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ydromel (17) 
哀悼一下我穿長褲的最後一天(ryyyyy
順便說說,其實我的習慣不是寫多少貼多少,而是屯了一定的量安心了才會貼<
我曾經也是寫多少貼多少的人,直到我在坑底膝蓋中了一箭。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

  孕夫在花園裡被硬是拖著走了兩圈半,而葉秋終於在葉修捧著肚子一臉再走我就拖著我閨女跟你拚了的表情中敗下陣來,扶著自家哥哥到一旁的亭子裡坐下,為了以防萬一他帶了一個小保溫瓶就是怕葉修走多了會渴,於是他便倒了一杯水體貼地送到Omega嘴邊。
 
  葉修喘勻了氣才細細抿了口,後來便把杯子拿到自己手上慢吞吞地抿著。
 
  「……欸,渾帳哥哥。」
 
  「注意點胎教,你姪女聽著呢笨蛋弟弟。」
 
  「我不喜歡他。」
 
  雙胞胎中的Alpha望著空氣中的某一點,面無表情的說。作為哥哥的Omega當然知道對方此刻雖然沒有像小時候一樣鼓著臉頰嘟起嘴卻也依舊是能被分類到在生悶氣的情緒分類。
 
  細嫩的指尖點點肚子被裡頭女娃輕輕踹了一下的部位,葉修把手裡的茶杯擺到一旁,不鹹不淡地應了聲,「噢。」
 
  反應平淡的讓沉默許久都等不到下文的葉秋忍不住扭頭看著自家哥哥,決定字正腔圓地再重複一次自己的話,「我說我不喜歡周澤楷。」
 
  「哦。」葉修的反應是點下頭,又應了聲。
 
  「……你就不能問問我為什麼不喜歡他嗎?」
 
  「這不明擺著嗎?」葉修很是奇怪地看著自家不知為何犯起蠢的弟弟,「你們都是Alpha,有點敵對意識什麼的很正常。」
 
  「我才不是外邊那些輕易被本能掌握大腦的傢伙!」
 
  「好吧。」肚子又被狠狠踢了幾下,葉修不太明顯地皺皺眉,手在抬起與放下間游移了下最後還是決定先舉起來揉了揉身旁胞弟的腦袋後才拍拍肚子以表對女兒的安撫,「從小到大憧憬著的Omega被搶走了難免有點失落,哥哥明白。」
 
  「……」某種程度上心事被命中的葉秋一聲不吭,只是一個勁兒地瞪著正前方,雖然因為腦袋被自家哥哥揉了所以周身氣息顯得愉悅了些,但還是實實在在呈現著我不開心的狀態。
 
  想著自家弟弟真是越大越難搞啊的葉修搖搖頭,輕輕笑了。他的弟弟他還不知道嗎?就算分別十多年未曾參與對方的生活卻也是在出生以前就緊密相連的存在,更何況葉秋的溫文儒雅彬彬有禮心思縝密那是對外人的,在他面前的葉秋可從來不會掩飾。
 
  「彆扭啥呢,傻弟弟。」
 
  伸手抓住葉秋的手覆到肚皮上輕輕拍了拍,葉秋想縮手卻又不敢動作太大扯到孕夫,只得順著葉修的動作僵硬地摸著那緊繃的肚皮,掌心猝不及防地被撞了下讓他瞠大眼,而葉修見他驚呆了的表情也沒恥笑,只是低頭對著肚子輕聲道,「丫頭,這妳笨蛋舅舅。雖然從小讓妳爹我欺負到大、雖然他不喜歡妳另一個爸搶走了我對他的注意力、雖然他到現在都沒找著喜歡的Beta或Omega實在該給個差評,但是他會很疼妳。」
 
  「……喂。」
 
  「妳舅舅從小就想著要離家出走,可是妳聰明的爹怕他在外面給人拐賣了還傻傻替人數錢就只好勉為其難地替他出去看看這個世界,兜兜轉轉繞了圈就帶了妳和妳Alpha爹回家,結果妳秋秋舅舅就鬧脾氣啦,妳說說該怎麼辦才好呢?」
 
  穩穩窩在自家Omega爸爸肚子裡的女娃像在應和般地踢了踢,驚得葉秋掌心連著心臟同時顫了顫,只能小心再小心地挨了幾下踢,又是驚嚇又是擔心地看了看葉修的臉色,有點蒼白卻又掛著舒適的笑。注意到弟弟小動作的葉修呵呵笑了起來,「乖孩子,還沒出生就懂得替爸爸說話啦,果然女兒就是爸爸的貼心小棉襖。」
 
