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我們仍不知道那天攻打的村莊的名字(04) 
前情提要詳見01

+ Warning!! +
-架空背景
-有傘哥但是沒有關於傘哥的感情戲
-關於年齡問題我們就哈哈哈的略過吧
-關於下次更新什麼時候我們也哈哈哈哈的略過吧
 
--

 
  平常興趣是在村外鍛鍊的少年是第一個發現勇者帶著小夥伴們回來的,他蹲在村門口正用河邊撿來的小石子堆疊成塔,就見遠方由離村很久的勇者帶頭,有一群人浩浩蕩蕩地朝著村子前進著。
 
  於是他放下手裡的石頭,觀察了小半晌,才扭頭跑進了村子裡。
 
  少年遇見了武器店老闆,手上纏著繃帶的青年有些驚訝少年此刻竟不在村外玩石頭,於是抬手招了招,「小邱非,怎麼今天沒在外頭玩?」
 
  「外頭有人來了。」
 
  武器店老闆訝異地挑起眉,畢竟他們的村莊位在極為偏僻的地方,如果沒有村裡人帶路基本上是找不到這裡來的,把村子裡的人過濾了一圈確認最近有誰離開村子卻沒回來,「……老葉家的翔兒?」
 
  少年點頭,轉身指著外面的方向,「還帶了人。」
 
  武器店老闆順著少年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突然心情很好似的、爽朗地笑了起來,然後他摸了摸自己手上纏著繃帶的地方一臉躍躍欲試,「喲,這是踢館來了呢!」
 
  目送武器店老闆踏著輕快的腳步離去,少年想了想,最後還是朝著村長所居住的屋子跑了過去。
 
  簡單敘述了一遍自己在村外看見的景象又補充說明了武器店老闆過於歡快的反應,村長點了下頭然後極其順手地替自己點起菸,「翔兒終於學會找小夥伴了?不錯不錯。小邱你也該多跟同樣年紀的孩子玩,老是自己在村口堆石頭當心人也變得跟石頭一樣硬梆梆的。」
 
  少年毫不遲疑地抬手捏了捏自己軟嫩的臉表示自己還是軟的請村長放心。
 
  村長只覺得現在的孩子怎麼都這麼難逗,還是翔兒可愛,一點就炸。
 
  村口,勇者帶著他在魔王城找到的小夥伴們站在外頭,魔王的手下們站在勇者旁邊對著村莊大門指指點點,魔王則是靜靜站在一旁的大石頭上,目光望著遠方冉冉上升的白煙,而隨行的魔王大總管與翻譯機則是一副帶了自己家小朋友出外踏青的家長一樣左看看右瞧瞧的顧著。
 
  「原來這裡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村莊啊。」杜明認真地看了看,「……感覺好普通。」
 
  吳啟也跟著看了看,「你忘了翔哥穿著一雙看起來也很普通的草鞋把你踹得滿地滾嗎?」
 
  「小啟啊,可是你也被那雙普通的草鞋踹斷了牙。」
 
  魔王的手下一人一句地拌著嘴,勇者則是深深吸了一口氣,才想往裡面走就看見有人走了出來在村口站定,身後還背著把大劍,「喲,乖孫回來了。」
 
  「誰是你孫子!」勇者反射性地就吼了回去。
 
  「誰答腔就是在說誰啊。」背著大劍的武器店老闆帥氣地單手抄起身後的大劍插進面前的土地裡,「不過這麼長時間沒回村裡,一回來就帶了這麼多小夥伴,你也不怕旅館住不下?」
 
  「誰要住那間黑店!每次給我的早餐兌換券都是過期的!」
 
  武器店老闆認真地思考起有關當年竟然相信村長可以平安養大翔兒的村民們到底是不是發生了集體腦門給核桃夾了的惡性傷害事件,才想到一半就又陷入了該不該告訴翔兒那些兌換券在交到村長手裡的時候是真的都沒過期,只是不知道這個轉交的動作居然會花到那麼長一段時間的思維鬥爭裡。
 
