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My Jolly Sailor Bold  

嗯,我們就靜靜乾了這碗魚湯。
然後,我是碗裡那片薑(掯

葉修生日賀文。
ㄘ我大周葉的安利啦!!!!!!!!!!!!!!!!!!!!!!!!!!!!!!!!!!!!!!!!!!!!!!!

+ Before Reading +

人魚AU|魚湯包蛋(生子提示)|有魚有肉|歌詞摘自《My Jolly Sailor Bold》神鬼奇航4的美人魚之歌,好聽


祝親愛的葉神生日快樂。
願你與榮耀長存。
--

 
  葉修第一次醒過來的時候世界一片寧靜,眼前所見一片漆黑。他感覺自己伏在極為柔軟的物體上,又軟又暖和,渾身被包圍著感覺十分安心,於是他緩緩閉上眼睛,蜷曲著身體再度陷入了沉沉的睡眠裡。
 
  There is nothing can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bold.
 
  周澤楷的別墅裡有一個巨大的海水缸,或許該說,正是為了這個巨大的物體,他才買了這棟濱海別墅。海水缸裡頭養著色彩斑斕的海葵以及一些觀賞用的魚類,以及最最深處從來沒有開啟過的巨大貝殼。
 
  每天,別墅的主人會花上半天的時間靜靜望著海水缸,望著裡頭的小小生態圈兀自循環,雷打不動,也從不覺得無聊。
 
  做為周氏的繼承人,家族世代累積下來的財富權力足以支持他一輩子都當個花天酒地日灑千萬的紈褲子弟,但和眾人料想的不同,他嚴謹自律又聰明絕頂,他在自己所擅長的生物科技領域裡帶著一路追隨自己的團隊一次又一次帶給世界驚喜,而最新一項進展就是「人魚」。
 
  生命總是不斷演化,得到一些什麼的同時也會失去一些部份,隨著人類科技越來越進步,逐漸有人發現女性的生育率不斷下降最終幾乎趨近於零,面對人口數年年負成長的未來,除了各國政府積極宣導以外各領域的專家其實早已從人口數下降出現端倪時便已著手研究相關課題,而周澤楷所領導的團隊便是其中之一。
 
  所謂的人魚其實暫時也只是一種高度仿生子宮裝置,離傳說中那種美麗的生物離得可遠了,但在構思剛出現時,周澤楷便難得強硬地將其命名為此,而或許是因為名稱的關係,研發團隊總是不由自主地朝著那傳說中的形象進行研究,目前的發展願景已經到了讓未來人類能夠藉由這項研究得以延續下去。
 
  畢竟生命源自海洋。
 
  而周澤楷從沒向任何人提起,從小在他的夢裡就有一條人魚總是在裡頭愉快地游來游去,像火一樣絢爛的美麗魚尾總是吸引著他的目光,夢裡的觸感真實得可怕,好像他真的摸過碰過甚至親吻過,而那條人魚總是眉眼彎彎地在他周身環繞著,仗著在水裡人類不如人魚靈活時不時地戲弄他。
 
  人魚的眼睛是幽深的黑,皮膚很白,像珍珠一樣又白又潤,手形很美,整個攬在懷裡滑溜溜的,卻比海水溫度高上一點,親吻起來柔軟得令人沉迷,情動時發出的喘息甜美得使人耽溺。
 
  是的,夢裡的他和人魚相愛。
 
  而他在那些夢裡再度愛上了相同的人魚。
 
  海水缸裡的貝殼是多年前在海裡被發現的,起初打撈起它的人以為裡頭肯定有寶物,費了許多人力物力想撬開這大得不像話的貝殼,卻不知為何怎麼也打不開,只得打算賤價出售給海洋博物館作為巨大海貝的展示品,而周澤楷作為恰好路過的富家公子哥,只是摸了摸貝殼,沒說什麼便大手一揮買下了它。
 
  而他甚至為了它買下一棟濱海別墅、建了這海水缸,一養就是好多年。
 
  他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或許就是沒理由地一見鍾情,見到的第一眼就想得到、不想讓它出現在任何展示館任人狎玩觀看。他也曾經掃描過貝殼內部,但機器呈現的卻是一片莫名的漆黑,像是鏡頭被掩住了不讓看一樣。
 
  My happiness attend him.
  Wherever he may go.
 