  葉秋抽回手,有點羞惱地別過臉,方才的不開心卻是消失的無影無蹤,「……跟孩子說什麼呢你,剛剛不還跟我說要注意胎教嗎渾帳哥哥。」
 
  「呵呵。……雖然你總是鬧奇怪的彆扭亂吃根本不需要吃的飛醋,但是、」葉修彎著眉眼獎勵般地拍拍肚子,視線卻轉向自家弟弟,笑意盈盈,目光柔和得要命,「哥的寶貝秋秋啊,咱倆可是娘胎裡的好室友,誰都不能取代你在我心裡的位置的。」
 
  ──就連我的Alpha也不行,兄弟的位置總是保留給你的。
 
  於是葉秋不爭氣的臉紅了。
 
  沿著管家指示在葉家花園一隅找著了心愛的前輩與前輩那位菁英Alpha弟弟,周澤楷長腿一邁就走上前去,才跨了幾步就和恰好抬起頭的Omega對上視線,一張帥氣的臉龐瞬間就亮了起來,直勾勾地盯著才幾個小時沒見的戀人不放。
 
  朝著周澤楷招招手,把Alpha召喚到自己身邊坐下。周澤楷先和一邊的葉秋打了招呼才開心地牽起Omega的手湊到嘴邊親了親,漂亮的指尖勾著指尖纏纏綿綿。
 
  被身旁一對AO閃的眼睛有點疼,葉秋心情有些複雜,這種一邊想拿起火把點火燒燒燒一邊又想單方面當場打死這個正合法非禮自家哥哥的Alpha的情緒在腦袋裡相互撕扯,後來還是顧慮到Omega肚子裡還揣個球,覺得孩子總是無辜的只得作罷。
 
  捧著葉修白嫩的指頭挨個親了親,周澤楷彎著眉眼身後背景裡瘋狂綻放的小花滿得幾乎都要溢出來具現化了,「想你。」
 
  「才多久沒見,小周你這花言巧語是誰教的,讓他過來我們談談人生。」纖巧的指尖刮了刮青年的臉蛋,葉修正色道,語氣卻是歡喜得緊。
 
  「嗯,談。」反著用臉蹭蹭戀人手指,周澤楷碰碰葉修肚皮,「乖嗎?」
 
  「太久沒回家現在覺得陌生在裝乖呢。」跟著輕拍肚子,不久前才踢了幾下的寶寶此刻一點動靜也沒有,「剛才還有和葉秋打招呼,大概又睡著了。」
 
  總覺得自己再不阻止就要被完全當作背景板的葉秋輕咳兩聲,「待在外面也夠久了,回屋裡吧,差不多也要開飯了。」
 
  於是攙扶孕夫的工作理所當然落到了另一個崽爹的頭上,葉秋跟在附近時不時和自家哥哥鬥個嘴,周澤楷並不插話,安靜地牽著葉修眉目含笑,一副心滿意足的模樣。
 
  吃飽飯後他們待在客廳聊起了日常,雖然平常都還是有聯繫,但總不比見到真人要來的感覺踏實。葉家女主人一手拉著一個,這兒瞧瞧那兒看看,對於乖巧靦腆的兒婿那是越看越滿意,但更多的是捧著大兒子的手摸摸捏捏噓寒問暖,畢竟是她錯過十多年的寶貝疙瘩。
 
  葉修也就好脾氣地待著,一點也沒有不耐煩的模樣,問什麼答什麼,只是持續了一段時間後便顯得有些睏倦,細心地注意到葉修的情況,年長的Beta女性憐愛地摸了摸自家大兒子的臉,「澤楷你帶阿修回房睡會兒,吃晚餐再叫你們,今天睡家裡嗎?」
 
  「唔……」真的覺得想睡的葉修根本也沒聽清楚便胡亂點點頭,見自己的Alpha走到身旁便安心地腦袋一歪趴了過去,周澤楷習慣性地拍了幾下把人更深地摟進懷裡。
 
  「好。」對於戀人只能在家吃頓飯睡一晚就得和自己一起離開這件事情真的感到抱歉,周澤楷朝著岳母投去飽含歉意的眼神,認真地做出承諾,「之後會再來。」
 
  「沒事兒。」葉家媽媽揮揮手表示不在意,「懷孕後會變得比較敏感,Omega對Alpha的依賴性本來就又比較強,阿修待在你身邊比較妥當,我看得出來阿修讓你照顧的很好。」
 
  周澤楷有些害羞地笑了笑,垂著視線凝視起懷裏已經開始發出細小鼾聲的Omega,他的葉修。
 
  「帶他去睡吧,明天讓小秋開車送你們回酒店。」
 
  「嗯,謝謝媽。」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62-ada26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