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那天周澤楷打開了他的抽屜(02) 
這系列的全名是寶貝啊我突然有了個畫風特別清奇的腦洞你先聽聽看再告訴我可不可行好嗎

可以確定的是CP都是周葉,但是腦洞這個部分…總之醫生、保小吧。

清奇腦洞第二彈--那天周澤楷打開了他的抽屜》


+ Warning!! +
-架空背景
-偽科學、設定不嚴謹,唯一認真的只有作者腦袋有洞這件事
-腦洞大了當然就什麼東西都有
-莫慌,抱緊我

 --

  總之,那個從他抽屜出來的、莫名其妙還奪走了自己初吻的男人就這樣住了下來,而且一副就在這裡安定下來了的閒適模樣。
 
  周澤楷最後還是認命地打開了房門,那個曾經宣稱自己是機器人的男人手裡拿著包仙貝正喀滋喀滋地啃著,身上換了件乾淨的白襯衫與牛仔褲,正坐在窗邊朝著他愉快地微笑。
 
  「回來啦,今天在學校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周澤楷搖搖頭,放下書包後從裡面拿出書本攤開。他其實才剛升上高一,課業並不繁忙,但秉著要奠下好基礎的觀念,他還是老老實實地坐在位置上把作業都完成同時複習今天上過的課程,再順帶預習起之後的課程內容。
 
  吃完了仙貝的男人覺得無聊,輕巧地躍下窗台貓一樣地湊到了少年身邊跟著一起看起了書,還不時地在注意到少年的思緒膠著時講解幾句,而原本還有一點抗拒來路不明人士接近的少年到了後來更是乾脆一遇到無法理解的部分就偏過頭等解釋,然後再從男人的講解中舉一反三地繼續提出自己的想法與困惑。
 
  最重要的是,男人並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去思考自己想要表達什麼,困擾了自己周身大多數人會遇到的、「理解周澤楷想說什麼」的這項課題像是從來不曾難倒他一樣。
 
  男人笑咪咪,從口袋裡又掏出了一包餅乾撕開,「因為我是你設計出來的高科技智能機器人啊,不能理解自己的製造者在說什麼簡直太失職了你說是吧?」
 
  「仙貝。」少年非常認真地指出對方以一個機器人而言過於失真的地方。
 
  堅稱自己是高科技結晶產品的男人一臉理直氣壯,「唉唷我吃仙貝怎麼了,只准你們人類吃就不讓機器人嚐嚐?」
 
  伸手摸了摸男人白皙秀美的手掌,「暖的。」
 
  「唉呀小小年紀就學會非禮機器人了,咱們人工智慧也是有人權的啊製造者也不能這樣隨便想摸就摸的。」男人反手捏了捏少年柔軟的掌心,特別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我可是技術規格最高級的科技仿生機器人,怎麼能被輕易發現我不是人類呢,把我弄得跟活人一模一樣可是你奮鬥了好幾年才完成的目標呢。」
 
  周澤楷不開心。
 
  男人沒法,只得解開領口露出左側鎖骨,「特別大放送啊,哥一般不輕易給人看的。」
 
ZZK0016053YX
 
  「這是我的製造編號,電源開關就不是小朋友可以知道的範圍了。」讓周澤楷伸手摸了摸自己鎖骨下方微微有些浮凸的製造編號,見對方不死心地像是想把編號摳下來的模樣,男人不痛不癢地任由少年努力,然後呵呵笑了兩聲,「怎麼、還是不相信我是機器人啊?」
 
  周澤楷努力了幾分鐘,發現那串編號還是一點也沒有鬆脫或是變淡的跡象,只得作罷,轉而把注意力放到了編號本身,「……YX?」
 
  「啊,還沒自我介紹對吧,我叫葉修。」
 
  葉修是個非常不像機器人的機器人,在彼此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後周澤楷不得不這麼承認。
 
  首先,他幾乎不怎麼需要進食也不太需要喝水,在第N次婉拒了周澤楷關於機油齒輪油汽油等等的提議時他終於開口表示他是依靠太陽能的,但對於自己為什麼可以吃仙貝這件事情卻避而不談;他也不太需要睡眠,幾乎無時無刻看見他都是醒著的,甚至還在周澤楷半夜醒過來想上廁所時貼心地提供了小夜燈服務,但由於發光部位在眼睛導致被立刻婉拒,機器人先生表示自己的善心被拒絕了有點兒傷芯。
 
  再來,他有體溫、還有心跳,而機器人先生則是一本正經地說了只要是機器運轉起來溫度都會升高的,小周你聽見的聲音不是心跳,是我正在運轉的證明;他會笑、反應很快,甚至有著屬於自己的小脾氣,而葉修就是抱著餅乾喀滋喀滋地啃一面揮舞著包裝袋表達機器人也是有機權的,我們也要有小情緒。
 
