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ydromel (22) 
嗷嗷嗷先說好打人不打臉的我回來更新惹!!!!!!!!!
一發完結更新ya

.................然後我坦承我真的有想過二胎叫周小奶或是周犇之類的天啊我說出來了嘛!!!!!!!!!!!!!!!!!!!(頂鍋蓋跑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

  或許是當天溝通不良又或者是承繼了葉修不愛按牌理出牌的習慣,沒讓爸爸們等太久,周葉兩人的閨女在一個令人措手不及的周五晚間出生,當天輪迴客場對興欣。
 
  葉修由於幾近臨盆,連續幾天肚子都斷斷續續地疼,他不喜歡醫院,那裡總有太多不好的回憶,也因此他沒選擇先到醫院待產,老醫生也只好讓他好好待著哪兒也別亂跑,有空多動動。
 
  於是周澤楷依依不捨地帶著戰隊去比賽,葉修則待在家裡和槍王特別從B市請過來顧著自家哥哥的葉秋閒嗑牙,然後讓葉秋架著來回在室內走來走去,走了三四圈葉修終於受不了要求停下來喘口氣,手才扶上餐桌下腹就一陣猛烈的疼痛,而葉秋也被自家哥哥猛然攢緊的力道給嚇了一跳,才偏頭就看見對方煞白了臉,額頭上的汗比剛才都冒得兇,抬手一摸全是給疼出來的冷汗。
 
  葉秋見這場景臉也跟著白了,雖然無比驚慌卻還是深深吸了一口氣努力擺出霸氣總裁的架式冷靜地一手扶著自家哥哥一手掏出手機快速撥號,「──我馬上叫救護車!」
 
  救護車來得很快,葉修在最開始猝不及防地疼了那一下後肚子便開始陣陣地疼,被葉秋扶著一步一頓終於慢騰騰地挪到門口時已經渾身是汗,就在醫護人員扶他躺上擔架要趕往醫院時他深深吸了幾口氣伸手拉住葉秋的手,面色慘白。
 
  「──等比、嘶哈……比…賽打完……再、」
 
  葉秋胡亂點著頭幫忙把葉修送上救護車,隨手抓了一旁幾天前就已經先準備好的小行李袋就跟著一起上了車,發現葉修還瞅著他要答案,連忙反手捏捏孕夫冷涼的手,「得得得我知道了!等他們打完再說,咱們先到醫院去、我姪女等不及了!」
 
  「哪…哪那、麼快……」葉修痛得渾身抽了下,努力喘了幾口氣終於感覺好像有點習慣了那樣強度的疼痛,虛弱地朝著葉秋笑了笑,「──你可別跟著進產房啊,哥怕你嚇哭。」
 
  「誰會被嚇哭啊渾帳哥哥!」
 
  大概是孕夫太活潑,醫護人員雖然時時刻刻盯緊葉修的每個反應,卻還是忍不住為了眼前一對雙胞胎兄弟的互動莞爾一笑。他們讓葉秋握著葉修的手不斷地和他說話吸引注意力,而肚子又漸漸疼了起來的葉修則是有一句沒一句地應著,看起來像是下一秒就要睡著卻還是努力掙扎著醒了過來應個幾聲。
 
  周澤楷是在賽後記者會前收到的消息,當時他還和隊友們走在選手通道並且巧遇了興欣,雙方對於今天的比賽都極為滿意,認為彼此都發揮的都很好,再加上如今葉修與周澤楷之間的關係,於是在走道上相遇時也一點火藥味都沒有,彼此三三兩兩走著,蘇沐橙才詢問起葉修的現況,周澤楷口袋裡的手機便震動了起來。
 
  掏出手機才掃了一眼周澤楷便猛然停下了腳步,蘇沐橙沒瞧見對方的手機螢幕自然也就好奇地跟著停下,而隊長們總是走在最前頭帶隊,後方的隊員們見狀也都紛紛停下步伐問著怎麼不走了。
 
