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ydromel (20) 
其實上一篇的那個精油配方我真的拿它來消水腫喔ya
就算消不了我的水腫與肉反正至少聞起來也是香香的很好睡(喂#

好啦總之愛大家。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
 
  被譽為史上最兇殘的全明星陣容團隊賽最後以霸圖藍雨興欣的B隊聯軍獲得最後的勝利,為了能夠順利摸到榮耀前後第一人的崽子,以黃少天為首,張佳樂和方銳為輔,一場比賽打得激情四射轟轟烈烈火花漫天,到了後來就連一向嚴謹自制的張新杰都忍不住掄起十字架跟著加入了群毆的行列裡。
 
  一場戰鬥看下來就像是一場小型攻堅戰,看得觀眾熱血沸騰,戰術大師們鼎力合作充分運用隊裡每個選手的特長合力將A隊成員一個個截殺,雖然到最後剩下的一槍穿雲拚著最後10%的血硬是多拖了兩個對手陪他一起清空血條,但仍是抵不過對手有榮耀第一奶的庇佑,只得含恨化作白光。
 
  「來人把張佳樂架到角落去!他前天就摸過老葉他閨女了、必須我們都摸完了他才准碰!誰都不准讓位給他!」
 
  「哦哦哦好緊繃的肚皮!」
 
  「天啊媽媽我摸到活生生的Omega葉神了!」
 
  「欸欸你摸夠了沒換我換我──」
 
  獲勝的B隊歡欣鼓舞,人人都如願以償地摸到了葉修的肚皮感受了一把生命的驚奇與喜悅,附帶一提,已經在第一天摸過的張佳樂被強制退到最後一個才能摸,而A隊的選手們除了周澤楷則是眼巴巴地看著。
 
  至於做為主場戰隊隊長卻還是輸了的王杰希則是很快地就打起精神,非常冷靜地佇立在一旁,反正他們可從來沒說過輸了就放棄,只要孩子還沒出生,能摸的機會多的是。
 
  直到最後一個張佳樂也帶著驚嘆的表情收回手──他剛剛有幸讓孩子踹了一下──後,周澤楷動作極快地把肚皮被摸了一輪的自家前輩摟進懷裡,慣性地替戀人揉揉肚子安撫裡頭似乎是因為被太多人包圍而有些興奮起來的女兒。
 
  「還好?」
 
  「沒事兒。」葉修笑了笑,也跟著拍拍肚子,「現在鬧一鬧等會兒就會累了,晚上也能睡得好點。」
 
  為期三天的榮耀全明星賽正式結束,選手們大多隔天都要回歸戰隊準備下一輪賽事,於是趁著最後一個晚上便有人提議一起聚個餐,王杰希想了想便撥了個電話迅速聯絡好餐廳包場,再請了小巴過來載選手們過去,整體效率驚人。
 
  在王杰希徵詢的目光落下的同時葉修搖搖頭,「我就不了,累。」
 
  葉修一連幾天熬夜下來最後決定還是乖乖回酒店補眠,畢竟他可不想聚會到一半體力不支睡著不僅什麼都沒聊到還讓自家Alpha一路抱回來,於是婉拒了幾個好友的邀請後,便挺著肚子悠悠地讓周澤楷牽了回去。
 
  全明星賽結束後沒過多久就是新年,而距離葉修的預產期也越來越接近。兩人分別向家裡商量過後,為了不讓孕夫太過操勞奔波,最後還是決定就近在S市過年,也順道讓期待了一段時間的周家二老瞧瞧葉修。
 
  剛決定的時候沒什麼,兩人飯照吃覺照睡訓練照做,但隨著年節假期越來越接近,周澤楷十分敏銳地感知到自家Omega不時會洩漏出來的焦躁不安。有幾回他看見葉修明明睡著了手裡卻還是抓著平板,而上頭亮著的螢幕還停在上頭寫著有關第一次見家長該送些什麼好的討論區頁面,瀏覽紀錄滿滿好幾頁,而睡著的Omega還不時地眉頭微蹙,睡得並不安穩。
 
  這讓他心裡又甜又疼。
 
  為了不讓戀人繼續煩惱,周澤楷特別先打電話回家問問家裡最近有沒有缺些什麼,畢竟逢年過節的,缺什麼都缺不了食物,送水果禮盒怕是葉修自己都不會滿意。
 
  但電話裡二老只是樂呵呵地笑著說家裡啥都有,讓他們兩個小的別瞎忙,人回來了就好。又聊了些生活上的瑣事,周澤楷掛了電話就見葉修放下平板朝自己身上靠,連忙換了姿勢讓戀人能窩在自己懷裡,先把手機放到一邊便撈起葉修一雙漂亮的不像話的手輕輕揉捏。
 
  葉修瞇著眼睛任由周澤楷抓著自己的手,「剛才和你爸媽說什麼呢?」
 
  周澤楷眨眨眼睛,把白嫩的指節送到嘴邊咬了一口,非常認真地開口糾正,「我們的。」
 
  「好好好,和咱們爸媽說什麼呢?」想想槍王大大在自己家裡也早就被老頭子和母上大人要求改口了,好像也沒必要拘泥於還沒扯證這件事情,葉修勾勾被咬的食指蹭了下周澤楷的唇,「坦白從寬啊。」
 
