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Winter 

  小品文。

  --

  晨光初露。
 
  你睜開了雙眼,清明地像是不曾睡去。很偶爾地,你才會進入深層的睡眠,在完全的放鬆與心安之時。
 
  比方說,把那名少年鎖在懷裡一起躺在床上時。沒有任務的日子裡,你通常允許自己稍微放鬆一點,不再緊繃如常。而如今你醒來的原因,正是因懷裡的抱枕失去了蹤影,於是你睜開眼。
 
  細碎的腳步聲自房外傳來,你緩緩闔起眼等待枕邊人回歸。
 
  被子被微微掀開一角,冰涼的氣息沿著細縫灌入,你不怎麼在意,畢竟溫度向來不是你在意的重點。
 
  少年小心翼翼地鑽進被窩,過於冰冷的身體讓你瞬間感到有些不快,卻仍下意識地伸手攬住對方,手臂施力將其壓進懷裡,動作一氣呵成流暢無比。
 
  對方瑟縮了一下,全身繃緊,隨後緩緩放鬆,更往你懷裡鑽了鑽。你想他大概覺得你只是睡夢中無意識的動作人根本還沒醒。
 
  緩緩勾起唇,你收緊手臂。輕巧地翻了身把少年壓在身下,「褚。」
 
  「──!」因為受到驚嚇,單薄的身子猛力朝後一縮,少年愣了好一會兒說不出一句話也發不出一個音,只能張著嘴呆滯地望著你。
 
  不是第一次看見對方這種蠢樣。而且你幾乎看遍他所有的表情,不論是開心笑鬧還是傷心哭泣你都見過,而你同時也好奇著怎麼會有人能擁有這麼多不同的表情。
 
  某種程度上而言,這應該也算得上是一種才能。
 
  在你心中,從童年時期第一次見面,他在你心裡佔的位置就和別人不一樣,一個特別的、專屬於他的地方。不懂怎麼有人會這樣,蠢得可愛,軟弱中卻又同時蘊含著堅強。
 
  不僅僅是他特別的身分和珍貴的能力,還有許多許多相處過後觀察而得的結果混雜在一起,你只明白那代表了他在你心中的地位已經無可取代,那個黑髮少年的身影已經在你心裡深深札下了根。
 
  一個無比珍貴的寶物,而你擁有他。
 
  輕輕鬆鬆以掌扣住對方冰冷的手,親暱地十指交扣。「剛才跑去哪?」俯身湊近對方,興致頗佳地吻上有些水潤的唇角,而你明白對方也許只是因口渴而跑去倒水喝。
 
  「唔,剛才有點渴……」終於反應過來的少年眉眼彎彎如月,「所以我去喝水。……外面好冷,果然不是學校就不一樣。」
 
  這是你們搬離黑館遇上的第一個冬。現今居住之處是個極為接近大自然的地方,沒有任何人為的污染,只有一望無際的綠意盎然和鳥語花香。私心使然,你選擇了一個和你千年前兒時住所極為相似的地方,在湖邊建造了一棟小屋。
 
  而你第一次帶少年來這裡的時候,他只是笑笑,沒有說什麼,唯一只有更握緊了你的手。你的心思,他懂。而你再次感謝主神願意賜予你如此珍貴的伴侶,願意和你一生相伴,攜手直到最後。
 
  「既然知道冷,下床的時候怎麼不穿拖鞋?」你挑眉。
 
  「哎呀,反正只是一下子嘛……」討好地送上道歉的吻,被你壓在身下的身體扭了扭與你更加貼近。
 
  「覺得太冷的話,要不要回去住一陣子?」你在他的家鄉也有買一棟房子,只是大多數時候你們都生活在這裡。
 
  空氣清新風景優美,更重要的是,很安靜,不容易被打擾。你們兩人都很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安安靜靜平平穩穩。
 
  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你知道他對很多事情的接受度已經比剛開始時大了許多,但他仍是希望自己的生活風平浪靜不要有太多無謂的刺激。大戰過後,你們兩人的身體都需要好好休養,特別是他。
 
  「還好,也沒有那麼冷……而且,還有你在啊。」清秀的臉龐噙著淺笑,朝你更加偎近,你同時感覺到他輕微的顫抖。
 
  你知道他怕冷,而你從不吝惜分享你的溫度。
 
  今天沒有任務,明天也沒有。你瞇著眼,好心情地略略勾起唇。這一陣子你都沒有接任務,因為你知道你家裡的小笨蛋會怕冷,在寒冷刺骨的清晨和深夜,他總會獨自蜷曲在被窩裡顫抖著入眠。
 
  你心疼著這樣的他。
 
  將少年攬進懷裡,確認他被寒冷氣溫洗禮後的身子開始逐漸回溫,你用那件你們兩人一起去家具店挑的、對方覺得很柔軟很舒服很喜歡的大被子將你和他密密地包在一塊,不讓冷風透進一絲一毫。
 
  「──欸?」
 
  疑惑的語助詞小小聲地竄進你耳裡,在你調整好兩人都可以睡得舒舒服服的姿勢後。從對方困惑的語氣中,多年的經驗讓你瞬間理解他的思考。
 
  「我沒任務。」低頭吻了吻對方柔軟的髮絲,「冬天不適合太早起,眼睛閉上。」
 
  位於胸口的黑色腦袋貓一般地蹭了蹭,「好吧,那……早安?」
 
  「早安。」
 
  -Winter,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6-7138f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