  「葉修……要生了。」呆愣愣地看著手機上頭的文字,周澤楷眨了眨漂亮的眼睛,裡頭茫然又無措,然後在一群人被這樣巨大的消息嚇得全陷入僵直狀態後他像是突然醒了過來,手機塞回兜裡就往外跑,連一點外觀上的偽裝都顧不得要做,滿腦子只想著要用最快的速度飛奔到戀人身邊。
 
  較早回神的人們面面相覷,蘇沐橙則是飛快地從口袋裡取出在賽前就先關閉了鈴聲與震動的手機,寫著相同內容的簡訊她的手機裡同樣也有一封,葉秋傳來的,隨即第二封簡訊又傳了進來,這次就比較詳細地說了下目前的狀況。
 
   瀏覽完大致狀態確認在S市的葉修目前一切安好,蘇沐橙鬆了口氣手指靈活地在螢幕上點了幾下回復了訊息才收起手機。
 
  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自己身上,蘇沐橙愉快地笑了笑,「葉修羊水破了,大概順利的話孩子今晚就能生出來,等會兒開完記者會我要趕去S市一趟,江副你們車子還有位置坐嗎?」
 
  「有是有,但怕路上塞。」江波濤聞言晃了晃還亮著的手機頁面,友好地微笑,他才幫急急忙忙衝出去攔車的自家隊長訂好車票,也就順手替兩隊隊員也一併訂了,「一起搭高鐵吧,我票都買好了。」
 
  葉修已經疼了好一陣子,饒是他忍耐力驚人也早就被這樣一陣一陣的痛給折騰得沒了脾氣,再加上一小時前他的羊水破了,被醫護人員親切地告知不能下床也盡量不要做大動作後,待產的Omega只能蔫蔫地躺在病床上一面疼得一抽一抽一面讓葉秋給自己報告最新情況。
 
  期間醫護人員來來去去,看著他們兄弟倆整齊劃一的他/我啥時能生出來的鬱悶表情都是相當認真地檢查了一遍然後表情相當抱歉地說再等等還不到時候,葉秋手在手機螢幕上頭點了點,「……網上說一般羊水破了二十四小時內都能生出來的,你才破一小時,再忍忍吧。」
 
  「有你這樣安慰人的嗎笨蛋弟弟……」葉修分出一點眼神鄙視了下自家弟弟,下一秒陣痛襲來臉隨即又白了幾分,「你說…咱媽怎麼、就那麼厲害……肚子裡竟然還能揣、揣兩個……」
 
  為自家哥哥此刻的情況操碎了心的葉秋拿濕巾替葉修擦了擦汗,眉頭皺起,語氣有些不確定,手指停在撥號的圖示上不知道是按還是不按,「……要不給咱媽打個電話諮詢一下?」
 
  葉修重重喘了口氣,覺得自己不只肚子疼,連腦袋也跟著疼了起來。
 
  幸好過了一小段時間醫護人員再次經過替葉修做檢查,這次再抬起頭並不是抱歉的表情,而是愉快地告知葉家兄弟已經可以準備進產房生產了。
 
  周澤楷終於找到地方的時候只看見葉秋在產房外緊張地轉來轉去,一直以來的高冷菁英總裁模樣全失,而見到他時那張和葉修一模一樣的臉突然露出了如蒙大赦的表情,不得不說當周澤楷事後回想時仍覺得那是個新奇的體驗。
 
  「──他們才剛進去,你現在來正好趕上!」
 
  葉秋衝過去抓住周澤楷以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人推進了產房,而周澤楷也不抵抗,才進門就看見圍在床旁邊的醫護人員和負責接生的醫生,一旁待命的護士見他闖進來,花了點時間辨認出眼前帥到逆天的青年就是每次都陪著孕夫來做產檢但不知為何總是包得緊緊的那位Alpha,但出於職業道德她還是主動走過去詢問了周澤楷的身分。
 