  只思考了不到十秒,武器店老闆索性拄著劍柄,「那你打算讓你的小夥伴們住哪裡?你家長可不會同意你帶這麼多人回家住。」
 
  「我才不用他同意,我們自己在外面紮營!」
 
  「有骨氣啊翔兒。」摸摸下巴,武器店老闆爽朗地笑著看向勇者身後的魔族們,一個個挨著打量了遍,「不如就在你出生的河邊吧,順道還能抓個魚料理三餐什麼的……總之好好招待你的朋友們吧,難得有魔族敢來咱們村。」
 
  說完就拔起劍自顧自地離開了。
 
  幾個魔族面面相覷,呂泊遠還特別伸出手摸了摸杜明特別偽裝成人類的耳朵和用法術暫時藏起來的魔族角,「奇怪,小明沒露餡啊。」
 
  杜明不開心。
 
  「那把劍有點眼熟。」
 
  「啊,你也覺得嗎?」
 
  而站在最後面卻被武器店老闆重點關注多看了小半晌的魔王不發一語地撤了偽裝,既然已經被識破那就沒有繼續假裝人類的必要,抬手順了順衣服的紋路,頂著非人的尖耳朵和頭上彰顯著魔族身分的角就向前走去。
 
  勇者是第一個注意到魔王舉動的人,覺得沒道理讓別魔比自己更先進到村莊裡、所以他長腿一邁便追了上去走到前頭,「──走了走了!」
 
  勇者領著小夥伴們才踏進村莊,原先喧鬧的街道就像被按了靜音鍵一樣瞬間陷入寂靜,村民們不約而同地看向入口處的翔兒及其身後的陌生魔族們,然後轉瞬間又回復了原貌,只是幾個比較接近的村民舉起手朝著勇者揮了揮。
 
  「翔兒回來啦!」
 
  大概是回到自小長大的村莊,勇者的表情變得比較放鬆,朝著打招呼的人點點頭,那是個站在一間應該是道具商店的店門前面的、有著一頭長髮的漂亮女孩子,笑容看起來十分溫和甜美,「你不在這段時間哥哥又進了幾次貨,要看看嗎?」她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後面的魔族朋友們也可以進來一起看喔。」
 
  「!」
 
  吳啟在杜明伸手摸自己的腦袋以前搶先一步摸了摸對方的,「奇怪,小明真的沒露餡啊。」
 
  杜明更不開心了。
 
  被摸了兩回腦袋的杜明鬱悶,視線瞟了瞟,注意到自家陛下正相當自然地邊跟著勇者進門邊打量整座村莊的模樣,只得扯扯另外兩個小夥伴的衣角又比了比已經撤去所有偽裝的魔王,「不是我。」
 
  「大熱天的把角跟耳朵憋著多難受,露出來比較輕鬆喔。」站在門邊的女孩子笑意盈盈地用纖長的手指比了比腦袋,「我們村莊不歧視魔族噢。」末了又重重地點下頭補充:「真的。」
 
  ──可正常人類對魔族不都該是感到害怕嗎?
 
  懷著不知為何對村莊人們冉冉升起的崇敬,眾人魚貫進了商店,意外的空間頗大,架上的商品琳瑯滿目,來自各地的名產應有盡有、儼然是個小小的全大陸物產販售商店,平時都待在魔王城的魔族們在大總管乾脆地點頭放行後愉快地特自挑好感興趣的區塊逛了起來。
 