  最後,周澤楷其實還是不知道為什麼葉修會找上自己,但就不知不覺地習慣了和這個突如其來出現在生活裡、就勉強相信他真的是機器人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每天起床就能看見葉修坐在椅子上轉頭向自己說早、出門前能見到對方懶洋洋地朝自己揮手說路上小心,回到家能見到對方嘴裡叼著從零食櫃裡順出來的餅乾漫不經心地表示歡迎回來。
 
  他從小大多數時間都被忙碌的父母託付給隔壁江家一起被照顧、而到了稍大一點能稍微自理生活以後就是自己領著每個月固定存進銀行卡的生活費、一個人待在這偌大冰冷的建築物裡吃飯睡覺生活,實際上周澤楷對於家的印象一直是冰冷而空曠的,但葉修的到來讓他突如其來地有了「原來這才是家」的感覺,心口暖呼呼的就連在學校裡的笑容都多了起來。
 
  「最近心情很好?」學校的午餐時間,江波濤一如既往地拉著周澤楷一起吃飯,見好友這幾天都是小花朵朵開的幸福模樣,想著最近也沒聽對方家長要回國的消息,不禁好奇起是什麼原因讓周澤楷如此高興。
 
  眉眼彎彎地點下了頭,周澤楷打開便當,擺盤漂亮的菜色完全反映出了他愉快的心情。平時他總是簡單炒幾個菜就當好幾天的便當,但這段時間可是天天不重樣地換著菜色。
 
  「家裡,有人。」想起那個雖然說著自己不需要吃東西卻還是蹭在廚房門邊盯著食物目不轉睛的男人,周澤楷唇邊的笑意又深了些。
 
 
  葉修嘴裡叼著棒棒糖坐在周澤楷的床上輕聲哼著歌,眼前有個小小的圓球兀自飄浮在空氣中投影出一個小螢幕,一目十行地快速瀏覽過眼前的資料一遍,伸手在圓球底部摸了下便彈出了虛擬鍵盤供他輸入,漂亮靈巧的指尖在鍵盤上飛舞了會兒才停下。
 
  等了小半分鐘,螢幕裡頭的頁面突然扭曲,一個巴掌大的小女生推開了層層頁面將幾個運行中的程式都踩在腳底下強行佔了葉修的視野。
 
  「葉修。」
 
  對於這樣的畫面倒是沒有多大反應的男人挑眉,「怎麼來了?」
 
  「因為發現資金被凍結,他們直接把計畫提前了,大概這一兩個星期就打算動手。」女孩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文件夾放到了桌面上,「榕飛說他要給一號改造一下,晚點才會送回來,之後為了安全起見,就讓一號跟著小周吧?」
 
  葉修咬著棒棒糖沒點頭也沒搖頭,反倒是開了一個新的話題,「妳覺得小周什麼時候會發現真正的一號不見了?」
 
  小女生笑意盈盈地,「其實我覺得他已經發現了。」
 
  「那還真是不妙。」
 
  偏頭看了眼時間,葉修喀擦地咬碎了嘴裡的棒棒糖,「好了不閒聊了,隨時有新消息再告訴我,一號讓榕飛盡快處理好早一點送過來。」
 
  「收到。」笑嘻嘻地做了個手勢,螢幕裡的小女生手邊突然多了一扇門,「那你早點回來,別只顧著逗年輕的小周。」
 
  「誰讓他長大就越來越不好玩了。」葉修笑笑地揮了揮手,目送小女生開門準備離去,並在對方跨過門的時候補了句,「事情一忙完就回去。」
 
  又對著顯然不屬於這個時代背景的科技產品敲敲打打了好一會兒,直到聽見了支撐著螢幕與鍵盤的小球發出了一聲極細微的提示聲才終於把東西收起來,站起身走了幾步熟練地打開房間主人的衣櫃,葉修主動把身體探進去在裡面摸索了一陣子,才嘿咻嘿咻地把一個顯然不是衣櫃能容納下的長型物件給搬了出來。
 
  小心地把那個和成年人等高的長方體平放在地面上,葉修吁了口氣,「幸好小周房間夠大。」
 
  又看了眼時間,確定距離房間主人放學回家還有一段時間,男人在長方體正面的圓圈穩穩地押上自己的指紋,原本密合得看不出縫隙的長方體就突然地以掌心碰觸到的地方為中心延展了四面八方泛著微光的線條,最後從中間舒展開來,露出了躺在裡面的,和葉修自己生得一模一樣的人。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85-2e4d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