  第二次醒過來時他感覺有些茫然,像是突然醒來又像是被人喚醒,腦海裡像是有人在呼喚他,一聲又一聲,喊著葉修。
 
  而他突然驚醒似的睜開了眼睛,或許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地,無聲地喊了小周,隨即他慢慢地舒展了下身體,身下柔軟的觸感讓他忍不住埋進去蹭了又蹭,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雙手朝上施力,讓周身環繞著緊閉的空間緩緩裂開了一點縫隙。
 
  人魚的研發終於進入了人體試驗階段,那些自願的受試者目前被改造過後初期反應身體接受度良好,只是從雙腿轉變為魚尾以及生活再也離不開水的部分還需要一些時間適應。而團隊也分出了一群人開始著手進行讓接受改造的那些人魚們得以自由轉換魚尾與雙腿的研究。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但在觀察受試者時周澤楷卻總是皺著眉頭,心裡總感覺有那裡不對,但一切報告與反應都是那麼完美無瑕。於是他壓下心裡奇異的感覺,卻還是提前離開了研究室。
 
  才回到家就收到了大驚喜。
  海水缸裡那一抹炫麗耀眼的紅霎時間就霸占了他的視線與呼吸。那是他的人魚,漆黑如墨的髮與深黑含笑的雙眸,閃耀著珍珠光澤潤白的肌膚以及火紅的魚尾,以一種極為慵懶的姿態抱著尾巴坐在海葵上頭靜靜望著他。
 
  他們隔著玻璃睇著彼此,周澤楷柔和了目光沉靜地笑了,而人魚眉眼彎彎地吐了點泡泡給他後轉身就游回自己的貝殼又躺了回去,抱著尾巴蜷縮成一團靜靜入睡。
 
  My heart is pierced by Cupid.
  I disdain all glittering gold.
 
  葉修睡了很久很久,再度醒來於他而言已經幾個世紀過去。近似於封印的深沉入睡讓他失去了許多曾經銘記於心的記憶,只能模模糊糊有點輪廓卻記不清,唯一近似本能理解的,僅僅只有曾經屬於自由海洋以及他曾經有個人類戀人的印象。
 
  人類擁有人魚永遠無法得到的、不滅的靈魂。
 
  他們可以不斷輪迴轉世一代又一代,重複著短暫的新生與死亡如此反覆。人魚是受了詛咒的,斷情斷愛,死亡就是永遠沉入深海永不回頭。傳說鮫人淚是人間珍寶能治百病,卻不知那對天性情感缺乏的海妖們而言同樣彌足珍貴。
 
  讓不愛說話的周澤楷養在海水缸裡的那條人魚不會說話,不過肢體語言卻頗為豐富。雖然他總是相當疲倦,清醒的時間很少,但是只要醒著而周澤楷在,他就會主動游到前面貼著玻璃眨巴著眼睛和外頭的人類互看。
 
  別墅主人嘗試著投餵了一些活海鮮,人魚偶爾會抓點魚吃,卻和原先屬於食物階級的章魚龍蝦成為了互不干擾的缸友。他們會隔著玻璃手貼著手,美麗的魚尾會隨著海水輕輕晃動,就算沒有對話也能相對著好久直到人魚撐不住了必須回貝殼睡覺為止。
 
  周澤楷不知道自己這樣算不算在談戀愛。日復一日地想要碰觸他的人魚,不想要隔著玻璃隔著空氣與水,想要真切地擁他入懷。
 
  他在人魚睡著的時候在缸外凝望著,構思著該如何改造他們的家。
 
  All for my jolly sailor.
  Until he sails home.
 
