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ydromel (15) 
然後是番外跟特典ya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 

  這一屆的全明星由位於B市的微草戰隊主辦,早早就得到消息的葉秋連著好幾天打電話確認葉修的行程,接電話接得煩不勝煩的孕夫索性把戀人特意給自己辦的新手機往床上一扔又窩進了家裡一角他最近用棉被枕頭以及各式各樣柔軟織物堆砌起來的舒適堡壘。
 
  肚子大起來行動越來越不方便,為了不造成路上行人以及輪迴戰隊方面的恐慌,葉修非常有自知之明地待在家裡乖乖養胎,每天熱衷於在家給自己的Alpha製造各式各樣的小小驚喜,比方說玩玩你猜猜我今天待在哪個窩裡的遊戲。
 
  直到結束一天的訓練回到家的槍王終於在儲藏室邊角新出現的巢裡找到自家寶貝的Omega時,對方還沒睡醒,嘴唇微微張開臉頰紅撲撲的。
 
  小心翼翼地把葉修從巢裡抱出來,香甜的蜂蜜氣息纏綿地勾了上來,途中忍不住偷偷親了幾口,走進房間時他先看見了被扔在床上顯得有些可憐的手機,才剛把孕夫塞進被子與床的間隙裡,恰好手機螢幕就亮了起來。
 
  看見是來自葉秋的通話要求,猶豫了會兒周澤楷還是走出房門替伴侶接了電話。
 
  葉修醒來發現自己回到了床上,明白是周澤楷回到家了。慢吞吞地自己爬起身坐好,他的戀人就捧著手機走到他面前,他伸手接過,還熱著顯然剛結束通話,沒檢查到底是誰打電話來就又隨手扔到了一旁櫃子上,還染著睡意的聲音綿綿軟軟還帶著點勾人的甜,「葉秋跟你說什麼了?」
 
  「他說,會到機場接你。」周澤楷慢慢地說,把還想睡的Omega攬在懷裡輕拍,「你別跑。」
 
  揉揉肚子,葉修打了個小小的呵欠,「哪能啊,拖家帶口的。」
 
  周澤楷也伸手摸摸伴侶圓滾滾的肚子,感覺又比前幾天的大了些,肚皮顯得越來越緊繃,像是就要被撐破了一樣。有些擔憂有些期待地又摸了摸,猝不及防地掌心突然被頂了下,「!」
 
  注意到肚子裡的動靜,葉修懶懶地掀起眼簾看向瞬間陷入僵直狀態的新手爸爸,發覺對方的手就這樣固定在自己肚皮上一動不動,整個人像是被過大的驚喜給沖昏了頭、漂亮的眼睛瞠得又大又圓。
 
  「喲,咱們閨女在和你打招呼呢。」
 
  隨著胎兒發育越來越成熟,胎動也會越來越明顯。起先葉修覺得有可能是東西吃太多吃撐了所以腸胃有點不舒服,總覺得斷斷續續地像是有東西在胃裡翻攪,後來他終於想起來他的肚子裡還真的有東西能在裡頭撒潑,翻了翻孕期手冊才知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胎動,而且會越來越明顯。
 
  讓自家閨女鬧了段時間他總是昏昏沉沉地睡,睡醒了就拍拍肚皮看看閨女是不是也醒著,還醒著就念點書或是隔著層皮和裡頭的孩子玩,要是閨女睡了他就放點和緩的音樂,反正睡個幾分鐘又會醒來鬧騰的。
 
  不過說也奇怪,周澤楷在他身邊時孩子從來就不踢鬧,只顧著在羊水裡翻滾或是乖乖睡覺,怎麼也不肯和自己的Alpha爸爸打個招呼,讓葉修苦惱了一陣子該不該和戀人說他們家崽子其實動得挺頻繁的,只是還不想和你打照面而已,講出來多傷Alpha自尊心啊。
 
  被席捲而來的滿心喜悅狠狠砸了一下的槍王終於從眩暈僵直的狀態中清醒,發現自家前輩正一臉愉快地朝著自己笑,於是熱燙的掌心搭在不久前被踢到的位置,過沒多久又被輕輕頂了下。
 
  「打聲招呼唄。」肚子裡外的一大一小感覺都興奮得很,一個在裡頭拼命撞一個在外頭不斷摸,搞得他像棒打鴛鴦的壞人似的。活潑的閨女在肚子裡似乎踢上癮了蹬個沒完,而來自周澤楷的碰觸則讓那樣的疼痛變得不那麼難熬,於是葉修挪了下身子讓自己更窩進戀人懷裡閉上眼睛打算再瞇一會兒。
 
  還是讓他們父女倆自己去折騰吧。
 
  自從摸到胎動後周澤楷就養成了有事沒事總喜歡把耳朵貼到葉修肚子上聽動靜的習慣,而葉修從最開始的會順手揉他臉一把轉變到後來已經可說是躺平任調戲的狀態只花了一周不到。
 
  不過嫌棄倒是沒有的,畢竟他家Alpha顏值是全聯盟公認的高,擺在那啥也不做也是挺賞心悅目的存在,再加上初為人父的喜悅滿足讓本來就愛笑的槍王更是眉眼都帶著笑意閃閃發亮的。
 
  像是知道外頭的人有多期待似的,周葉兩人的寶寶每天都努力地在羊水裡翻滾刷存在感,偶爾也和外頭的大人們玩遊戲練練反應的靈活度,而更多時間她用來努力發育長大。
 
  而產生的結果就是葉修肚子又胖了圈,天天腰痠背痛,身體也開始有了輕微的水腫,偶爾半夜還會突然因為抽筋而疼醒,雖然不會對日常生活上造成嚴重影響,但對生活品質總是有影響到的。
 
  至少葉修開始覺得偶爾會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心裡總是有股焦躁的感覺揮之不去。以往他解決這類問題時都靠抽菸,但自從懷孕以後他就被強迫戒菸,不管哪個家裡都找不到任何一根菸的蹤跡,連想夾在手上看看碰碰的希望都完全破滅。而用來解饞用的棒棒糖也因為吃太兇被醫生以怕血糖太高為由強制減了數量,這樣對老菸槍而言艱困無比的日子也讓周遭人們好吃好養地捱過了幾個月,沒想到在懷孕後期又浮了上來。
 
  當周澤楷注意到葉修拿著平板在搜尋香菸圖片的時候有點緊張,他知道最近葉修的情緒比較不穩定,他也竭盡所能地滿足自家前輩每個需求,但是抽菸卻是萬萬不能答應的,這可比凌晨出門找烤羊肉串回來還困難多了。
 
  在心裡思考了幾分鐘,默默掏出手機開始搜尋哪裡有烤羊肉串可以買,決定要是戀人等會兒提出想抽菸的要求他就立刻衝出去買回來當作交換。
 
  發現葉修只是盯著其中一張圖片怔怔出神的時候,周澤楷看了看時間,決定主動出擊,「前輩,想抽?」
 
  「……其實也不特別想抽,就是懷念的緊。」表情複雜地盯著圖片看,末了瞧瞧肚子又看看一旁的年輕戀人,葉修隨手把平板遞到周澤楷手裡,扶著沙發自己站了起來,見周澤楷連忙衝過來要扶他的時候揮了揮手,「得,哥沒這麼嬌弱,我回房了。」
 
  挺著肚子赤著腳走了幾步,葉修突然回頭望向不遠處一張帥臉滿是擔憂的伴侶,「沒事兒,小周你也快來睡。」
 
  「就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57-50d9f9e8