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ydromel (19) 
那啥............我忘了我要說什麼(艸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

 
  「不不我想大家不介意的,不信您聽──」主持人話筒朝外,果然聽見整齊劃一吶喊而出的不介意。
 
  「哦。」從善如流地點點頭,葉修空著的手輕輕拍了拍自己圓滾滾的肚子,「這是我閨女,再過三個多月就能出來啦,到時候再讓另一個崽爹拍照上傳和大家一同分享喜悅。」
 
  「能問問是哪位幸運的Alpha嗎?」主持人的眼神在問問題的同時已經瞥到了不知何時默默回到自己編號位置的周澤楷身上,他們可沒瞎,所有人都看見輪迴槍王把榮耀教科書小心翼翼攙扶上來的模樣了,不是自己戀人能護成這樣,說要幫忙怎麼就不找偏好更接近的喻隊?
 
  葉修笑瞇瞇的,這次沒順著也看過去,「你猜?」
 
  「不過Beta懷孕的機率這麼低也讓您碰上了,您兩位不容易吧?」
 
  葉修聽見問題後頓了幾秒視線轉往台下看了眼已經被現下場面鬧得手裡攢好藥準備隨時吞下去的馮主席,突然眨眨眼睛。
 
  這是要放大招的節奏啊!馮憲君心口一顫、眉毛一跳立刻從秘書手裡接過水把手裡的速效救心丸吞了下去一副慷慨就義的模樣,而葉修見他吃完藥也就放心地回答了。
 
  「──Beta的確是挺不容易,不過我是Omega呀,我自個兒感覺是挺容易的。」
 
  葉修說完的下一秒,氣氛瞬間凝結。
 
  每個曾經親臨榮耀全明星賽的人在多年後回憶起當年,若是被問起對哪一次全明星賽印象最深刻,十個裡有九個半會回答是當年第一屆國際賽後在B市由微草主辦的那一場,至於剩下的那半個則是回答到一半就因為想起自家男神正是在那時候宣布脫團了的消息因而悲傷得不能自己以致無法繼續回應。
 
  主持人覺得自己的腦袋運轉速度已經趕不上這個世界玄幻的程度了,傻楞楞地看著笑意盈盈的葉修,「……Omega?」
 
  葉修相當認真地點點頭,「嗯,固定時間都會有發情期的那個Omega。」
 
  ……我的天那個曾經嘉世一葉之秋的操作者鬥神葉秋、現任興欣君莫笑操作者葉修,那個站在榮耀頂端多年來把無數Alpha踩在腳下睥睨群雄的葉神,竟然是個傳說中身嬌體軟易推倒的Omega?你他媽逗我呢?
 
  都挺著肚子出現在鏡頭前了,就算不是Omega也絕不可能是Alpha,可如今從來都放任人們猜測他第二性別的葉修親口承認自己是Omega,粉絲們再怎麼不想相信卻也只能接受這項驚人的事實。
 
  詞窮了好一會兒,主持人終於把視線剝離葉修的腹部,朝著全場乾巴巴地笑了幾聲,「這還是第一次有選手懷著孩子參加全明星呢,哈哈。」
 
  覺得不管自己再說些什麼都能刺激到對方的葉修於是大發慈悲地放過主持人,沒再說話而是往後退了一步讓其他人接受採訪,雖然他無論做什麼都會成為全場的焦點,畢竟可不是人人都有幸能見到懷崽的Omega,還是榮耀教科書級別的。
 
  大部分Omega懷孕後都是讓Alpha牢牢看在家裡不讓出門的,Alpha們的占有慾太強,容不得自己標記的Omega沾染上其他人的氣味,孕期中的Omega更是被嚴加看管的存在。
 
  由於是一次採訪,在喻文州和煦的氣場關照下主持人很快恢復了原先的專業素養,問起國際賽期間的趣事,話題是有趣的,但由於先前受到的驚嚇過大,全場觀眾並沒有完全投入這次的訪問中,而是一半神遊物外一半跟著周圍的人們一起適時的呵呵呵。
 
  有心快速揭過這個流程的主持人以極高的效率採訪了國家隊的選手們,在遇上難採訪出名的周澤楷時還刻意避開了有關葉修究竟是不是你的Omega這樣敏感又明顯等同廢話的話題迅速地訪談結束換下一位,卻攔不住槍王才剛結束訪談就迫不及待奔到自家戀人身邊,沒有親親抱抱但手倒是牽上了你勾勾我我勾勾你。
 
  只聽觀眾席猛然一陣尖叫驚呼席捲了全場。
 
  主持人覺得心好累。
 
  好不容易國家隊成員都採訪了一輪,主持人一副終於解脫了的樣子客客氣氣地請了諸位大神到一旁特別為選手準備的位置上坐下,那裡還有其他入選了全明星卻並沒有參加國際賽的職業選手們。
 
  那裡有一小群人在葉修上台時同樣被嚇壞了議論紛紛,只是畫面比較少帶到他們所以沒人發現這群其實年紀真的不大的選手們同樣也被可怕的前輩給瞞在鼓裡誰也不知道這件事情,這樣一來就直接上最刺激的,除了本身就知道的輪迴和興欣的選手以及霸圖隊長韓文清外,沒人能真的面不改色。
 