  再次醒來時葉修發現自己住的海水缸大大變了樣,還沒來得及觀察一番就讓那個坐在離自己好近的位置的人類吸走了所有的注意力,於是他主動游了過去,漂亮的尾巴在水裡劃過一道絢爛的燄色軌跡,然後他小心翼翼地蹭到了水缸邊緣,在對方的注視下緩緩探出水面。
 
  ──隨後就被抱了個滿懷。
 
  周澤楷穿著乾淨的白襯衫,袖口向上折了一兩折,領口的扣子開了兩三顆,下身穿著休閒的七分褲,難得給自己放了幾天假,趁著自家寶貝人魚關上貝殼休眠的時機徹底改造了海水缸與別墅的周澤楷推著梯子架到玻璃邊緣,然後坐在池邊靜靜等待。
 
  他的人魚果然沒讓他失望。
 
  把濕漉漉的人魚摟在懷裡,火紅的魚尾一半還泡在水裡一半已經坐上了人類大腿,人魚在人類懷裡滑溜溜地扭了扭,終於找好了姿勢才停下動作,彎著漂亮的眉眼注視著把自己抱在懷裡的俊美人類。
 
  葉修模模糊糊地想起他曾經的愛人也會這樣抱著他。
 
  人魚的手很美麗,由於生活方式更接近魚類的關係,在水裡的時候手指和手指中間會有著透明的薄膜,而離了水就會更加接近人類的手。半是迷茫半是好奇地觀察了一會兒自己似乎變得不太一樣的手,隨後才慢摸上了人類的臉龐,一點一點描摹著對方的輪廓和五官,總覺得隨著這樣的碰觸也漸漸喚醒了那些屬於自己但十分久遠以前的記憶。
 
  他的人類愛人。他們曾經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最後在面對人類壽命的極限時他們不得不別離。海底的巫妖替他施下咒語,而他帶著愛人的骸骨沉眠於他的珊瑚礁裡一睡就是幾個世紀,直至他的戀人歸來。
 
  而他醒過來便在這裡,愛人的輪廓在時間流逝裡早已模糊不清。
 
  ──你是,我的小周嗎?
 
  周澤楷看著懷裡的人魚露出了有些迷茫困惑又帶點脆弱的表情便不由自主地更加摟緊了對方,而坐在他懷裡的人魚微微瞇起眼睛看了又看,嘗試著想要發出聲音,卻只是發出了細微的氣音,而從嘴型來看似乎是ZHOU的發音。
 
  他與他夢裡的人魚生得一模一樣,夢裡的人魚同樣會喊他小周。
 
  於是他顫抖著輕聲喚了那自小縈繞在他心頭無數年的名字,「葉修……?」
 
  True love has grafted my heart.
  Give me my sailor bold.
  
  葉修只要醒著就喜歡蹭到缸邊,不一定要周澤楷陪在身邊,就只是想四處看看這個世界如今的模樣,周澤楷為此替他準備了一套豪華的放映設備,不僅可以當作尋常的電視看也能連上網路,為的就是在別墅主人不在的時候待在家裡的人魚可以不無聊。
 
  久別重逢的戀人們自然喜歡膩在一起,偶爾周澤楷會進到海水裡頭陪葉修玩一會兒,有時候則是在葉修的要求下把人魚抱出海水缸逛逛整個家。他們都忘記了許多,但沒有關係,回憶本來就是要慢慢創造的。
 
  葉修開始能慢慢地說一些話,最開始的不說話就像是沉默了太久導致的無法順利發聲,說話逐漸順暢後他也能和周澤楷說些他想起來的屬於兩個人的往事,而周澤楷總是安靜地聽,偶爾附和幾聲,然後偶爾他會說說自己在外頭的工作。
 