  「您好,請問是、」
 
  詢問的話還沒講完,產台的方向就傳來了聲痛到極致的悶哼,隨後是微弱的低吟,讓周澤楷聽了心臟一緊、看了護士一眼匆忙地點點頭後長腿一邁就朝著愛人的方向奔了過去,「──葉修!」
 
  模模糊糊地聽見了自家Alpha的呼喊,葉修才循著聲音望過去原先緊緊抓著扶手的手就被另一雙溫熱的手納進掌心,轉著視線終於瞧見了一臉擔憂的年輕戀人,反射性安撫地笑了笑,虛軟的指尖輕微地蹭了下對方手心,「嗨,小周。」
 
  「我來了。」吻了吻葉修泛白發冷的指尖,周澤楷伸手替葉修撩開濕髮,他的戀人整個人就像剛從水裡被撈上來一樣又冷又濕又蒼白,讓他看著疼得心都要碎成片片,「陪你。」
 
  「好,在這陪我。」葉修彎著眉眼,安然愉悅的表情和自家Alpha形成了明顯的對比,手掙了掙又回到產台的握把上緊緊握好,等著下一波陣痛再度來襲,「別讓我抓,你還要比賽呢。」
 
  年長戀人輕飄飄的一句話阻止了他想把對方的手再度包覆在手心裡的想法,想要陪著他一起承受,不能承受也至少分擔一些,但他更明白若是葉修後來知道他的手傷了肯定要生氣,所以也只能打消念頭,在醫護人員的督促下穿好隔離衣做好防護措施後便在一旁守著心愛的前輩,陪著對方一起按著醫生給的指示吸氣吐氣,然後努力地拼湊語言給對方打氣。
 
  不曉得過了多久也不記得被要求著用力了多少次,幾乎疼到整個人都要暈厥過去的葉修拼著最後一絲力氣狠狠擠了最後一下,隱隱約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身體裡被拉了出去,被布簾隔在另外一端的醫生和護士們喊著生了生了,又在之後聽見嬰兒響亮的啼哭聲後他才終於卸了力癱軟下來。
 
  同樣也聽見自家閨女哭聲的周澤楷懸著的心並沒有鬆懈下來,畢竟他的Omega還累著,他湊過去隔著隔離衣和口罩頭套蹭了蹭心愛的前輩,「辛苦了。」
 
  葉修淺淺地彎了彎唇瓣,輕輕嗯了一聲。
 
  產後手術進行得很順利,終於在這個世界裡上線了的周葉家閨女也在清洗完畢後被交到了蒼白虛脫的Omega懷裡,剛出生的嬰兒小小一團才剛哭過睡的正香,才洗完澡香香暖暖的一小包被虛虛地攬在懷裡隨著產夫一起被推出了產房,而在外頭等著的一大票人嚇到了率先踏出來的醫生,估計他接生這麼多年也極少見到這麼大陣仗的家屬人數。
 
  「父女均安。」面對一干人等閃著明亮真誠又期盼的眼神無聲詢問,醫生點點頭表示一切安好,然後目光落到了一旁同樣也挺緊張但明顯和後來出現的一群人不同畫風的產夫胞弟,「孕夫生產過程消耗了大量體力,這幾天要好好靜養回來。另外,產後的調理也很重要。」
 
  「總之,先住院觀察一兩天,檢查完沒問題就可以準備出院了。」
 
  葉秋連忙點頭,低下頭對著手機一陣猛點大概是在下達命令又像是在通風報信,而看見葉修和周澤楷出來後兄弟倆之間眼神短暫地交流了下葉秋又點點頭,沒跟上去,而周澤楷則是向著趕來的輪迴興欣兩隊成員都揮了揮手,臉上掛著喜悅滿足的微笑然後跟著護理人員和躺著自家戀人和閨女的病床一起離開。
 
  消耗了大量體力的葉修抱著自家睡得正香的女兒,抬手輕輕碰了碰小團子軟嫩的臉頰,半瞇著眼睛像是審視又像看著看著自己也想跟著睡了,而周澤楷就坐在床邊靜靜睇著他們父女倆,眼神柔和又繾綣。
 
