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我們仍不知道那天攻打的村莊的名字(02) 
前情提要詳見01

+ Warning!! +
-架空背景
-有傘哥但是沒有關於傘哥的感情戲
-關於年齡問題我們就哈哈哈的略過吧
-關於下次更新什麼時候我們也哈哈哈哈的略過吧

--

   
  位在距離魔王城很遠的偏遠地區的那個小村莊,風和日麗晴空萬里,村長悠悠哉哉地坐在大樹下打了個呵欠,手裡的扇子慢慢地搖了兩下。
 
  「翔兒離開的第六個月,想他。」
 
  「你上個月的語氣比較誠懇。」在大陸四處遊走的商人兄妹嚴肅地指出。
 
  村長決定不在這個誠懇度的問題上和他們爭辯,「其實是我剛才想起來,我好像忘了給翔兒回村卷軸。」
 
  他們沉默且安靜地對望了五分鐘,像在默哀。
 
  「有時候我真懷疑翔翔是你親生的。」
 
  「誰說不是呢,裝著他的那顆核桃我還放在家裡呢。」村長愉快地瞇著眼睛目光望向遠方,那是魔王城的方向,「當年剖開可是費了我好大工夫。」
 
  「呸,你就是找人做了特大號的鉗子把它撬開的不是。」不知啥時出現在樹下的旅館老闆啐了村長一口,「東西還是小韓小孫給你搬過去的你累個毛線。」
 
  村長的眼神透著滿滿的爾等鄉野莽夫怎麼會懂的睥睨,「我陪核桃翔兒看了三天的《情森森雨萌萌》才讓殼稍微軟化。」
 
  「……太辛苦了!」
 
 
  孫翔發現魔王城的人口組成相當單純:魔王、魔王的翻譯機、魔王的總管、魔王的園丁還有三個魔王的手下。
 
  他已經打敗了魔王的手下們,所以照理來說下一個應該要挑戰的是魔王的園丁。在旁邊聽見他接下來要挑戰的是園丁的魔王城大總管問他,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回去打倒壞蛋村長嗎,怎麼突然又想要挑戰咱們園丁了。
 
  孫翔吃著點心一臉認真,「因為葉修說要先來魔王城練手,才能回去挑戰他。」
 
  「但是你已經打倒了魔王的手下們啦。」方明華循循善誘,又替孫翔添了一杯奶茶,「而且不是也說好了要一起去打倒壞蛋村長葉修,這就代表你已經練完手,要帶著你的小夥伴們一起回去挑戰葉修了不是嗎?」
 
  孫翔一聽覺得好有道理,於是點點頭又愉快地啃起餅乾,嚼著嚼著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盯著盤子裡葉子形狀的小餅乾看了好一會兒,「你們這餅乾的味道跟我家的餅乾好像。」
 
  方明華一愣,也跟著看了看盤子裡的小點心,習慣性地介紹了起來,「這是我們上一任大總管留下來的祕方,我們陛下特別喜歡這一款小餅乾。」
 
  「不過我家的餅乾不是這形狀的。」舉著葉片瞧了又瞧最後放進嘴裡,「雖然味道一樣。」
 
  就在大總管與遠道而來的勇者過著愉快的午茶時間的同時,魔王城的花園傳出了無比悲慟的哀鳴。
 
  「——唉唷我的陛下,求您行行好放過這些幼小的花苗吧!今天早上才整理好的最少也等她們長大了花瓣多一點了才好拿去做花占卜啊!」
 
  佇立在花叢前方才悄悄地探出手就讓身後的園丁哭著喊著抱住了大腿,帥得慘絕人寰的魔王陛下低頭看看哭皺著一張臉的園丁又抬眼看看顯然還沒長成的薔薇花苗,猶豫再三終於還是悻悻然地收回了手。
 
  然後披風一甩就走到了不遠處那占據了花園五分之四面積的菸草田,明媚而憂傷地望著眼前欣欣向榮的菸葉子發起了呆,倒不失為一幅美景。
 
  為了自己今天終於保全了幼小花苗而感到開心的園丁左看看右看看,沒瞧見向來隨侍在側的魔王翻譯機,覺得這下有點難辦,他這是招呼呢、招呼呢,還是招呼呢。
 
  他是知道自家陛下每天都會固定來摘摘花看看草,逮著有花瓣的花就會在那兒一個勁兒地拔,直到花瓣碎了一地卻也沒見他有個結果,然後就會像現在這樣盯著菸草田發呆,一待就是一整天,直到傍晚靈感來了就會選好一個範圍的菸葉摘走,用魔法烘乾弄成菸草,再花一晚上的時間認真地把那些菸草捲成一捲捲的菸再仔細地一盒一盒收起來。
 
  東西都堆了好幾個倉庫了,卻也沒誰見過他們偉大的陛下叼菸走來走去。
 
  就這樣僵持了一小段時間,不遠處那被園丁視為救星的魔王翻譯機邁著大步走了過來。他先是笑著和園丁打了招呼,然後才走到了魔王身邊,「陛下,有勇者來了。」
 
  魔族特有的尖耳朵微微地動了動,幾不可聞地嗯了一聲,戀戀不捨地又看了好一會兒才轉身,「……打?」
 
  「方哥招待著呢,小啟他們說要陪著勇者回去打村莊。」魔王的翻譯機眨眨眼睛帶起了路,「據說是村長人品不好,勇者要回去推翻暴政。」
 
  魔王歪了歪頭,「誰?」
 
  「勇者說村長的名字叫葉修。」
 
 
喔喔喔!小周出來了! 
魔王準備進攻村莊虜回(?)村長葉修啦!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73-288e3e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