  第一次知道周澤楷在製造人魚的時候葉修愣了好久,最終回過神時才對著面露擔憂的戀人搖搖頭,抬起手溫柔地摸了摸人類帥氣的臉龐,「那時候,他們認為人魚是不祥的徵兆。」
 
  沿著白皙的指尖逐個親吻,周澤楷把人魚摟在懷裡順手摸了摸魚尾光滑冷涼的鱗片,「葉修很好。」
 
  敏感的尾巴顫了顫,葉修彎著眉眼輕輕笑開,反著蹭了蹭年輕的人類戀人,隨口科普了下,「人魚的確是能下崽,不過雄性要懷比較有難度。」
 
  人工和天然畢竟還是有差,不過來自人魚的意見與經驗談的確讓周澤楷的思路清晰了不少,也因此他們的研究進展快了許多,但在如何讓魚尾與雙腿自由切換的項目卻讓研究團隊傷透了腦筋。
 
  不過由於研究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要改善人類生育率下降的問題,就算無法憑著自由意志轉換魚尾與腿也沒有關係,但做為總負責人的周澤楷卻相當堅持要找出方法,每天盯著資料計算著種種可能。
 
  葉修自然也感覺到戀人不知為何顯得有些挫敗的情緒,下身泡在水裡上身趴在周澤楷腿上,頑皮地用尾巴拍打水面激起小小的浪花潑溼周澤楷,然後睜著雙漂亮的黑眼睛望著人類戀人。
 
  周澤楷知道這是葉修讓他說說話的表示。
 
  於是他努力一個詞一個詞拼湊著說,他說想帶葉修出去,想找出能把尾巴變成腿的方法,不想把他困在這裡,想讓他更加自由、無拘無束。
 
  「……這些東西都困不住我,親愛的。」葉修聽了只是笑,撐起身子主動親了他可愛又帥氣的戀人,然後他看著因為自己親暱的稱呼而暈紅了一張臉的青年,心情更加愉快,「這裡唯一能困住我的只有你。」
 
  語言上被狠狠調戲了一把的周澤楷只得紅著張俊臉羞赧又霸道地把人魚抱進懷裡親了又親,然後被樂呵呵的人魚一個巧勁輕鬆拉進水裡滾來滾去,翻起好大一片浪花。
 
  To my tender bosom.
  I'll press my jolly tar.
 
  後來葉修還是主動坦承了自己本來就能在陸地上自由的切換尾巴和雙腿,只是他不喜歡用腳走路,嫌感覺太詭異,而周澤楷也就由著他,想要用尾巴他就抱著他走,想用腿了他就陪著他慢慢走。
 
  人魚的研究很順利,經過幾年不懈努力,人類的生育率已經有了顯著的提升,雖然在改造人魚部分關於魚尾與雙腿間切換的問題依舊無法完美解決,值得慶幸的是出生就是小人魚的寶寶們在長到一定歲數後就能自由選擇切換魚尾還是雙腿,而出生時還是擁有雙腿的寶寶們則是更多的繼承了做為人類的部分,若想成為人魚則是要到成年以後接受手術。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而作為這項跨時代技術主要負責人的周澤楷則是安心地把研究中心交給他的團隊成員們繼續努力,自己則將大部分時間留給他的愛人。
 
  葉修對於出現在人類面前並不反感,但也不是非常熱衷。最近他迷上了玩遊戲,常常兩人的相處模式就是葉修倚在周澤楷身上手裡抓著握把操縱遊戲裡的人物上竄下跳,他目不轉睛地看螢幕,而周澤楷看他。
 
  有時看著看著覺得自己受到冷落的人類手就會不安份地摸上那條火紅的尾巴,不太用來說話的唇也會輕輕貼上人魚冷涼的肌膚,帶著人類特有的滾燙熱度一點點熨著吻著,從敏感的耳後開始細細啄吻,人魚的耳朵極為敏感,在水裡時會整個像是羽翼延展開來,離水時則會像手部變化一樣轉變為人類圓潤的耳形。
 
