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我們仍不知道那天攻打的村莊的名字(01) 
這系列的全名大概是寶貝啊我突然有了個畫風特別清奇的腦洞你先聽聽看再告訴我可不可行好嗎

可以確定的是CP都是周葉,但是腦洞這個部分…總之醫生、保小吧。

清奇腦洞第一彈--我們仍不知道那天攻打的村莊的名字》
附帶一提,這次翔翔是主角喔(我疼他疼得特別深沉

+ Warning!! +
-架空背景
-有傘哥但是沒有關於傘哥的感情戲
-關於年齡問題我們就哈哈哈的略過吧
-關於下次更新什麼時候我們也哈哈哈哈的略過吧

--

 
  距離魔王城很遠的偏遠地區有個小村莊,村民們安居樂業,全大陸都知道有這樣一個厲害的小村莊,雖然不知道名字,但從村子裡出來的人特牛逼。
 
  ──「葉修!我一定要打倒你!成為全村最厲害的男人!」
 
  「哦,那去魔王城先練練手唄,翔兒。」
 
  這村莊是勇者們的故鄉。
 
 
  杜明很無聊,因為覺得無聊,所以他蹲在路邊欺負雜草,然後吳啟走過來踢了踢他。
 
  「小明啊,你已經墮落到必須欺負雜草來找成就感了嗎?」
 
  「不是。」杜明悶悶地,「我只是在給自己找事情做,上一次來拜訪的人類已經是兩百年前的事情了,還是來應徵園丁的,我覺得很無聊。」
 
  呂泊遠不知何時蹲到了杜明身邊,「你忘了五十年前那個帶了幾車黃金在門口哭喊要我們家陛下擄走她強娶她的那個公主。」
 
  吳啟和杜明一起痛苦地摀住了臉,「不,求別提!」
 
  雖然喊著別提但腦海都自動提取了當年不堪回首的記憶自動播放了遍,杜明蔫蔫地伸手拽了拽眼前的雜草,聲音近乎哽咽,「都是她,害得我們附近連史萊姆都沒有了!」
 
  他以前最喜歡拿樹枝戳史萊姆玩了,嚶。
 
  「也不知道是那一次嚇到還是本來就這樣,咱們陛下好像越來越宅了。」呂泊遠撿起一根樹枝翻了翻眼前的土壤,「雖然本來也就不偷不拐不搶不騙,但魔王的職責不就是隨便搶個哪國公主還是王子釣勇者來玩嗎,可陛下卻老是在花園拔花瓣,園丁已經哭著跑出花園好幾次了。」
 
  三個魔族蹲在路邊望著天空,覺得寂寞。
 
  「……啊、真希望趕快來個勇者啊。」
 
  遠方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小黑點,綿長的鷹嘯響了起來,聽見聲音的三隻魔族抬起頭,視力極好地看向遠方正朝著魔王城飛來的黑鷹,面面相覷了一會兒,簡單的猜了拳後才由最輸的杜明伸出手迎接對方的到來。
 
  「這也是我想吐槽的一部分,」看著黑點越來越近,杜明從口袋裡掏出了護套戴在手臂上,「說好的蝙蝠呢。」
 
  吳啟拍拍他,作為資歷比較深一點的他倒是知道一點內幕,「因為鷹比較符合陛下帥氣逼人的形象,本來聽說陛下想用OO呢。」
 
  「……你剛剛是被消音了嗎?」
 
  「有嗎?我剛剛只是說OO啊。」
 
  「嗯,你真的被消音了。」
 
  「好吧,敏感詞彙我們不提,就陛下養在極圈的那群。」
 
  杜明和呂泊遠安靜了小半晌,在繼續追問那陛下是要怎麼讓牠們飛起來與表達其實形象比黑鷹符合多了的兩個選項之間果斷選擇了轉移話題。
 
  「我們快來看看牠發現了什麼!」
 
  讓專門用於探測大陸各地勇者動向的黑鷹停在手上,杜明在黑鷹身上找了找,終於發現那根畫風清奇的羽毛,頂著黑鷹的瞪視硬生生拔下了那根裝著訊息的羽毛,然後一點也不意外地被狠狠啄了幾下嗷嗷叫著在原地繞了幾圈。
 
  終於送走難纏的、被拔了羽毛正不爽的黑鷹,被追著啄了好久的杜明頂著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的眼神把羽毛放在掌心裡注入魔力,屬於勇者的影像便緩緩從羽毛中浮現。
 
  畫面裡是個年輕的帥小夥,頂著個桀傲不遜的髮型走在前往魔王城的路上,感覺因為長途跋涉歷盡滄桑所以等級在短時間內提升了非常多,但似乎身上沒什麼錢,腳上穿得像是從出生的村莊穿出來的破草鞋,身上的盔甲應該是從大陸另一端的矮人國度順出來的,而他手裡提著的長矛越看越像獸人一族前陣子換了的新首領手上拿的那根。
 
  啊,好心疼,是出門的時候忘了帶錢包嗎?
 