  「他們幾個真可愛。」窩在櫃台邊笑咪咪地望著,顧店的女孩俏皮地朝著站在櫃台邊的勇者眨眨眼,「要替你家長帶點東西回去嗎?輪迴城的特產也有喔。」
 
  「才不要。」嫌惡地撇過頭,「我這趟回來可是找齊了同伴要打倒葉修的!」
 
  「可是離交流會的日子還有七天啊。他因為你要回來還特別親手烤了核桃麵包,連我都只能吃餅乾。」女孩垂下嘴角,露出了一個想吃美食卻吃不到的委屈表情,「那個味道好香。」
 
  勇者不自在地揉揉鼻子,視線在櫃台附近掃了掃,「……那啥,那個菸絲跟捲菸紙給我來點。」
 
  女孩眼神透著了然表情卻促狹得緊,「哎呀翔兒你什麼時候抽菸了?」
 
  「囉嗦!」
 
  直到所有人幾乎都捧著大包小包地離開了道具店,他們才終於想起了他們的目的本來應該是攻打村莊、打倒邪惡的村長,但卻在踏進村莊後立刻深陷購物的海洋無法自拔,魔王的手下們將有些愧疚的小眼神投向勇者,卻發現對方根本一點也不介意。
 
  「走吧,帶你們回去我家。」以為魔族是想找地方放東西,勇者提著自己買的東西走到了最前頭,然後看見魔王手裡正捧著的、在他逛了整圈後唯一買下的東西。
 
  小小的墜飾,一片火紅的楓葉被縮小了鑲嵌在水晶裡。
 
  想起魔王城的天花板好像也是這樣的花紋,覺得魔王還真是喜歡楓葉圖案啊的勇者向著又站到門口的女孩揮揮手,領著一群目的由攻打勇者故鄉迅速調整好狀態變成觀光客的魔族們朝著自己家走去。
 
  手上同樣提著紀念品的魔王翻譯機和魔王城大總管走在最後,走著走著突然開了口,「我覺得這樣好像不太對。」
 
  「嗯?」魔王城大總管整理好手上的提袋,「你指的是哪個部分?」
 
  「我們不是來觀光的……對吧?」
 
  大總管發出了一個介於訝異與恍然大悟的聲音,輕輕拍了下突然陷入魔生迷惘的魔王翻譯機的肩膀,「總之,暫時先當作是公費旅遊吧。」
 
  由於孫翔住的地方比較偏,他們一行人彎彎繞繞地經過了幾乎每間商店又路過了每個居民家門前以後才終於走到了目的地,那是位在整個村莊最深處的木屋。
 
  這個傳說中屬於厲害勇者們故鄉的村莊其實一點也看不出來真的有那麼厲害,除了一開始進來以前見過的武器店老闆手上拿的那把大劍有點眼熟,而之後路邊的打鐵舖老闆表情看起來十分兇惡以外,其實大體上就是個平靜祥和的小村莊。
 
  孫翔推開了虛掩著的門,進門後他先是左右看了看,裡面如他所預料地空無一人。說不上是失望多一點還是開心多一點,餐桌上擺著一籃麵包,肯定就是他家長特別做了要給他吃的核桃麵包,可是人居然沒在家裡迎接他翔大爺回來,不開心。
 
  把手裡提著的菸絲和捲菸紙放到一邊,孫翔招呼了門外的魔族們進家門,「進來吧,反正沒人在。」
 
  「哇翔哥你家的核桃好大!」
 
  才剛踏進勇者家中就讓裏頭懸掛著的巨型核桃殼給震懾住的魔王手下們不約而同地發出了驚呼,放下手裡的大包小包就圍了上去東看西看繞了一圈,最後才回過頭異口同聲地問,「我們可以摸摸看嗎?」
 
  已經決定不再糾結於此行目的究竟是討伐傳說中的黑心村長還是其實只是一次屬於團體說走就走的旅行,魔王的翻譯機先找了一個空閒的地方放置自己的戰利品,隨後便加入了大總管觀察房子內部裝飾的行列。
 
  勇者住的房子空間其實並不大,但看起來相當舒適。有著大大的壁爐與各式各樣奇妙有趣的小裝飾,客廳地板鋪著柔軟的軟毯,虛掩著門的主臥房他們沒有進去,但倒是參觀了一下屬於勇者的房間,是足以感覺出布置的人相當用心的一個適合男孩子居住的房間,不過以勇者的年紀歲數來看,卻是個顯得有些不合年紀但又意外貼切的空間配置。
 
  不過誰也沒有說出口。
 
  東摸摸西摸摸了一陣子,勇者相當大方地把桌上的麵包分給小夥伴們,趁著魔族們讓好吃的要命的麵包給征服的時候他嘴裡叼著麵包坐到一旁拿起自己在商店買的菸絲和捲菸紙就一根根捲了起來。
 
