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我們仍不知道那天攻打的村莊的名字(03) 
前情提要詳見01

+ Warning!! +
-架空背景
-有傘哥但是沒有關於傘哥的感情戲
-關於年齡問題我們就哈哈哈的略過吧
-關於下次更新什麼時候我們也哈哈哈哈的略過吧

--

   
  距離魔王城很遠的小村莊是勇者的故鄉,而村長有個不算秘密的小秘密,秘密的程度大概就是全村的人都不把這件事情當新聞了,除了他家從小放養著長大的翔兒以外。
 
  村長的名字叫做葉修,在很久很久以前,他有個了不得的名字,叫葉秋。
 
  ……你說和七百年前的鬥神重名?啊是了,那貨七百年前的確是有這個不要臉的名號。旅店老闆悠悠吸了一口菸,呼出了幾個漂亮的菸圈,一臉別人的往事不堪回首的嫌惡貌,然後末了又補上一句:那把聲名赫赫的神器卻邪就掛在人家翔兒脖子上當項鍊從小戴著玩呢,他現在換了新武器,那個臭不要臉的。
 
  至於鬥神葉秋為什麼成了現在的村長葉修,旅店老闆就是笑了笑。
 
  ──還能怎麼著?當然是做了虧心事怕被追債的找到啊。
 
  村長只是相當嚴肅一臉正經地表示別聽老魏在那裡亂說,他的話要能信企鵝都能在天上飛了,咱們這是要低調做人,給其他種族一些發展成長的空間,不然年年風頭都讓哥出盡了讓其他人臉往哪擱、又要怎麼找到自己出生在這世界的生命意義和價值。
 
  再度三言兩語氣走了作為百年菸友的旅店老闆,村長表情平靜地又替自己點了根菸,漂亮的指間夾著菸時不時地抽上一口,冉冉升起的白煙模糊了他的表情,而遠遠地就只能看見村長先生一個人坐在大樹底下望著天空怔怔出神發了一下午的呆。
 
  「阿修啊,要不要我們下趟出去順道去輪迴那兒給你捎點什麼回來?」
 
  手往口袋裡掏了掏拎出個菸盒,空盪盪地只餘兩三根漂亮的手卷菸在裡頭寂寞地滾來滾去彼此擦撞,村長好憂傷地嘆了口氣,「……按慣例吧,嘴饞。」
 
  整理好行囊又準備好要出村滿世界浪的商人笑嘻嘻地拍了拍村長的肩膀,「你知道,村裡人大多都是支持老魏那說法的,到時候債主要真追上來了你打算怎麼辦?」
 
  「能怎麼辦就怎麼辦唄。」村長用力地吸了一口菸,煩惱又惆悵地,「還有,那不是債主,是冤家啊。」
 
 
  待在魔王城裡被好生招待的孫翔覺得這裡簡直就是人間天堂,好的他都不想走了。這裡有熟悉的屬於家裡口味的餅乾、簡單不複雜的人口構成,最重要的是,這裡的小夥伴們親切又可愛,他們還會喊他翔哥。
 
  他和魔王見面的次數並不多,最深刻的印象是哇靠這魔長得好帥!除此之外就是很一般的這個魔王脾氣很好、滿喜歡笑的,但就是不愛說話。
 
  而按照大總管和翻譯機的說法,他們從五百年前來到魔王城後魔王陛下就一直是那樣。安安靜靜地待在他的堡壘裡帥得驚天動地,喜歡花花草草也喜歡小動物,花園裡種了大片的菸草極圈裡養著一群一群的OO。
 
  「……慢著!一群一群的什麼?」
 
  「OO。」魔王的翻譯機一本正經地又重複了一遍。
 
  勇者孫翔決定當作剛剛訊號不好所以又重複了一次,「那啥剛剛是不是有風吹過我沒聽清楚,養了啥?」
 
  魔王的翻譯機又說了一次,才被一邊有點尷尬的總管扯了下袖子又指了指天花板,疑惑地抬頭看了看那五百年來從沒變過的金色楓葉圖案,突然頓悟了什麼才不好意思地對著勇者尷尬地笑笑,「總之稍微想像一下,大多在冰上生活、挺會游泳但不會飛的那種黑白黃三種顏色的鳥類。」
 
  孫翔認真地在腦海裡勾勒出了鳥類的輪廓,然後恍然大悟,「哦哦我知道,就是OO嘛,我家的餅乾也都是這形狀的!」
 
  發現孫翔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同樣也被魔王城裡的禁咒給強制消了音,魔王的翻譯機笑咪咪地帶開了話題,轉而討論起他們即將啟程前往的村莊現況。不知為何,他前幾天和魔王說了那個村莊的村長姓名後,一直宅在城堡裡的魔王卻一反常態地有了出遠門的興致。
 
  但是他翻遍圖書館卻也沒找到關於「葉修」的資料,問了資歷又更深一點的總管,他卻同樣搖了搖頭,表明自己照顧魔王的這五百年來也沒聽說過這號人物有和自家深居簡出的魔王陛下有過任何交集,如果真要查,或許還得問問那位已經雲遊了幾百年的前任大總管君莫笑。
 
  而說到這個前任大總管,傳說也是挺多的。依據翻譯機拼湊出來的、由魔王本人提供的證詞,據說他在一個月黑風高適合作案的夜裡來到魔王城,當時還只是魔族王子的陛下在閣樓發現了這個奇怪的陌生人,兩人不知達成了什麼協議,從此王子的食衣住行育樂通通由這個憑空冒出來的前任大總管一手包辦,就連花園裡的花草和世界各地屬於魔王的產業通通由他一手打理,簡直全能。
 