  每當親吻落到脖頸時葉修就會掙扎似地扭起身子妄想逃脫,卻被早有預料的人類給抓得牢牢的,然後他會強撐著不死心地想再多玩幾分鐘,嚶嚶嚀嚀地扭動著像是離水的魚──雖然事實上他也的確是離水的魚──而他的人類戀人會把他整個攬進懷裡捧著臉細細密密地親,直到他被親得完全找不著東西南北也再也握不住遊戲握把後,軟綿綿的人魚會被人類打橫抱起,帶到不遠處的溫水池裡。
 
  一開始葉修還不明白已經有海水缸了怎麼還另外擴建了這個溫水池子,直到他讓周澤楷壓在裡頭狠狠要了幾回以後才徹底明白這池子的用途。其實溫度適中的水對人魚而言還是挺舒服的,只是進了池子就總得腰痠背疼的出來讓葉修每每看見那池子就總是有些微的牴觸,但以人類與人魚的交合而言,溫水池畢竟是個較為合適的選擇。
 
  被放進溫水池裡的人魚在水裡緩緩擺動著美麗的魚尾,軟綿綿地靠著階梯式的池邊朝著一旁正脫著衣服的戀人伸出手,周澤楷俐落地襯衫釦子整排直接扯開,還穿著褲子就這麼下了水。
 
  被戀人過於直接率性的動作帥了一把的葉修主動蹭了上去吻住那形狀姣好的唇,周澤楷也不客氣地直接攬著人魚的腰際直接把人家往自己腿上按,暖熱的手遊走在魚麟與肌膚的交際處,時不時地撫過人魚布滿鱗片的臀部,靈巧的指尖專挑對方敏感的部位輕輕搔刮,勾起葉修敏感的低吟。
 
  人魚的肌膚又滑又涼,人類正常的體溫對人魚而言幾乎可以用火熱來形容,隨著周澤楷雙手的游走,葉修只能軟著身子勉力伸長了手勾著對方後頸不讓自己滑落,尾巴也在水裡不安地擺動,一下一下地掃過周澤楷的腿,卻是勾到濕透了的布料。
 
  在一串炙熱的吻裡發出了不滿的嗚咽,火紅的魚尾拍打著水面激起陣陣浪花,明白戀人意思的人類青年只得艱難地騰出手刻苦地把自己身上的褲子剝掉,然後大手一撈把正不安分的魚尾整個收進臂彎,掌心輕輕撫過就讓戀人再度安分下來乖順地仰頭任他吻咬。
 
  乳尖被含住的時候葉修驚喘了聲,柔軟的手搭在周澤楷頭髮上指尖朝掌心收了收不知道該把對方拉開還是更往懷裡按,他只覺得渾身都好熱,肌膚被摸過的地方像是要燒起來,而體內深處的溫度也逐步攀升。
 
  「嗚嗯……周、小周……」
 
  兩邊乳首被反覆舔吻,然後偶爾會被納進滾燙的嘴裡狠狠吸吮像是想要從裡面吸出什麼來,葉修只覺得又疼又舒服,原先以為沒什麼敏感帶的乳尖這幾年來讓周澤楷調教的敏感至極,只要戀人稍微用點力,不管吻咬舔吸都能讓他獲得快感。
 
  指尖沿著人魚的腰側劃了過去,炙熱的掌心貼上微微鼓起的下腹熟稔地揉了揉,懷裡愛人的嗚咽頓時碎成一片片,攀著自己後背的手臂抽搐般地收緊,由於泡回水里所以帶了點尖銳的指尖壓抑又難耐地撓了撓,在周澤楷手裡動作愈發加大的同時也無法克制地帶上了泣音像被欺負慘了的小動物。
 