  回歸大部隊的張新杰推了下眼鏡,和喻文州交換了一個眼神,最後由藍雨隊長代表發言,他走到葉修面前站定,笑瞇瞇地看起來溫和又無害,「前輩。」
 
  「哎,你們決定好了?」正在掰著周澤楷手指玩的葉修仰起臉,他可沒忘記上台前有這麼一大波人都打著碰他肚子的主意。
 
  「是這樣子的,我們討論了一下,發現三個名額實在太少,所以我們想出了個解決辦法。」見葉修挑眉讓他繼續說下去,喻文州愉快地眨眨眼睛,「這樣吧前輩,我們這一兩天誰也不碰,等第三天團隊賽分出勝負,贏的那組人人都能摸,這樣行嗎?」
 
  葉修想了想,倒也沒覺得哪裡不好,扭頭看了眼自己Alpha,見對方沒什麼不滿的表情便乾脆地點頭同意,「那行,你們輸的可別耍賴啊。」
 
  於是在得勝獎勵的鼓動下,原本都想著最後一天團隊賽隨便打打的選手們都瞬間燃起了鬥志。而在國家隊成員的說明下也理解了兩人對話的全明星選手們一臉恍然大悟,目光炯炯地望向葉修渾圓的肚皮、也同樣露出了躍躍欲試的表情。
 
  ──懷孕的Omega葉神、肚皮底下可是槍王大大的崽,光從這兩點就知道未來想必是位不得了的人物啊,必須趁還沒真正遺傳到爸爸們性格以前摸兩把,必須!
 
  尚不知第三天的團體對抗賽將會是榮耀全明星史上打得最火爆熱烈的一場表演賽的主持人介紹了一輪將要挑戰自己心目中大神的新秀後,注意到不遠處的全明星陣容都已露出一副等著被小鮮肉翻牌才好把他們用心蒸煮炒炸的前輩姿態,忍不住為新秀們抹了把汗,然後輕咳一聲點了第一位挑戰者的名。
 
  這對廣大的榮耀迷而言,這才算是全明星賽正式開場。
 
  直到他們結束第一天的全明星終於回到酒店房間,已經超出孕夫平日上床就寢的時間許久,於是被半摟半抱著的葉修踏著虛浮的腳步坐到床上,還沒坐穩就間打了個大大的呵欠,也幸虧周澤楷扶著他才沒整個人摔下去。
 
  揪著戀人衣角,葉修仰起臉眼睛已經有一半都闔上了,表情帶著明顯的睏倦,沒說話卻明顯表達出自己想要直接躺下睡覺的心情。周澤楷愛憐地摸摸自家Omega的臉,彎下腰直接把人打橫抱了起來。
 
  「我來。」
 
  已經整個人懸空完全無處施力反抗的Omega只得摟著自家Alpha的脖子,把臉埋進散發著信息素的頸窩,溫熱的奶香竄進鼻間讓全身都紓緩了下來,昏昏欲睡的葉修嚶嚀了聲卻也沒再動彈。
 
  兩個人磨磨蹭蹭洗完澡後換上同款的睡袍,酒店裡的暖氣開得很足、就算穿著夏天清涼的短袖T恤也不怕著涼,小心翼翼把已經睡著百分之七十的Omega放平在床上,周澤楷伸手捏了捏對方白皙綿軟的小腿,大拇指指腹壓了壓,思考了小半分鐘,才轉身從行李裡翻出了一小罐按摩油。
 
  自從發現葉修開始有了輕微下肢水腫的情形,就算戀人為了體貼自己什麼也沒說,但早早就為了孕期各種狀況做好準備的周澤楷怎麼可能沒注意到,於是只要一有空他就會替葉修做個簡易的舒壓按摩以減輕他的負擔。
 
  坐在床上把葉修的腿輕抬到自己腿上,周澤楷把按摩油擠了一點到手上,添加了以葡萄柚精油為主再加上少量的甜橙、檸檬精油的按摩油,在手裡搓熱了以後才搭上戀人的小腿,沿著肌理慢慢一點點推開,一股清甜的柑橘香在空氣中漫延開來,不只身心能獲得舒緩,拿來按摩也具有消水腫的作用。
 
  小腿肚被力道適中的按揉著,葉修睜開眼睛就看見自己的Alpha正盡心盡力地正在給自己按摩,依照身體的感覺這是一隻腳按完了才換腳呢,被鬆開的腿動了下蹭蹭青年的小腹,「還不睡?」
 
  「弄完就睡、」抓著白嫩的腳踝低頭啄吻了下,周澤楷朝著愛人眨眨一雙漂亮的眼睛,手裡還沾著油不方便去碰男人的臉,只得溫和地笑了笑,「先睡。」
 
  本來就是睡夢中迷迷糊糊因為熟悉的Alpha氣息距離自己有點遠才睜開的眼睛又慢吞吞地闔上,再度沉進夢鄉的Omega小幅度地動了動讓自己能更加貼近伴侶,白皙的指尖蹭著Alpha的睡袍勾了勾,才輕輕扯著衣料沉沉睡了過去。
 
  被葉修無意識的動作萌到的周澤楷眷戀地看著男人香甜的睡顏,定定地凝視了好一會兒才又繼續手上的動作,勤勤懇懇地按揉著有些水腫的小腿,一點細節也沒放過的整個都揉了遍兒才收手。
 
  花了幾分鐘收拾,心滿意足的周澤楷躺到床上時他的Omega業務相當熟練地把自己嵌進了Alpha懷裡,自然而然地把人摟住又低頭親了親睡得暖呼呼的頸窩,蜂蜜的甜味混雜著還縈繞在空氣中的水果香氣就像是道可口的甜點,既暖且軟而且甜蜜的要命。
 
  深深吸了幾口暖甜的氣息,周澤楷收緊了手臂,覺得心臟又暖又紮實。
 
  ──我的Omega,我的葉修。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64-b4f9f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