  「他們說,帶人就好。」反應極快地叼住戀人白皙美麗的手指,含在嘴裡用舌尖逗弄起敏感的指尖,引得Omega唔了聲渾身顫了下。
 
  指尖被咬著含住淺淺吸吮,葉修試了下抽不回手只得在對方嘴裡勾勾撓撓,身體發軟又有些躁熱了起來,卻還在可以耐下性子繼續和自家Alpha調情的範圍裡,「唔……你說你帶人、那我帶啥?」
 
  被葉修帶笑的眉眼吸引,周澤楷放了嘴裡叼著的手指接著低下頭,回答在雙唇貼近的下一秒隱沒在交疊的唇齒間,「帶閨女……」
 
  最後葉修還是帶了分別送給周家二老的禮物,送周父的是一對銀質袖扣,由葉修挑選並經周澤楷眼光認可,邊緣錯落地鑲著碎鑽看起來不過分華麗,整體設計簡單俐落;而送給周母的則是玉鐲,晶瑩剔透的冰種蜜三彩,兩人對玉器都沒什麼研究,只得在店裡拍了照片讓遠在B市的葉秋弟弟鑑定一番,最後眼光毒辣的葉總裁一通電話命人隔天便將另外他挑好的玉鐲貨送到府,不但不收禮品費還包郵。
 
  回到周家已經是傍晚,周澤楷熟練地停好車把行李拿下車後才繞到另外一邊替葉修開門,大概是有些緊張的關係,雖然表情看不出異樣,但這趟車程葉修沒有睡著,反而一直醒著,不是低頭擺弄手機就是和他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
 
  一手提行李一手牽伴侶一路走到家門口,終於把心愛的前輩帶回家的槍王唇邊掛著滿足的微笑,然後被戀人抬起手捏了一下臉,而他被捏了也不惱,反而反著用臉蹭蹭葉修的手。
 
  「待會兒進了門真的直接喊爸媽?」從後輩手裡接過要送給二老的禮物,葉修站在門前趁著周澤楷掏鑰匙時又問了一遍。
 
  點頭,周澤楷在開門前側身吻了自家Omega,帥氣臉龐帶著安撫的笑容,聲音又輕又柔,宛若輕輕撩過耳畔的微風,「會喜歡的。」
 
  ──我的葉修,這麼美好的葉修,怎麼會、又怎麼能不喜歡。
 
  開了家門,周父周母都坐在客廳裡,見大門一開周家媽媽便連忙起身迎了上來,笑意盈盈地一手牽一個往裡走,「孩子他爸、楷楷帶小葉回來了!趕快東西放下去洗個手就能開飯了!」
 
  周澤楷是獨子,平時在外頭生活不常回家,但固定打電話回家詢問父母近況倒是一點兒也沒少,周家父母都還在工作,日子自然也過得紮實又愉快,而這次聽了自家兒子要帶愛人回家便從早盼到晚,周母更是幾天前就擬好了菜單成天在廚房裡忙活。
 
  被熱情的女主人牽著手一路領著走到了客廳,葉修看看拉著自己的女性又回頭望望自己的Alpha,倒是沒有對於環境不熟悉的窘迫,臉上始終掛著淺淺的笑容。
 
  「爸、媽,回來了。」
 
  周爸爸放下手裡的雜誌,先看起一段時間沒見的兒子才轉頭看這回是第一次見的葉修,和周澤楷如出一轍的漂亮眼睛彎起滿意的弧度,「回來就好,路上塞嗎?」
 
  「還好。」
 
  葉修眨眨眼睛,在兩位長輩滿懷期待與鼓勵的眼神裡張了張嘴,頓了一兩秒才開口,同時捧上手裡準備好的禮物,「爸、媽,初次見面,我是葉修。」
 
  「不是說了人來就好,帶什麼禮物呢。」周爸爸微微皺起眉看著自家兒子,卻還是不好意思讓葉修的手一直舉在那,只得接過,「小葉肯包容你這不愛說話的性子就是給我們最好的禮物了。」
 
  葉修樂呵呵地把另一袋交到了周母手上,轉頭看著戀人,「我覺得小周這樣挺好。」
 
  被自家爸媽嫌棄話太少的Alpha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也沒因為被嫌棄而多迸兩個字出來,而在聽見了葉修的回答後則是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然後被Omega伸手摸了摸臉。
 
  氣氛愉快地吃了頓飯,坐在客廳裡聊了一會兒就到了孕夫該就寢的時間。隨著預產期越來越近,屬於孕夫的作息表被越來越嚴格地執行著,一點也馬虎不得,而反抗不能的葉修也被養得作息越來越規律,才九點多便開始頻頻犯睏。
 
  注意到葉修開始有些恍神,周家爸媽笑著對望了眼便說他們要休息了,把接下來的時間和空間都留給小倆口,而周澤楷則是和葉修一同向二老道了晚安後也同樣回到房裡。
 
  葉修坐在床上,招招手讓後輩湊過來,笑意盈盈地在周澤楷湊過來時便雙手捧住對方的臉,「我本來以為你長得像媽媽才這麼漂亮,結果今天一看,反而像爸爸比較多,特別是眼睛。」
 
  周澤楷眨眨眼睛,纖長濃密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樣搧呀搧地,「不喜歡?」
 
  「怎麼會。」笑瞇瞇地湊向前啾了自家Alpha一口,「喜歡極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66-c5d7fc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