄新的空白頁,他決定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先全部都按照順序寫下來。從那個不小心沒把抽屜關好的晚上開始一直寫到了昨天晚上,又花了點篇幅來記錄他所觀察到的葉修。
 
  從相當正經嚴肅地以機器人標準而言他顯得太過人類,但眼睛能發光不吃飯睡覺以及味覺詭異地不像人類開始一條條寫下來到後來的手很美嘴唇很軟笑起來很可愛,直到肩膀被江波濤輕輕點了下,周澤楷才突然回過神,然後在意識到自己到底寫了些什麼以後漲紅了臉。
 
  而江波濤顯然也看見了自家髮小振筆疾書了一整堂課的東西,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了兩分鐘,最後還是比較擅長說話的江姓同學率先打破了僵局,「那個,雖然學校沒有明文規定禁止早戀,但我還是會幫你保守好秘密的,放心吧小周,我連爸媽都不講。」
 
  一整套說下來讓周澤楷連說不這都是誤會的機會都失去了,就是用無聲控訴的眼神睇著江波濤,看得江同學都讓這樣含情脈脈的眼神給看得有些臉紅差點就要走出櫃子連忙別開視線,「好了我都知道,當然也不會和方哥他們提,我們趕快去吃飯吧!」
 
  ──不、你什麼都不知道!
 
  「這時候就覺得為什麼哥不在身邊了對吧。」
 
  極其熟悉的聲音突然在不遠處響起,周澤楷快速地朝著聲音來源看過去,卻沒看見應該要在的人,於是以為自己幻聽的他轉頭看著同樣一頭霧水的髮小想確認,「江?」
 
  這回江波濤倒是很好地翻譯出周澤楷想表達的話,於是他點點頭,「我也聽見了。」
 
  「就差一點,哎我說你們這群孩子怎麼都這麼拘泥於印象裡的形式呢,哥在桌上。」
 
  順著指示不約而同地低下視線朝周澤楷桌上看去,只見一個巴掌大的小人正以一個並不積極的姿態盤腿坐在周澤楷的筆袋上頭,嘴裡還咬著一片和他一起等比例縮小了的葉子,見兩個人都看見自己了,他才舉起手揮揮算是打招呼。
 
  「喲。」
 
  眼尖的周澤楷立刻認出了那就是住在自己家裡的機器人先生的迷你版本,在對方還沒有開口前他就主動伸手出去讓對方站到了自己的手掌心上頭,「葉修?」
 
  在周澤楷掌心找到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坐著,小小的腦袋搖了搖,「嚴格說起來,初次見面,我是葉小修,昨天晚上葉修趁你沒發現就把我塞你書包裡了,雖然有點悶,不過還湊合啦。」
 
  注意到周澤楷的表情,葉小修嘖了一聲,「機器人也是有機權的,怎麼就不能嫌悶了?」
 
  聽見這樣的回答就知道手心裡的這個小東西大概就和家裡的本尊是同一個地方出產的,才想問有什麼事情就見葉小修突然笑了,「不過從你離開家裡以後我看到的東西都會同步傳出到葉修那兒喔。」
 
  反應極快地想起自己剛才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的內容,好不容易被一連串情況弄得已經有些消退的紅暈又瞬間燃燒了起來,急急忙忙地用空著的手把筆記本一把蓋了起來。
 
  「呵。」對於高中生欲蓋彌彰的動作葉小修只是高冷地笑了聲,「葉修說他晚上會再幫你複習一下喔。」
 
  「……!」
 
  覺得自己應該適時地站出來拯救好友的江波濤終於在周澤楷的臉即將爆炸的前一刻挺身而出,「那個,哈囉?」
 
  「噢,是小江啊。」在周澤楷手心裡和江波濤打了招呼,「小周這孩子就是太害羞了,平常在學校裡麻煩你啦。」
 
  「哪裡,我和小周一起長大的,彼此照顧是應該的。」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對方一副跟自己很熟的樣子,但向來脾氣隨和的江波濤就是笑了笑接過話,「小周平時也很照顧我的。」
 
  「還是你照顧他比較多吧,真是辛苦你了,未來也要繼續麻煩你啦。」
 
  「那當然沒有問題。」
 
  「……」
 
  ──我的髮小和疑似是家裡機器人的迷你版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以我為話題中心愉快地話起了家常怎麼破?急!在線等!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86-c26f72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