  杜明眼尖地瞧見孫翔正在做的事情,「翔哥跟陛下有一樣的興趣欸。」
 
  靜靜在一邊吃著麵包,魔王歪了歪腦袋朝著勇者的方向看過去,自進入村子裡便不斷反覆湧上心頭的熟悉感再度襲上,他覺得那樣的捲菸手法相當熟悉,就和這棟屋子乃至於這整個村子給他的感覺一樣。
 
  全都像極了他親愛的管家先生。
 
  他們在勇者家旁的小河邊紮了營,每天捕河裡的魚烤來吃,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每天的餐桌上總是會出現一大籃麵包,每天變著口味花樣從沒重複過,唯一不變的是他們還是沒見過那個傳說中孫翔的家長。
 
  而魔族們則是在每天的投餵中忘記了自己原先的目的,完全以觀光團自居,也成功地和村莊裡大部分人建立起了良好的友誼……或是意圖友善的交流。
 
  就像杜明天天掐著點去道具店找他的女神唐柔小姐報到一樣,方明華在村子裡的教堂找到了知音,而江波濤則是有天經過道具店旁的藥品店時和裡頭天生異相的老闆一見如故,每天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學,再從占星塔羅說到有關眼睛大小與命中缺水所蘊含的人生哲理。
 
  至於沒找到命中注定的女神或知音的吳啟與呂泊遠則是每天在村子裡左晃晃右逛逛,每間商店都進去串門子,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村子小的關係消息傳得特別快,大家都知道他們是翔兒帶回來的小夥伴,而且就算做了偽裝也還是能夠知道他們是魔族,最後他們索性連偽裝也不做,天天頂著尖耳朵和魔族角在村子裡晃來晃去,還真的沒人用異樣的眼光看他們。
 
  旅店老闆甚至還為此愉快地多請了他們一盤牛肉,說著啊看看這俏皮的角兒,居然還沒滿三百歲呢,老夫好久沒看到這麼年輕有活力的魔族孩子了還真是怪懷念的。
 
  沒問旅店老闆年紀,他們就是靜靜地嗑完了那盤牛肉,覺得這真是個深不可測的村子。
 
  就在距離村莊舉行交流會的日子只剩一天的時候,每天都靜靜坐在河邊看著勇者練武的魔王突然轉頭看向了此刻本應空無一人的房子。門沒關好,以魔族卓越的聽力他可以聽見極細微的衣物摩擦聲,才想細聽就聽見一聲小小聲的哎呀,接著便是一陣凌亂的乒乒乓乓。
 
  「哼、終於給我逮到了!」在河邊正揮著長矛的孫翔同樣聽見了動靜,愉快地武器往身後一別就朝著自家屋子衝了過去。
 
  魔王比勇者反應更快地衝進了房子,才踏進去就看見了一個相當簡陋的、連這年頭單純的動物都已經不會再上當的陷阱裡網著一個穿得花花綠綠的青年,手裡還抓著幾根菸,顯然就是讓他身陷於此的罪魁禍首。
 
  一點也沒有自己被逮住的自覺,青年沒急著掙脫,反而先在網裡點起了菸,深深吸了一口,讓菸草的香氣在肺裡滾了一圈才悠悠哉哉地吐了出來,發現自己身後意外地安靜,青年才轉過身打算表揚一下自家孩子長大了比較沉得住氣了,就發現站在身後的並非自己以為的那個人,唇邊的笑意凝固了一秒,隨即又安然地舒展開,柔軟地彎著眉眼,「嗨,你好啊。」
 
  「……好。」
 
  「——葉修!終於讓我逮到了吧!」孫翔拍開門,沒注意裡頭顯得有些詭譎的氣氛,「你明明就在村子裡!」
 
  青年立刻將目光轉向,夾著菸的手輕巧地揮了揮,「唷、翔兒,好久不見,長大了哈?」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78-736f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