  還是村裡人沒告訴他可以進別村的村民家大肆搜刮好歹換雙好點的鞋比較好走?
 
  摀著心口替畫面中的孩子心疼了幾秒,呂泊遠突然注意到那個年輕人腳上穿的草鞋並非尋常的破草鞋,立刻注入自己的魔力放大了畫面,表情凝重地特別單獨放大了那雙鞋的三百六十度結構圖,轉了一圈後定格在鞋底一處不明顯的葉子圖案上。
 
  「不,他沒換鞋是有原因的!這是那個村莊出產的鞋!」
 
  杜明倒吸一口氣,然後吳啟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搖搖頭,「這都幾百年了,怎麼還是沒有名字。」
 
  「據說是村長說要低調點做人。」
 
  「我怎麼聽說是早期那位名字不能說的勇者太招人怨所以堅持不取名字也不被刊登在地圖上?」
 
  「不然等他來了問他?」
 
  「好主意。」
 
  「──我覺得你們應該要先討論的是他來我們這兒要做什麼。」
 
  「啊啊方哥您什麼時候來的!」
 
  在旁邊已經靜靜聽了好一會兒的方明華在心裡嘆了口氣,覺得好擔心,「依照勇者這腳程,明天一早就會到這裡了,不管結果如何,總之先套出他究竟是來這裡做什麼吧,咱們陛下最近摧殘的只有花園裡的花和園丁,別的可啥都沒碰。」
 
  「好的方哥沒問題方哥!」
 
  「……」方明華還是覺得好擔心。
 
  而勇者一來就被暴揍了一頓的三隻魔族覺得好受傷,鼻青臉腫排排蹲在路邊淚眼汪汪地看起來好可憐,看著看著勇者也忍不住覺得愧疚了起來,只好長矛往身後一揹邁著步子蹲到了魔族對面,欲言又止。
 
  「這種時候你可以說對不起。」最左邊被揍掉了兩顆牙的吳啟捧著臉頰說。
 
  「或者是抱歉我無心的你們還好嗎。」被揍青了一隻眼睛的呂泊遠半摀著臉試著嚴肅地補充。
 
  被打得最慘的杜明抽咽兩聲,不說話。
 
  「然後我們可以試著開始談談有關賠償的問題。」
 
  「以及你到底是為什麼一來連個招呼就不打就先打魔,我們近五十年來可連一隻史萊姆都沒有傷害過!」
 
  被魔族指導了的勇者孫翔鬱悶地掄起拳頭,覺得自己大概打得還不夠狠,於是一左一右的兩隻也不說話了,三魔一人靜靜地望著彼此,直到杜明淚眼汪汪地打了個隔。
 
  「……你沒事吧?」思考了半天覺得眼前三隻魔族看起來並不壞,比自己村子裡的人們看起來都要來得更加純良,瞬間覺得自己把魔打成這樣實在不應該的孫翔抓抓腦袋,從口袋裡努力地翻出了最初級的小罐傷藥,看了又看最後咬咬牙遞到了杜明面前,「喝這個吧,傷口好得比較快,我從村子裡帶出來的就剩這個,一直忍著沒用。」
 
  魔族們面面相覷,陷入了該先心疼勇者還是先心疼自己的思維鬥爭中。
 
  他們最後決定握手言和,誰也不打誰。
 
  在前往魔王城的路上他們終於套出了勇者孫翔來到魔王城的目的,也順帶聽孫翔說了自己過去在村子裡的生活,覺得翔哥能在那樣蔫壞的環境裡平安順利地長成這樣實在不容易,決定要幫助孫翔一起打倒那個叫做葉修的壞傢伙。
 
  於是待在城堡大門口的方明華就看見三隻魔和勇者勾肩搭背一人一聲翔哥地來到了他面前。
 
  「方哥!」杜明打了招呼,隨即一臉認真,「我們去進攻那個村莊吧!」
 
  「……」
 
  方明華,魔王城第一大總管,認真地思索起這究竟是魔族被策反了還是勇者被策反了這樣一個嚴肅的問題。
    
 
有很多槽想吐卻不知道從何吐起 
於是勇者跟著魔族一起進攻村莊啦!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72-8b449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