  模模糊糊睡了過去又醒過來已經天亮了,葉修是被懷裡團子不安分地掙動給弄醒的,慢慢掀開眼簾,就見懷裡一個小的床邊一個大的正對著自己笑,兩雙眼睛黑亮黑亮得像是載滿了星辰,看得他也忍不住微微笑了起來。
 
  「葉修。」兩隻漂亮的小拇指勾著彼此,周澤楷突然湊近親了戀人一口,「辛苦了。」
 
  小指尖蹭蹭對方的,葉修試著自己挪動了下卻發現身體還是渾身乏力,怎麼動怎麼疼,而周澤楷注意到戀人的嘗試後便反應極快地替對方操作好病床、讓葉修可以舒服地半坐起來。
 
  細細端詳了從自己肚皮底下扯出來的小團子,「眼睛像你,眉型看著也像。」
 
  「嘴是你的。」跟著一起看了看,周澤楷伸手摸摸自家閨女的臉,綿軟嫩滑,指尖沿著蹭了蹭小小的唇角,那裡有著淺淺的弧度,像他的愛人。
 
  夫夫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討論了會兒,將自家孩兒角色模組都設定好只等著角色乖乖成長好早日脫離新手村進入這個世界的Omega突然想起了一件似乎被自己遺忘了許久的事情,於是回頭看著自家Alpha笑意盈盈的臉,「那啥,小周啊。」
 
  周澤楷眨眨眼睛。
 
  「你想好咱們閨女叫什麼名字沒?」孩子姓周這是他們老早就討論過的,不過名字這檔事向來自認沒啥取名天分的葉修則是全權交給了自家Alpha去煩惱,而自己只打算在最後投個贊同票。
 
  什麼都設定好了,沒個角色名稱可不行。葉修心裡盤算著,卻沒見一旁的周澤楷微微紅了臉,表情卡在坦承與糾結之間。等了一會兒卻沒得到任何反應,葉修將注意力投向不發一語的槍王臉上,注意到對方羞赧不知如何啟齒的困窘表情,理解地笑了下。
 
  「還沒想好?」
 
  「不、」周澤楷猛然搖頭,漲紅著臉拉住了葉修沒抱著孩子的那隻手握在掌心,「……取好了。」
 
  「嗯?」被抓著的手指尖搔了搔包覆著自己的手掌心,葉修眨眨眼等待周澤楷的回答。
 
  而被兩個爸爸的動靜給吸引了的女孩兒咿咿呀呀地在布團裡扭動著轉向了吸引她注意力的那邊,同時被葉修和閨女兩雙含笑的眼睛望著,周澤楷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叫……周蜜。」
 
  從周澤楷通紅的臉裡明白了究竟是哪兩個字的葉修笑容凝固了會,低頭看看一臉懵懂的可愛女兒又看看外表淡定但實際上心情有些惴惴不安的槍王,心口暖呼呼地泛起了甜,思緒在腦海裡翻滾了幾回,羞惱的情緒倒是沒有的,就是覺得不知道該評斷為深思熟慮還是想法直接,最終還是點頭輕輕嗯了聲算是投下了贊成票。
 
  「不過,小周啊。」在看見低垂著頭的青年明顯鬆了口氣的模樣時卻還是忍不住促狹地開了口,「──你這樣用閨女名字耍流氓她另外一個爹知道嗎。
 
  被詢問的Alpha有些驚慌地猛然抬起頭卻撞進了一雙含笑的眼睛裡,知道對方並沒有不同意的意思只是逗著自己玩,周澤楷索性起立彎腰把愛人孩子通通攬進懷裡抱住。
 
  「現在,都知道了。」 


  -Fin.
 
 
怎麼這樣就完結了qaq我還沒看到葉神跟小周膩膩歪歪欸嗚嗚
 
請問特典的哨兵響導會寫嗎???( •௰• )
好萌啊
 
..哎最近在看哨兵一看到就對號入座了似乎...ORZ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71-2d7736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