  原先被鱗片覆蓋著的性器已經被握在人類暖燙的掌心裡套弄,周澤楷熟知葉修身上每個敏感點,自然知道怎麼摸會讓他最舒服最受不了,而怎樣的力道還能讓他的愛人連喘帶哭綿軟至極。
 
  身上不斷烙下碎吻,下身也被握在對方手裡揉弄,從內而外慢慢被點燃起來的感覺讓葉修很快繳了械,高潮時忍不住地啊嗚一口咬住了戀人結實的肩膀磨了磨牙隨即又軟綿綿地癱了下來,只能勉強伸手環著周澤楷脖頸,連尾巴都無力地搭在一旁任由水流拍打。
 
  抽了空抓住葉修環著自己後頸的手往下身按,硬挺的肉柱蹭著魚尾,已經鼓脹起來的陰莖前端已經微微滲出了點透明的液體,人魚漂亮白皙的指尖碰觸到火熱的肉物時像是被燙著般縮了下,隨即帶了點試探性小心翼翼地握住,被輕輕握住後周澤楷的手隨即覆了上來帶著他上下擼動,直接讓他掌心裡的硬物又脹大了一圈。
 
  葉修被帶著套弄了幾下就停了手,知道自己手裡握著的就是每回進入自己身體的東西,想著自己的身體竟然能吃下這麼大的東西,渾身都泛起漂亮粉紅色的人魚眨巴著有些眼尾泛紅的美麗黑眸,又忍不住掌心收攏又按照自己的速度套弄了起來,而周澤楷的回應是輕輕咬了他乳尖一口,像是獎勵又像在催促。
 
  確認了懷裡的人魚已然情動,周澤楷原先就覆在對方臀部附近的手再度摸索起來,在幾片特別柔軟的鱗片下頭找到了他的目標。
 
  「──哈啊!」
 
  後穴被探入時葉修反射性地拍了拍尾巴,被侵入的感覺每次都讓他嚇一跳,但他的戀人總是非常溫柔地等他適應才會進行下一步動作。人魚不分雌雄都能受孕,只是難易度問題,所以只要人魚本身陷入情動了就能自主分泌潤滑的液體,認真說起來並不難受,周澤楷先行探入的兩根手指已經可以在裏頭順暢地緩緩攪動了。
 
  「葉修……」準確地找到了戀人的唇叼住,靈巧的舌輕易地撬開對方的唇齒探了進去,在柔軟的口腔內部像巡視自己領地般掃了遍才勾著裡頭濕軟的舌糾纏在一起。
 
  趁著人魚渾身發軟,吻著他的人類又加了一根指頭,模仿性器抽插時的動作緩緩推進又抽出,一進一出都帶著嘖嘖水聲,人魚體內自行分泌的黏液被淺淺帶出,而在外頭的溫水被慢慢推進,覺得下腹漸漸飽脹起來的葉修掙扎地在吻與吻的間隙裡喘了幾口,手指已經綿軟地握不住戀人的性器,軟軟地垂在身側。
 
  艷紅的魚尾在水裡順著水流輕輕擺動,不時因為體內敏感點被按揉到而一抽一抽的。直到四根手指已經可以在戀人後穴裡自由地進出時,周澤楷低頭啄吻了下已經被自己吻到紅腫的軟唇。
 
  努力抬起手環住周澤楷的後背,葉修把臉埋在戀人頸窩輕輕點了下又蹭了蹭,得到愛人同意的青年抽出原先埋在對方體內的手指,嬌嫩的軟肉熱情地吸吮著不願鬆開,在手指完全撤出後還不滿足地顫了顫,濕軟的一蹋糊塗。
 
  手指抽出後葉修因體內突如其來的空虛感嗚咽了幾聲,卻讓隨後就抵著肉穴一點點深入的粗硬肉棒逼得直接哭了出來。由於是側坐在周澤楷腿上讓對方扶著腰慢慢向下坐,一點兒也無法掙扎反抗的人魚只能撲騰著魚尾被火燙的肉柱緩緩貫穿。
 
