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ydromel (21) 
對不起我更新的時間總是捉模不定,不過應該再一兩章完結,別怕大家我們下次我有休假的時候見!!!!!!!!!!!!!!!!!!!!

Hydromel預售和HoneyHoney的預定在2015-07-27截止噢~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

 
  在周家住了幾天,周家父母都是性子極好、溫柔又和善的人,家庭整體氣氛讓人感覺相當舒適,讓葉修很快就融入了這樣的生活中。和不善言辭的周澤楷不一樣,二老都是樂於談話的人,忙著和周媽媽話家常也和周爸爸談事業的葉修扭頭叼住戀人遞到嘴邊剝好的一瓣橘子,突然驚覺周家兒子始終在旁邊當個安靜乖巧的美男子一直都沒怎麼出聲,只是彎著眉眼溫柔又繾綣地望著家人們。
 
  「楷楷越大越不愛說話,小修得辛苦點。」周家媽媽把這幾天兩人的互動都收在眼底,見小倆口一直都黏黏糊糊地沒什麼溝通障礙也就放心了,「本來我和他爸還想著有了伴以後怎麼也該話多一點,沒想到還是這樣,幸好還是有我們以外的人能讀懂他,能認識你,也是楷楷的福氣。」
 
  被母親說得有些赧然,周澤楷又撕了瓣橘子遞給愛人,「……吃。」
 
  葉修樂了,張口不僅咬了橘子還輕輕咬了捏著橘子的纖長指尖,「說話這種事情可以練習,以後你負責給閨女講睡前故事。」
 
  周澤楷露出了有些為難又有點期待的表情,見葉修笑得促狹一副明擺著我就是在捉弄你就想見你困擾的表情,只得又塞了瓣橘子進Omega嘴裡,以餵食行為消極抵抗來自戀人更多的新奇主意。
 
  當晚葉修也的確沒再想出什麼新的折騰他的法子,因為同一個法子就足以為難過去現在未來的每一個周澤楷──其實他只是以要替閨女把關為由、睜著一雙眼睛認真地盯著才掀開被子準備要躺上床的Alpha,說小周我想聽睡前故事。
 
  向來對自家前輩有求必應的槍王火速拿出手機搜索了幾個童話故事,看了幾個後他試圖把那些從來就飽含甜蜜幸福美好愉快的故事整理出一個脈絡,半小時後他用周氏獨有的語言簡練地說完了一個有關公主與王子歷經苦難最後終於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的故事。
 
  抱著肚子半坐在床上的Omega聽完故事後沒什麼表情就是靜靜低下頭拍拍肚皮像是安撫,又拍拍身邊的床位讓說完故事的Alpha進來躺好。直到兩人就定位,葉修才拉起原先環在自己腰間的手遞到嘴邊咬了口,「閨女會哭的,小周。」
 
  「唔。」
 
  縮在戀人懷裡打了呵欠,葉修動了動、挪了一個更適合入睡的姿勢閉上眼,聲音已經有些含糊,「……不過性子要是隨你大概要解讀也是沒問題的。」
 
  把一家子都摟在懷裡的Alpha用下巴蹭蹭戀人毛茸茸的腦袋,得到了半睡半醒Omega下意識的回蹭後才滿意地閉上眼睛。
 
  ──其實像你也成,你總是能懂我。
 
 
  常規賽進入後半階段,兩名新手爸爸的副本開荒進度也即將進入尾聲。一邊忙著比賽一邊又要時刻注意自家Omega情況的周澤楷就像個轉不停的陀螺,每天戰隊家裡兩點一線來回,連過往依照戰隊慣例會在賽程空檔替他接的一些小代言廣告拍攝都一律推了。
 
  而葉修最近有點鬧脾氣,雖然鬧得連他本人都沒怎麼察覺,至於發現了的周澤楷則是覺得這樣的前輩好可愛於是便毫無原則地寵著對方,不過說起來,面對葉修,周澤楷總是沒什麼原則底線的那一個。
 
  預產期在四月初,如果保養得當他搞不好還能抱著孩子去看季後賽。葉修捧著肚子賴在懶骨頭上整個人幾乎陷入柔軟的織物中,依著身形而改變造型的抱枕襯得他很舒服,空調的溫度被他調得偏涼,隨手撈了件涼被蓋著,被濃濃睡意侵擾得忘了自己原先在盤算著什麼的孕夫懶懶打了個呵欠,規律地輕輕拍撫肚子把裏頭的孩子一同哄睡。
 