  然後有一天前任大總管在一個同樣月黑風高的晚上造訪了已經是魔王的陛下寢室,摸了摸陛下的腦袋然後說他該走了,然後就真的走了,從此再也沒回來過。
 
  「我不喜歡被摸腦袋。」吃光了一整盤餅乾喝完了整整一壺紅茶又聽完了一個故事的勇者滿臉嚴肅地發表了自己的評論。
 
  魔王的翻譯機盯著勇者看了好一會兒,忍住了心裡湧上的那股想要把對方腦子撬開看看的失禮念頭,在現任大總管同樣對勇者腦構造感到迷惑不解的眼神中對著勇者友善地笑了笑,「要再來一盤嗎?」
 
  自從離開從小生長的村莊後就過著笨手笨腳自給自足有一餐沒一餐覺得有點想家又拉不下臉回家認輸的勇者想了想,還是認真地點下了腦袋,然後覺得魔王城裡的魔們都是好魔的孫翔在大總管伸手拿走空盤的同時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後腦,「那個,謝謝……我好久沒吃這麼飽了。」
 
  大總管與翻譯機對看一眼,不知為何覺得有點心疼。
 
  位於很遙遠的彼方的那個沒有名字的村莊,在家裡廚房正叼著菸一臉愜意地揉著麵糰的村長突然覺得鼻子癢癢的,但不以為意地哼著奇怪的小調往麵糰裡加了點碎核桃。
 
  吃飽喝足的勇者非常高興,覺得自己也修整得差不多了,便說自己要準備啟程回去村莊打倒葉修了。因為距離遙遠,他可不能在魔王城耽擱太久,否則要是葉修先被其他人打敗他就不能當全村最厲害的男人了。
 
  雖然不太明白為何勇者要執著於成為全村最厲害的男人,但聽見了似乎有很多人想要挑戰村長倒是讓翻譯機覺得有些好奇,「你說有很多人想要挑戰葉修?」
 
  勇者點頭,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大家的目標都是打敗葉修啊。」
 
  ……該說真不愧是那個連名字都提不出來的村莊嗎?
 
  總之,魔王留下了園丁顧家,帶著大總管與翻譯機以及手下三人一起陪著勇者出發、往勇者長大的那個連名字都還沒有取好的村莊前進了。
 
  當晚,在河邊紮營正烤著魚的杜明歪著腦袋,用手肘頂了頂身旁正在用魔法捕魚的吳啟,兩人不約而同將目光投向那位於不遠處的巨石上面、正無聲眺望著遠方的魔王陛下。
 
  「可是,可以前往那個村莊的魔法卷軸不是已經製作好了,為什麼陛下不用?」
 
  「噓、聽說是要醞釀情緒。」
 
 
  很久很久以前,在魔王還不是魔王的時候,還只是魔族王子的他在一個不管何時回想起來都覺得相當幸運的夜裡失眠了。睡不著的魔族王子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王子風範地披著床單赤著腳從寢室走到了能夠清楚看見月亮的閣樓,才踏進去就看到窗邊坐著一個人。
 
  魔族的王子有些不知所措,他還來不及問對方是誰、那個坐在窗邊的男人就率先抬起手朝著他揮了揮,表情從容又自然地微微笑著說了聲嗨。
 
  說實在的那是種很微妙的、或許能勉強算是足以安定人心的感覺,至少當時的他是覺得在自家城堡裡看見陌生人的迷惘戒備都在那一瞬間消融殆盡,披著床單的少年安靜地走到了窗邊仰頭望著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闖入了魔王城的陌生人,然後被溫柔地摸了摸頭。
 
  陌生人說你也睡不著嗎。
 
  少年舒服地微微瞇起眼,然後被揉著腦袋輕輕地點了頭。
 
  那哥說故事給你聽吧。
 
  陌生人彎著一雙好看的眉眼聲音輕柔而平穩,可是他說的故事和城堡裡圖書室的故事卻不太一樣,書裡的故事只要努力了就肯定會有收穫,但他的故事裡付出了卻沒有得到相應的成果,反而常常令人失望。
 
  這不是一個好故事,但他是個好人。不知不覺已經讓陌生人給抱在懷裡暖呼呼地坐在窗邊曬月亮的魔族王子眨了眨美麗的眼睛,在男人懷裡調整好姿勢、少年慢慢開始有了睡意。
 
  ……你會留下來嗎?
 
  如果你需要我留下來的話。
 
  後來他忘記了自己有沒有點頭,只是隔天醒過來的時候那個男人就成了他的管家,成為這偌大城堡裡唯二活著的生物的其中之一。
 
  魔族王子的管家像是沒有做不到的事情,極其自然地就照顧起已經習慣自立自強的小王子,食衣住行打理得井井有條,偶爾還能種花養草逗逗鳥。新任的管家先生從來不說他從哪裡來,只是從言行舉止裡感覺得出來他去過很多地方身上背著許多故事,偶爾在下午茶時間裡他會望著才種下的菸草輕輕地說起一個又一個的曾經。
 
  儘管管家本人從來就不承認那是他自己的故事。
 
  無憂無慮的日子直到王子正式繼任成為魔王。沒有任何徵兆地、在一個特別悶熱的夏日夜晚他經歷了魔生中必然會發生的蛻變,掙扎著挺過了幾個日夜、就像扣在心臟的鎖終於被解開一樣地喀啦一聲,新任的魔王誕生了。
 
  管家叼著菸,低頭看著掌心的眼神有些愁,轉身在城堡門口貼上了徵人啟事。
 
  後來新的管家來了,原先的管家迅速地交接完畢後就在一個一如他來時般月黑風高的夜裡離開了,而魔王不願意再有其他人經手打理自己的生活起居,新任管家就這麼成了新任大總管,一直持續至今。
 
  而他們其實都還保留著曬月亮的習慣,日復一日。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74-48113e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