  「啊啊啊──」
 
  人魚的體內緊窒而火熱,在被貫穿的同時穴內的軟肉層層包覆上來,讓被包圍住的性器幾乎又脹了一圈,而最後坐到底時周澤楷還向上挺了挺腰直接將最後的部分頂了進去,被頂得差點喘不過氣的葉修只能再度撓起戀人堅實的後背,體內被填得滿滿當當,像燒紅的鐵柱烙在身體裡。
 
  等了一會兒讓葉修緩過勁,周澤楷掐著愛人的腰際動了起來,一開始只是小幅度地上上下下,粗硬的肉棒整根幾乎嵌在肉穴裡頭攪動,圓潤飽滿的頭部抵著穴內深處敏感的軟肉不住地蹭撞,惹得甬道緊緊絞住入侵者又自體內流出了更多水包圍環繞裡頭的柱體。
 
  被緊密的穴嘴吃得渾身過電般酥麻,知道自己還能夠讓戀人更舒服的人類加大了抬起的力道,讓自己熱燙的陰莖幾乎完全抽離戀人濕漉漉的後穴只剩飽滿的頂端在裡頭,隨即又鬆手讓對方直直落下狠狠捅了進去。
 
  後穴被寸寸拓開延展到極致,每一處都被熱燙的性器狠狠擦過,快感像煙花似地在腦海裡炸開,渾身泛紅臉上蜿蜒著水與淚的人魚只能胡亂地攀住身邊能碰到的物體十指收緊卻還是被顛得若不是周澤楷扶著就要直接栽進水裡。
 
  「唔啊啊──」過於強烈的刺激讓葉修尖叫出聲,水花在肉體的撞擊中四濺,而他只覺得自己不斷地被拋起然後重重跌落,戀人的肉柱在自己體內不斷反覆地抽出插入,又疼又爽,後面的嘴彷彿已經不屬於自己,只能任由那根火熱的東西盡情貫穿,進入時拼命吸附抽出時奮力挽留,一點兒也無法反抗地任由對方將自己的穴口改造成屬於他性器的形狀,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不知道過了多久,被周澤楷按在池子裡變著花樣與姿勢做了好幾回的人魚最後還是回到最初側坐在戀人腿上的姿態,人類的性器還在他體內卻沒有過於激烈的動作,僅僅只是還不想要這麼快分開,於是即使已經射了精卻還是把肉棒留在戀人體內任由已經被完全操開的綿軟甬道斷斷續續一抽一抽地吸。
 
  體力被徹底榨乾的人魚窩在戀人懷裡,臉蹭著頸窩一點一點幾乎要失去意識、下一秒就能沉進夢鄉,左手鬆鬆地搭著戀人肩膀,右手則是無意識地撫著肚子,那裏現在鼓脹脹的裡頭全是周澤楷射進去的精液,沉甸甸地隔著肚皮摸著都好像能感覺到裡頭黏稠液體的慢速流動。
 
  「……好脹……」
 
  「葉修……」低頭用嘴攫住了戀人紅腫的軟唇細細舔吻,手也覆上去跟著摸摸幾下飽脹的小腹,另一手把葉修更往自己懷裡攬了攬。
 
  被這樣撫慰性質的吻親得昏昏欲睡,身上遊走的手也慢慢地一遍一遍撫過舒服的地方,原先就想睡的葉修就這樣在戀人甜蜜的吻裡沉沉睡去。確定葉修睡著後周澤楷小心翼翼地退出了人魚的體內準備替戀人做個清理,但原先被鱗片覆蓋著的地方在性器退出後旋即緊緊閉合不再打開,他有些擔心地摸了摸卻依舊沒有反應,只得又摸摸人魚鼓脹的小肚子,但睡著的葉修並沒有露出不舒服的表情,反而更往他懷裡鑽,連魚尾都蹭了上來。
 
  被戀人無意識的撒嬌動作萌了一把,周澤楷又多看了好半晌才小心翼翼把葉修抱到兩人偶爾會一起睡的大床上,確認了睡著的人魚並沒有任何缺水的情形後才替戀人蓋上涼被,而自己就坐在一旁看書一面等愛人醒來。
 
  My sailor is as smiling.
  As the pleasant month of May.
 