  隨著生產的日子越來越近,幾乎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慌中。按三餐打電話來關心的葉家代表葉秋和周家爸媽偶爾的簡訊與電話問候、來自興欣以蘇沐橙為代表的視訊邀請與時不時抖個窗口想探探知情人士口風的各個職業選手,以及被一群人七嘴八舌弄得突然對於生產這件事情產生了莫名抗拒的孕夫本人。
 
  上網搜尋其他人的生產心得後越看越覺得膽顫心驚的葉修放下平板,用腳踢了踢正抓著他小腿肚揉揉捏捏的青年,「你怎麼可以是Alpha,明明你這張臉應該要是Omega的。」
 
  周澤楷不解地眨眨眼睛,被踢了也不惱,手上動作沒停地繼續替戀人按摩水腫的腿,認真思考了半晌,才回應,「因為前輩是Omega。」
 
  說話的時候他定定地凝視著葉修,漂亮的眼睛就像蘊滿了整片星光璀璨又明亮,而葉修在裡面看見了自己、還有周澤楷那些未竟的言語。
 
  因為你是Omega,所以我無比慶幸自己是個Alpha,能成為你的Alpha陪著你、保護你,還能像這樣寵著你。
 
  被槍王準確無比地在心臟開了一槍,本來就身中產前恐慌Debuff的BOSS瞬間殘血狂暴化,又羞又惱地伸手從旁邊的沙發上抓起抱枕糊自家Alpha的臉,然後在對方笑意盈盈地抓住抱枕準備把即將陣亡的BOSS作為戰利品往懷裡撈的時候搶回抱枕把自己的臉擋住做最後的抵抗。
 
  輕柔地把人攬進懷裡,下巴抵著柔軟的黑髮磨了磨,沒有強行把葉修手上遮著臉的抱枕拿開,只是時不時地蹭蹭懷裡的前輩,兩人就這樣靜靜地窩在沙發上誰也沒說話。
 
  「……如果真的很疼,以後就不生了。」拿下抱枕又回蹭了周澤楷,葉修突然開口,「你不要進來陪產。」
 
  「好,疼就不生。」周澤楷捧起葉修的手珍惜地吻了吻,「可是,想陪著你。」
 
  葉修搖頭,語重心長地勸說,「萬一要打比賽怎麼辦,難不成電腦比賽隊友對手觀眾全扔了就衝過來?我的小周可是個事業心重的好男人。」
 
  「沒比賽,就陪。」
 
  「生崽子有什麼好看的,論壇裡一群不濟事的Alpha被嚇暈在產房啊我告訴你。」葉修在周澤楷懷裡挪了挪,最後索性整個人側坐在槍王腿上,不久前才被挨根親吻了遍的漂亮手指戳戳對方俊美的臉龐,「你要是倒了多沒面子啊槍王大大。」
 
  收攏了圍在孕夫腰間的手臂,周澤楷小心地把臉湊過去肉貼著肉撒嬌般磨了磨,又伸手輕輕摸摸圓鼓鼓的肚皮,「不會萎,陪你。」
 
  孕期相關討論他看的可不比葉修少,當然知道自家Omega真正不願他進產房的原因是什麼。可生孩子那麼疼,讓心愛的戀人去受難這麼一回他已經夠心疼了,怎麼還能讓對方獨自一人去面對。
 
  「聽話。」葉修由戳改掐把周澤楷的臉捏離自己的臉,「乖,在外面等著。」
 
  不依不撓地又黏了回去,「陪你。」
 
  葉修拿他沒辦法,想著到時候臨產自己大概也沒多餘的力氣把人推出產房,也就沒再堅持,只是盯著肚子摸了又摸,想著閨女啊妳到時候可得乖乖的、趕緊的出來,世界很殘酷但是不得不面對啊,躲在爸爸肚子裡絕對不是個逃避的好手段知不知道。
 
  肚皮被踢了踢像是在應好,於是自覺和自家丫頭做好協議的孕夫愉快地拍拍被頂的地方,心情不錯地扭頭主動親了孩子他爹一口,周澤楷頓覺受寵若驚,見葉修笑得眉眼彎彎心情很好的模樣,才小心翼翼地回吻過去,唇舌交纏,耳鬢廝磨。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69-755261a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