  連著好幾天,葉修都顯得有些懨懨的。想著會不會是前些日子歡愛沒做清理導致戀人生病的人類憂心忡忡地趴在海水缸邊望著正抱著尾巴睡在貝殼床上的人魚,再度思考起自己下水直接把魚撈去研究中心檢查一下的可能性。
 
  想著想著就一直看到了葉修醒過來,或者該說,葉修是讓他過於專注的視線給盯醒的,從睡夢中甦醒的人魚游到了戀人身邊,還沉浸在該用漁網撈魚還是徒手抓魚這道選擇題中的人類還沒來得及意識到目標已上岸,反射性的動作就是先把戀人從海水缸裡抱了起來。
 
  「小周?」
 
  而終於注意到自己把葉修抱進懷裡的青年則是轉身立刻把人魚抱離了海水缸,接著又把魚抱著坐上沙發一副我們來好好談人生的架式,而被人類徒手捕獲的人魚眨眨眼睛也十分習慣地雙手攬著戀人的脖子尾巴甩呀甩地給帶到了無法輕易脫逃的陸地。
 
  額頭抵著額頭蹭了蹭,周澤楷輕聲問,「不舒服?」
 
  葉修眨眨眼,搖搖頭。見年輕的戀人一臉擔心,才想起自己一直沒說的那件事情,表情頓時有些不自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阿修?」有些緊張地收緊手臂,周澤楷用臉蹭蹭對方,「怎麼了?」
 
  總覺得怎樣的開場白都不太對,葉修乾脆抓著戀人的手搭到自己的小腹上,一直以來相當柔軟的地方如今有個小小的硬塊,稍微施了點力壓下去觸感特別明顯。摸到愛人身上的異樣,周澤楷忍不住地想要稍微用點力去感覺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卻讓葉修急急忙忙地拉開手。
 
  「哎哎輕點輕點,蛋殼裂了怎麼辦!」
 
  「……」周澤楷花了好幾分鐘才回過神來,語氣有些不可思議,「……蛋?」
 
  「蛋。」確定周澤楷真的有把話聽進去,葉修又抓著人類的手重新擺上自己的小腹,然後被輕柔地摸了又摸,又暖又癢。
 
  雖然理智上知道這是有可能會發生的,但情感上總覺得雄性人魚懷孕的可能性低得要命,幾年下來該滾的床單從沒少滾,可偏偏一點動靜也沒有,葉修和周澤楷其實都已經不對這件事情抱有任何期待了。
 
  倒不是說他們想要孩子,畢竟對他們來說只要能在一起比什麼都要來的重要,只是偶爾看著關於人魚生育的報告時難免總是會想如果有個像戀人的孩子,那未來的生活會是怎樣的。
 
  雖不強求,但也隱隱期盼著。
 
  而如今,在葉修的肚子裡真的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驚喜。
 
  「葉修、」強行壓下了抱起人魚轉圈的衝動,周澤楷只能非常小心地把戀人抱在懷裡,無比珍惜地吻了吻,在葉修望向他時綻開了笑意,表情明亮得就像是在發光,笑容漫進了眼裡化成點點星光,明燦而耀眼。
 
  對看了一會兒,葉修也跟著笑了起來,沒說話,就是攬著人類戀人輕輕送上了自己的唇。
 
  ──謝謝你。
 
  There is nothing can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bold.
 
  -Fin.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60-29010d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